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澈程娇)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_(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完结版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花小辞”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刘澈程娇,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古穿今+群穿+年代种田+渣男重生救赎+赘婿+单女主+宠妻宠娃甜宠+事业暴富+日常】
千古一帝刘澈临终时唯一心愿便是——与被自己渣过枉死的元后程娇再续前缘:
娇娇,若有来世,朕定不负你!
驾崩之后再次醒来,刘澈重生穿越到现代1977年春,才一穿来,就被彪悍岳母和七个宠妹狂魔大舅子找上门:
刘澈,你就上门给我们家做赘婿吧
刘澈: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
本欲愤然拒绝的刘澈,下一秒,直接真香:
眼前这个跑到他面前当面拒婚的娇俏少女,可不就是他的娇娇么?
原本愤然的千古一帝秒变脸:赘婿是吧?没问题,朕乐意!

小说: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花小辞

角色:刘澈程娇

评论专区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我过来就是想说一句:作者傻逼!我好了各位继续

洋港社区:不看

惊雷逐鹿:此书好看,看好此书,**描写唯一比肩《江山如此多娇》的历史类、奇侠类、**类巨作:)

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

《朕是千古一帝,你让朕做赘婿?》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听老岳父给你编

“嗯,好说。那爸就与你说说,身为赘婿的一些本分。”

程睿生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见刘澈也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程睿生心中暗乐不已,面上却是不显,只是自顾自开始讲起了他现编的赘婿守则:

“赘婿守则第一条,做为一个赘婿,必须要三从四德。要以老婆为尊,凡事都得要听老婆的。”

“三从四德?以老婆为尊?”

刘澈听着,有些傻眼。

见他面露惊诧与疑惑,程睿生很是信誓旦旦的一点头,面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着他的瞎掰:

“嗯,对啊!没错!你看,古代女子不也讲究三从四德的么?那……身为入赘到女方家的赘婿,自然也得讲。至于,以老婆为尊嘛……这还用问么?你都是赘婿了,就是老婆的所有物,当然得听老婆的了。”

说着,程睿生又挑眉望向刘澈:

“怎么,刘澈,你小子是不愿么?”

刘澈闻言,赶忙摆手:

“没有!没有!我没有不愿的意思。我只是……”

他只是被惊到了。

毕竟,他做了一辈子皇帝,才第一次听说,有这种守则。

“别只是了!你既然没有不愿,那就记住这一条,以后记得牢牢遵守。”

程睿生闻言,冷哼一声,道。

说着,他又继续道:

“这才只是赘婿守则第一条,后面还有呢。你听我继续给你讲。”

刘澈:“……”

啥?还有啊?

“爸,您请讲!小婿洗耳恭听就是!”

虽然心中颇有些无语,刘澈闻言,还是立时正色道。

对此,程睿生满意一笑,再次朗声开口道:

“再有就是,你要以妻为天。老婆开心,你要陪她开心。老婆不开心,你要哄她开心。永远都要爱娇娇、疼娇娇、宠着娇娇,不许欺负娇娇,更不许打骂娇娇,永远尊重娇娇。”

“但是,娇娇不开心、亦或者是生气了,可以打你、骂你。你这个赘婿,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刘澈:“……”

“嗯,我知道了!”

他当然会永远爱娇娇、疼娇娇、宠着娇娇,也压根不会欺负娇娇,更舍不得动娇娇半个手指头。

虽然但是……

做个赘婿,也太难了吧?

这都是什么不平等条约啊喂?

“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小子别先急着应承。”

见刘澈开口应承得如此之快,程睿生不满的瞪了一眼刘澈道。

还没完?

刘澈闻言,嘴角不由一抽,却还是冲着自家老岳父恭谦的一笑,态度极好的道:

“爸,您接着说,我都听着呢。”

“嗯。”

见状,程睿生满意一点头,继续道:

“赘婿守则第三条——老婆是一家之主。以后,你都要看老婆和丈母娘的脸色行事。老婆吃饭,你看着;老婆坐着,你站着。哦,对了,记得每天晚上,要给老婆和丈母娘端洗脚水。这也是身为赘婿最基本的本分之一!”

口若悬河现编了这么一大堆,程睿生此时,也有些编不下去了,想了想,感觉也差不多了,遂点了点头,抬眼望向一旁一脸恭谦状的刘澈,一挑眉:

“嗯,暂时就是这些吧。你小子记住了么?”

刘澈:“……”

别的且不说,端洗脚水?

竟然还有这操作?

“嗯,我记住了!”

刘澈闻言,赶忙点头。

心中却是不由感慨:

原来,做赘婿,这么不容易啊。

难怪世间男子,都不愿意做赘婿。

不仅不易,还如此卑微,甚至,可以说是卑躬屈膝……

不过,为了娇娇,他认了!

这个赘婿,他会好好做。

这些赘婿守则……

他也会好好守的。

他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赘婿!

刘澈一咬牙,于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

见他如此,程睿生再次满意一点头,正欲再说些什么,就在这时,程家老宅外,忽然一片喧哗:

“野猪!有野猪!”

“不好了!野猪袭击咱们村了!”

“啊——,快跑!大家快跑啊!”

“不好了!野猪向着村委会那边奔去了!”

……

“什……什么野猪?”

闻得外间的呼喊声,程睿生不由皱眉,眸中难掩异色: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野猪出没的?

而刘澈面上的神情,则是陡然一肃:

“不好!娇娇和妈,去了村委会!”

刘澈低咒一声,一个箭步就冲进了程家的堂屋,拿了挂在堂屋正**墙壁上的弓箭,整个人便是嗖的一下,向着屋外而去……

程睿生被刘澈这一系列动作,给唬得一怔一怔的,待到他回过神来,刘澈已经拎着弓箭,飞快的向着外头奔去。

见此情状,程睿生有些傻了眼,忙不迭跟了上去,口中还一迭声道:

“刘澈,你小子等等!等等我啊——”

而刘澈本人,则更是脚下生风,一溜烟儿直奔村委会那边而去,在村委会附近,和程家七兄弟,撞了个正着:

“刘澈,你怎么来了?”

乍一见得刘澈,程家七兄弟明显愣了一下,还是大哥程驰,率先开口道。

再一瞧,刘澈手中拿着的弓箭,大哥程驰不由蹙眉:

“你怎么把这张弓给拎出来了?这可是咱们程家的传家宝!你丫也敢随意拿出来?!放回去!你快给我放回去!”

原主的记忆中,这把弓,确实是老程家的传家宝来着。

不然,也不会被原主一家人,珍而重之的摆放在堂屋的正**,并且,隔段时间,就要好好擦拭一番。

是以,大哥程驰才会这么说。

其实,程驰颇有些暗搓搓借故找茬的意思。

什么?

你问他为什么要故意找刘澈的茬?

还能是为什么?

谁叫这渣皇帝,上辈子那般对待他们家宝贝妹妹,害得他们家宝贝妹妹,年纪轻轻,就无辜惨死呢?

这口气,一向疼爱妹妹的程驰,怎么咽得下去?

看到刘澈这丫,他就来气。

以前在大梁,刘澈是皇帝,他是臣子,他奈何不了刘澈什么,只得忍着,以至于郁郁而终,英年早逝。

这会儿,大家都集体穿越到现代了,他还怕啥?

自然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逮着了机会,他就要找刘澈的茬。

怎么滴?

哼!

一旁的二哥程诚,和大哥程驰的想法一致,闻言,也是一个劲儿点头附和,恶狠狠的瞪了刘澈一眼:

“就是!刘澈,我奉劝你赶紧将这弓给放回原位去。不然,当心妈削你!”

许是说曹操,曹操到。

程诚正提起自家母亲——刘艳,不远处的村委会大门口,一个人影便闪了出来。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艳。

与此同时,一头体型硕大的野猪,也正冲着村委会门口这边狂奔而来,眼瞅着,就要撞上刘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