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意箫云曦《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全本阅读_(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由网络作家“一只凝冰”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意箫云曦,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苏晚意穿书了!
大概是原女主太作,太小心眼,惹得读者口诛笔伐
系统为了平息众怒,选择了新的女主
苏晚意:“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呀?难道因为我看过这本书?恰好名字相同?可是我还不具有那些穿越女主的必备技能啊!”
怎么有些人物,和书中描写有些不太一样啊? ! ?

小说名: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只凝冰

主角:苏晚意箫云曦

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

《穿书后,发现恶毒女主竟是我自己》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苏二小姐

黄管家手中还拿着府中的账簿,见苏夫人到来鞠了个躬。

苏夫人虚扶了一把,笑言道:“黄叔,夫君和我不早跟您说了吗,您见到我们不必行礼。”随即走到椅子边坐下,道:“黄叔,你先坐下。”

黄管家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道:“夫人和老爷待我黄某人如此之好,老奴也不能逾矩啊。”

黄管家走上前,将手中的账簿递给了苏夫人。

“这个月府中……”黄事无巨细得给苏夫人交代府中的支出。

苏夫人翻了翻账簿,佯装在仔细看着。等黄管家不说话了,漫不经心道:“黄叔啊,听闻最近府里新招的烧火小厮,不见了?”

黄管家闻言一愣,这种小事原是惊扰,不了夫人的,今儿是怎么了?

黄管家心里只觉得奇怪,但面上还是恭敬道:“是,老奴从牙婆手中买回来的,可从昨天就见不到人了。”想了想又补充道:“这小厮家底也算干净,无父无母。工钱是月结的,在府中帮衬着这些日子,也算是抵了从牙婆手中买来的钱。”

苏夫人放下账簿,端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道:“黄叔,晚丫头醒了。”

黄管家听了这话,笑道:“早就听到半夏丫头在府里喊了,小姐这次可谓是逢凶化吉呀!夫人和老爷也不必那么忧心了。”

苏夫人闻言笑了笑,道:“是啊,晚晚醒了对我们来说真是好事……”

只听“砰”一声,苏夫人将茶盏重重放在桌子上。厉声道:“可对有些人来说就不算是好事了!”

黄管家听见此话,只觉得心中一跳。很少见夫人发这么大的脾气,莫非是小姐这次的病有蹊跷?

于是便试探道:“夫人这话是在怀疑谁吗?”

苏夫人冷哼了一声,道:“大夫和我说,晚晚这次多半是中了毒。一路查下去,最有嫌疑的,就是那个烧火小厮!”

黄管家心中一紧,连忙站起来,拱手道:“此事全怪老奴办事不力,还望夫人责罚!”

“这事不怪您,只怪那些人心太狠。我这次叫您过来,只是想问问,怎么府中恰好缺人?你又恰好选中那个贼人呢?”苏夫人轻声安慰道。

黄管家细细想了想,道:“厨房原来烧火的是个丫头,半个月前,被他娘卖给富贵人家做小妾了。后来厨房的人手不够,老奴便去市集上找牙婆买一个小厮,当时老奴问了问那老婆子这些人的身世,之后便挑了个年轻力壮的,想来可以多做些事情。夫人,老奴也没想到……”

苏夫人听了个大概,觉得厨房那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便回过神,安慰道:“黄叔,您也别太自责。此事我会再次查下去的,你照顾苏府,已经很尽职尽责了。下次买奴才,还得把关严一些,毕竟是招进府里的人。”

黄管家是个实在人,只觉得此事自己有很大责任,叹了口气,道:“老奴以后定当尽心竭力,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苏夫人又安慰了黄管家几句,就让他下去了。

兰芝见黄管家出去后,便带着一个老婆子进了堂中。

那老婆子穿着粗布衣服,上面还打了几个补丁。

见到苏夫人,也明白这是官家的夫人,便行了个大礼。

苏夫人坐在主位,不咸不淡的说了声:“起来吧。”

老婆子见状,心里突突的跳。她来的路上也听旁边的姑娘说了,前些日子从她手里买的小厮跑了,莫不是因为这事,官家夫人要问罪?

苏夫人也不废话,冷冷的说了一句:“听闻我府中前些日子在你手中买了个奴才?”

老婆子一听,满脸堆笑道:“是是是,夫人明鉴啊!老婆子我也不知道那个下贱东西能跑了!”说罢,还狠狠啐了一口。

苏夫人轻轻蹙了蹙眉头,道:“一个奴才跑了,原是不打紧的。可坏就坏在,我家的女儿,最近吃错了东西,生了场大病,险些连命都丢了。”

“这尚书府的吃食一直都是专人打点,未曾出错。这刚招了新人,便出了问题。如今这人也不见踪影,你这……是不是该给个交代呀?!”

苏夫人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吓得下面的老婆子一抖。忙道:“夫人明鉴啊!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苏夫人放缓了语气,道:“我派人也调查过了,是不是我心中自有数。你只要告诉我,那人你是怎么找来的就行,其余的我自有安排。”

老婆子听闻缓缓舒了一口气,扯着婆娑的嗓子,道:“我这边收的人大多是父母卖来的,或是自己来找我谋个生路,他就是后者。听说给大户人家当奴才,若是得主子赏识,便能得的多些。我看他家世干净,便收取了费用,引荐给要买奴才的人。我也实在不知道他能干出这种事,这不是活活断了我的生路吗!”

老婆子越说越愤慨,隐隐有些哭腔。苏夫人眼见这老婆子实在诚恳,便信了八分。

宽声安慰道:“也罢,此事我便不追究你的错了。我也不会向外说,是你从你这买的人的。你先去吧!”

老婆子领了命,连声道谢。心里只觉得苏夫人心善,若是换了旁人,少不得要追究的。

经过这么一闹,苏夫人只觉得深深地乏力感。

望望天色,约莫还有两个时辰,自己的夫君和儿子就回来了。苏夫人便打算回房小憩一会。

芙蓉院中。

一双纤纤玉手正抚着琴,琴音缓缓。大抵可以听出弹琴的主人心情不错。

突然门被打开,“咯吱咯吱”的声音打破了和谐。一个丫鬟匆匆走到那女子身边,附耳低声了几句。突然,只听一道刺耳的声音,琴弦应声而断。

白净的手上赫然出现一道红印,随即,便流出了鲜血,滴在了琴上。

那小丫鬟惊呼一声,匆忙蹲下身子,为那女子处理伤口。

“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小丫鬟的语气有些责备,但那女子并未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小丫鬟给那女子上好了药,便道:“小姐!如今,大小姐醒了,恐怕过段日子,小姐的日子又要难过了。”

原来眼前这位女子,便是尚书府的二小姐苏诗悦。

苏诗悦扫了眼前的丫鬟,道“茯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若是被人听到了,白白给我添了麻烦。”

茯苓闻言低下了头,弱弱的说了一声“是。”

突然,苏诗悦问道:“茯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茯苓望了望窗外的天色,道:“小姐,已经快申时了。”

“爹爹过些时辰,就该回家了吧?”苏诗悦若有所思道。

茯苓有些诧异,但未显现在脸上。只应了一声。

苏诗悦突然笑了一下,道;“茯苓,替我梳妆吧。姐姐醒了,我这个做妹妹的自然盖着看看。”

茯苓乖巧的应了一声,便替苏诗悦装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