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茹倪红军《四合院我是秦淮茹》完结版免费阅读_(秦淮茹倪红军)全集阅读

小说《四合院我是秦淮茹》是作者“黑虎泉”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秦淮茹倪红军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2022年,四九城西郊研究院的工学博士秦淮茹被渣土车撞飞,重生在1962年贾东旭的葬礼上,通过顶岗在轧钢厂展开了丰富多彩的工作生活,帮助红星轧钢厂获得特钢研发、重型机械制造能力,帮助华夏工业走向辉煌………

小说名:四合院我是秦淮茹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黑虎泉

主角:秦淮茹倪红军

四合院我是秦淮茹

《四合院我是秦淮茹》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贾张氏作妖

下课后,秦淮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幸好是夏天,6点钟的太阳还没有落山。

回到家后,两个孩子一看到秦淮茹就大声叫到:“妈妈,快做饭,饿死了。”

“奶奶呢?她没有给你们做饭吗?”秦淮茹问棒梗。

“我放学刚回家,奶奶就说有事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秦淮茹一头黑线,贾张氏这是作妖呢。第一天就不好好做饭,违反昨天的规定。这老婆子不好对付啊。

秦淮茹也是饥肠辘辘,毕竟还有身孕,饭量肯定比一般人大。从中午吃饭到现在6个多小时了,能不饿吗?

无奈之下,秦淮茹取出系统发的新手大礼包,和面做了面条,切了半斤猪肉, 做了臊子,娘三美美地吃了一顿大餐。两个孩子抚摸着鼓鼓的肚子,说:“妈妈,明天还能吃猪肉面条吗?真好吃。听到小当奶声奶气的声音,秦淮茹感觉心都化了。

“明天晚上吃红烧肉,蒸大白馒头,熬大米粥喝,好不好?”秦淮茹笑眯眯地说。

“真的吗,妈妈,我们家有那么多钱买肉吗?”棒梗年龄7岁了,懂得不少事了,有些怀疑地问道。

小当迷迷糊糊地看着妈妈,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明天晚上能吃上红烧肉。

“当然没问题了,诺,一人一颗糖,吃完,棒梗带着妹妹好好刷牙。”两个孩子惊讶地接过大白兔奶糖,小心翼翼地剥开糖纸,把奶糖放进嘴里,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棒梗,你找你柱子叔叔,问他给你奶奶带话了吗?”

“好的”

棒梗一窜就跑出去了。

不一会,棒梗回来说:“妈妈,问傻叔了,他说一回来就告诉了奶奶你晚回家的事。”

“奶奶听到后,没多长时间就出去了。”

“哦。”

这老虔婆怎么个意思?秦淮茹心里狠狠地骂道。

“棒梗,带着妹妹在院里消消食,8点准时回家睡觉,不要皮。”秦淮茹吩咐棒梗。

棒梗牵着小当的手愉快地找小伙伴们玩去了。

秦淮茹整理着家务,收拾孩子们的脏衣服,抱着到院里的水管下洗衣服。

一大妈看到后,问:“秦淮茹,你婆婆呢,不是说好的她做饭洗衣服吗?你这带着身孕,下了班还怎么洗衣服呢?”

傻柱正好从家里出来,说:“嗨,一大妈,别提了,我下午告诉贾家婶子,秦姐要上课晚回家,她听了后转身就走了。”

“我婆婆现在还没回家呢,不知道去哪儿啦。”

“什么?这都几点了,不做饭还不回家吃饭吗?”一大妈叹着气说。

“等她回来,我得说说她,怎么这个样子,一家人过日子不得互帮互助嘛。昨天当着大家的面说好的,说不干就不干,要是这样,就找居委的王主任,把她送到老家。”一大爷气愤地说。

“对,对贾家婶子不能姑息迁就,秦姐带着身孕,又要上班,容易吗?张婶子怎么想的。”傻柱也是一脸怒气。

正说着呢,贾张氏悠悠地迈着小短腿进来了。

“秦淮茹,做饭了吗?饿死我,还不赶紧地盛饭去,真想饿死我。”

“嘿,你这老太婆,还没回家呢,就要吃饭,你这一下午干嘛去了?”傻柱钢铁直男本性难移。“你还好意思要饭吃。”

“你才是要饭的,我让儿媳妇给我做饭,难道不应该吗?你个大傻子还管我们家的事情。”贾张氏呲牙咧嘴冲着傻柱叫喊着。

“贾张氏,昨天我们说好的,你在家操持家务,做饭洗衣服看孩子,这才一天,你就变卦了,还有理了。”一大爷怒喝道。

贾张氏混不吝的脾气也上来了,一屁股坐到地上,施展招魂大法:“老贾啊,东旭,你们这一走,都欺负我啊,没法活了,你媳妇也不给我做饭,这是想饿死我啊。”

棒梗带着妹妹小当正在院子里咱,听到奶奶又哭又叫,就牵着小当回来看看怎么回事。

贾张氏看到棒梗,就说:“大孙子啊,你妈妈想饿死奶奶,你要给我报仇啊。傻柱骂我,你长大了要揍他。还有易中海,你个老绝户,欺负我。棒梗,乖孙,长大了可不能饶了他们。”

“妈,你下午去哪了?干什么去了?”秦淮茹决定不惯着她。

“嘿,你个小浪蹄子,还管着我了,我干嘛去怎么还得请示你吗?”

“说,你这第一天上班就不回家做饭,你是不是找到相好的了?”贾张氏蛮横不讲理地大呼。

“贾张氏,烤鸭好吃吗?”伴随着一阵自行车铃声,许大茂笑嘻嘻地问贾张氏。

“什么烤鸭,去你的傻茂,我没吃烤鸭。”

“嘿,你还不承认,不光是我,我们科里几个同事都看到了,你买的肥鸭子吃起来可香了,满嘴流油。”

“奶奶,我也想吃烤鸭。”棒梗听到许大茂说他奶奶吃了烤鸭,大声喊到。

贾张氏一看棒梗眼巴巴看着她,猛地站起来,就想往家跑。咣当一声,一张荷叶包着的烤鸭从她身上掉了下来。顿时,大家面面相觑,对贾张氏都无比地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