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对话)贺长歌上官落雪全文在线阅读_《南北对话》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南北对话》,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贺长歌上官落雪,由作者“橘子小仙”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末世五年,南北分治,板块异动频繁,华国大陆逐渐分裂成一水相隔的两块大陆,北方大陆以百年政权世家上官为首,南方大陆惟白手起家的平民贺家马首是瞻
照理说,末世之初的战乱已经过去,南北方各自平定不过半年,百废待兴,双方的统治者却因为两块大陆中间的一座小岛起了争执
岛上凶险非常、异象环生,南方霸主贺长歌孤身前往,最终铩羽而归,不得不临时拉拢北方女帝上官落雪入伙
两人从竞争对手逐渐成为强者知己,携手解开岛上怪象之谜,阴差阳错之下,得知末世爆发的真相,抽丝剥茧,背后涉及复杂的利益牵扯,女帝不得不停止追查,甚至迫于多方压力,阻挠南方掌权者贺长歌寻求真相
相知相遇的两人最终走向彼此的对立面,刀剑相向

小说:南北对话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橘子小仙

角色:贺长歌上官落雪

评论专区

恶灵附身:只有我一直好奇这个封面是怎么回事吗・_・?记得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封面还挺完整的,后来一天天的模糊。

足球小说《在路上》:习惯呕吐的任意一本书,能够写完俺都愿意打赏一个盟主

绑架全世界:还好是除了第一章,其他都不一样了,作者抄袭了创意,后续不一样

南北对话

《南北对话》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倒霉,变异蜘蛛

锐利的口器,八只漆黑如豆的眼睛,粗而短的白色硬毛,还有高高鼓起的大肚子,以及让人心生恐惧的八条竹竿似的长腿。

上官落雪这辈子最怕的东西就是蜘蛛,最讨厌的人就是贺长歌(目前为止),最没有安全感就是在异能岛。

这段经历堪称她人生跌宕起伏之最,连成为北方霸主都不足以与现在的情况更让她紧张到头皮发麻,当然,恐惧也是有的,但她绝对不会让远处那个混蛋看出她害怕。

变异蜘蛛和她对视不过两秒,她扔下拐杖当即立断地跳进河里,蜘蛛见她要跑,立刻从腹部吐出洁白的蛛丝,牢牢地吸附在上官落雪的头发上、后背上,她忍着头发生扯的剧痛,掏出细丝将蛛丝一点一点地割断,变异蜘蛛一直在把她往岸上拖。

“这么硬……”

变异蜘蛛似乎知道她挣扎不了多久,猛地一发力,上官落雪半个身子被拖上了岸,上半身暴露在蜘蛛锐利的口器之下,她极力想将自己从蛛网中挣脱,却被洁白的蛛丝拦腰越缠越紧。

她眼尖地看到刚才丢在岸上的开路棍,用勉强能活动的手臂拿起,狠狠地捅进了变异蜘蛛的嘴,不,准确来说是口器。

她从小接受精英式教育,尤其是各种野外生存和自保训练,教她的人是个退役特种兵,她的身体素质格外优秀,所以才能承受最强的攻击系异能的觉醒。

顶部劈尖的棍子在上官落雪手中左翻右搅,变异蜘蛛口器不过顷刻间便流出黑绿色的血液,整个身体因为巨大的疼痛而剧烈抖动,尖而长、布满硬毛的长长蛛腿,狠狠地朝她刺过来。

上官落雪故意停顿了下,任由尖利的蛛腿划到她后背,巨大的蛛茧在锋利的蛛腿下碎成白色一堆,她迅速往旁边岸上一滚,整个人上了岸。

变异蜘蛛又抬起前面的另一条蛛腿狠狠穿刺过来,上官落雪几次灵敏地躲开蛛腿的攻击,手中棍子没松——她不打算逃跑。

依这只变异蜘蛛的速度,她搅碎了它身上最柔软的吃饭家伙,恐怕要被它记恨追杀,畜生也知道复仇,她不能放走这只蜘蛛。

贺长歌拄着拐杖站直身体,一只手放在眉心处远眺,上官落雪似乎跳进了水里,那只变异蜘蛛还在岸上,很快,蜘蛛吐出蛛丝缠住了上官落雪,她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被一点一点往岸边拖拽过去。

他顾不得失血带来的眩晕感,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草坡下走,走得太急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走。还没有找到异能岛上的东西,现在上官落雪跟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她死了他自己也活不了。

可是,这里离那里太远了,他后悔走这么远躲着了,那么大一只变异蜘蛛,像她这种千金大小姐估计吓都吓死了,否则怎么会跳河里去。

他心急如焚地往这边走,上官落雪已经和变异蜘蛛对上,几次都差点被蛛腿刺伤,终于他过去了,他忽然想起兜里还有劈出来的木刺,说是木刺,其实并不是特别锐利,是他放在石头上勉强砸出来的。

贺长歌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闭目听声,隔着老远将手中的几根木刺飞出去,直中八只蛛眼中的六只,蜘蛛之所以有八只眼睛,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视野开阔,便于捕猎,一下子瞎了六只,不疯才怪。

它用仅剩的两只眼睛循着木刺来的方向看到了贺长歌,腹部蛛丝立刻吐出,像小龙女的白绫一样将他捆了个结实,未等它发难,上官落雪在它的后方趁此机会跳到它头胸部与腹部连接的细柄处,狠狠地将木棍捅进去搅弄。

变异蜘蛛发出凄厉的嘶嘶声,猛烈地摇晃、扭动,蛛腿疯狂抓地,前面的两条蛛腿一只往后背蹿,仿佛要将背上可恶的猎物刺成筛子。

上官落雪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她跳到蜘蛛柔软的腹部,待变异蜘蛛什么都捞不到的时候,回去将插在细柄处的棍子抽出,再挑另一个地方狠狠地穿插下去,黑色、黄色、绿色的血液、脏器飞溅,上官落雪浑身被恶心的粘液淋了个彻底。

已经被包成粽子的贺长歌,跟个蚕蛹似的躺在距离这里十几米的地方大呼牛逼:“女帝牛逼!女帝威武!干死它丫的!”

上官落雪跟她文静的名字真是一点也不沾边。

“你想什么呢?”上官落雪皱着眉头,手在他眼前摆了摆:“别露出这么一副痴汉表情,恶心死了。”

可恶的男人,盯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贺长歌回神,瞅了瞅已经死透的变异蜘蛛,眼睛放光:“回味女帝大人的巾帼英姿,不愧是统领一方的霸主,小弟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哎哎,你这是干什么?”贺长歌被包成蚕蛹只露出一个头,上官落雪浑身湿哒哒的,加上力竭身疲、浑身脱力,便踢着贺长歌轱辘着往蛛尸那边走:“蛛腿能锯掉你身上的丝,忍一会儿,马上就到了。”

贺长歌:“额……”

十几米的路程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贺长歌基本上是在一口新鲜空气,一口草皮泥土中度过的,每次没等他说两句话,上官落雪就把他踢着翻了个轱辘,往前继续滚。

她身上的衣服散发着不知名的怪味,长发也黏在衣服上,整个人面无表情,贺长歌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她时,跟他握手上官落雪都十分嫌弃,现在这副样子,总觉得不太对劲。

到了蛛尸旁边,上官落雪用石头狠狠砸下蜘蛛的尖利螯肢,三下两下给他划开身上的蛛丝,贺长歌勉强从杂七杂八东西中挣脱出来,扭头却看见上官落雪站在河岸旁,往后径直栽进了河里,“上官落雪?你怎么了?”

她没有挣扎没有游泳,直接沉了底。

贺长歌后背的伤口不能沾水否则很容易发炎,在岸上急得团团转:“上官落雪?上官落雪?”

贺长歌见她许久没上来,声音更大了:“上官落雪?!草,老子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

说完纵身跳进了河里。

上官落雪以前学过潜泳,而且专门做过水下闭气训练,区区一条小河怎么会淹死,倒是贺长歌,跳下去得太急呛了好几口水,还是上官落雪把他捞起来的:“你不要命了?”

贺长歌在水里泡着,伤口沾水痛得他呲牙咧嘴:“我刚才叫你你没应,看你一直没上来,还以为你淹死了。”

上官落雪费力地架着他胳膊往岸上拖:“我沉在水底没听见,你浑身是伤地跳下来,到时候伤口发炎,看高烧烧不烧得死你。”

贺长歌趴在草地上,上官落雪蹲下身看了看他的后背,两道肩伤,一道腰伤,外加密密麻麻的一个个蚂蟥吸出的小血孔,堪称惨不忍睹。

本来后背的布料就撕得没剩多少,眼下前面的布料也不能留了,否则沾水的两道肩伤,只会捂得出脓水,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找有阳光的地方暴晒,否则贺长歌会很难熬。

贺长歌慢慢坐起来,脱掉湿哒哒挂在身上的半块T恤,露出精瘦雄伟的胸膛,八块腹肌整整齐齐,往下是令人遐想的人鱼线。

“看什么?”他扯了扯嘴角,道:“不比你那个白斩鸡男朋友强多了。”

尽管脸色苍白,他还是咬咬牙从地上起来,上官落雪矮身钻进他的胳膊下,小心翼翼地架住他的肩膀,嘴巴依旧不饶人:“起码人家风度翩翩。”

贺长歌半个身子的力气都压在她身上:“那叫伪君子。”上官落雪架着他继续往前走,眼睛时不时搜寻着有阳光的地方,贺长歌又道:“哥哥告诫你一句,找男朋友一定要找有安全感的,比如我这样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关键时刻还能给你当肉盾。”

上官落雪懒得理他絮絮叨叨:“右边,前面一块空地有阳光。”

贺长歌看过去,离他们二三十米左右,确实有一块日光泄下来的地方,低头看胳膊下上官落雪略显娇小身子,使使劲绷紧身体站直:“扶我过去。”

“你能站稳?”

他瞥了她一眼,挑眉:“你看我像弱不禁风的样子?”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累,懒得动。”

上官落雪扶着他往那儿走,“你前几次来的时候,自己也受这么重的伤?”

贺长歌:“比这还严重。”

上官落雪:“那你不还是回去了?”

贺长歌:“我进岛到出来,所有受的伤加起来,才能抵上现在受伤的程度,我们现在才前进二百米,你说呢?”

上官落雪知道是为了救她,便没有再挤兑他,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有日光的地方慢慢挪,等到了地方,她将随身缠在腰上的一段白色束腰布慢慢解下来,铺在厚实的草地上:“你趴一会儿,晒一晒。”

贺长歌气哼哼地趴下:“你怎么还随身缠着这种东西?”

上官落雪在他身旁坐下,顺便俯身查看他背上的伤口:“保持体形。”

贺长歌偏头看她:“你身材不错,还这么努力?”

上官落雪将凌乱的高马尾拆开,以手代梳,一下一下地梳着。阳光暖暖洋洋地洒下来,照得贺长歌有些困怠,他趴着眯上眼,白黄色的光晕中出现了彩虹,他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我睡会儿觉,你帮我望个风。”

上官落雪嘴里咬着发绳,含糊不清道:“嗯……”

贺长歌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漆黑的天幕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漫天星子闪耀,他环视四周,仿佛进入了异度空间。

刚才趴过的地方成了悬空,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在星光的照耀下,他才能勉强知道自己还有意识,还有躯体,还有活着的气息。

“上官落雪?”

他叫了好几声,环境静悄悄的,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黑暗、压抑、密封的空间让他隐约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