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星澜墨九黎《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_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全文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风星澜墨九黎,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吹灭小山河”,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一朝穿越,风星澜差点被活埋!
再睁眼,她已经不是那个懦弱无能的草包王妃!
上打渣男下斗恶女,救病治人领兵打仗样样不在话下!
“战神!王妃就是我们的战神!”
某王扒光自己躺平:“本王给战神接风洗尘!”
某妃一脸嫌弃,“他好烦,好想打怎么办?”

小说: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吹灭小山河

角色:风星澜墨九黎

评论专区

步步生莲:剧情丰富 肉戏偏少 感情戏丰富 冲剧情去一定不会失望 感情线也还可以

马伯庸作品集:我很喜欢,在历史中虚构真实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系统文,主角是系统的工具人。剧情套路,所有角色降智严重。

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

《鬼医倾城:摄政王每天都在争宠》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去会会三儿

“分期如何?我先帮你解了一半,等他挂了,我再给你解另一半?”

黑袍男子凝眸沉思了一会儿,从未听说过分期这个词,但他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算是默许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琉璃玉珠坠子递到风星澜眼前

“三日后,城南天香楼,若你不来,本座亲自掀了你的天灵盖!”

她接过坠子,水滴状的琉璃框内镶嵌着一只透明浅紫的玉珠,在月光之下,出奇的好看

脑袋忽然沉沉的,她盯着手中之物,脑海中的的画面一闪而过

她猛地抬头盯着眼前的黑袍男子,几乎是脱口而出一句话

“琉璃阁阁主岚绝?”

“……”

黑袍男子藏在长袍中的大掌骤然握的紧紧的

若是此时来一阵风将长袍吹起,甚至还能看到他紧握到发白的关节!

风星澜震惊了,那一闪而过的,究竟是什么?

自己脱口而出那句话之后,他的反应顿时让她生出危机感!

果不其然,她抬眸望去,岚绝周遭环绕着一股霸道的气息,那双眸,染上了浓烈的杀意

夜风吹动他的衣袍,衣摆纷飞,配上那张冷冽的面庞,此刻的他如地狱修罗!

不会吧!

他不会现在就要掀了我的天灵盖吧!

“冷静!阁主冷静!有话好说!”

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意图避开他散发出的寒气

岚绝自动忽略了她的话,真气凝在掌中,缓缓向她走来

“我说这是个意外你相信吗?”

周围的风,开始肆虐起来,吹得风星澜脸颊生疼,她想逃,可浑身动弹不得

这个男的怎么这么可怕!

浓郁的异香越来越重,她脸色大变,大喊

“你再不停下,毒血攻心,你马上就会没命!”

这话似乎奏效了,岚绝停下脚步,身影一晃,生生将内力收回,下一秒,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真气逆行,伤了经脉!

他撑着身子,目光鹰隼般盯着风星澜

风星澜对上寒眸,后背一凉,立马道,“此事我绝不声张!三日后我会去找你!”

也不知她的话是真是假,岚绝一言不发,盘坐调整内息,待胸中翻滚的血意平复之后

他拎起风星澜的衣服往山下飞去

“记住你说的话!”

……

风星澜被丢回禅院中时,绿竹正巧开门

就见到一个狼狈的身影,青丝凌乱,连头上包扎之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姐?小姐您这是…”她急跑到风星澜身旁

风星澜缓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无妨,打盆水来!”

话音一落,抬腿迈入房中,绿竹不放心地跟进去,就见自家小姐一头栽在床上

绿竹急了,将她扶起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小姐!奴婢这就去叫陈太医!”

风星澜一把拽住绿竹的手,阻止了她

“不用,我没事,你先打盆水来”

小姐面色苍白,虚弱得风一吹就要倒下一般,看的绿竹直心疼

“小姐,您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

风星澜攥着她的衣袖,语气坚定,“别去!我出去的事,别声张!听话!”

绿竹劝不动,心一软,点了点头,放她躺下后,转身出去

风星澜侧躺在床上,小手摩挲着岚绝的琉璃玉珠

这个世界,武者居多,而她身体孱弱,手无缚鸡之力

今日若非自己身上还有些价值,恐怕难逃这二人魔爪

偏偏自己虽为王妃,身份高贵,可原主刁蛮的性子攒了不少仇家,甚至还把自己夫君得罪了个彻底!

指不定哪天墨九黎又要来掐死她!

如果没有一点自保的手段,那今日被掳走活埋的事,还会再出现!

这身子,得练!

风星澜此刻心中很无奈,穿越到这个世界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就经历了三次生死

墨九黎和岚绝尚且可以抵挡,但…躲在暗处的人呢?

将她打晕掳走之人,真的是那路云锦?

原主任性蠢笨,那些零散记忆中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她长叹一口气,还是得靠自己!

风星澜爬起身来,换了身素雅的衣裙,绿竹正好端着一盆水进来,见她这番打扮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小姐平日不是最喜红衣吗?”

风星澜撇了撇嘴,红衣只是因为那路云锦整日穿着红衣在墨九黎面前瞎晃悠

原主以为红衣能够引起墨九黎的注意才穿的

红衣固然好看,但风星澜并不想刻意讨好他!

“佛家重地,素雅些好”

绿竹点头赞同,“小姐生的美,怎么穿都好看!”

风星澜拒绝了上妆,简单清理了一下,手把手教绿竹重新给开瓢的脑袋重新包扎了

这些事做完,天也亮了,屋外匆匆赶来一人

“王妃!祭祀大典即将开始,王爷让您去陪他用早膳!”

风星澜心头一动,祭祀大典都要开始了,他家王爷竟然还有心思用早膳?

这王爷是不是脑抽?

她一开门便见院中站着一个人,有些眼熟,定睛一看,他是大婚那日替墨九黎来逍遥王府迎亲的侍卫,白夜!

白夜这人对墨九黎极为忠心,原主过门之后,几乎都是白夜在传话

她踏出房门,一身素衫,面上不施粉黛,头顶一根竹节簪将青丝挽起,为了方便,风星澜将包扎的布料剪窄,远远看去,就像是在额间戴了一个白色抹额。

一抹白色闯入视线,白夜一时没有认出来

好美!

世间怎会有这么美的姑娘?如谪仙一般

只是这姑娘眉眼间又有些熟悉,他仔细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这这…

这不是他替王爷去接回来的王妃吗?

她不是最喜一身红衣浓妆艳抹的吗?

今日怎么…

白夜看呆了,连王妃已经走到跟前都没反应过来。

王妃…好看…瞬间就不讨厌了…

风星澜见这模样,嫌弃地瞥了一眼白夜

“就你家王爷一人?”

“回王妃,还有路云锦小姐!”

原是带了个小三?

她本想一口回绝,脑中忽然闪过绿竹的话,转念一想

反正那大典枯燥的很,天塌下来墨九黎挡着,何乐不为?

正好,去会会那个三儿!

风星澜直接略过白夜,径直往院外走去,还不忘催促一声,“愣着干嘛?前面带路啊!”

白夜回神,快步走到她前面,领着风星澜往另一处禅院走去。

一路上,风星澜都在欣赏白天寒光寺的景色,寺中陈设简单,院中干净得一片落叶都没有,随处可闻淡淡焚香味

的确是个静心的绝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