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秦安剑归顾)精彩小说_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是“剑归顾”的小说。内容精选:【无敌+爽文+东方玄幻+热血+有脑】
我要做全天下最强的男人!
我想要获得最强大的力量,我想要长生不老!
弥留之际的愿望,没想到在穿越异世界时真的实现了
于是,我过上了人人向往的无敌生活
但,这种日子过久了……..好寂寞呀

小说: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剑归顾

角色:秦安剑归顾

评论专区

地球唯一玩家:挺有趣的,剧情流畅,脑洞大开

斗将行:开始还有点意思,就是一路莽后面一直写一堆侍女贼无聊,重点是写这么多人每一个有特点能让人记住的不会塑造人物就多莽不行吗

罪恶:经典老书。

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

《穿越:无敌的我好寂寞》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寂寞仙帝

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个山洞前已经生起了一团篝火,篝火前支起了一个架子,架子上正插着三只被抽筋扒皮的竹鼠。…

小食铁兽正在被江怡柔抱在怀中轻轻地揉捏着,经过一下午的适应,她很喜欢这个小团子在自己怀中扑腾翻滚的感觉。

至于被江怡柔视为蓬头垢面的山林野人的秦安则在不停地转动烤架,让烤架上添加了一些香料和调味料的竹鼠变得更香一点。

而那头大食铁兽则坐在篝火旁的另一侧,不停地从身后秦安砍来的竹子堆里,拿起一根又一根的竹子掰断,然后递到嘴里嘎吱嘎吱地吃了起来。

同样经过一下午的接触,江怡柔虽然感觉这个名叫秦安的年轻人总是喜欢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但是总体来说却不像是一个坏人。

就是有的时候答非所问让人感觉很无奈,比如江怡柔问他:“你竟然能够击杀狂焰利齿虎,想必应该是一个三等或者境界更高修士吧?”

结果这个秦安竟然直接答道:“我应该是仙帝境界的修士吧

哎呦,还仙帝境界,你这个山林野人要都是仙帝了,那老娘就是王母娘娘她婆婆!

只不过这个吐槽江怡柔只能在心底诽谤一下,毕竟这个叫秦安的好歹也救了他,算是自己的恩人,总不能当着其他人……嗯,当着一大一小两头食铁兽面前折了恩人面子吧。

这个时候,江怡柔继续向着秦安问道:“秦安,既然你是修士,为什么要隐居避世,把自己弄成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正在将烤架翻面,然后往竹鼠洒盐抹油的秦安闻言一愣,然后就向着江怡柔反问道:“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开玩笑吧“我哎,秦安哎,华夏第一美男子,会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是不是嫉妒我的美貌,故意这么说的?”

微微皱起了眉头,翻了一个白眼的江怡柔就从乾坤戒里取出了一面小铜镜,然后递到了秦安的面前:“那你自己看。”

接过了江怡柔递过来的铜镜,刚刚看到镜中自己的秦安先是一愣,然后就向着铜镜里的那个人大吼道:“卧槽,这谁啊?”

见到秦安对着那面铜镜大吼大叫的模样,江怡柔忍不住捏了捏怀中的小团子,正有点迷糊的小团子见状抬起头看着江怡柔,而江怡柔则无奈地和小团子对了视线。

“小团子,我的恩人好像是一个大傻子,无奈哦,怎么办?

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铜镜,秦安闻言一脸同情地向着江怡柔说道:“你的恩人是一个大傻子?那你就别报恩就是,反正大傻子也不懂啥叫报恩,搞不好他是无心帮你的。”

看着秦安一脸单纯的模样,发觉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番话说得是他,于是江怡柔再度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然后点头应道:“我知道了,多谢兄台的建议,你还是继续烤你的竹鼠吧。

当秦安将烤好的竹鼠用一根竹签串好递到了江怡柔面前时,咽了一口口水的江怡柔接过了过去,在向秦安道了一声谢之后,她就轻轻地咬了一口那只烤好的竹鼠。

嗯……没想到这个大傻子的烧烤技艺还蛮不错的,色香味俱全,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跟大胖老鼠一样的竹鼠还真的挺好吃的,肉肥而不腻、鲜美多汁。

接着,大食铁兽放下了手中的竹子,从秦安的手中接过了那只用竹签串好的竹鼠,然后它直接将竹签和竹鼠都丢尽了嘴里开始大嚼了起来。

“你这吃相,也是绝了。”对于大食铁兽的一系列动作,秦安颇为不屑地吐槽了一句,然后就将手中的竹鼠撕烂,开始小口地啃起了竹鼠肉。

接着,江怡柔也开始吃起了竹鼠肉,只不过她的胃口不大,只吃了半只,剩下的大半只都被怀中的小团子小口小口地吃掉了。

看着怀中吃饱了的小团子翻过身来睡眼朦胧的可爱模样,江怡柔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她无意间看到了秦安正捧着半只吃剩下的竹鼠、对着夜空那轮皎洁的明月愣神。

发现那个山林野人突然露出一丝神往的表情,江怡柔突然有些好奇,然后她就向着秦安问道:“喂,你怎么啦?”

尽管额前的乱发遮挡了不少视线,但夜空中那轮皎洁明月的光辉倒映进了秦安的双眼里,这样皎洁的月光让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那个月光同样分为皎洁的夜晚。

那个夜晚,是在三百年前,还是五百年前……是建威三年,还是景昊八年?好像已经记不清了。

一个女人依偎在他的肩头,笑着向秦安说道:“仙君,真羡慕你天下无敌又寿与天齐,若是神州真有神仙,那么一定就是仙君这般模样的了。”

秦安笑着侧过头,在那个女人的额前轻轻一吻:“其实,到了我这个境界,很多事情都已经没有了追求,每天都很是寂寞和无聊的。”

女人侧过头,伸出手抚摸着秦安的面庞,笑着柔声说道:“仙君,你身为当今天下仙道第一人,万古仙道登峰造极的天纵之才,怎么还会有寂寞和无聊。”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弹指间敌手灰飞烟灭,一招手四海红颜争相自荐枕席,若仙君还会寂寞和无聊,我们这些凡人又该如何自处呢?”

身为天下仙道第一人,被誉为万古仙道登峰造极的天纵之才。

可以使九五至尊出城相迎,让当朝宰相跪地哭喊求饶。可以抬手一剑毁门灭派、取人性命于弹指之间,反手一剑破城亡国、使千里地内血流漂杵。

那又如何,该无聊还是会无聊,该寂寞还是会寂寞。

况且人有的时候,矛盾复杂得令人绝望。

只是这些话,秦安当年并没有说给那个女人听,毕竟就算说了,她也不会明白的。

高处不胜寒,这种寂寞只有你到了最高处才能理解,站在下面看你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

跟自己说这番话的女人,叫什么来的?

她是叫凝香,还是叫翠云,亦或是晓荷,还是雨凝,秦安也记不清了。

因为他有过太多的女人,就像是那些败亡在他手中的修士一样,几个几十个你还能记得住,成千上万个怎么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