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肖文渊《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热门小说_(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全文阅读

小说《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墙外行人”,主要人物有顾安安肖文渊,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穿越新婚夜,顾安安穿成了一手好牌打稀烂的炮灰女配
按照书里的剧情,顾安安婚后会和父母离心,被丈夫不喜,婆家嫌弃
而她的女主表妹会踩着她的尸骨,安慰失去女儿的姑姑姑父,安慰失去妻子的姐夫,让他们从痛苦中走了出来
最后,男主丈夫一路高升,女主表妹成为团宠,而她已经被人遗忘
顾安安:这厂长夫人谁爱当谁当!我不干了!
离婚打脸搞事业,至于厂长老公,你谁?
肖文渊:别,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

软萌清醒小白兔X千层套路大灰狼的幸福日常!

小说名: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墙外行人

主角:顾安安肖文渊

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

《七零:和闷骚厂长提离婚后他急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初见男主,尴尬的相处

顾安安稳住心神,慢慢擦干身体,穿上睡衣准备回卧室,结果刚推开房门就和肖文渊撞了个满怀!

不由得暗叫一声倒霉,身体惯性作用下已经不受她控制的后仰,眼看就要摔倒,还是肖文渊眼疾手快直接搂了她的腰,往上一拉,人倒是没摔倒!但是顾安安直接扑入他的怀中!

导致两个人的状态更尴尬了,顾安安就穿了一件吊带睡裙,因为空间里实在是没有其他的款式,只能先穿这个。

肖文渊穿的倒是没啥出格的,短袖白衬衫,黑色西装裤。但是他强健有力的胳膊直接揽上了顾安安的细腰,刚才拉她的时候手部用力,导致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一时间更是紧紧地贴在一起!

顾安安前后加起来也算是活了两辈子了,这还是第一次和男人靠这么近,耳朵瞬间红的像个小网站。

而肖文渊也不好受,新婚妻子穿着清凉,又贴得这么近,单身二十多年的男人瞬间也有了反应,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周伟淡淡的橘子香气再甚是浓郁,让他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顾安安则是万万没想到仅仅是抱了一下,肖文渊就这么大反应,她瞬间推开他的胳膊,从他怀里跳出来,满面通红,“是我没看清路,谢谢你,否则我怕是要摔倒了。”

“没事,你没摔倒就好。”肖文渊的声音透着一丝暗哑,见顾安安已经站稳了,也是后退一步。感受到手臂上细腻的触感消失后,右手手指倒是悄悄摩挲了一下,似是在回味。

“你没事先去换个衣服吧,估计一会家里就该来人了,你这样穿…怕是不方便见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肖文渊眼睛看着顾安安的头顶的一缕呆毛,就那么专注的看着,仿佛任何事情都分不出他的一点心神。

顾安安一低头,恨不得整个人用脚抠出一套三室一厅,她是真空的啊啊啊啊!刚才还那么亲密的抱了一下!慌乱中又忍不住想,那她刚才的感觉不会错,肖文渊确实反应有点大啊。

顾安安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就像一颗熟透了的网站,浑身都是红色的。面上倒是装的很镇定:“我先回房换衣服,等下和你一起下去吧。”

“行,那我在客厅等你。”肖文渊说完就出了卧室,去了客厅。

顾安安见他出去了,火速关上卧室的门,在房内狠狠跺了几下脚,这才慢慢平复下来,找出衣服准备换上。

结果没想到换衣服也是遇到了点小麻烦,刚才的红色衬衫在洗漱间被她弄**,所以这红色连衣裙不穿也得穿了,就是不知道现在这情形敢不敢穿啊。

原本顾安安是打算找她婆婆或者她妈来问问的,结果房间里只有肖文渊。他俩刚才又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她实在是开不了那个口。

做了好一会的心理建设,顾安安才开口:“文渊,你能进来一下吗?”

肖文渊坐在客厅沙发上也是有点不太自然,他周围仿佛还盈满了顾安安的气息,一股淡淡的橘子香味,胳膊上细腻的触感仿佛还留着。

听到声音他慢慢踱步走到卧室,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顾安安眼睛都不敢看他,直接比划着连衣裙:“你看这样穿合适吗?”

“可以,就是平时少穿,现在作风问题查得严。不过今天咱们结婚,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倒是不用担心。”

“那就好。”听到肯定的回答顾安安这才放心。

一阵沉默之后,还是肖文渊主动开了口:“那你先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好。”顾安安嘴上倒是答应的痛快,东瞅瞅西看看,但是眼神根本没敢看肖文渊的脸。

也因为这她没看见肖文渊肆无忌惮地目光打量了她好久:米白色的吊带睡裙,微微挽起的长发有几缕调皮的贴在天鹅颈上,散落的发丝迎着傍晚的晚风飞舞,细长的手指来回拨弄着手中的裙子,眼神四处乱看,就是不敢看他,肖文渊觉得自己再走近点就能看到颤动的睫毛了。

这是害羞了!肖文渊轻笑出声。

看她还是一副羞恼的样子,肖文渊体贴的帮她关上门,关心的话散落在风里,“安安,慢慢收拾,不着急,时间还早,我在客厅等你。”

顾安安听到关门声,抬头见他终于出了门,忍不住吐出一口气。

刚才肖文渊在的时候,感觉身体都是紧绷的,似有若无的打量她又不是感觉不到,但是她又没和男人单独处于同一个空间,属实是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在现代的时候,她长得漂亮工作好,又是家里的独生女,也不缺人追,但是顾安安直女无比,不亲口对她告白她是感觉不出来。久而久之,关于她高冷不好追的消息满天飞,也因为这,之后也没有几个男人对她献殷勤了。

顾安安等到面色褪去羞涩后,才慢慢开始换衣服。

略微修身的衬衫红裙,扣子只余一颗没扣上,精致的锁骨在顾安安的动作间若隐若现。腰间用一根同色的腰带松松系住,越发显得小腰不堪一握。裙摆只到小腿处,最简单的基础款黑色中跟单鞋,衬得脚腕越发细腻白皙。

头发用红色系发带侧着扎了一个马尾辫,刘海则是用发夹处理成空气刘海。

现在的化妆品肯定劣质,顾安安是绝对不敢用的。在空间里寻摸了一阵,拿出一堆现代护肤品化妆品。妆面心机地搞成了素颜妆,口红则是选了个网站色,轻轻地涂抹一下,立马遮住了这段时间的疲惫,整个人气色一看就很好。

见整个人收拾的差不多,顾安安收拾了一下化妆的残局。轻轻吐出一口气,忍住紧张打开了卧室门。

肖文渊听到声响便放下了手里的书,一眼望过去便是顾安安站在夕阳里:红色修身长裙,美丽女人冲他嫣然一笑,肖文渊感觉到他的心脏此刻跳动的原来越快。

这一幕太过美好,深深地印在了肖文渊的脑海中,他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个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