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天才美少女仰止(狱海猎人)_《狱海猎人》全本阅读

《狱海猎人》,是作者大大“天才美少女仰止”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陈泽天才美少女仰止。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天外来客降临大海,风暴驱使着飓风横扫海洋,陆地化为泽国,大海化为地狱
利维坦在深海之下游弋,克拉肯在海上城市中狩猎,卡律布狄斯在洋面之下吞噬着一切,塞壬的歌声在海面之上回响……
陈泽,当你的出生的时候,七海之上的海风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
你将是狱海的猎人、城市的骑士、谋逆者的梦魇也是末世之下打滚的鼠辈……
这些都是你的故事

小说:狱海猎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天才美少女仰止

角色:陈泽天才美少女仰止

评论专区

枪·血玫瑰·Necromancer:以前在奇幻上看过,感觉不错

我的女儿之我的天使:女儿什么的最有爱了~~非父嫁可惜

无敌黑枪:继续开枪

狱海猎人

《狱海猎人》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海兽

打开肩上的探照灯,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斑驳的管道,更远的地方则是一片漆黑。

陈泽半弓着身子,紧紧贴着管道壁,向着下方前进。

管道轻微地震动着,陈泽可以感受到,大量的污水正顺着他身后的排污管道逆流而上,涌向城市。

在狭隘封闭的管道里,空气浑浊并且散发着刺鼻的腥气,令人窒息且压抑。

陈泽的脚步丝毫不敢放缓,一点一点向前。

没过多久,前方的空间开始变得狭窄起来,这就是被一旁管道冲出的污水挤压变形的地方。

本来圆柱状的管道空间在这里被挤压的只剩下了一个月牙状,侧面的空间逼仄狭隘,正常身板的成年男性显然是很难从其中穿过。

陈泽将身体换了个位置,试探性地侧着身向着被压缩的管道内侧挤了进去。

发现自己的半边身子能够刚好顺着没有被挤压的一侧顺利通过时,陈泽心中一喜。

便将整个身子没入了狭窄的空间之中,如同一条滑溜的鲶鱼,他双手撑着近在咫尺的管壁,缓缓地挪动向前,但是背后依旧被铁管磨得生痛。

陈泽走出被挤压的管道,靠在一旁,喘着粗气。

其实被挤压的部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但是在如此压抑的空间中,时间都像是被拉长了一般,十分难捱。

还没等陈泽喘过气来,管道突然剧烈震动起来,他脚跟一滑,整个人摔了个狗啃屎。

当陈泽揉着酸痛的脖颈扶着管子站起来时,看着面前的管道,吓出了一身冷汗。

探照灯的光照在面前的管道上,大面积的凹陷浮现,离陈泽最近的已经快擦到了他的鼻尖。

要是刚才在挤压区发生这种意外,他现在已经是一坨肉饼了。

陈泽想到这,幼小的心灵上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来不及想这么多了,陈泽便接着向前走去,他现在只想早点看清出水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来到检修管道的尽头,一个圆形的阀门口出现在了陈泽的脚下,他蹲了下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终于将阀门口拧松打开。

坐在阀门口的入口处,咸腥的海水气息弥漫而上,下面便是排污管道流入海洋的地方。

陈泽拉了拉身上的马甲,确保他紧紧地收束在自己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气,拉出来胸前的呼吸阀,遮住口鼻,用牙齿咬住。十分的熟练,在这个被海洋覆盖的星球上,游泳和海下求生设备的使用,是每个人必修课。

擦了擦护目镜上的灰尘,看着脚下灰蓝色,陈泽抛却杂念,鱼跃而下。

海水之中,幽幽蓝光沉浮,洋流携着波纹扩散开来。

陈泽抬头向上望去,无数的管道纵横交错,管道的上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轮廓。城市下方涡轮机运作产生的暖流向外扩散着,漂散到他的面前,顺着身体分开,又在他的身前和为一股流向远方。

他现在,就在这座雄伟的海上城市的下方。

然而时间并不允许陈泽欣赏这壮阔的海底世界,陈泽便顺着一旁的管道,埋头向下游去。

随着陈泽的不断向下游弋,身边的管道也越来越多,在他的身边聚拢、靠近最终在海上城市最外围的水下防护甲板处合并成一股,通向外围的广阔海域。

抓住管道外侧的扶手,陈泽不断向着管道的终点处游去。

一道巨大的网格状闸门横立在那里——这是为了防止大型海洋动物或者海兽攻击而修建的。

还没有到闸门近处,陈泽就发现了异处。

本该没有丝毫遮拦的闸门口被莫名的黑色物质覆盖得严严实实,将本该排入海中的污水尽数阻拦。

无处可去的污水只能在闸门口打道回府,流向他们来时的方向。

历经千辛万苦,陈泽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闸门口前,陈泽捻起门上一条黑糊糊的东西,在手中捏了捏,放在眼前。

他感觉这是一种奇怪的藻类的物质,上面覆盖着大片的黏液,十分的恶心。

与其说是这种藻类将闸口覆盖,不如说是藻类所产生的黏液在闸门的网格上形成了一道阻水膜。

陈泽伸出手,抓住一团这奇怪的东西,用力拨弄着,向后扯散开来,打算带一团回去让何大伯认一认这个导致下水口堵塞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个啥。

抽出衣服侧边的匕首,费了一番力气,终于从门上割下一团海藻,露出了后面的网格。

网格后,不是平静的海洋,而是一只猩红色的大眼睛!

这是一只鱼,但是普通的鱼怎么可能有这么长的獠牙啊喂!

它静静的看着陈泽。

冰凉的海水之中,陈泽寒毛乍起,一股凉意从脚底弥漫到全身。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两个字

海兽!

嗅到了人类的气息,闸门前的海兽躁动了起来,猛烈的撞向闸门,不仅仅是陈泽面前的,整个巨大的闸门都剧烈颤动了起来,仿佛随时都要崩塌。

不仅仅是一只,而是一群!

求生的本能让陈泽麻木的身体动了起来,他立刻转过身去,朝着检修管道的方向疯狂地游去。

双手死命向前划动,向后拨开,双腿拍打着海水,陈泽只恨自己的腿上为什么没有长一个螺旋桨。

不过好在他出来的位置离闸门并不是很远,他已经可以看到检修管道的阀门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在一群海兽的猛烈冲击下,巨大的闸门轰然倒塌,庞大的水流裹挟尘土汹涌而来,将前方的陈泽掀翻了好几个跟头。

一阵天旋地转,嘴里紧紧咬着的呼吸阀都差点吐了出来。

陈泽回头望了一眼,随着闸门的倒塌,密密麻麻的鱼群没有了阻拦,穿过烟尘,露出獠牙,朝着他的方向扑来。

这种鱼类海兽在海中游动的速度极快,不过转眼间,便已经拉近了距离。

检修管道的入口近在眼前了,陈泽咬了咬呼吸阀,向上蹿去。

活下去!

陈泽很清楚,在海里面对海兽,他只有死路一条。

来到阀门前,陈泽绷紧了身子,一只手撑着门侧的扶手,另一只手发力拉开闸门。

但是进入管道的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

浑身的衣服被海水打湿,极大增加了重量,再加上潜泳消耗了大量的体力,陈泽有点脱力了。

费力将上半身探出了水面,陈泽趴在管道上,身体不断向上挪动着,双脚踩着水,手指死死抠住面前的管壁,已经有血从指缝中渗了出来。

他必须赶快上去,陈泽知道,那群怪物就在他的脚下了,刺鼻的腥臭味仿佛从每一个毛孔在往他的身体里钻。

挣扎着,蠕动着,下面怪物们游动的水声越来越响。

陈泽猛地一转身,扭转臀部,借助腰部的力量,手抵在阀门边沿发力,终于将自己下半身**了水面。

整个人瘫软地靠在管道的一侧,陈泽拔出了咬在嘴中的呼吸阀,上面已经被他咬得发白了。

陈泽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上还有海水不断向下滑落,溅落到管道的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突然,阀门被朝上顶开,一只硕大的鱼头从管道口冲了出来。

陈泽吓得脸色煞白,尖叫着双手撑着地面向后退去。

但预想中的血盆巨口并没有来临。

当陈泽擦干脸上的水迹,定睛一看,他突然发现,那个海兽卡在阀门口不得动弹。

血红色的死鱼眼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嘴巴一张一合,下颚上,巨大的獠牙在挥舞着,侧身上的鳞片在探照灯的灯光下,撒发出寒铁般的幽幽银光。

陈泽站起身来,打量着这个鱼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着的海兽。

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也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鬼使神差地抽出了马甲边的匕首,向着怪物走去。

匕首划破空气,刺入了怪物的眼睛之中。

陈泽扭动匕首,用力往前推,将整个匕首没入到它的眼睛之中。

海兽剧烈的抽搐起来,扭曲的身体,大嘴在空气之中虚咬。

腥红的血液不断从鱼眼处向外喷溅,将陈泽一身染的通红。

直到海兽不再动弹,陈泽才敢松开手中的匕首,踉踉跄跄地朝后方跌坐而去,靠着管道壁昏了过去。

海兽的鲜血顺着他的脸、脖颈向下流淌,染红了衣襟。

陈泽胸口的衣服之下,那块他父母留给他的红色石头碰到了衣服上的鲜血,突然散发出莹莹红光。

胸前的血迹开始从外到内慢慢消失,红色的石头如同一个在大漠之中孤行许久的旅人,海兽的鲜血如同绿洲,石头兴奋地汲取着这来之不易的营养。

而且红色石头不仅仅是在吸收血液,它也在慢慢地融入进陈泽的皮肤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