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白之歌)白烨初逅薄完整版免费阅读_列王纪:白之歌完整版免费阅读

《列王纪:白之歌》是作者“初逅薄”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白烨初逅薄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在这个绚烂瑰丽的大地上,存在着众多的种族,通过使用元素的力量,各族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在各族相互交织中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列王之歌
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小说:列王纪:白之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初逅薄

角色:白烨初逅薄

评论专区

全属性武道:别名:全属性智障

一剑平天:金庸武侠同人一向是我最爱,粮草加1变仙草!

主神绘卷:作者在开头的这一波操作,直接把我吓退了,这叫抄?不,这叫复制粘贴

列王纪:白之歌

《列王纪:白之歌》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章 黑云拢聚之时

第一章:

水零大陆

龙域,玉城城外的一处密林中,阵阵灵力碰撞的轰鸣声不时搅动宁静的夜晚,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巨大的灵阵将战场与外部隔绝开来。

此时阵法外聚集了一众护卫与各路强者,尽管与灵阵**相隔十数里,但从阵中传来磅礴的灵力依然压的众人喘不过气。

众人的上空,一黑一白两条巨龙挥舞双翼徘徊,不时伴随灵力波动发出阵阵低鸣。

阵法的**只有一个男人与一个被黑气笼罩的黑影在激斗。周围的一切已尽数摧毁,地面到处是灵力冲击导致的深坑。

战斗不知过了多久,双方皆已伤痕累累,男人身上灵气化成的青白色铠甲变得破破烂烂,道道血痕不断往外渗出血液。

那黑气又源源不断的从黑影身上冒出,瞬间聚成一个巨魔,将黑影笼罩起来,紧接便是一拳又一拳轰向男人。

男人也没有任何犹豫,蓝色的双眼浮现一圈符文,同时全身的灵力尽数释放,身上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将整片夜空照亮。

只见男人以手握拳,以脚点地,一个转身挥出一拳迎向巨魔,灵力化作白色巨龙模样,振翅直冲向巨魔。

那巨龙穿透巨魔后直飞上天,又俯冲下来,尽数轰在巨魔身上。

等到一切重归于平静,突然一股摧毁一切的灵力冲击从灵阵中间迅速向四周扩散。

那灵力冲击卷起漫天的灰尘向灵阵外的众人袭来,稍稍反应不及便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烟尘久久不肯散去,只见方圆十里一切的树木,生灵都荡然无存。而战场中间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已不见任何的人影。

床上,像是梦到了什么,原本躺着的男人忽然喊出一声“哥哥”,整个身体如同弹簧一样坐起来。

“爷爷,爷爷,大哥哥醒了,大哥哥醒了。”稚嫩的童声传入耳中,床上的男人侧过头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跑了出去。

突然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男人只能挣扎地坐起身来。翻开衣服可以看到巨大的伤痕几乎占满整个胸前。

男人想起了什么,又禁不住脱声喊出:“哥哥。”

环顾四周,却未发现兄长的身影。

男人脑海开始回忆起发生的事。

消失十年之久的兄长突然现身,却是被黑气笼罩,如同失去神智的傀儡一样肆意破坏着一切时,无论他如何呼唤都无济于事。

自己与兄长的战斗仿佛就在昨天,他已然不知如何面对。生活给了人希望然后又无情夺走了它。

男人还在思索,大脑忽的一痛。

脑海里一幅幅陌生的画面浮现,遍布世界的黑气,巨大的地下城市,满是尸体的战场,一幕幕都是无法理解的画面。

男人连忙尝试运转一下灵力,却发现自己体内灵力稀薄,甚至还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灵力在体内游走。

那晚的记忆又开始苏醒,当他击倒了兄长幻化的巨魔时,那黑气竟然趁男人陷入悲痛时从背后偷袭,直接贯穿了男人的胸膛。

那控制了兄长的黑气在穿透我的身体后也留在我体内了吗,我也会变成兄长那样吗?

回想起与兄长战斗时的诡异黑气,那不属于任何灵力的黑气纵使是他也无能为力,男人此刻面如死灰。

突然男人想起,当黑气进入身体而意识模糊时,他似乎看到兄长向他走来,但是无论如何,他就是想不起来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就在男人苦苦回想时,胸口的疼痛再次传来中断了男人的思考。

等到男人缓过来,小女孩已领着一约莫六十来岁的老者进入屋内,老者的脸上皱纹很多 皮肤干巴巴的,看上去饱经风霜。

岁月,它流逝的同时也在人们脸上留下深刻的痕迹,

老者来到男人床边坐下,细细地询问着:

“小伙子叫什么啊”,

“今年多大了啊”,

“家里在哪里阿”,

一顿滔滔不绝,老人表现出与沧桑的脸不符的健谈,竟将男人问愣住了。

幸有小女孩在一旁解围:“爷爷,人家才刚醒,你不要问那么多。”小女孩总算阻止了老人继续发问。

“我叫,,,,”男人正欲回答,却突然停止了说话,男人分明看见对面镜子里自己年轻了十多岁的脸。

“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男人低着头,用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他迫切想要知道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小女孩说道:“是我在村外边的山上发现了你哦,当时你全身都焦了。”

“这里是白象村,你昏迷了应该有六个月吧,能醒来真是奇迹了呢。”

白象村?六个月?男人一顿搜索还是没有任何印象。

“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白零,这是我爷爷。”小女孩指了指自己又指一下老者,老者也是笑着点点头。

男人摸着自己的脸,低头说:“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男人说了谎,但他确实不知该如何解释。

“不记得了吗,那可怎么办。”小女孩抬头看向爷爷。

爷爷摸摸孙女的头,开口说:“小伙子先休息吧,记起来前就安心在这里。”说完老人哈哈笑了起来。

男人说了声谢谢后。爷孙俩便离开了屋子,走前不厌疲倦地叮嘱男人好好休息。

待爷孙两人离开,男人重新查看起身体,除了脸以外,男人的整个身体似乎也小了一圈,看起来有点瘦弱。

拿过镜子,镜子里男人的脸跟年轻时有七分相像,还有一点兄长的模样,像是拼凑起来一样。

思绪回到现实,男人放下镜子,四处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间简陋的泥瓦屋,不加装饰墙壁,在角落里堆放着一些茅草,散发着淡淡的茅草的味道,床,柜和桌椅都有些老旧,修修补补的。

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那黑气与兄长又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变化,以及兄长现在在哪里?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男人心头。

或许是刚刚醒来还没习惯,又或许是真的发生了太多事,男人感觉有点累,倒头睡了起来。

等到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男人扶着墙壁缓缓走出房间来到屋外,男人环顾一周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用篱笆围起来的院子,南面是大门,北边是主屋,东边是厨房,西边也有一间屋子,男人便是在西边的屋子。

此时家正在做晚饭,厨房里白零和一老妇正在忙碌。爷爷在门口和邻居闲聊着,见到男人出来便结束闲聊快步向男人走过来。

“感觉怎么样了,你再休息下,很快就吃饭了。”爷爷乐呵呵的说着。

男人脸上还是有点憔悴,只是点点头,说道:“我无事,麻烦老人家了。”

“哪里哪里,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不用担心,,我们,,,,,”爷爷又是一阵滔滔不绝。

老人没说完便听到白零招呼吃饭的声音,爷爷和男人就一同走向客厅。

吃饭时,一阵寒暄过后,白零瞪大了眼睛问道:“大哥哥,你想起什么了吗,你怎么倒在山上的。”

男人犹豫了一下,低头说道:“我记得我叫白烨,其他的很多都不记得了。”

“那家呢,家记得吗。”面对白零的追问,白烨摇摇头 说到:“只记得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其他不知道了。”。

“好吧。”白零似乎有点难过。

白奶奶摸摸白零的头,对白烨说:“没事,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回去。”

白烨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简单吃过晚饭,白烨一回到房间便开始修炼起来,然而还没片刻,白烨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就在白烨企图恢复灵力时,体内光暗两股灵力直接碰撞在一起,导致体内灵力混乱,一个不小心竟然伤了自己。

白烨不敢继续,调理好自身气息,开始回想起发生的事情。

兄长消失了十年,如今突然现身,还有那诡异的黑气,这一切的一切,白烨都毫无头绪。

加之现在自己身负重伤,容貌大变,灵力衰退,只能先想办法恢复实力才行。

不多想,白烨开始控制体内灵力修复自身受伤的筋络,一点一点,等灵力运转一周身已经是半夜。

稍一放松,白烨就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