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沈奕(异瞳)_异瞳全章节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异瞳》,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林木沈奕,故事精彩剧情为:天生异瞳,视为不详!刚出生被丢弃到深山之中
被女鬼和满山虎狼喂养长大下山本以为可以回归人类世界的拥抱,没想到自己看到的却是无尽黑暗

世之谜在无意中解开,没想到世界的光从不曾有一丝照到自己身上
林木无力又痛苦的看着一个接着一个最亲的人离自己远去,为什么该离开的不是他?

既然这样,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自己是一个不能被爱的怪物?

小说:异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花心萝卜头

角色:林木沈奕

评论专区

奋斗吧,加夫里尔:情感上希望老猪能写下去完本 俺也高高兴兴追下去 但理智上却明白这绝对是个坑!!!

葬元:都快断粮了,女主把粮食喂了野狐狸。理由,反正要饿死了,还不如喂小动物,兔兔那么可爱。。。?作者是女的?那没事了,一星拿好

异界之极品奶爸:异界奶爸流的经典之作,现在看来也挺好,慢慢的都是爱。

异瞳

《异瞳》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赵妈妈和夏爸爸

“是什么,好香啊!”林木走后,实习生看到沈奕盯着水杯发呆。于是打开水杯,闻到又香又醒脑的味道。

“哎,队长我先替你试试毒!”沈奕一把抢过喝了一口,感觉疲劳瞬间消失一大半。

“还不赶紧出现场”沈奕带着水杯出去了。

由于回家已经挺晚的了,夏爸爸带着木木在外面吃完饭才回去。“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一进门就看到赵妈妈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夏爸爸,就好像在看贼一样。

“今天路上刚好遇到木木,就带着木木出去吃了顿饭”夏爸爸用平常的语气回答。却没想到引怒了坐在沙发上的赵妈妈

“夏忠山,你是不是忘记你是沫沫的亲爸爸!沫沫今天心心念念的想着你下班带着她去游乐园,可你呢!你去哪了?林木是你亲生的女儿吗,你对她那么好是不是打算把所有的家产全交给她!”

“你够了,赵文华!沫沫是我亲生的女儿不错,但我们既然领养了木木,就该把她当做亲生的一样。你不要无理取闹,我还没死呢!”

林木不打算参与这场战火之中,否则自己一旦加入,那就是核弹爆炸现场!于是默默的上楼。

“你给我站住!”赵妈妈还是把怒火发到了无辜的林木身上。

“你是什么态度?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我们好心收养你,给你吃的,给你住的地方!你呢,有这些还不知足吗?我告诉你,这个家所有的一切以后都是沫沫的。夏忠山不是你亲爸,你只是我们收养的一条狗!”

眼看赵妈妈越说越过分,夏爸爸气的想伸手打人。

“爸!”林木看到夏忠山的动作,大喊出声阻止。“赵阿姨,你放心吧!我不会抢沫沫的东西,你放心。”然后看着夏爸爸心疼的看着自己,林木摇头示意夏爸爸不要再激怒赵妈妈。

过了一会,木木写完作业,刚打算睡觉“木木,睡了吗?”

“爸,你进来吧!”

夏忠山坐在床边“木木啊,妈妈今天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虽然你不是爸爸亲生的,在领养你的时候就已经把你当做亲生的。”

“爸,我知道 。你放心吧我不会怪妈妈的,妈她是生产导致的心理创伤也,医生不是都说过了吗。妈生沫沫时年纪太大,当时差点就死在产房,即使做的有些过分了我也不会计较的毕竟她是我妈,您就别和她吵架了,多让着她一些”

夏爸爸看见如此懂事的林木,不由得欣慰了很多。

赵妈妈变化是有原因的,赵妈妈生沫沫的时候已经快45了,当时林木看了好多孕妇手册以及产后护理的书。但是赵妈妈还是得了产后抑郁,看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医生,现在还是断断续续的去看医生。更不要说生产的当时了,更是凶险,人在产床上都已经心跳骤停了。要不是抢救及时,人早就不在了。

赵妈妈没有怀孕之前温婉的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现在倒像是护犊子的母老虎。林木倒不是觉得因为亲生和不亲生的关系,因为赵妈妈若是没有生病绝对不会这样,她只是生病了。

而且赵妈妈现在也没有对木木非打即骂的,木木已经很知足了。而且整个夏家本来就是沫沫的,木木也从来没有多想过自是不会计较。

“木木你前两天,怎么没来上课啊?安安”安安的同桌,说话的声音很温柔,木木觉得这声音宛若天籁。

“我,我被我妈带回老家看我外婆了。”薛安安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木木你都不想我吗?”薛安安到底是薛安安,安静了没有一会就忍不住了。

“你不是要做一个安静的小仙女吗?安安仙子,你的分贝超标了!”林木戏谑的笑着提醒薛安安,旁边的王笑语听到了,听到后也毫不犹豫的捂住嘴笑。

“哎呦,木木你太伤我的心了!我跟你们说啊 ,亏得我还想着你们,从外婆家带了好吃的过来,可好吃可好吃了,快尝尝!”说着,薛安安从书包里拿出一种红色的像蛋糕一样软糯的糕点,酸酸甜甜的,开胃好吃。

林木忍不住又拿了一个

“木木我听说……”

“李倩一家都已经死了,你已经不用怕了”林木,坐在长椅上抬头看了看满脸不安的薛安安。

“呜呜,我听我妈说是王婉婷的鬼魂作祟,杀了李倩一家。我妈怕我们遭到报复就带我们一家到外婆家避难。可是我好怕好难过,我怕说出那天看到的我们一家都会变成王婉婷那样,可是不说我又对不起王婉婷”薛安安抱着林木,

她真的好纠结,这段时间一直活在自责中和害怕中。每天都胆战心惊的。但是还要表现得和平时一样,要不然,李倩又会带着人来恐吓自己。美名其曰帮自己适应那种场面!

可谁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做梦,梦里一直重复着那个场面。有时候,梦里王婉婷还会质问自己。

每次薛安安都会惊醒,心脏紧绷。她真的快要崩溃了,班里所有的人那段时间一直孤立自己,直到林木转学过来。

薛安安想着林木又差点被自己牵连,不禁苦笑,嘴里还喃喃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林木以为她在和王婉婷道歉。

过了一会,薛安安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又继续。

可是眼泪还是不停的掉“王婉婷死的时候我都躲在,学校阳台的柜子里看到了,十几个小混混,轮抢强。奸王婉婷。李倩一开始在一边看戏,后面那群人拿着……棍棒…,后来看到王婉婷不挣扎了才发现被折磨,呜呜 ..死了。

然后他们拿刀…开始…分尸。当时血溅的到处都是,还有一些透过柜子缝隙蹭到我衣服上了。”

“我亲眼看到有一群穿黑衣服的人,转移了第一案发现场。然后清洗了血迹,后面,学校还悄悄的把阳台重新装修。

这些警方根本都不知道,我们学校,地方很大,有些楼都是一模一样的,他们还把其他的楼顶都装修成一样的。

更可怕的是楼顶装修的时间明明是案件之后,可是所有人都说是案件发生之前……”

“我后来还是被发现了,因为警方调监控的时候,排查那个时间段有人到楼顶的监控,看到我了。从警局出来我就被带到了李倩的家,他们威胁我要是我说出一个字,……我弟弟才三岁,我不敢说”

林木听着安安思路混乱的描述那种让人窒息的场,林木心疼的抱了抱薛安安。

“别哭别哭,都过去了。放学后,我陪你到警局录口供取证吧!那件带血的衣服也带到警局吧!”

“嗯嗯”薛安安哭的眼睛红肿,林木拿出面纸递给安安,然后心疼的看着手里,刚买没多久的书,书页都被打**,有的地方皱了一大块。林木只觉得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