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安江南小游侠(江南小游侠)_陈三安江南小游侠全集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江南小游侠》,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陈三安江南小游侠,作者“江南小游侠”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陈三安是一位拥有逆天之运之人,在25岁之际将会承受天谴,造成世间大难,而想要逆天改命,只有找到那传说中的十二天地灵珠来抵抗天谴,于是陈三安便成为了江南游侠,踏上了寻找十二天地灵珠的道路,等待他的又会有哪些事情呢…
修炼境界:筑体 造脉 练气 承运 塑神 生死 化神

小说:江南小游侠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江南小游侠

角色:陈三安江南小游侠

评论专区

超魔杀帝国:当年我就没看完,不懂你们的爽点_(:зゝ∠)_

鲁鲁修之帝国陨落:看书名就知是鲁鲁修同人,感觉还行,只是有几点不爽,一是主角不签订契约,硬是不要gress。二是女主不是c.c,是卡莲。不过,总体感觉还行,是我唯一能看的一本鲁鲁修同人。64w字,正文2015.05.23更新。

 这地球的画风有些不对:幕后黑手改造地球的书。 铁血的永不更新?

江南小游侠

《江南小游侠》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刘长洪

铁煞王府**有一个偌大的建筑,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取名为会英厅,通俗易懂,会一会天下英雄豪杰的客厅。

大厅中摆放着其价值连城的各种名贵木制桌椅,其年份最低也是上百年之久的檀木,用鼻子认真品尝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之味。

而此时大厅之内,一名道袍老者身旁跟着两名年轻弟子正站在大厅之中,老者抚摸着自己的白鬓,双目微闭,表情缓和从容,并没有因为站在这里等待而显得焦急。

“师傅,我们都等这么久了,这铁煞王爷还没到,真的是好生大的面子啊。”

“是啊,师傅,我们培元宗好歹在这江南也是名列第一宗啊,哪怕是面见圣上也不至于如此怠慢啊。”

师傅不急,两名小弟子倒是急躁了起来,年轻人嘛,难免心骄气傲的,更何况这一路走来,路过的哪个地方不是对他们恭恭敬敬的,加之熏陶,更是有些许的膨胀之感了。

老者闻言,不动声色,没有搭理,依旧是站立自若,不动于衷,相比年轻人,老人家自然是多了几分心气。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之声立即传进了大厅。

“哈哈哈,刘兄,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这次培元宗竟然派你来当护花使者了,看来宗内地位不稳啊!”

陈慕令打着哈哈和调侃,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默不作声的陈三安。

闻声,老者终于是睁开了自己那微闭的双眸,拱手作揖,弯腰叩拜:“刘长洪拜见王爷。”

“诶,你这是作甚?”

陈慕令连忙搀扶起刘长洪,说道:“刘老,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当年咱俩可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在战场活下来,如今你还跟我客气?怎么,不把我当兄弟了?”

“不敢不敢!”刘长洪连忙挥了挥手,他一介武夫怎么敢与当今第一功臣谈兄论弟?

“怎么不敢不敢的?啊?看不起我?”

陈慕令当即耍起了小性子,不满的说道:“别跟我来这套啊,当年你是我哥,现在你依旧是我哥。”

刘长洪也是无奈,敌不过他那份性子,相处了那么久也是知晓陈慕令的脾气,也不与其争论了。

见状,陈慕令这才缓和了起来,连忙扶坐,并叫下人端来了上好的茶水。

陈三安也是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培元宗的刘长老原来跟父亲有着这层关系。

看来父亲的朋友也是四海之存啊。

“唉,当年一别,甚是想念啊,当年打听了刘兄的消息,得知刘兄进了宗,我派人前去邀请,没想到竟被刘兄拒绝了。”

陈慕令一脸怀念,颇有感触的说道。

刘长洪喝了一口茶水,脸色也是有些淡淡忧容,说道:“那次大战之后,伤亡惨重,我也已经厌倦了世俗,就想着找个地方好好归隐这下半生,所以才拒接了王爷的好意。”

“确实,当年死了太多兄弟了。”陈慕令摇了摇头,接着收起了那份感伤,说道:“没想到刘兄如今已经成为那培元宗的长老了,我等来的有些许之慢,懈怠了,刘兄不会生我的气吧。”

陈慕令开着玩笑,端起茶杯,准备敬一杯刘长洪,赔谦。

“来,以表我的谦意,今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等下次咱们大喝一杯。”

刘长洪闻言,瞥了一眼身后的两名年轻的弟子,他哪里不知道是陈慕令调侃着自己呢,显然两名弟子的话应该是被陈慕令听到了。

两名年轻的弟子也是满脸羞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刘长洪连忙端起茶杯,将之回敬,说道:“不敢不敢,是在下管教无方了,还望王爷不要怪罪。”

接着一饮而尽,要知道,这可是烫水,但刘长洪脸色没有一丝动容。

心里也是只能暗骂道,老家伙,嘴上说着称兄道弟,不拘小节,王爷的架子倒是一分不少啊。

毕竟人都是会变得,更何况是有了权利的人,再想与其同等,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陈慕令闻言,脸色喜悦,但还是装作一副样子,说道:“诶,刘兄,你这是干嘛?刚刚不是说了嘛,王爷那是外界对咱的称呼,你我依旧以兄弟相称,怎么不给我面子?”

刘长洪说道:“不敢不敢,虽说如此,但错了该罚还得罚,此次我管教无方,属实就是我的错。”嘴上这样说,但刘长洪心里却已经在骂娘了,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的狠,八百个心眼子。

“哈哈哈,刘兄果然还是如当年好气魄啊,既然如此,那我也干了。”

要说陈慕令也算是个狠人,烫水入肚,也是脸色不带变的。

大人的世界如此复杂,勾心斗角,陈三安还不懂这些,他只看到了表面自己的父亲和那培元宗的刘长老铁哥们,关系倍好。

至于刘长洪身旁的两名年轻弟子,恐怕以后再也不敢在背后说人坏话了。

“话说刘兄,我哪有这么小气啊,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啊。”陈慕令嘻嘻哈哈的说道:“我一个前辈怎么会跟晚辈计较呢,话说这两名小兄弟应该和我家安儿差不多大吧。”

“是是是。”刘长洪连忙点头,这地方太压抑了,他想回家。

接着看了眼陈慕令身旁的陈三安,脸色有些惊奇说道:“这位就是三世子殿下吧,咦,怎么感觉有些奇怪?”

陈慕令拍了拍陈三安,差点没把陈三安拍到地上,陈三安紧拽着拳头,平复自己的心情,暗道:有外人,我忍!

“对,这就是我三儿,陈三安,怎么,刘兄,哪里奇怪了?”陈慕令有些疑惑。

刘长洪摇了摇头,不知所以然,说道:“我也说不上,但感觉世子殿下不简单啊。”

“刘兄是不是日夜兼程出现幻觉了?我儿与普通人无异常啊。”陈慕令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有点颠簸,毕竟他心里有鬼。

“可能是吧。”刘长洪放下了戒备,毕竟一名刚入修士的少年能有什么奇怪的,可能真的是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吧。

闻言陈慕令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他儿子的命被发现了,连忙擦了一把冷汗。

“刘兄,此次就是我儿陈三安前去培元宗修炼,你看什么时候出发?”

陈慕令问道。

刘长洪回道:“可能需要两天后吧,我此次前来还需要去其他地方招收被选中的少年,两天后,我再来接世子殿下一起前往培元宗。”

接着,就刘长洪看了看天色,起身继续说道:“如今已经面见世子了,天赋也尚可,我也该启程去其他地方面见那些候选弟子了,我等这就告退了,王爷。”

“这么赶吗?天色已晚,不如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陈慕令挽留一番。

“不了不了,任务繁重,就不劳烦王爷了。”刘长洪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怎么可能留下来吃便饭。

“既然刘兄有要务在身,那我也就不做挽留了,刘兄路途注意安全,两天后我将安儿奉上。”

刘长洪闻言,没有说话,供了拱手作揖,便带着两徒儿离开了王府。

只留下陈三安和陈慕令的背影。

“走,安儿,吃饭去,给你准备了大餐,还好他们没留下来,嘿嘿。”陈慕令奸笑着,朝着饭堂走去。

见状,陈三安也是双手一摊,露出一副无奈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