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天易爱吃银耳羹的阿梓(异世界:开局变身帝皇铠甲)_弥天易爱吃银耳羹的阿梓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异世界:开局变身帝皇铠甲》是“爱吃银耳羹的阿梓”的小说。内容精选:【群像+天才腹黑 穿越+种田+建立势力 帝皇铠甲+男主小无敌】
(神明之下我无敌,神明之上一换一)
传闻,星河大世界中央漂浮着一块神奇的宇宙魔方
银色魔方内部蕴藏有一座名为「箱庭」的奇幻世界
某日,蓝星各地的“幸运儿”们同时收到了一封有趣的邀请函
当看清信封内容:“望你舍弃一切,换取往后精彩
”的瞬间——收到信件邀请的人们通通被传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崭新异世界
在这里,他们会获得神迹,掌握力量,甚至超越神明!
欢迎来到修罗神佛的世界——箱庭

小说名:异世界:开局变身帝皇铠甲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爱吃银耳羹的阿梓

主角:弥天易爱吃银耳羹的阿梓

异世界:开局变身帝皇铠甲

《异世界:开局变身帝皇铠甲》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小兔子乖乖

“喂喂喂!虽然我刚来箱庭就发现书包里的腰带和我融为一体了,但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变身方式啊!”

面甲之后的弥天易嘴角都快要裂到耳根。帅,原来真的是一辈子里最重要的事情!

变身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他太兴奋了,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这腰带究竟是买到正版,还是因为箱庭这个奇幻世界的缘故,亦或者是和他的神迹能力有关。

强悍龙威以弥天易为中心向周围扩散,雪玉蟒感觉到自身被压制,仿佛此时它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人形化身后的五爪金龙!

举手投足间便有莫大威力,随意碰撞到就能激起千米气浪。

“怪物!”

就算本身长达五十米以上,雪玉蟒也丝毫不觉得自己能比对面那金色人影更强!

“是吗?就当做是你对我的夸赞好了。”

随着弥天易转动帝皇腰带右侧转轮,极光剑从光影中浮现。危险到极致的气息骤然弥漫,这把剑似乎能斩断天地!

只见他持剑轻轻一字划出,极光剑通体发亮,剑尖锋芒吞吐金光。

滔天剑气四溢,冲击波构建成各种形态不一的宝具,刀枪剑斧塔呼啸,皆撕破空气直指巨蟒而去。

“轰!”

剑气宣泄,然后猛地炸开。

原本平静如镜面的湖泊一时间狂风大作,浪花激荡河水泛滥,森林恐有淹没之灾。

至于正面迎上这一剑的雪玉蟒,早就摔进湖泊然后沉底了。

“可观的威力,就是不小心把衣服打**。”弥天易淡笑道。

金光一闪,他将铠甲收回体内,满脸轻松的回到岸边,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咦?这个cosplay兔耳娘的粉毛是谁?”

他注意到岸边多出一人,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全都沉浸在震撼当中。

月兔的脑袋更是整个错乱,身为人类竟然打倒了神眷生物,还这么轻松?

这是什么概念?

就相当于一只蚂蚁,一脚踩死了一头大象!

‘原来主办方真的没有骗兔子,他们真的是人类中最高等级的神迹拥有者!’

月兔双眸发亮,盯着弥天易三人如获至宝。

“喂!你们就算是被我的英姿给帅懵了,也不至于呆滞这么久吧!”

突然,弥天易朝着众人耳畔大喊。

突如其来的大音量将三人从震惊中拉回现实,也差点震坏了三人的耳膜,特别某粉毛还是长耳种族。

于是乎,她们皆岔岔不平。

“你是笨蛋吗?你想震聋本小姐吗?”

“小金,你没被吓着吧。”

“唔!耳朵,我的耳朵!”

然而弥天易却丝毫不理会,自顾自道:“这cosplay兔耳娘的人是谁?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个二次元?”

“什么cosplay!什么二次元!人家是真真正正的玉兔族!”月兔嘟起嘴来煞是可爱,粉红的兔耳也跟着节奏摇摆。

“玉兔族?我还嫦娥呢!纯洁的小白兔会穿这种迷你裙和黑丝吊带袜吗?”

弥天易嗤之以鼻,然而不断瞟向月兔修长大腿的余光,却暴露了他其实是个lsp的事实。

感受到宛如针扎般的目光,月兔稍微将裙子往下拉了拉,遮住了那抹若隐若现的阴影。

她有些羞恼道:“别看了,里面穿了安全裤的!”

“(#‵′)靠!”

弥天易情不自禁骂道。

人类历史上最万恶的发明之一,怎么在异世界也存在!

听到素质如此低下的发言,澪看向他的目光多少也带了点嫌弃,深夜也抱着金雕朝外围挪了挪。

“你们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这让我小小的心灵受到了多么大的伤害!”弥天易抹去不存在的眼泪,带着哭腔道。

“好了,说正经事,按照我的猜测,这兔子应该是召唤我们的罪魁祸首吧?”

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注意岸边情况,自然看见了月兔刚来时紧张的情绪。

“男人变脸都和翻书一样快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女人变脸比翻车速度都要快呢?”

“难怪四肢发达,原来一点也不绅士,真是粗鲁。”

“哈哈,现在才知道我是个信奉快乐摆烂主义的全方位废人吗?还请大小姐用合适的态度来对待我吧!毕竟您很有素养呢!”

两人“哼”了一声后别开脑袋,看起来双方都是互相讨厌的类型。

实力强大却以自我为中心的弥天易。

实力不明但傲娇感十足的千代田澪。

还有装作事不关己走到一边的深夜。

月兔突然感觉心累,怎么召唤的好像是群问题儿童呢?真是无法客观想象他们今后并肩作战的样子……

随着兔子叹气,她的兔耳又摇曳起来。

“等等,这也太逼真了,是真的吗?”弥天易走到月兔身旁抓住耳朵扯了一下。

“whats up!这触感,这绒毛,好舒服。”他手法娴熟的把玩着。

“居然是真的吗?我也想摸一下。”深夜也重新归队,一把抓住粉红兔耳根部。

澪默默站在一旁,突然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合群,于是也走上去拉扯兔子耳朵。

“请……请等一下!”

月兔挣扎着,但就算双眸含泪似乎也感动不了三人玩弄兔耳的决心。

‘这三个问题儿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人家美丽的耳朵有这么好玩吗?’

她欲哭无泪,心中却在滴血。保护了百年的耳朵,就在今天受到三人无情侵犯。

一个小时后。

弥天易等人收回了索然无味的双手,脸上只余下对圣贤的敬仰。

“太——不合常理了!居然玩弄了人家,的耳朵一个小时!你们都是变态吗?都是变态吧!所谓的问题班差生一定说的都是你们这个模样!”

月兔心疼的抚摸粉红兔耳,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拔了她耳朵上一撮毛,疼死了!

“好了,就当做是听你演讲的门票钱吧,赶紧说正事。”弥天易不耐烦道。

如果留心观察,便会发现他裤兜边缘有兔毛粘粘(zhan n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