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师道喜痒痒(异世之匪王)_(贾师道喜痒痒)全文阅读

小说《异世之匪王》,是作者“喜痒痒”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贾师道喜痒痒,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穿越了?而且悲催地成了一名盗匪?我该如何在这乱世中活下去?好吧,那我就是盗匪之王,爱民如子,善良朴实的贾师道,中原乱世的无冕之王

小说:异世之匪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喜痒痒

角色:贾师道喜痒痒

评论专区

重铸清华:穿清就算了,还他妈的穿清送逼。送逼就算了,还他妈的穿成女人老佛爷送逼给鞑子。我想说,作者有多贱啊

元神真仙:作者最近更新很慢啊

B*******d:日系轻小说的风格

异世之匪王

《异世之匪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公子好唐突

这是一间藏在最角落中的小偏房,也许以前是当储藏室用的,总之,这间屋子又小又破又偏僻。

里面铺盖和桌椅虽然旧了些,但还算干净。

贾师道恭送走了管家,便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开始期待一会的大餐。

自己终于能吃顿饱饭了!哈哈哈哈!

“吱扭。”

门开了,贾师道赶紧从满眼烤鸡烧鹅炖排骨的幻境中脱离出来,并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应该是婢女之类。

“公子,这是忠伯特意从后厨为您挑选的饭食,公子慢用,有事招呼我们便是,我们在西厢房。”

“好好好!多谢多谢!”

婢女闻言,脚步却是一顿,还没等说话,便看到一双手犹如闪电一般伸了过来。

贾师道快步过去接过食盒放到桌上,从门开的那一瞬间开始,贾师道的视线就没离开过食盒,眼睛恨不得跳出眼眶,直接扑到盘子上。

所以他根本就没看见给自己送饭的人长啥样,

待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一盘牛肉出现在眼前。

哇偶!!

果然有肉!

贾师道直接张开双手就要抓肉。

“哎?公子不净手吗?”

婢女刚要离开,却看到贾师道一手的土和泥。

“哦对!”

贾师道差点忘了,都怪自己太饿了。

婢女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贾师道将瓮中的清水舀到盆里洗脸洗手,目光转到了他洗去尘土的面孔,却再也移不开了。

剑眉星目,轮廓分明深邃,宛如用刀雕刻一般,偶尔对视,却看到了他深沉黑亮的眼睛,目光深情款款。

这公子的相貌好生漂亮!

婢女正值二八年华,怀春的年纪,平日里接触的仆人都是面黄肌瘦,脏乱邋遢,而自己伺候的主子们却也没有像他这般英俊神气,谦虚有礼的,初次见到这么有礼貌,有才华,有相貌的公子哥,一颗芳心竟不自觉的被他吸引。

此时的贾师道早已坐在桌边抓着牛肉大快朵颐。

饿死鬼投胎?

这么接地气的吃法,却让这婢女看的呆住了。

老爷吃饭从来都是细嚼慢咽,一板一眼,就连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少爷吃饭也比他文雅得多。

咦?这小姑娘还没走呢?贾师道无意间看到一脸好奇的婢女站在一旁盯着自己,有心出声询问,奈何嘴巴太忙,只是发出一阵阵“呜呜呜”的动静。

“噗嗤!”

婢女被贾师道的样子逗笑了,捂着嘴呵呵直笑。

“姑娘见笑,我一天没吃饭了,哈哈哈!”

贾师道好容易将肉食咽下去,抹了抹油花花的嘴巴,不好意思地说道。

“姑娘,天色已晚,要不,你去休息?”

婢女捂嘴道:“公子,请恕婢妾多嘴,这食盒是三层的。”

贾师道尴尬地端起牛肉盘子,果然发现下面还有一层。

一层一层又一层。

第二层是一盘小咸菜,而第三盘却是一大碗白米饭。

贾师道几口牛肉下肚,稳住了肠胃,终于可以保持吃相了。

我坐着你站着,我吃着你看着。

这怎么好意思?

“哎对了,你吃了吗?要不坐下一块吃吧!”

贾师道的话又让婢女受惊了。

在古代,下人是绝对没有资格与主人同桌吃饭的,贾师道虽然也是借宿的客人,但却算是主人的客人,老贾的这句话可谓是不分上下尊卑了。

“这……公子说笑了,我怎敢与客人一桌吃饭。”

女孩难以置信地说道。

“哎呀!哪有敢不敢的?不就是一起坐着嘛,这都什么坏习惯?快来吧!你还不困吧?你要是困了就回去睡觉,不困就过来一块吃点,聊聊天,你看这屋里啥都没有,也没啥娱乐活动,我一个人在这儿太无聊了。”

贾师道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优质三无青年,面对人家小姑娘,一不会在乎地位尊卑,二不像古代的人那样注重男女大防。

“嗯……反正今晚不是我当值,闲来无事,就陪公子聊天解闷儿。”

这姑娘顿时好奇心起,当下也是闲来无事,于是就坡下驴,轻轻在桌子的另一旁坐下。

“姑娘今年多大啦?”

贾师道往嘴里塞了一口米饭,随口找了个话题。

“啊?”

只见这位姑娘一双美目先是盯着贾师道,当四目相对时,姑娘连忙低眉垂首,脸红娇羞,一颗小心突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忠伯刚刚还对婢妾说,公子是个腹有文华之人,为何却……却如此鲁莽轻浮……”

“忠伯?哦,就是管家老伯的名字……嗯?哦对啊!”

贾师道这才恍然大悟。

“对不起,我忘了不能随便问女生年龄了,我给你陪个罪哈!那——你叫什么啊?”

“这……婢妾当不起公子赔罪。”

姑娘的脑袋垂得更低了,小脸更红了,双手拇指藏在衣袖中转个不停。

她哭笑不得,竟然会有公子哥对自己道歉,自己刚要感动一番,却又听到他询问自己的名字,难道这位公子不知道,随便问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也是不礼貌的吗?

可是,自己的内心却有股感动。

若是自己能伺候这样一位平易近人的主子,那自己该多幸福啊。

贾师道犹自未觉,神经大条的他至今都没觉得眼前这位姑娘有什么不对来,现在,什么都比不过自己手里这碗香喷喷的米饭。

“哎,虽然现在不熟,以后就熟了。对了,我是男生,应该我先说,我叫贾师道。”

“贾师道?真是好名字……”

“嗨!好啥啊,我老爹当初就是想让我从师学问之道,当个文化人儿,可惜啊,我到现在还不名一文,不过我老爹也有责任,贾师道,假学道嘛,最后成假的了,哈哈哈哈。”

贾师道寻思气氛尴尬,开个玩笑调节一下,结果这句话说完了,却发现这位姑娘突然眼泪婆娑,樱桃小嘴撅了老高。

“啊?”

贾师道不明白他哪句话让姑娘忽然伤心,顿时愣住了。

“姑娘,都是我的不对,若是那句话说的不好,还请见谅。”

贾师道当然不知道,此时的姑娘心里忽然莫名升起一股心酸,这位年轻英俊的公子哥道歉之后,她的心更酸了。

自己的身份何其低微,若是往常,自己少不得应付那些跟猪一般样子的客人的咸猪手,而且动辄打骂侮辱,这都是家常便饭。

到现在自己身上还留着几个月前被老爷鞭打的伤痕。

但这位公子却对下人如此尊重,若是这位公子能将自己带走,那该多好,可是,他的地位一定是尊贵的,哪里能看得上自己这种最低贱的小婢奴?

姑娘想得出神,贾师道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妹子,有啥伤心事?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婢女举起衣袖轻轻将眼角轻点,摇头道:“没有事的,公子真的是好人,是蝶儿见过最好的好人。嗯……主人为婢妾取名蝴蝶……”

蝴蝶?蝶儿?

贾师道这才有功夫仔细端详她的样貌。

这位蝴蝶相貌还算不错,搁原来的世界也算是一个天然小美女了,皮肤细白,搭配着涂的艳红的小嘴唇儿,正好凸显了一些小性感,而且眉眼清亮,泛着一股灵透劲儿,仪态大方,还真有一股蝴蝶的轻盈美艳。

贾师道心中动了心,这应该算是纯欲系小美女了吧?要是我能有这样一个女盆友,还不得爽翻天……

贾师道是正经八百的三无产品,如假包换,所以女朋友这种配置他是从来没有过的,现在一个小美女坐在自己面前,尤其是大晚上的,而且共处一室……

哎呀!哈喇子都要下来了!

贾师道不准痕迹地擦了擦嘴巴,想了想便恭维道:“好名字啊!人如其名,嗯,我想想啊……艳艳春阁外,翩翩花丛中。”

“噗嗤!”

蝴蝶终于笑了。

“公子到底是不正经,尽做这种淫词滥调,好不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