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抬头看月亮)顾恺近黑者赤_(不要抬头看月亮)全本阅读

顾恺近黑者赤是都市《不要抬头看月亮》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凌晨三点,官方警报信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
]
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好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

小说名:不要抬头看月亮

类型:都市

作者:近黑者赤

主角:顾恺近黑者赤

不要抬头看月亮

《不要抬头看月亮》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7章 告地书,地狱里的魂河

这只异类超出了他的预估值,远比之前碰到的那些攻击手段单一的异类,要强大不少。

很明显与之前碰到的异类不同,甚至还能操纵尸体。

果然,对付异类并不能依靠过去的经验来判断,更不能以对人的手段来对付这些东西,因为每一只异类都有各自的攻击方式,攻击逻辑,以及寄托的物品。

只要你符合了它的攻击逻辑,它便会攻击你。

令人防不胜防。

这一次的发现,让唐斩不得不推翻过去的经验。

因为这只异类不仅仅多出了一种攻击模式,而且还能在不符合逻辑的情况下进行攻击。

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们还在不断进化,未来会不会出现彻底摆脱攻击逻辑,并具备智慧的异类?

一种对生者抱有强烈的恶意,毫无杀戮负担的智慧异类,这种事情想想就觉得恐怖。

异类三定律。

第一条,只会攻击符合攻击逻辑的活物。

第二条,无论攻击手段有多刁钻离谱,只有一种攻击手段。

第三条,完全复苏,必须是寄托在某件物品的情况下才能复苏。

这是唐斩这两年来总结的三条定律,然而,此时前面的两条已经可以被推翻。

幸运的是,第三条定律依旧存在,这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想要完全消灭一只复苏的异类,就必须得毁掉它所寄托的物品,就比如这只少女手臂,就是一件寄托物品。

异类寄托的物品也是千奇百怪,唐斩就曾经见过寄托在胭脂盒的异类,甚至还有寄托在一块石板砖的。

这些寄托物品往往就在这些已经复苏的异类身边,不会离得太远。

结束了这一切,唐斩打开右手,藤蔓缓缓从伤口处伸出,它好似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躯干在一阵剧烈抖动后,藤皮突然张开,像是一片片细小的鳞片。

弥漫在周围的死气受到吸引,不断从鳞片的缝隙间灌入。

唐斩看着不断吸收着死气的藤蔓,目光带着些许期待。

“这是?”

落蒂的速度比唐斩想象中的还要快,一张竹牍从藤蔓上脱落,掉在地上。

虽然早已知晓这些‘果子’的奇异,但是当它真正成熟落地的时候,还是让人一阵惊叹。

捡起地上的竹牍,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见竹牍的边缘燃起了幽绿色的火焰。

勉勉强强看到竹牍上写了‘告地书’三个大字,随后一阵强光突然射入眼内。

唐斩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次睁眼,人已身处一座破败的木桥之上。

如同鬼哭般的风声嘶啸在耳边。

唐斩惊疑不定的扫视周围,此时他的身上见不到半点伤痕,但是整个陌生的环境令他感到不适,有种身处无间炼狱之中的错觉。

或者说,自己此时确实身处在地狱当中。

头顶上漂浮着,被绿火燃烧的告地书,上面用鲜血写下的文字,已经模糊不清。

这告地书,是一种人死后入地府时的身份证明。

唐斩前世时,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江陵出土过一张告地书,上面写着死者的身份以及带入地府的物品详细名单,和一段讨要官职的字迹。

他猜测,如果自己这份告地书也有写这些东西,那应该就是,骨头盖、胭脂盒、长嘴的手臂等等。

“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求个一官半职。”

唐斩舔了舔嘴唇,胸挺了,头也抬高了几分。

他双手背在身后,漫步在桥上,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像是在巡视自己的管辖地。

“小斩,小斩!老头子你看,那不是小斩吗?”

就在唐斩提前装腔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扰到了唐大人。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唐斩连忙跑到桥边,他趴在桥上,只见一艘艘小船正飘荡在河面上。

有些船上挂着绿光灯笼,并且还有人影站在上面,而有些船不仅没有灯火和人影,看起来也已经破败许久,漫无目的飘荡在河面上。

唐斩看到有一艘船的灯火刚刚熄灭,然后站在船上的人扑通一声,在灯火熄灭的瞬间跳下了船,入水之后,整个人就浮了起来,像是一道幽魂,飘荡在河中。

这时,唐斩才注意到,这条河,是由一道道飘荡的幽魂组成的魂河,它们漫无目的,不知会飘向何处。

目光在一众挂着灯笼的船上扫了一遍,唐斩终于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他趴在没有护栏的桥上,向下招手大叫:“义父、义母!”

“老头子你看,真是小斩咧。”

站在船上的两位老人得到回应,顿时喜笑颜开。

义父笑着笑着,突然一脸悲伤,骂道:“你这夯货,怎么就这么死了!”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婆婆兴高采烈地的拍着手,“啥时候大儿也死了,咱们一家就能在地府开桌了。”

“嘿嘿嘿,我看也是。”

听到开桌两字,老大爷扫去悲伤,乐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他们两人在这冥河上飘荡了几年,投胎也投不成,天天就看着周围的死鬼,一个个的往河里跳。

就在刚刚有个还聊的好好地,突然就站了起来说,他的后代都忘记他了,然后就往河里跳了。

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轮到他们。

“什么死不死的,我跟你们说,我还活着,现在是提前来地府报备当官了。”

唐斩见到去世已久的养父母,心中很是高兴,他一路从桥上跑了下来,赶到岸边。

“哦!”

一个活人的脸上,可能无法同时表现出失落和高兴的表情,但是鬼可以。

只见两位老人,半边脸失落,半边脸高兴,看起来有些滑稽。

老婆婆前面还乐呵呵的求着自己的大儿子早点死,后面听到自己的养子还没死,神情顿时复杂了起来。

“你说你是来地府当官的?”

老大爷就比较直,死了也好不死也罢。

“喏!”

唐斩指了指自己头顶的告地令,说道:“我还带了不少东西来给阎王爷呢!”

“阎王爷早就不见了!”

老大爷摆了摆手,说道:“地狱现在已经空了,你来的时候没看到这桥上都没人灌汤了吗?”

就在一人两鬼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时,一声略带疑惑的声音插了进来。

“告地书?”

唐斩转过头,看到一名身穿素白长衣的长须老者立在船上,他额庭饱满,精神抖擞,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能令人忽略掉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更让人意外的是,他船上的灯笼燃烧的绿火,十分明亮,与唐斩的养父母那艘船的灯火比起来,如荧光与皓月。

见老者好像见过告地书,唐斩连忙问道:“老先生曾在地府见过这东西?”

老者也没有迟疑,思考片刻后,说道:“几年前老夫也曾见过一位小兄弟,顶着告地书来到这里,他在这里来回辗转了许久,最后往西方去了。

小兄弟,你不妨顺着他的方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

听到这话,唐斩有些迟疑,他看了看养父母,不知该如何开口,许久未见,现在还没聊够呢。

“先不要走嘛,留下来陪我们几年。”

“嗯嗯嗯!说不定大儿过两天死了就可以开桌了。”

两位老人说话的时候,行为举止,包括表情都很怪。

手挥着让唐斩赶紧走,说出来的话却是叫他留下来。

见唐斩一脸疑惑,老者笑呵呵的解释道:“死人无法说违心的话,所以会有这种反差。”

听到这话,唐斩恍然大悟,见两位老人捂着嘴不再说话,只是摆手让他离开。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到坟头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