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豪侠传)严长歌宁元元完整版在线阅读_隐山豪侠传全集免费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隐山豪侠传》,讲述主角严长歌宁元元的甜蜜故事,作者“顽主宋某”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明朝天启年间,大明王朝已经走向了风雨飘摇的边缘朝堂之上东厂魏忠贤一手遮天,其爪牙遍布江湖各地,江湖之中暗流涌动,隐山村的一个山野少年初入江湖,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影响了整个明王朝的走向

小说名:隐山豪侠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顽主宋某

主角:严长歌宁元元

隐山豪侠传

《隐山豪侠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加码一条手臂

“生杀予夺,这就是入道者高高在上的姿态?”

熟悉的声音中泛着森然的寒意,却是一根救命稻草。

王富贵缓缓的睁开双眼,只见三尺寒锋离颅半寸,一只手抓住了剑刃,鲜血顺着剑尖往下滴落,就在他的眼前。

这一幕,令王富贵身心一颤,声音颤抖的叫了一声:“唐、唐斩!”

“退下!”

这时,洪长老轻斥一声。

“是!”

那名出剑的青年,恭声应是。

而后两人一同收手,只是那名青年却收不住眼中的寒意,与唐斩的平静相斥。

洪长老看了看唐斩,脸上面无表情,问:“你叫什么名字?”

“唐斩!”

“嗯!”

洪长老点了点头,在案上的白纸上写下唐斩的名字,同时说道:“包括你在内,一共二十四人,今夜子时开始淘汰。”

话罢,他将写下二十四个名字的纸张抛向空中,白纸飞过人群,贴在了广场上的一处告示牌上。

同一时间,一股奇异的感觉出现在唐斩的脑海里,他隐约看到了二十三根白线,这些线连着不同的人,而这些人都是他未来三天的对手。

走到告示牌下,唐斩指着上面的人名,问:“这些人,谁的实力最强?”

“肯定是你啊!”

王富贵挠了挠头,在他的印象里,唐斩确实很强,出手从来不会超过三招两式,不只是与人搏斗,还能与空气斗智斗勇。

“……”

“我是说,除了我以外,谁最强!”

闻言,王富贵这才恍然大悟,他拍了拍脑袋,指着其中一个名字,道:“就这个,齐天罡,与我齐名,再往下就是,吴启、杨开两人。”

“好!今夜就先避开他们几个。”

唐斩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广场中,不少人盯着唐斩的背影,目光闪烁。

他们知道唐斩这人,也听闻过他的一些事迹。

不远处的茶亭上,吴启为杨开斟了杯茶,语气平静的说道:“他仗着王家的威势狐假虎威了一段时间,也是时候收场了,免得别人认为我们苍连没人人能治得了他。”

“能活过今夜再说,得罪了凌霄宗的弟子,哪里有那么容易脱身。”

杨开叩了叩桌子示意,“井底之蛙不知所谓,这一次王家也保不了他,反而会惹上一身骚。”

…………

“唐斩,你真的不来?”

一间粉装精致的酒楼前,王富贵左拥右抱,一脸笑意,大把银两往缝里塞,就为了把两位姑娘的衣着往下拉点,在一声声‘讨厌,你好坏’的娇笑下,浑然忘了刚才差点死在别人剑下。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救他!

唐斩看着内心不禁一抽,只感心头滴血,但是为了保持多年来,不近女色的人设,只能咬牙说道:“今天有我的课程,如果我不去,那些孩子会很失望!”

“不愧是你!”

王富贵看唐斩离去的步伐坚定,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同时给怀里的两位姑娘介绍,“我兄弟,道心坚定,不近女色!”

“可是,莹莹看那位公子离开的时候,明明是咬着嘴唇,一脸不甘。”

“胡说,他只是嘴唇干了而已!”

王富贵哈哈大笑,揽着两位姑娘走进酒楼。

回到武馆的途中,路过某位小寡妇的小酒屋,唐斩顺便打了一壶。

路途中,他从来往的的商人旅客口中听闻,苍连城外几十里的一处小村落,发生了一件诡异事情。

有一户人家,一家五口被人扒了皮,做成灯笼挂在村口的树上。

唐斩并没有从这些人口中听到事件的结局,但也没有怀疑事件的真实性,这世界十分复杂,不仅有修士,修炼邪术的邪修,噬人的妖魔,更有那诡异莫测的异类存在。

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到中午了,但是这天气依旧乌云密布。

这年头,连老天爷都开始装腔作势了。

一路小酌,此时已到饭点,武馆内的演武场上没了人影,都在餐厅里就餐。

其实他没打算来**这些孩子,实战技巧必须得在实战中领略,凡事都讲究个张弛有度,即使是练武也是一样。

就像有人在健身房锻炼过度,导致横纹肌溶解尿血,肾衰竭。

习武,也讲究个度,若是练过了,会伤害到这些孩子的身体。

进门后便往武馆里藏有功法的阁楼走去,那里有个兼职扫地的老头驻守。

唐斩过去将一块碎银弹到老头胸前的兜里,而后直接走上楼去。

王家武馆的藏书,虽然没有什么高阶功法,但胜在数量足够多,凡俗武夫功法有不少是模仿兽类动作而成,属于形妖类功法。

还有形兵类功法,这种功法的特点便是空手使出刀枪效果,讲究竖掌为刀,并指为剑。拳如锤,肘如刺,腿踢似枪,扫则似斧。

来到王家武馆这几年,唐斩多次进出藏书楼,他喜欢研究一些功法的长处,去除短板,然后再结合其他功法糅合在一起。

这种方式虽然弥补了某方面的短板,但是血气运转的经常出现阻碍,导致十成力只能打出三分功。

唯有依靠时间的磨合,才能渐渐融通,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战法。

…………

苍连城王家,六百年前不知从何处迁移至此,往后便在此扎下了根。

这个家族比齐家入驻苍连晚了一百年,但是凭借历代家主的能力,生生抹去了这一百年的差距。

时至今日,并驾齐驱,于苍连的地位仅次于县君霍正凌。

外人都认为,王家这一代家主下位后,齐家将会再次凌驾于王家之上,因为王富贵这个王家大少爷的存在,拉低了整体的平均水平

夜晚灯火通明,王家家主王翟演,坐在餐桌前,他身穿银边黄衣,一脸富态。

而对面坐着的,正是那名不苟言笑的凌霄宗洪长老。

洪长老看着桌上的十几道美味佳肴,没有动起碗筷,反而皱眉看着大快朵颐的王翟演,神情中略显不满。

在他身后的两名弟子,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眼中偶尔会显露出一丝厌恶。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翟演终于放下碗筷,他拿起丝巾擦了擦嘴,问:“道令呢?”

闻言,洪长老手掌一翻,一张形似一柄小剑的道令凭空出现在掌中,并推到王翟演面前。

这一幕令他身后的两名子弟神色骤变,他们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各自的震惊与不解。

王翟演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道令,只是拿着一封信函推到洪长老面前。

就在洪长老准备拿起信函的时候,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松手的打算,他神色一凝,问道:“王家主这是何意?”

王翟演神色平静,说道:“一张凌霄宗的道令换取这一个天大的秘密,王某觉得不划算!”

“这是之前谈好的!”

洪长老脸色阴沉。

“之前是之前。”

这位与齐家斗了几十年的人,即使面对凌霄宗长老都不怵分毫,神情中只有平静。

洪长老压下心中的怒意,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既然如此,王家主还想要什么?”

王翟演站了起来,身子俯向洪长老,反问道:“今天洪长老身后的弟子,差点杀了我儿。不知洪长老觉得我想要什么?”

“你这是要与凌霄宗为敌?”

闻言,王翟演微微一笑,指尖的力道又加了几分,“我还需要一条手臂作为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