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维尔苦鱼)灵我者_(灵我者)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灵我者》是作者“苦鱼”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弗维尔苦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白,原罪,转世,破案,脑洞,西幻,海盗,枪炮,魔法,异世界】
弗维尔,你到底是谁?
我那么多的身份,你问的是哪一个?
面对一个两个想要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弗维尔自己也表示,我也不知道应该告诉你们哪一个身份合适
但到头来,弗维尔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份好像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没关系!等我的第六感醒来,他的答案你们应该会感兴趣的!
而面对危险,弗维尔总是安慰自己
欧,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结果就是,每每站在敌人的坟头,弗维尔总会总结一下他们失败的原因
……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诞生成为了主格的第六感
经过灵魂的汲取,滋养,融合,分裂……
灵我不是真我,真我不是自我,自我不是我
但我们是同一个个体,我是“灵我者”

小说名:灵我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苦鱼

主角:弗维尔苦鱼

灵我者

《灵我者》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来了件大案子

谭戈市路道纷杂,由于时代的原因,没有电话,没有普及汽车。

可是,不管在那个时代,穷人与富人间的区别总是会比别的东西来得明确。

朋克街以北,这里没有富人,甚至三公里内没有电车。这里,只有在底层挣扎着的人们和一排排的高楼建筑耸立着,拔地而起。

这里是旧建筑群,可以一眼看见被风化的黄色墙面,年代久远而生锈了的铁栅栏,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因时代而改变的东西。高楼间的过道也因摊贩林立而显得十分拥挤,并且不断有人在人海之中一边蠕动一边抱怨。

“嘿!小子!你最好注意点!大爷我的靴子可是上星期才刷的!”

“欧,上帝啊!这段路今天能够走完吗?”

“喂!那个家伙!对的,就是你!面包,那块黑麦面包你还没给钱呢!吃了你会穿肠烂肚的!”

“……”

这在这样的地方总是屡见不鲜,这里的们也总是会依靠着各种各样的方式生存下去。

艰难的走过这段路程,麦克·唐纳径直走进五号楼,他像往常一样,数着阶梯上楼。

“一,二,三,……十八…”

“一,二,三,……十八…”

一连数了四个楼层,一共八次十八,麦克终于来到了房门前。

405号房门,里面是麦克·唐纳的出租屋。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看着锈迹斑斑的门把手和皱纹四裂的墙壁,麦克·唐纳没有表现出丝毫失望的情绪。

而他现在在这里已经住了三个月,心性也早就不同了。

而他之所以选择这里的原因,则是因为这里与众不同的生活氛围和便宜实惠的房屋租价。

至少他到现在为止是这么认为的。

将刚刚买到的肉和面包挂在门把手上,麦克·唐纳开始浑身摸索着找钥匙。

“嘿!麦克,又买了什么好东西回来?是黑面包吗?欧,还有肉,你可真会享受!”

就在麦克·唐纳摸索钥匙的时候,他的邻居,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麦迪安打开房门,透过外面那扇铁门看着他。

“欧,老麦,早上好啊!您的身子骨儿看起来比昨天更加硬朗!真为你感到高兴!”

麦克·唐纳说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兜里拿出香烟,抽了一根出来,递给了他的邻居。

打开那扇外围的铁门,老人麦迪安伸出手接过香烟。

“麦克,肉贵吗?”老人麦迪安话一转,再次问道。

“贵!很贵!这几天又涨价了!那些可恶的吸血鬼就知道压榨我们!”

麦克·唐纳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一根火柴,“噗呲”一声点燃,给老人麦迪安点燃了香烟,同时也没忘记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

烟雾在房门前缭绕,老人麦迪安手中的香烟很快见了底,麦克静静地陪着他一起抽。

“麦迪安!!你在哪儿!?”

突然,房间里面传来的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却让他神色慌张了起来。

“欧,我得进去了!她见不到我的话会一直找我的!”

丢下烟头,老人麦迪安和麦克·唐纳辞别,有些慌张,回头关门之前他还使劲的吹了几口气,似乎想要减轻一下口中弥漫的香烟味,以此来掩盖自己刚刚抽过烟的事实。

“来了!我的小甜心!我就在这里!”

麦克·唐纳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抽完手中的香烟后丢到地上,连同老人麦迪安丢弃的烟头一起,用那双穿了很多年的旧皮鞋将火星子踩灭。

做完这一切的麦克·唐纳转过身,走到房门前,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取下肉和面包,走了进去。

……

警探克尔福斯特,助手弗维尔以及梅拉·简女士赶到现场时,已经是午后了。

走到四楼,渐渐的能够闻到一股难闻的,某种东西腐烂的恶臭。

弗维尔·承·道森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当三人走到404房间的时候,皆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引起了各种不适。

404号房间,此时朝内朝外的两道门都是打开的,里面有几名**正在进行拍照,做记录,调查周围环境,寻找相关人员等等。

克尔福斯特皱着眉头,走进屋内。

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个已经死去多时的人的尸体,一男一女。

初步推测,死亡时间不会太久,至多不会超过三天,尽管因为天气的原因已经有不少蛆虫在可以看见的骨头缝里乱窜,但不可否认的是,法医经过他的经验以及专业判断,坚持这么认为。

“……尸体还在腐烂,按照骨龄判断,男的大概五十多岁,身体上除了挑断的手筋脚筋之外,身体上没有其他的伤口,在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比较老!

女的大概三十岁左右,双手双脚瘫痪,上面已经结痂的伤疤能够说明她的手筋脚筋也被人挑断过!还有,身上有多处被虐待过的痕迹。周围物品完好,这说明二人在死亡前没有相互争斗,以及跟人搏斗的现象。床头有安眠药,不排除服用安眠药后被他杀的可能。当然,也有自杀的可能。”

听着法医的判断,克尔福斯特对这家伙没有丝毫耐心,听完他的分析后克尔福斯特转身向其他人走去。

“有其他的发现吗?”克尔福斯特先是对面前的**问道。

“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发现,房间在我们来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一名**回答。

这个话里的意思就差把“放心吧!我们不会弄乱现场,同时也不会寻找线索!”这句话直接明了的说给克尔福斯特听了。

这一刻,克尔福斯特眉头皱的很深,每次发生这种死人的事情,这些家伙就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现在也是一样,这些家伙们也都快把这件事情置身事外了!

克尔福斯特思索了一会儿,一旁的弗维尔已经在捏着鼻子仔细搜寻角落了。

“梅拉,你和这位警官去将周围的租客都请出来,我们得做事了!”克尔福斯特转头对梅拉说道。

“好的!”

等到梅拉和那名不靠谱的**出去后,克尔福斯特问弗维尔。

“弗维尔,那个报案的家伙怎么说?”

“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那个可怜的家伙是402号房间的,是因为躲避收租,在房东上门的时候抵着房门不吭声!这才注意到后来的事。

他听见房东像往常一样将房客的门敲得“咚咚”响,但是令他奇怪的是,那天就连从没有拖延过租金的老麦迪安都躲着没有开门,因为当时躲开了房东,他也没有多在意。

直到今天上午,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是某种东西腐烂的味道,这和尸体腐烂的味道很相似,而气味的源头就是404号房间。这个发现让他很恐慌,他立马报了警,并且没有率先告诉过任何人!”弗维尔说道。

“他怎么知道这是尸体的味道?!”克尔再次问道。

“欧,这事说来也巧,那家伙以前是一个背尸工,和我还有过一面之缘呢!”弗维尔说道。

“哦?!”

“是这样的,那家伙之前的确是一个背尸工没错,但是他可是一个不老实的家伙!在干这差事的时候,停尸房有时会爆出尸体失踪,最后查出来的时候,就是那家伙干的,他利用职务之便,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偷偷倒卖尸体!”弗维尔说道。

这么一说,克尔福斯特倒是想起了之前的一件案子,只不过他没有亲自参与其中,那件案子的负责人是那个卑鄙的前任警探劳罗曼。

“五年前的“人肉包子”案件你是知道的,那个家伙,就是将尸体偷偷倒卖给了那家店的老板。

不过,那家伙还算有些职业操守,倒卖的三具尸体都是新鲜的,刚死不久的,可没有这两具尸体的味道冲!”

听完弗维尔的话,克尔福斯特有些感慨。

这个国家的法律未免太过轻了!倒卖尸体,就仅仅只判了五年!

后面才在弗维尔的话中又得知,那家伙只被判了三年,一具尸体一年。

而那个对尸体施以毒手的包子店老板,也仅仅只被判了六年,比那家伙多了一倍。

“没办法,人家既没杀人,又没有直接做出对尸体毁坏的事情,法官也没有权力安加罪名!”弗维尔说道。

“好吧!我想听听你的分析,这两具尸体,你怎么看?”克尔福斯特又问道。

“嗯……,这两具尸体表面没有致命伤,而且没有和人搏斗的痕迹,毒杀,用迷药等都有可能。不过,我想这得和死者有熟悉的关系才可以,比如朋友。”

克尔福斯特听着,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首先,房间的两道门都完好无损,想来凶手也没有想过破开门杀人的打算。这就使凶手得先让死者开门,这才能够让其有下迷药或者实施其他无明显外表伤害的杀人方式的机会……”

弗维尔还说完,梅拉就走了过去。

于是,克尔福斯特看向门外,此刻有几个人正站在那里,表情各异,想必都是周围的房客了。

“克尔,这层楼的人都在外面了,要带警局问话吗?”梅拉问道。

“不用,我们可没法保证他们回来时的安全,况且我也没有这个打算。”

说着,克尔福斯特还特地看了这几个不靠谱的**一眼。

“就在这里问吧!我们分开问,每人问一遍。”

“好的,对了,这是死者的身份!”

梅拉递给克尔福斯特两张纸件,上面正是两个死者的简单信息。

见状,弗维尔很是自觉的凑了过来。

两人在一边看,并且听梅拉在一旁说这两张纸件上的内容。

“男的叫麦迪安,今年实际年龄五十一岁,有过前科,曾因强奸罪,虐待罪入狱四年!出狱后似乎改过自新,没有在犯下任何罪证。”

“不,我想他早就犯罪了!”克尔福斯特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弗维尔随即看向那具女尸,被挑断的手筋脚筋仿佛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女的叫奥拉,但我怀疑这是一个假名,因为到现在也没有查到相关的身份信息。”梅拉看着两人,说完了纸件上的内容。

克尔福斯特将纸件递还给梅拉,边走边对两人说道:“我们先去听听死者的怎么说,也许比这个来得更加客观真实!”

弗维尔和梅拉紧随其后。

这一层楼有十六个房间,除了一间废弃的用于堆砌杂物,共有十五间租凭出去的房间。

此刻,门外有十四个租客,以及一个房东,一共十六人。

一番盘问,克尔福斯特和弗维尔得到了一些意义不大的线索。

现在,似乎所有的突破口都在那个消失的租客身上。

“那个没有在这里的租客叫什么名字?”克尔福斯特没好气看着房东,那个嘴脸刻薄势利且眼神一直飘忽不定的家伙。

他甚至还能够联想到多年以前,自己还一无所有的时候,这片区域里的某个房东也和他一样,用环境极度脏乱差,且面积拥挤的小房间来吸食租客们身上的每一滴血!

其中一个倒霉蛋就是他自己!

“他叫麦克·唐纳,搬开这里才三个月,不过他是所有租客里面出手最阔绰的!一样的房子,他的租金比别人要多二卢币!这不得不使我将这里原有的,喜欢拖欠房租的家伙赶出去睡大街,这件事情让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房东回答道。

“他是谭戈市本地的人吗?”克尔福斯特继续问道。

“呃,这他倒没有说起过,不过,我想应该是的!”

这样的回答不仅让克尔福斯特感到不满,也让一旁的弗维尔无奈。

当位居社会顶层的吸血鬼们大口豪饮到同时,这些只会在底层“嗡嗡”乱叫的蚊子也在一刻不停的吸食。

克尔福斯特独自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向他问道:“你有房门的备用钥匙吗?”

“呃……有的!”

“打开!”

房门被打开,里面的一切都被四人看得清清楚楚,包括里面关于死去的男人,麦迪安的各种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