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一涵冷斯傲《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全文免费阅读_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完整版在线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非常感兴趣,作者“葉非凡”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聂一涵冷斯傲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大学毕业当天晚上,聂一涵被林薇儿算计贞洁不保,还和弟弟被赶出林家
五年后,聂一涵携三个萌宝回到A国生活,也为了执行某项任务
怎料刚回到A国的第一天,三个萌宝就救下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还让他在家里养伤,最后居然还称呼起了爸比,差点没把聂一涵气晕
她一个神偷兼刺客,身价少说也有几亿的人,竟然要和一个男仆共度余生??

小说名: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葉非凡

主角:聂一涵冷斯傲

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

《爸比,妈咪这个杀手不太冷》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一切都是你在算计她?

“哦?”值班经理瞥了眼林薇儿和温书恒,先不说她什么身份,就温家,可是四季酒店的投资人之一,老板都得倒屣而迎的人,他可不敢怠慢了。

“我可是林家小姐,要是把我惹不痛快了,我叫我爸分分钟收购这家酒店,让你滚蛋!”林薇儿嚣张地指着值班经理,很是傲慢。

呵!

温书恒心里不禁嗤之以鼻,嘲笑林薇儿的无知,据他所知,她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买不下这家酒店的一半,真是迷之自信。

值班经理笑了笑没说话,冲温书恒微微颔首后叫服务员把8888的房间打开,反正冷斯傲一大早就退房走了,打开又有何妨?

林薇儿仰高了趾高气扬的下巴,和温书恒站在一起的她以为值班经理在冲自己颔首呢,算他会做。

服务员刷了房卡,将8888房间打开了。

聂一涵听见开门的声音,来不及再伤心了,从地上起来,抓过床上的被子往身上裹,扯到的枕头把床单上的落后遮住了,是林薇儿来了么?昨晚林薇儿给她喝的那杯饮料有迷药吧?

温书恒第一个走入房间,看到聂一涵身上裹着被子,雪白的肌肤上有不少的吻痕,他整个人都是呆滞的,逐渐放大的眼睛里透着不敢相信。

“书恒?怎么是……”震惊万分的聂一涵话没说完,就看到了随后走进来的林薇儿了,正想上去问个清楚,那几个记者疯了般袭来,举着相机冲她一顿猛拍,闪光灯刺得她眼睛睁不开,现在她无比确定,昨晚林薇儿给她下药,叫人毁她清白。

值班经理一脸懵逼,冷斯傲不是退房了吗?怎么8888房间里会有个女人的?

林薇儿见房间里只有聂一涵一个人,拧紧了眉,怎么这和她想的不一样?那个男人呢?

“不许拍!给我出去!”温书恒回过神将几个记者赶走,不管聂一涵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这个时候都得帮她,因为此刻的她看起来是那样无助。

几个记者可不会听温书恒的话,还在拍聂一涵,不忘提问——

“聂小姐,您作为林家的养女,本就过着寄人篱下阿谀求容的生活,如今您一丝不挂地出现在四季酒店,是不是傍大款想逃离看人脸色的生活?”

“聂小姐,请问昨晚和您发生关系的人是谁?方便透露吗?”

“以聂小姐您的姿色,对方一定是个帅气多金的富二代吧?”

聂一涵潸然泪下,被记者这么说,心里很难受,什么叫她傍大款?她是被林薇儿算计。

“我说了你们给我滚出去!”温书恒挥起拳头冲一个男记者的脸砸去,打得他鼻青脸肿流鼻血,吓怕了其他两名女记者,纷纷往后退。

“经理现在怎么办?”服务员慌了。

值班经理顾不上去理会服务员,赶紧叫人来把三位记者清走,免得温书恒闹出人命的同时自己还丢了饭碗,真是的,冷斯傲退房的时候,怎么也不说房间有个女人呢?

“聂一涵,那个男人呢?你把他藏哪了?”把整个房间翻了一遍也找不到贺潇的林薇儿急了,来到聂一涵的面前质问。

“你算计我害我**的那个男人么?”聂一涵反过来质问。

温书恒皱眉,聂一涵被林薇儿算计?

“呃你在说什么?我算计你?真是可笑!”林薇儿当着温书恒的面才不会承认。

“昨天晚上,我是喝了你那杯饮料才昏倒的!如果你没在算计我,那为什么知道我在这家酒店,带着记者来拍我,知道我和谁睡了?你不觉得自己在欲盖弥彰?”聂一涵字字见血,看看林薇儿怎么狡辩,她就不应该喝下那杯饮料,就不应该相信林薇儿会和她和平共处。

“那是因为……”林薇儿慌了阵脚,她应该只叫记者来,自己不出面的,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可是她想让温书恒讨厌聂一涵啊,所以根本没想这么多,这下这么办?

“因为什么?你倒是说啊!”聂一涵咄咄逼人的瞪着理屈词穷的林薇儿。

“叫我来酒店,说让我看看一涵卖身女的真面目,结果,一切都是你在算计她?”温书恒的脸黑了,很生气林薇儿的所作所为,她怎么做,是为了让他讨厌聂一涵,好接受自己么?

“不!不是的!”林薇儿连连摇头否认,手指着聂一涵,咬牙硬着头皮上,“我会知道聂一涵在这里和别人做交易,那是因为我昨天去酒吧庆祝毕业,在那看到了在拉客的她!出于感到惊讶,我一路尾随她和那个男人,见他们走进了这家酒店。”

“不是的,我没有!”聂一涵摇头,如果她有林薇儿算计自己的证据就好了,绝不会让林薇儿有胡说八道的机会。

温书恒看着十分气愤着急的聂一涵,她的情绪,不像是伪装的,他也相信她。

“你敢说你昨天晚上没有到过酒吧么?”林薇儿瞪着聂一涵。

“到过又怎样?”聂一涵承认了,毕竟这是不争的事实。

“既然到过了,那就说明你去拉客了!拉完客又和对方来酒店进行交易了!”林薇儿气势汹汹。

“我没有!是你在算计我!”聂一涵忽然感觉,自己的话在林薇儿面前,显得那么无力,她明明是受害者啊,林薇儿就这么讨厌她吗?讨厌到让人毁了她的清白。

温书恒眼里乍现惊愕,聂一涵昨晚去了酒吧?

林薇儿乘势而上:“聂一涵,这些年,我一直很好奇,你哪来的那么多钱供自己和弟弟上学,明明我爸妈打你上高中,就没给过你们姐弟一分钱!你说你一边上学一边兼职,谁信呢?你根本挣不了这么多钱!你去出卖自己的身体换钱了以为我不知道么?”

聂一涵眼底一沉,林薇儿说得不错,她上高中时,养父母没有给过她一分钱,弟弟也是,她想过自己挣钱供自己和弟弟上学,可她处处碰壁,无奈之下,她去偷东西了,开始为自己和弟弟而偷,后来为雇主而偷,只要偷到雇主指定之物,她就能得到一笔丰厚的酬劳,比起自己偷不值钱的东西,雇主提供的稀世珍宝更值钱,久而久之,她也就有了代号蔷薇,后来又成为了神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