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林眠谢淮屿_《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最新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林眠谢淮屿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是肆九啊”,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年代+空间+穿书+恶毒女配+打脸】
【顶着软萌脸的骄矜女主VS高冷禁欲腹黑狗男主】
  人间富贵花林眠穿书了,还穿成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
  是男女主在一起路上,最大最厚实的绊脚石,不断作死,被重生归来的女主设计嫁给村里最凶最穷的反派糙汉
  不甘心的使命作,虐待小叔,卖掉小姑子,被黑化的反派磋磨致死
  且死状凄惨
  富贵花表示原主死有余辜,但是小白花女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挑拨离间,下药陷害,处处编排……
  这种女主看着也不像三观正常作者能写出来的,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弄不死她的终将被她弄死
  至于那个开局就被抓奸、强行被舆论绑在一起的糙汉,错误尚未铸成,及时丢掉应该可以吧?
  林眠止不住的想
  但当她绷着自己最严肃的脸,摆出自己最冷艳的表情,用最冷酷无情的嗓音说出“钱给你,你娶我”的时候,她懵了
  这种奶呼呼、糯叽叽的嗓音究竟是谁的?
  还有那细胳膊细腿儿,蹭一下就会红的皮肤,这不符合她人间富贵花的人设啊喂
  谢淮屿:我也不想心动的,可是媳妇儿她冲我撒娇诶,这谁顶得住
  苏悦:怎么林眠一觉醒来,偷换了我的女主剧本?也没被谢淮屿弄死?

小说名: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是肆九啊

主角:林眠谢淮屿

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

《穿书七零:糙汉,你什么时候娶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5我要告他们

若是找了**,会影响上桥村的名声,影响年底的先进大队评比,那可是五十袋精米精面啊。

那可是白花花的、没有虫子的精米,和最好的富强面粉啊。

“我要告苏悦伙同旁人引诱我出来,趁机打晕我,意欲让我身败名裂。

我是知青,是下乡支援农村建设的,不是来任人欺骗宰割的。

更不是让某些人拿着我的钱票,吃着我买来的肉,却还要毁了我的。”

虽说着某些人,眼神却一错不错的看着苏悦,眼底的指桑骂槐,特别明显。

林眠嗓音软糯,但绷着脸严肃说话的样子,还是有几分震慑人的意味的。

只不过,那鼓起来的脸颊,让人怎么看,怎么娇憨。

谢淮屿从前没有注意过林眠,如今这般略显隐晦的打量,却无端觉得她很漂亮。

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融化人心的软糯和暖意。

让人莫名的想要欺负她,并占为己有。

可是自己孑然一身,身无旁物,还声名狼藉。

属实不配。

谢淮屿眼眸黯淡下来,难以克制的攥紧了拳头。

“林眠,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伙同别人一起陷害你了?”

苏悦眼底划过一抹慌乱,略显急促的质问。

“你没有吗?那你下午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为什么说着话呢,把我打晕了?”

林眠手指轻抚肩头上的红肿,眼底冰冷更甚。

或许是原身皮肤底子好,肌肤又娇嫩,稍微蹭一蹭,都能在皮肤上留下青紫的印子。

更别说苏悦从身后偷袭,一棒子砸在人肩膀上,不死也晕了。

“是你自己跟周知青纠缠的时候被他打晕的,关我何事?

况且我好心帮周知青传话,约你们俩见面,你却这样反咬一口,你对得起我吗?”

苏悦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话里话外都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眼泪说来就来,将柔弱小白花的人设进行到底。

“照苏丫头这说法,林知青是跟周知青在约会,怎么人成了谢家小子?周知青去哪了?”

“莫不是三人同行?”

“城里人真会玩,一个不够,还要再勾搭一个,连我们村子名声最差的也要,可真是S到骨子里了。”

“这林知青还真是不同凡响啊。”

……

那些小娘们说起浑话,传起八卦来,一个比一个说的难听。

林眠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声音最大的两个人,默默的将她们记了下来。

哼,以后再收拾你们,一群碎嘴老娘们儿。

转而看向苏悦,眼神不愉:“当时周行山站在我前面,能在背后偷袭的人,只有你。

也别以为今天下午没人看见你叫我,我就没办法证明,麻烦瞪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林眠将刚刚从苏悦衣服上撸下来的扣子,摆在众人面前,让他们看清楚。

“苏悦,这可是我倒下的时候,从你衣服上拽下来的,今天的警我报定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林眠长着最软萌的脸,用着最奶糯的嗓音,说着最狠的话。

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个人身上,一点也不违和。

就是多了种奶凶奶凶的属性,将威慑力减少了几分。

谢淮屿可没忘记,小丫头手上的那枚扣子,是刚刚才拽下来的。

由此可知,她早都醒了,可能是没力气站不起来。

但她早都为这场刻意陷害,想好了措辞,找到了解决办法。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发现自己冒犯过她?

谢淮屿忽然有点不敢看林眠,将落在过她胸前的那只手又往后藏了藏。

站在包围圈中间的村民,听到了反转,把目光落在了苏悦的衣服上。

她穿着洗的发白的细棉布外套,里面是一件灰色的线衣,穿着虽然也不是很好,但最起码没有补丁。

也亏得她爹苏平是知青,手里有点小钱。

当年不想干活娶了苏悦的娘——陈香花,以为是个好拿捏的,没想到娶了个母老虎。

没少被村里人埋汰。

正因为这样,苏平想在村里争口气,力争把自己的几个孩子养的跟村里人不一样。

不仅让女儿家苏悦读书识字,还供她上到了初中,成为村里第二个女初中生。

家里的几个孩子也没有一个穿补丁衣服。

苏平一口气骄傲了几年,在功成以后成功的的染上了毒瘾,让原本富裕的家庭急转直下,一跃变成村里和谢家并肩的穷光蛋。

所以,苏悦的衣服才会洗到发白,因为她没有别的换洗衣服。

一下子失去了富足生活的苏悦,巨大的落差感让她极为不适,也正是这个时候,林眠这个二傻子来了上桥村。

成为苏悦极尽讨好奉承的“行走**机”。

但此刻,那件看不清本来颜色的衣服,确实少了一颗扣子。

苏悦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衣服,上面残留的三颗,与林眠掌心的那颗一模一样。

四颗无声无息,不言不语的扣子,像一道无形的耳光“啪”的一声,打在她的脸上。

比起刚刚林眠打她的那一下,这一声,要更响亮一些。

“苏家丫头,你衣服上的扣子,怎么丢的?”

李香琴沉着声音发问,比起乱搞男女关系,她也很讨厌背后使阴招的人。

“我…我的衣服破了很久,扣子早都要掉了,那颗扣子在很久之前就丢了。

林知青分明就是早都捡到,却没有还给我,以此来为自己乱搞男女关系脱罪而已。”

解释完,苏悦自己都信了,仿佛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为此还给自己蓄了不少力,加大所谓“真相”带给大家的说服力。

“你可闭嘴吧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看看衣服上,扣子被拽下来的痕迹。

那破了的棉线都还是白色的,没有因为时间久了而变成黑色。

林眠说着,伸手扯了一下苏悦衣服上的残絮,“不小心”使了点力气,将原本残缺的棉线扯的更厉害。

黑暗里,人们用昏黄色的火光去看,根本看不出来细微的不同。

林眠低着头,不让人看出来她其实是在笑。

但她所有狡黠刻意的小动作,都被身旁的高大男人,看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