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盾一分子术士_《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全章节在线阅读

盾一分子术士是《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分子术士”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穿越后灵魂附身盾一,正幻想着以后人生开挂,走向巅峰
可没想到竟然被“穿越者监测管理局”的人当场抓获
  ……
  “好吧!我不装了,我就是穿越者……我把外挂留下,祝你开启新的人生

盾一:我似乎逐渐无敌啦!
【轻松内涵+魔王勇者】

小说: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分子术士

角色:盾一分子术士

评论专区

唐奇谭:作者每一本书是有进步的,可惜写一本被封一本,而且都是撞上时代的枪口,少数民族问题、404大潮、ghs、讽刺门阀。这本如果挂了,应该是文娱统管,人民应该少沉迷历史虚无主义和浪漫享乐主义。

我怎么就火了呢:前面还可以,现在看到要拍超级英雄联盟的电影,jojo+奥特曼+假面骑士+舰娘+超人+gta……完全不同风格的东西组成英雄联盟,怎么想都别扭。反正我是get不到这种组合的电影会有多好看。

重生日本之塌房大编剧:虽然节奏略慢,但是日常、心理描写都很棒。在文字不会让人觉得刻意,恋爱情节非常一般,但是作者不会写还要硬上的性格真是无语。

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

《穿越者给我送外挂,我逐渐无敌!》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运动,让人腰酸背疼

监天司,穿越者监测管理局的下设部门。

监天司负责奥兰帝国穿越者的监测,是穿越者监测管理局最为核心的部门之一。

盾一在沙耶香和两名卫兵的押送下到达了监天司外。

监天司建在一坐高台上,高台上的建筑远看去,就像一个倒扣的土灰色巨碗,

巨碗顶头,有一个巨大的缓缓转动的银色浑天仪,浑天仪散发着巍巍的清辉,产生的清辉波动向着 广阔无垠的苍穹无限的传播出去。

盾一抬头看着那座奇特的建筑,那大概就是他异世界短暂之行的终点了。

从沙耶香的只言片语中,盾一大概的推测了一下,他之所以被抓住,也是因为那座浑天仪的缘故…

或许,把我带到这里来还是为了救那真正的“盾一”?

可是我从没听说过被穿越者夺舍还能救活这种道理……

“快走…”

沙耶香回过头催促盾一,说完便率先跨上了走向高台顶端的长梯。

长梯由巨大的大理石条铺就,一梯的长度足有十米,像这样的长梯足有九百阶,沙耶香的高跟鞋踩在石梯上轻盈而有力,富有节律的美感。

盾一盯着她的轻盈的步伐瞄了两眼,快速的跟了上去。

两个守卫也不知在偷瞄什么,盾一都跑出了两节台阶两个守卫才反应过来跟上去。

盾一一路上还挺惊讶的,没有五花大绑,也没有想象中的恶语相向,沙耶香还时不时和他说些话,让他保持情绪稳定……

或许结局也不会很坏,盾一心想…

……

就像是攀上了一座绝顶高峰……

过程很累,盾一觉得自己今后可能几天都下不了床了,他的腿抖得像筛糠,腰膝很无力,很想找一面墙扶一下……

盾一喘着粗气,脸色发白的看着沙耶香,想不通这少女为何这么强?刚才一起经历了那么高强度而激烈的运动,她还悠然自得,她不累吗?

她是怎么做到穿着高跟鞋爬完九百道石阶还不冒一颗微汗,还那么气息平稳,气若春风,气定神闲,气宇轩昂的。

而自己呢?还没爬到半途就气喘吁吁,撑到中途已经气息奄奄,现在已是气数已尽,估计再有一百道台阶,他就该气绝身亡了……

看着“监天司”三个大字,盾一顿时觉得亲切,终于结束了该死的爬楼梯,虽然在后面跟着腿很美,但早已累的没有心思去看了……

在监天司门外,盾一腿抖得厉害,他一步也走不动了。

盾一对沙耶香难为情的说道:“是要进去吗?我累了,动不了了,你扶我进去好不好?”

沙耶香惊讶地看着快要不行了的盾一说:“体质这么差?没有好好上老师的课,没有好好学习吧?如果好好听课,学到一些技巧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累呀!”

在这个世界,战斗是学院的主修课,体质差,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没有好好学习。

盾一回以尴尬的微笑:“我可没心思去琢磨那种繁琐的东西!”

沙耶香刚要去扶盾一,却被两名守卫抢先了,不让盾一占沙耶香的便宜。

说道:“我们来扶。”

盾一很不高兴,这两人怎么非要搅他好事,严厉拒绝道:

“还是换沙耶香吧,我看你们也挺累的,喘成那样,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守卫说:“不劳你费心,我们好得很,这种累活就该是我们干的。”

盾一反唇相讥:“呵,整天就想着干累活,美死你……”

两守卫也不答他。

盾一说着,两守卫一左一右,便把盾一架在中间,扶住盾一臂膀的手在不断捏紧,这是在报复盾一说他们脸像猴屁股呢。

盾一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小算盘,哪受得了这个,吃疼间,“嗷——”的大叫一声:“你们俩弄疼我了。”

惊得正要进门沙耶香赶忙回头看。

盾一眼睛红红,看着沙耶香,又对她说:“他们把我弄疼了,我的手……”

沙耶香微微皱眉,“你们俩行不行啊。”

又被盾一将了一军,两守卫也不好得说什么,严肃的脸上挤出一个笑,

“我们轻点。”

就这样,盾一撅着双腿,两大汉一左一右架着他,抬进了监天司的大门。

终于进来了,如果有面墙给我扶着走就好了,这样被人夹在中间着真难受啊……

……

这是一个明亮的大厅,椭圆的吊顶上镶嵌着成片的白色石头,石头发着柔和的白光,把整个大厅照得和外面一样明亮。

两队穿着军装的执行者笔直的站在大厅两侧,在中间行成一条通道,如果大厅内发生意外,他们能迅速支援。

沙耶香走在最前面,两名守卫架着盾一跟在后面,从两排执行者围成的通道间走过。

盾一目光扫过一众执行者,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就是他们几个,把刚呼吸到异世界新鲜空气的他送进了监狱……

盾一看着他们,表情上没有流露过多的情绪,抓他的那几个执行者也始终是严肃的站在那里,目不斜视。

还挺有职业素养,盾一心想。

“局座,人带过来了。”

沙耶香对着前面那个头发银白,面目威仪却不失慈和的老人行了一个军礼。

老人眉目带起几分笑意,微微点了头,示意沙耶香任务结束,沙耶香侧身站到了一旁。

盾一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位老人,这就是最终决定他命运的那个人了吗。

就在这时候,一个大着肚子女人突然闪了出来,面目惊慌的打量着盾一,焦急的开口询问:

“小一,是你吗?你还是小一吗?”

盾一被女人惊慌的情绪吓了一跳。

盾一也看着女人,苦涩的笑了笑,喊到:“小…小妈…你来了!”

眼前这个女人也就是盾一的小妈了,她叫伽琳兰,是精灵族的后裔,她有一对尖尖的耳朵,一米七五的高个儿,麦黄色的头发,精致的五官。

一袭芽绿色的长裙遮住了她带有身孕的肚子,她看上去很年轻,不知道年纪,但却有着成**人的美丽,如果算上她现在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话,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盾一的父母去世的早,监护的重托落到了他们好朋友身上,也就是现在的监护人伽琳兰。

伽琳兰怀有身孕,接到盾一出事的消息后,一刻不停的赶了过来。

看着额角结着厚厚血痂,面目苍白,汗渍污渍泥水血水沾染满身的盾一,伽琳兰焦急得呼吸都变得不平稳。

她大声吼了守卫:“快把他放下来,你们把他怎么了?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两守卫立刻把他放了下来,盾一一个不注意,腿还在撅着,没来得及放下来,直接跪爬在了地上,加之汗渍还未干,脸色苍白,这个爬跪在地的动作让他显得更加可怜和狼狈了。

伽琳兰不顾怀孕的肚子,急忙把跪在地上的盾一扶起来。

这一幕却让周围的执行者神经紧绷起来,他们深知穿越者的危险,害怕盾一做出什么伤害伽琳兰的举动。

两守卫慌忙回道:“我们没拿他怎么样,我们爬石梯上来,他说他走不动,我们就扶着他,是他非要撅着腿,让我们抬他进来的。”

伽琳兰又问:“他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沙耶香替两个守卫解了围:“…在我们的执行者见到他时,他就已经这样了,他被人打了,那些人以为他死了,就把他扔到了垃圾桶里,后来他就被这个穿越者夺舍了,然后……”

“够了……”

伽琳兰听不下去了,冷冷的打断了沙耶香,默默看着盾一,她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颤抖着,指节发白。

她很生气,很愤怒,自己的孩子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当对孩子的侮辱被母亲接收到时,这种侮辱像是被放大了千百倍,狠狠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这个仇,她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