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沐禾画师north)_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全章节阅读

小说《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沐禾画师north,也是实力派作者“画师north”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构成要素:无限流+悬疑推理(微惊悚,不然我也害怕)+无CP+头脑正常的主角】
身为星际帝国应届毕业生,沐禾对于即将到来的考核显得毫不在意
沐禾:“有什么好紧张的?紧张就不用死了?紧张就不用毕业了?至少也要先看看通关后的待遇

主考官:“……”
沐禾:“倒不是我图那个社保,关键是我胆小紧张

众人:“……”呸!不要碧莲!
PS:无限流快穿,节奏适中,非无头脑

小说: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画师north

角色:沐禾画师north

评论专区

老爸在我眼里是无敌的:只要少掉那个莫名其妙的女配,这本小说会好看很多。另外我想看主角展露才华……大女儿也一直在毒与不毒之间徘徊试探,非常的皮……带毒的干粮,偶尔是带毒的粮草。

前世老婆找上门:剧毒,前世都是绿帽

系统之乡土懒人:三观不正,五毒俱全,知法犯法。

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

《天凉了,记得多盖点土【无限流】》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重启

【852号考生第一题重启完毕】

……

“锁锁,发什么呆呢,快收拾一下。”

沐禾猛地猛地睁开眼,入目的依旧是那个仓库,自己手里依旧拿着手机。

手机显示时间为十六点五十八分,和之前醒来的时间一致,那条时间错乱的短信也还在,只是现在有些事情她还没有想明白。

卷卷还是像之前一样催促着她。

“卷卷,”沐禾一边打断她的唠叨一边掀开面前的防尘布,“这里除了大门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有啊,就在咱们仓库的后面一点,不过那里是锁着的,平常没人去。”

沐禾嗯了一声,从工作台上抽出两把还未完工的大砍刀,颠了颠,手感还行。

将其中一把扔给卷卷,连哄带骗的将人带到后门。

后门四周长满了杂草,铁质的大门上面锈迹斑斑,看得出的确是很久没人来了。

沐禾在翻墙和砸门之间选择了前者。

这门虽然看起来不怎么中用,但好歹能帮她抵挡一下后方可能追击而来的丧尸。

翻过一人高的围墙,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此时麦子还未成熟,泛着一股子青涩的黄绿。

沐禾率先走在前面,卷卷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身后,肩上还扛着一把大砍刀,像是来田里收割庄稼的。

大约走了两分钟,身后的仓库园区便传来巨大的撞击声,沐禾回头看了一眼,扭头加快脚步。

两人赶在天完全黑透前走出了麦田,刚走上公路就看见不远处停放着一辆黑色越野车,只不过车门全是打开的。

沐禾握了握手里的刀,抬步走过去。

车里面空空如也,不过副驾驶的座位上沾有一丝干涸血迹,车内门把手上也或多或少的蹭上了一些。

沐禾丝毫不介意,直接坐上驾驶位,试了试,车是好的,就连油也是满的。

“上车。”

卷卷抱着大砍刀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里面还有血呢,咱们是不是应该报警?”

这么堂而皇之的把证物开走真的可以吗?

沐禾看了看后视镜:“你确定不上车?”

卷卷疑惑的往身后看了看,愣了几秒,然后果断抱着刀上了车,并积极的催促道:“夜黑风高,我们还是快走吧!”

车辆启动,沐禾试了两下才歪歪扭扭的将车开走。

没办法,星际人民早就不用这种代步工具了,她开第一次开车确实有些勉强。

好在如今路上没什么阻碍物,她们一路向着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去。

卷卷惊魂未定:“刚才的那些是什么?”

沐禾贴心解释:“你不是都看见了,丧尸。”

卷卷:“……这么恐怖的事情,你不要说的那么轻松呀。”

……

临近后半夜的时候她们将车开进了一个小镇,镇子里安静的出奇,她们没有贸然进去,窝在车里打盹直到天光大亮。

沐禾是被系统的声音叫醒的。

【成功存活一夜,测试任务激活】

【考生请注意,主线任务为带领幸存者前往安全区,幸存者人数至少为一人,完成可获得五分】

【帮助幸运儿顺利逃生可获得十分,此项为附加试题,考生可自行选择完成】

【祝您考试顺利】

原来要成功存活一晚才能激活任务,她就说怎么半天没听见试题内容。

幸运儿却是不太好找,但是,

看了看旁边还在熟睡的卷卷,沐禾眸光闪了闪,从题目内容来看,她似乎就是那五分啊。

外面已经一片大亮,沐禾驾车小心翼翼的通过了小镇,并且幸运的在镇子那头遇到了加油站。

她们给车子加满油后还装了几桶油备用,加油站的超市里还存放着一些食品,被她们顺便一起装走。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是广播里不断发出的公告:所有幸存者可前往漠索湾避难。

沐禾只要把卷卷安全带到那里就可以获得五分。

她们距离漠索湾有点远,中间要经过两个市三个县城。

在经过第一个县城的时候,她们不幸被几个丧尸围在了商店里。

经过一天的时间,有的丧尸身上已经开始出现腐烂,大大小小的尸斑混在粘腻干涸的血液中,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它们大多肢体残缺,有一个甚至没有手臂,肩膀上顶个头站在那里嚎叫。

经过短暂的观察,沐禾知道这东西对声音十分敏感,没有丝毫迟疑,抄起手里的大砍刀冲了上去,对着那只聒噪不已的丧尸砍了下去。

手起刀落,丧尸的脑袋与脖子分头行动,滚出去老远。

没了脑袋的丧尸在地上扭曲挣扎了一会不再动弹,与此同时,周围的丧尸们也渐渐暴躁起来,它们虽然肢体残缺,但行动却十分迅捷。

沐禾举起手里的大砍刀,眼疾手快的削掉它们的脑袋,动作干净利落,像极了农民收割向日葵花盘的感觉,一刀一个,十分丝滑。

“锁锁,你好厉害啊。”卷卷眼里全是崇拜之色。

“你最好少发呆,不然坟头草都五米了。”

卷卷:“……”

她这是在嘲讽自己吧?她就是在嘲讽自己。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这个锁锁和她认识的那个很不一样。

有了第一次被围堵的经验,她们在车上大致的总结了一下:

丧尸对光很敏感,暴躁的时候速度很快,它们的听觉也异常灵敏,最后一条,砍脑袋非常有效。

卷卷贴心的将这些都记在了手机里。

第二天中午,她们在进入市区的时候遇到了一伙人,两男三女,他们也准备去漠索湾避难。

“一起吧,互相有个照应。”

说话的是个男生,名叫严荀,个子很高,皮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一看就是喜欢户外运动的人。

另一位男生名叫章涛,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剩下的女生中直短发的是方雅,一头**浪的是文娟,黑长发高马尾的是林晓。

几人关系很好,据说大学期间就互相认识了。

人数增加,他们也理所应当的换了一辆七座车。

有人作伴路上就不会显得太无聊,卷卷长得可爱性格也比较活泼,很快就成为双方的纽带,大家也因此熟络起来。

“多搜点物资吧,下一个镇子还挺远的。”章涛举了举手里的地图。

没办法,现在电力设施瘫痪,电子导航根本没法用,这张纸质版的地图还是严荀冒着危险去市里的图书馆找的。

于是大家合力扫荡了一个超市,囤了足够多的食物和水。

但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

所有人都在搬运物资的时候,文娟居然跑到商场的服装区里给自己选衣服,结果她在取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排衣架,于是那家店里就响起了一阵阵的衣架倒地声。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引来了一群急速奔跑的丧尸,大家不得不放弃一些还没来得及搬上车物资。

在车上,林晓忍不住责备起来:“大家都在搬东西,你在干嘛呢?”

不仅不帮忙还添乱。

听她这样说,文娟也有点生气:“这么多人在搬还不够吗?我一个女生哪里搬得动那些东西。”

看她这理直气壮的表情,林晓的火气被瞬间点燃,她正要开骂就被夹在两人中间的方雅拦了下来。

这一切都被坐在后排的沐禾看在眼里,对于这件事,两个男生均是闭口不谈,但他们的脸色也算不上好看,很显然,他们对这种行为也是不赞同的。

气氛有些尴尬,但文娟心理素质显然很好,她若无其事的拿过一袋饼干慢慢吃了起来。

看到她这副厚脸皮的模样,林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不再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