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晨陶丘晨)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完整版阅读_《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是作者“梅花三农人”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丘晨陶丘晨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既然这个世道没人管,那吾等便将其打破,重铸乾坤!
喀尔达罗:“卑鄙!无耻!我可是天元部盟四大汗王之一的右谷蠡王!居然一开局就让本王领盒饭!”
百里川:“既生晨,何生川!天道不公啊!”
皇甫桓:“此人乃我大夏权臣!我皇甫家的三百年基业必将毁于其手!”
申屠玉:“陛下,坊间传闻,魏国公有谋逆之心!”
孟蚩:“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兄弟!过命的那种

小说: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梅花三农人

角色:丘晨陶丘晨

评论专区

夜鸦主宰:又是一个玩近战的法师!理由是玩家的时候近战技巧玩的很好,不应该浪费。

无限进化:前两个世界还算很正统的无限流,水平合格。从英雄联盟起作者就掌控不了越来越大的剧情世界,故事越来越杂乱无序,战斗场面也单调混乱。不擅长写复杂情节偏偏要把任务世界设计得冗长纷杂,越看越无趣。

贼人休走:前半部分不错,后半部分不太行,感情线没有受束,但瑕不掩瑜,值得一看。后面有一个情节主角女装,强行基情,可以直接跳过。

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

《大夏奉天辅运魏国公》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黑夜有行人

话说这一百人在丘晨的指挥下分成了五队,自出了城门就开始分散行走,不过他们却是在向同一个方向行进,只是黑夜遮蔽了他们的身影。

按照丘晨给的指令,五支队伍是每隔一个时辰在一个地点汇合一次,汇报各自的情况,以此来判断胡人的动向和巡逻情况。

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会合,但这次出现了问题,有一支队伍超出了会合时间!

“季熙,你队离姜奕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已经超时一刻钟,丘晨不得不开口问道,尽管可能毫无用处。

“禀大队长,没有,我们相距至少五里,就算遭遇胡人我们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混蛋!姜奕是怎么搞的,也不是第一次出这样的任务了,怎么如此不小心!算了,此地不宜久留,如果他还活着会按照自己的指示到下一个会合地点的。

“各队立即按照地图继续前进!在下个会合点再等他。”丘晨下达命令。

在黑夜中,这些人仿佛幽灵一般,不仅要探明道路,还要防范胡人巡逻骑兵,在两次会合汇报中,遭遇胡人巡逻的次数正在不断增加,这也说明了他们离哈尔喀部落王帐越来越近。

要是北山城里的那几个指挥使知道这个情况非得跳起来不可,没有确定喀尔达罗的位置就计划斩杀,你们是神仙啊?!

但现实就是如此,丘晨仅仅是知道大概的位置,并不能确定,所以他需要一百人分为五队一边探索一边前进,他们之间相隔不超过五里,只要确认位置他们都可以在半个时辰内赶到支援。

可惜的是,他们已经离北山城五十里还是没能找到。

难道喀尔达罗并没有前来?不可能啊,其部下四大统领都出现了,他不可能不前来,这非常不符合他的风格。

一定能找到,一定能!丘晨内心默念。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丘晨他们第三次会合到了一起,姜奕队还是没有到位,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他们已经殉国。

“汇报情况!”

“禀队长,我队遭遇胡狗巡逻八次。”

“我队遭遇胡狗巡逻七次。”

“我队遭遇胡狗巡逻十二次。”

……

嗯?十二次,看来喀尔达罗的王帐应该是在东北方向,这么说来难道说姜奕他们找到了?!不会吧,喀尔达罗居然如此大胆?不过倒像是他的风格,临阵指挥。

丘晨越想越激动,眼看着还有三个时辰天就亮了,如果不能在三个时辰内完成此次任务,等天一亮他们就会成为胡人骑兵的猎物,肆意捕杀。

对于丘晨来说,他始终认为作战就是要靠准确分析和判断,而且必须果断,战机稍纵即逝并不是空话,把握不住就可胜负逆转,而且此时的他们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只要出一点差错即刻翻船。

“从现在开始,各队往东北方向行进,各队之间距离不得超过二里,明不明白!”

“明白!”

“钟奎,你带五个人作为前哨为弟兄们探明情况!”

“是!”

“季熙、章惇、晋英,接下来我们走的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时刻要保持警惕,只要发现不对劲立即躲藏起来,切记不可再发生冲突,实在不行必须全部无声灭口!”

丘晨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到了此时,他们的每一步都将靠近阎王殿门。

也不知道是丘晨的嘴巴是否开过光,他带领的小队在刚走了不到二里地就遇上胡人巡逻骑兵,不过好在只有五骑。

“站住!前面是什么人!”(突厥语)

“赛音诺颜部巡逻队!”站在丘晨旁边的一个士兵登时用突厥语回道。

胡人骑兵当然不可能就此离去,他们打马前来要再次确认,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丘晨已经布好了陷阱等着他们了。

“等胡狗一停下就迅速围上去,绝不能放跑一个!”

“你们谁是头?出来见……!”胡人骑兵小队长刚驻马就问道。

话音未落,胡人骑兵小队长的喉咙就中了一箭,顿时摔下马来,后面的几人反应过来想冲上前去,但各自都被人给制住了,随后全都被抹了脖子。

丘晨走上前去看着部下搜索着这队胡人骑兵,他仔细一看发现这些人的穿着好像不太一样,这时一名士兵拿着一块玉牌走了过来低声道:“大队长,这是此人的身份证明,名叫巴哈图,哈尔喀汗庭直属骑兵!”

拿过玉牌,上面全是突厥语,丘晨自然是看不懂,不过却会心地笑了,因为自己没猜错。

“把人拉到那边,用草覆盖住。”

干掉了这队骑兵,清理了现场,丘晨刚想带着部队继续前进,突然听到异样的声音,急忙低吼:“有胡狗,隐蔽!快隐蔽!”

小队纷纷快速躲入草丛,大气都不敢喘。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一队人出现在了他们眼前,正在慢慢靠近他们刚刚斩杀胡人骑兵的地方,所有人的心都在快速跳动,同时也都紧紧地握住手中武器,只待丘晨一声令下就可杀出消灭这队胡狗。

不过,他们做不到全部消灭,所以绝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队人走到杀人地方的时候,队伍中传出了一个声音:“都头,此地刚刚经历过厮杀,虽然清理了但血味还未消散。”

“说过多少次了,叫我队长!”

“是!”

突厥语,他们是用突厥语在说话,尽管声音不大,但丘晨还是听到了其中重要的一个词:都头!这是大夏才有的称呼!

胡人军队里只有什长、百夫长、千户长、万骑长、统领、都统。

“生当做人杰!”一个声音从草里传来过来。

那名被称为都头的人先是一惊,随即反应了过来,回道:“死亦为鬼雄!是哪个队的兄弟,我是姜奕。”

这时,哗地一下草里站起来十几号人,只见一人走了过来低声说道:“是我!”

看清楚来人,姜奕快步上前:“大队长!”

丘晨也不跟姜奕废话,直接开口斥责:“你怎么回事,连续两个会合点都不见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禀大队长,我……我们迷路了。”姜奕差点没羞愧地找个地方上吊去,执行如此凶险的任务,居然迷路。

丘晨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言道:“混账,老子差点以为你小子让胡狗给剁了!你们是怎么摸到这里来的?”

其实丘晨是很没有理由的,如果姜奕真的遇难,现在的战场上早就到处游弋着狩猎的骑兵,怎么可能如此平静。

“禀大队长,一开始我们迷路之后也回头找路,可刚走到一阵就遇上了胡狗,我们隐蔽之后隐约听到他们在谈论什么大汗,所以我们就跟来了,没成想还真让我们发现了喀尔达罗的王帐!”

真是祸福相依,姜奕这一迷路倒找到了目标。

丘晨一下激灵了起来,急忙问道:“在哪个位置?守备如何?路子多吗?”

“喀尔达罗王帐在西北方向最中间,四周全是守备,估计有一万人,能潜入的路子有三条,东、西、南各一条。”

“他们的粮草在什么位置,还有马匹。”

“粮草在东北方,马匹很分散,如果一有动静,他们能迅速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