(苏昭昭顾尘)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完整版在线阅读_(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一壶白雪”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苏昭昭顾尘,剧情主要讲述的是:【1v1双洁+娱乐圈+女强+虐渣+团宠】
自小背负私生女骂名的小弱鸡苏昭昭出走多年后回归,化身娱乐圈金牌经纪人,带着手底下的小糊咖闯出一片天地
本该春风得意之时,却不小心得罪大佬,发现对方的黑暗秘密!
虐打大反派,救助小白花,苏大经纪人表示:“我很忙

顾影帝化身贤夫,温柔凝视:“昭昭你忙,我陪你

电影颁奖晚会上,华国首富萧氏掌权人看到影后的经纪人苏昭昭:“这不是我失踪多年的妹妹吗?”
首富大哥,强悍二哥,明星三哥……小弱鸡一朝化身团宠
顾影帝:“……大舅子是我对家怎么办?在线求助

小说名: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壶白雪

主角:苏昭昭顾尘

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

《金牌经纪人:影帝他对我俯首称臣》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只有她把别人打哭的份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经纪人苏昭昭吗?”

慈善晚宴上,苏昭昭刚刚和各路导演、制片人等等人士周旋一圈下来,喝了半肚子的酒,正要坐下来吃点甜点填填肚子,就听见一个聒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抬起眸,淡淡的朝来人瞥了一眼。

女人穿着一件淡黄小礼裙,头发高高挽起,正昂着一张傲娇刻薄的脸上走向她。

苏琳嘉?

有意思了,她不去找他们,她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苏琳嘉身后簇拥着两三个小姐妹,个个化着精致的妆容,此时见苏昭昭不说话,有一个胆子大的开了口:

“琳嘉,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姐姐苏昭昭?她不是死了吗?”

早就听说苏家的这位在几年前就出车祸死了,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了。

苏琳嘉低眸,没有开口,另一个见状接了腔:“什么姐姐,不就是个私生女嘛?”

苏琳嘉闻言,这才斜睨了一眼接腔的女人,佯装嗔怪道:“小佳,不要这样说,这里这么多人呢,私生女不私生女的,怪难听的,还让人家在这个圈里怎么混啊?”

被叫做小佳的女人听了,立**意,随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了一样,道:“哦对,她还是个经纪人,不过……像她这种野狐狸生的,遗传基因里都带着贱,能带好艺人吗?可别把人家好端端的女孩子家给歪了。”

说罢,跟另外两个小姐妹对视一眼,一起“吃吃”的笑了起来。

苏昭昭夹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细嚼慢咽了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站起身,冷眸睨着眼前几人,随后缓缓伸出手——

“啪!”

一巴掌狠狠打在了苏琳嘉的脸上!

“这一巴掌,是打你侮辱我生母!”

不等苏琳嘉反应过来,又“啪!啪!”两巴掌——

“这两巴掌,是打你教唆身边的人侮辱我的生母!”

苏昭昭眼底泛起血红,扫视着几个人,“一群跳梁小丑,也敢乱吠!”

她自小养在苏家,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众人只是经常戳着她的脊梁骨说她是苏永强在外面拈花惹草捡回来的野种,还是个克亲的野种,因为那个女人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

可是,无论如何,那都是她的母亲,不容任何人侮辱。

宴会上,周边的其他人纷纷侧目,有爱管闲事的想过来劝阻,被身边的一个小导演看到连忙拉住,“你犯什么傻?这个煞神你也敢惹?”

说罢,又看了眼被打肿了脸的苏琳嘉,嗤了一声:“这晚宴也是谁都能来了,随便哪个暴发户花点钱就能来充名媛。”

被拉住的人不解,“你说煞神?这是什么意思?”

小导演浅抿了一口酒,抬抬下巴指着苏昭昭道:“苏昭昭啊,听说才进圈不到一年吧,就已经坐稳了经纪人的位置,但是比起她经纪人的名头,煞神的名声才是响当当。”

“你要是正正经经的做事,无论是什么身份,她都敬你三分,但你要是搞歪门邪道算计她,她有的是办法刮下你三层皮,管你是小助理还是投资人。可偏偏呢,圈里的大导演明导就吃她这一套,给她介绍过不少资源。”

“不过,能让她直接动手的,倒是不多,前段时间那个长平投资的王志王总算一个,眼前的这个,”他用眼神示意正在发狂边缘的苏琳嘉,道:“肯定是犯着了她什么事。”

他这边虽然听不清那边都在说些什么,但是大概猜也能猜得出来。

“长平投资的王总?那位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也,也被她给打了?”那人眼里闪过八卦的光芒,连忙坐下倒了一杯酒,静等下文。

“那可不,”小导演喝多了酒,神色飘飘然,“我跟你说……”

他凑近那人窃窃私语了一阵。

“这么回事……彪!”先前被拉住的那人了然,竖起大拇指,也不去凑那个热闹了,举起眼前的酒杯道,“谢了老哥,来来来,这杯我敬你。”

苏昭昭这边,那几个小跟班早就作鸟兽散,苏琳嘉捂着被打肿的脸,气得全身发抖——

“苏昭昭!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你不得好死!你个背弃苏家的白眼狼,五年前就应该让你在江里淹死,你还回来干什么!”

她骂完了还不解气,朝左右看了看,随后端起一个酒杯就要朝苏昭昭泼过来。

苏昭昭一抬眸,谁也没有看清她是怎么动作的,转瞬间就移到苏琳嘉面前,握住了她端酒杯的手。

“啊!”苏琳嘉一吃痛,手抖了抖,杯中的酒洒了些许在苏昭昭的手上。

苏昭昭松开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用力甩了甩,“啧”了一声:“真脏。”

也不知道是在说酒,还是在说苏琳嘉的手。

“你……!”苏琳嘉正要再骂,苏昭昭一个冷眼扫过,吓得她直接住了嘴。

“你说五年前?”苏昭昭转过身,散漫的坐下,又嫌弃的摆弄了一下裙摆。

她平时几乎不穿裙子,今天陪自家艺人曲晚迎来参加晚宴,在她的好说歹说下,才随便选了这件裙子穿。

这种衣服就是麻烦。

她看了看眼前的甜点,没了吃下去的兴致,抬起眸看着苏琳嘉道:“当年我为什么离开苏家,你不清楚?你不清楚,张春霞也应该清楚。”

张春霞是苏琳嘉的母亲,苏永强的正牌夫人。

五年前她还在上高中,张春霞突然让司机把她从学校叫回来,说是见一个贵人。

可到后来她才知道,苏家的公司资金链断裂,急需要资金注入。

而张春霞,要把她卖给一个丧偶的老男人换投资!

那天晚上她连夜逃离苏家,可就在出租车开在过江大桥上的时候,突然被后面一辆车追尾,最后坠入了一边的大江里……

若不是后来她有幸被师父救起,此时早就是一堆白骨了。

“我当然清楚,就是你不知好歹,”苏琳嘉不以为然,“苏家白白养了你那么多年,给你找了一个好归宿你还不知感恩,最后害得苏家被撤资,要不是爸爸变卖了股份,苏氏企业早就被你害死了!”

苏昭昭冷哼一声,也不知道这苏琳嘉是真蠢还是太过自信,竟然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当年苏永强变卖的,是她苏昭昭的股份。

那份股份,是自小就对她很好的大伯,苏永强的大哥苏明志临死前留给她的,只是要等到她十八岁才能正式继承。

她坠进江里“死后”,苏永强倒是以死者父亲的身份接收了她在苏氏公司的那份股份,变卖之后度过了危机。

“我十六岁被逼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年人,还说是好归宿?逼得我半夜逃离苏家,半路上出车祸掉进大江,这笔账我还没有找你们算,怎么现在反而倒打一耙了?!”

苏昭昭看着眼前的苏琳嘉,森森然道:“你记住,以前的那个苏昭昭早就死了,现在的,是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们索命的无常鬼!”

她凤眸微眯,眼神冷漠犀利,如一头蛰伏已久的兽。

苏琳嘉惊的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瞪着她道:“你发什么神经!”

“你就是个瘟神,克星!你忘恩负义抛弃苏家,就连半路上还要害得我妈妈跟着出车祸住院!”

张春霞?苏昭昭皱眉。

与此同时,宴会另一边,一个身穿深蓝西服的男人饶有兴致的往苏昭昭这边看了会,随后收回眸子,打开手机给一个人发了句消息过去——

【师兄,你徒弟被人欺负了。】

一分钟后,对方回复:

【小小白:那你在这干嘛?我不是说了让你帮忙照顾着点吗?!】

男人看到消息,挑了挑眉,被欺负嘛,是不可能被欺负的,看她的身法就知道深得师兄真传,只有她把别人打哭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