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耶!我那带球跑的老公找来了)谢起戎于见微_(谢起戎于见微)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妈耶!我那带球跑的老公找来了》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许式微”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反渣女孩+双洁+团宠+萌宝+甜宠+老公带球跑+养娃+日常+旺夫】
  包租婆.说一不二女孩vS大老板.乖巧听话糙汉子

  睁开眼,于见微听说她那个带球跑路的‘前夫’,带着女儿找到家里来了!
  于见微:“你没事吧?”
  谢起戎:“待会见了你妈妈你懂事儿点,她喜欢听话的

  于昭懿拍了拍胸脯,朝她老爹比了个手势,“哦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谢起戎看着白里透着黑的女儿,并不是很放心
  不久后
  苏丁香:“老于,快来看,白捡的孙女你要是不要

  于志平:“古灵精怪的孙女,怎么能不要呢?”

小说:妈耶!我那带球跑的老公找来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许式微

角色:谢起戎于见微

评论专区

我有一个主神空间:起点试毒找到的无限流新书,目前能看

我能打破次元壁:看了猫和老鼠,你们可还记得杰瑞离开汤姆去了大城市,最后跑回去找汤姆,杰瑞离不开汤姆,汤姆同样离不开杰瑞,带汤姆回到自己家,一股浓浓的违和感。题材较少给个干粮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只要你能忍受猪脚那违和感十足看起来就像个痞子的名字与行为,那么你就能把这本书看的很带感

妈耶!我那带球跑的老公找来了

《妈耶!我那带球跑的老公找来了》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于见微,我图你

“谢起戎,你想要干嘛?”

“……我没想要干嘛!就是百亿长大了,她想妈妈,所以我才带她来看看你。”

这话一出,谢起戎听到电话对面的人呼吸急促,他更不确定于见微是生气还是激动。

是不想见他们,还是别的。

于见微痛苦的低吼问他,“当初先走的人是你,你想走就走,现在想回来就回来。

你以为你是谁?我不要你了,你还找我做什么?”

谢起戎咬着唇不说话,这已经是于见微第二次说不要他了。

“你说话啊!”

电话那头的人又不说话,于见微恼恨道:

“我最讨厌你总是一声不吭,从前你就这样,凭什么你想来找我,我就要去见你?

谢起戎,你知道你有多自私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你别哭,我错了。”谢起戎着急道。

“微微,我知道错了。”

于见微抹了一把眼泪,她不是爱哭的人,跟谢起戎在一起后愣是被他气哭过几次。

现在倒好,隔着手机谢起戎也有办法让她哭得一塌糊涂。

“微微,我很想你。”

谢起戎的一句话让她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簌簌而下。

“谢起戎,你说得再好听也没用,我不要你了。”于见微用力捏着手机调整好情绪说。

谢起戎:“你在哪里,我们去找你,今天是百亿的生日。

过了今天她就四岁了,她也很想妈妈。”

“谢起戎,你以为有她在我就会去见你吗?凭什么你来找我我就要去见你?

百亿百日那天你自作主张带她离开,后来我去找过你,那时候你见我了吗?”

她的话让谢起戎怔愣片刻,那时候于见微出了月子没多久就要跟他离婚。

情绪不好,态度也很坚定,连离婚协议都起好了。

他被逼得没办法,也真的怕她们母女俩走后,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们。

所以才想出了带百亿离开的想法,带着女儿离开,以后他和于见微就还有关联。

如果当时百亿真的跟着于见微走了,那他和于见微就一丁点机会也没有了。

他也知道这方法有些蠢,但他也是没办法,毕竟于见微这个女人总在他的意料之外。

“等我们见了面,要打要罚都随你,微微,我们在家等你,百亿也跟来了。”

又拿女儿说事,于见微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她气得站在床边,来回走动,说:

“谢起戎,你想要什么?你图什么?我们家什么都没有,我们那点钱你也看不上。

你突然找过来,究竟想要做什么?你到底想干嘛?”

于家虽然是本地人,房子也有几栋,有点小钱,但现在在谢起戎看来也不算多有钱。

毕竟路路通现在已经是上市企业,前两年还挤进了**民营企业500强第236位。

他现在的钱已经多到数不清了,所以还真看不上她们家的三瓜两枣

那谢起戎突然找过来,又句句话提百亿,他想干嘛?

拿孩子威胁她吗?

“孩子想妈,我也想我老婆,就找过来了,如果真的说图点什么;

于见微,我图你;

只图你。”

他眼眶泛红低沉说。

于见微抚着额头急促地呼吸,又被谢起戎气着了。

‘图她,想她’?!

那你早干嘛去了,以前她听信了别人说谢起戎是个老实人。

后来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老实人,老实人会一声不吭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儿抱走?

老实人能做到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

谢起戎让她和百亿分离了四年,蛇蝎心肠也不过如此,这是人干的事吗?

冗长的安静后,谢起戎带着祈求的口吻问: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等着。”

于见微恶狠狠的咬牙,今天非要给谢起戎好看不可。

“你就在那等着我。”

“嗯,我等你。”

于见微听到电话那个的人松了口气,重复道:

“我在家等你。”

“那是你家吗?”

于见微被他的不客气气的挂了电话,她迅速往浴室里走去。

镜子里的人蓬头垢面,因为最近要赶稿子经常熬夜,脸色也不是多好。

但于见微知道她近来的状态不错,现在脸色不好,多半是让谢起戎气的。

于见微想到什么,用手掀开睡衣,肚脐往下有一道浅浅的疤,是生百亿时剖腹的疤。

女儿虽然不是她拼了命生的,那也是她怀胎十月,吃了不少苦头才生出来的。

谢起戎一言不发就带走百亿,让她们母女俩分开了这么多年,这事于见微能恨死他。

再不多想,她拿起牙刷把牙齿当成谢起戎,直到见了血才停下手。

急匆匆,换了衣服才下楼。

这个小区叫朝阳区,谢起戎当初不见她,她气急了才回来。

回来这里没多久后她气不过,又习惯了在外面住。

用了谢起戎的钱全款买下这套房子。

她跟谢起戎在一起奋斗几年,虽然也赚到了钱。

但也穷得要命,因为钱往往才到他们手里,又贴进去做投资开分店了。

当初跟谢起戎在一起时吃个煎饼还要想半天加不加鸡蛋,就是为了能给他省下一点钱。

后来买下这套房子那天她眼睛也不眨,就是赌着一口气,也带着点要气气谢起戎的意思。

可是谢起戎还是不搭理她,又怕她不够钱花似的,第二天同样一笔钱打进她的卡里。

一句话一句交代也无。

油盐不进,还躲着她。

她那时又恰巧生了病,一时也无暇顾忌谢起戎,两人此后再无联系。

谢起戎刚才在电话里说想她,想她死了没有好让出路路通股东的位置,让别人上位吗?

如果不是他们登记那天谢起戎把路路通的股份全给了她。

于见微甚至都怀疑谢起戎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骗她替他家生下一个孩子。

好给他们家传宗接代呢!

老实、听话?

谢起戎他就是个屁。

恶毒还差不多。

这个男人现在还敢大辣辣的出现在她面前。

句句话里全是女儿,拿百亿做伐子,真是活腻歪了。

正处于下班高峰期,于见微急着要去收拾谢起戎,也没自己开车,改坐地铁回去。

她住的地方到阳春胡同要半个多小时,途中要转两趟车。

车上,她满腔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