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公主要娇宠)魏倾安南清绝完整版在线阅读_重生之公主要娇宠全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之公主要娇宠》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魏倾安南清绝是作者“会下雪的绵羊”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议政掌权娇贵长公主&知天文地理清冷国师
【双重生】
平和二十四年,有勇有谋的娇贵长公主死于十皇子的刀下
长公主魏倾安,无论怎么样都没有想到那个唯唯诺诺总被欺负,需要她庇护的十皇子,一切都是假的,全是笑话
最后,她不甘离去
重回十五岁年,一切还未发生,她父皇母后身体安康,太子与自己还未离心
国家要护,大仇要报,这辈子,看谁斗得过谁
但是为何,国师不再清冷无欲无求,总翻过我宫墙是为何

小说名:重生之公主要娇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会下雪的绵羊

主角:魏倾安南清绝

重生之公主要娇宠

《重生之公主要娇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及笄礼

养病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魏倾安的及笄日。

一大早,皇后赵吟秋就来了。

梳妆台前,半睡半醒的少女打着瞌睡,为她梳头的妇人偷偷笑着。

“笑什么呢?朕大老远就听到你们笑声。”愉快明朗的声音传来。

大家抬眼去看,黄色衣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众人连忙请安,被他免了。

魏倾安迷迷糊糊揉揉眼睛,撒娇的喊道:“父皇,好久没来看儿臣了。”

“诶,你这小妮子,莫要冤枉人,朕前日不才来看你吗?”皇上假装生气的看着魏倾安说道。

魏倾安哼了一声,娇声的说:“不管,儿臣说许久未看,就是许久未看。”

皇上看着她耍赖皮的样子,摇摇头笑着说道:“你啊你,越发娇贵以后谁娶你。”

一直不说话的皇后,瞪了皇上一眼说:“臣妾看天下男子,未必有配的上安安的。”

皇上抬手捂住嘴巴,带着歉意的说:“皇后说的都对,是朕说错话了。”

引得殿内的宫女和太监的低声偷笑,皇后怒瞪着他,一言不发。

魏倾安看着眼前幸福的场景,一直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下来,一切真的重来了,没有做梦,真好。

她心中欢喜极了,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笑容,让精致的小脸更加动人。

殿内,一片祥和。

却有个奇奇怪怪的宫女,偷偷摸摸走出了永安宫。她自以为很隐秘,却不知道她的行踪早已被监视着。

“时辰不早了,清和宫的宫人来说时辰差不多了,请皇上和皇后娘娘先行,奴婢先给长公主梳妆打扮了。”寒梅走上来,轻声提醒。

皇上微微点头,轻抚魏倾安的发丝说道:“父皇和母后,在大殿等你。”

魏倾安蹭了蹭皇上的手说:“知道啦,父皇。母后,你快去准备等等要给我及笄礼呢。”

“好好好,那我和你父皇先走啦。”

魏倾安笑着瞧他们离去,便沉下一张脸来,拿起梳妆台上的簪子在头上比划着问道:“夏荷,出去了?”

寒梅回道:“是,刚出去,莫闲便跟上去了。”

“真沉不住气。”魏倾安摇摇头,轻笑一声:“那就今日,把这颗老鼠屎清了吧。”

上一世,她和太子闹的更加凶狠就是因为今日的及笄日,今日她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新招。

清平宫里,许多大臣携带家属已经在大殿各自交谈许久。

“长公主真是受宠,第一次有公主及笄在清平宫举行了。”

“是啊,前所未有啊。”

一身鹅黄绸缎长裙,眉眼有些神似长公主的女子皱着眉头说:“她魏倾安是长公主,我魏倾雯也是公主,待遇却差了十万八千里,父皇也真是偏心。“

“公主,宴会人多闲杂,别被别人听见了。”跟在魏倾雯身边的宫女担忧的说道。

魏倾雯缓和了心中的不满,扬起微笑说道:“知道了。”

清平宫的门口,传来太监的传唱,打断了众人的交谈:“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纷纷起身,跪地迎接:“恭迎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上换上了上朝时穿的九爪朝服,身边一同走来的是一样隆重的皇后娘娘,他们牵着手一起走向高台最中间的座位坐下。

“平身吧。”皇上充满笑意的声音传遍宴会厅。

大家起身后,偷偷摸摸的望向高处,心里皆是一惊,长公主竟如此得宠,不仅及笄在清平宫举行,皇上竟换上了朝服。

此时,外面又传来太监的传唱,打断了各位的思绪:“长公主驾到——”

“今日本公主大喜,不必行礼了。”人未到声音便传来,清脆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门口,一身红色的拖地宫装,宽大的衣摆上绣着金色的花纹,乌黑的秀发用一条红色金边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的魏倾安面带笑意,缓缓走来,一束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就像仙女一样,迷住了众人。

许多公子,眼都看直了,红了脸,偷偷拿起袖子掩盖嘴角的水渍。

皇上不满的撇了几眼在场的世家子弟,开口吩咐道:“长公主来了,及笄礼便开始吧。”

钟声敲响,宫乐响起,宫人传唱道:“长公主,行及笄礼——”

魏倾安缓缓走进来,她的脚下踩着红色牡丹地毯,艳丽的颜色,衬托着她更加美丽,像踩着盛开的鲜花的仙女。

在她举手抬眸一瞬间,好似掌握苍天的神者一样,充满王者风范。

魏倾安感受着方方面面投来的目光,像一张网一样把她围了起来,她挑眉心里不屑。

网,就算密不透风,她也能斩断。

坐在高处的皇上,眼里满是骄傲,他的女儿就应该如此,若是男子就好了。

礼成以后,皇上笑呵呵说道:“及笄礼已成,父皇先送安安一份礼。”

他话语刚落,**便拿出圣旨:“请长公主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公主魏倾安,秀外慧中,知书达理,颇有朕年轻风范,深得朕心,封安国长公主,赐姑苏地界为封地,得子民供奉,一生顺遂,平平安安。”

魏倾安抬起头,望向满脸疼爱看着自己的男人,酸了鼻头,笑着说道;“儿臣,谢过父皇。”

皇上走下来,扶起魏倾安,握着她的手,欣慰的说:“若你是男子,朕的江山都会是你的。”

底下的人心里头一惊,面上连忙附和,夸奖。

唯独那么几个人,神色不定。

皇后端起酒杯,端庄的说道:“今日公主大喜,各位不要拘束,本宫先敬各位一杯。”

宴会过半时候,夏荷慌慌张张进来,跪在魏倾安面前。

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皇上呵斥道:“安安,这宫女不是你宫里吗?怎么如此慌慌张张?”

夏荷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红了一片,颤颤巍巍的说;“皇上息怒,是太子,太子殿下送的及笄礼出错了,奴婢害怕,来请长公主做主。”

皇上和皇后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这两姐弟,平日里关系就不好,不会真的出什么大乱子了吧。

大家看向当事人魏倾安,只见她细细品着手中的果酒,在皇上要开口说话时,不紧不慢来了一句,堵住了皇上的话:“今日果酒,与平日不同。”

“不知皇姐,觉得今日果酒有什么不同?”

魏倾安对面席位,一身黑色缎袍,绣着蛟龙的模样,广袖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样,墨发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的男子,举着酒杯一步一步款款走来。

魏倾安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下巴微抬含笑说:“不如先听我的宫女把话说了,让本宫看看太子准备了什么好礼。”

“好啊,你说孤送了什么礼让你如此慌张。”魏靖朝说完看向魏倾安。

他们两人对视,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到笑意和狡猾的神情。

夏荷却以为他们两在针锋相对,掩盖住嘴角的笑意,紧张的说:“一盏茶前,东宫的宫人送来了长公主的及笄礼。奴婢和秋菊准备查看好入册,谁知,一打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里面是四只死了的乌鸦。”

大殿内,大家都吓得吸气。

魏靖朝露出嘲讽的笑容问道:“噢~,你当真确认是东宫的人?”

“奴婢确认。”

皇上满脸怒气,举起酒杯砸向太子的位置骂道:“魏靖朝。”

魏倾安起身抚过裙身,笑着说:“父皇,别急,不如先把东宫的宫人喊过来问问。”

皇上抬手抚着额头,摆手同意。

“来人,把东宫送礼的人押上来。”

话语刚落,便有人押着一小太监走了进来。

只见他浑身发抖,还没问话就大声喊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不是太子殿下,是是是三公主吩咐奴才以三公主的名义送的。”

魏倾雯瞪大双眼,慌慌张张骂道:“你个狗奴才,本公主什么时候吩咐你了?”

她说完,连忙跪下看着皇上喊道:“父皇我没有,儿臣冤枉啊。”

太监害怕的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去又接着说:“是长公主身边的宫女夏荷姐姐带着三公主身边的宫女一起来吩咐的,奴才有证据。”

他急急忙忙的掏出怀中的香囊,递给寒梅。

寒梅接过,打开香囊仔细一看,惊讶的回头看着魏倾安说:“公主,这金瓜子上面印的都是你的名字,还有这银子上面是三公主的名字,不仅如此这香囊确定是夏荷的手艺呀。”

“父皇,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魏倾雯慌慌张张的看着皇上喊道。

魏倾安走到夏荷面前,满脸委屈,不解的问:“不管三妹妹有没有,本宫只想知道,夏荷你怎么做是为何呢?”

夏荷有些脸色苍白,心里嘀咕着:不对,小太监是十皇子的人才对,怎么会供出她。

她抬头看了一眼魏倾安,看到她嘲讽的看着自己,瞬间明白过来。

中计了,魏倾安怕是早就盯上了自己,小太监是她的人。

夏荷紧紧咬着嘴唇,看着魏倾安,突然笑了起来:“夏荷是个贪婪的人,拿钱为人办事罢了。”她又摇摇头,认命的说道:“长公主对奴婢很好,是奴婢贪婪,请长公主责罚。”

魏倾安,低头思绪着。

夏荷是十皇子魏靖平的人,而夏荷却能带着魏倾雯身边的人去,想来是为了东窗事发好嫁祸三公主,只是没想到,魏靖平的连三公主身边都有他的人。

魏倾安蹙眉道:“你怎么能证明就是三公主指使你呢?是不是有人威胁你,夏荷你说,本宫定会为你做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