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雾顾庭松《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全集在线阅读_(黎雾顾庭松)完整版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是作者“六纸余”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黎雾顾庭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修真界有两大未解之谜,其一是与仙界接壤的天池于千年前一夜冰封;其二是昆仑师祖顾庭松乃修真界第一人,飞升仙界后却去而复返
某日宗门合宴上,顾庭松掐指一算,当即宣布要收徒,只见他御剑东行……
突然,天池里钻出一毛茸茸与他撞了个正着
莫名变成兔狲的黎雾面露惊恐: 啊呜啊呜……
顾庭松: 阿雾?不错,是个好名字
黎雾: 啊…这也能猜对?
顾庭松当机立断: 小东西与我有缘,正好我收你为徒!
从此昆仑多了一位毛茸茸师叔祖……
【戏精憨憨兔狲妖 X 白切黑昆仑师祖】

小说: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六纸余

角色:黎雾顾庭松

评论专区

冒牌女修真者:可看,但是作者有点自嗨了

重生美洲巨头:抄袭就不说了,抄都抄出一般小说的毒点了,智商不够,武力来凑;剧情不爽,美女加两;人物不灵,有情就行!

无限异闻录:水准以上的小黄文,尤其fate里**凛和樱的情节,标准系统风格简直好顶赞,可惜不是全收,和作者名不符啊

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

《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纸鹤外卖

红日东升,光照云海。

黎雾一夜无梦,睡到天明,只觉身心舒畅。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舒展开身子,正想惬意地伸个懒腰,转头却发现玉床上的顾庭松此时竟还未醒。

玉枕上的他双目紧闭,柔睫轻合,浓密的发拂落在瓷白的脸颊,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紧抿的薄唇也失了血色。

黎雾伸出毛茸茸的爪子轻拍他的肩膀,入手却是一阵冰凉的触感。

“师父,你怎么了?”黎雾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家师父,眼里满是担忧。

“无碍,大概是昨夜寒露深重着了凉,过会儿就好了。”

顾庭松脸色苍白,眼尾泛起一抹不正常的嫣红,沙哑的声音却带着安抚的笑意,颇有几分病美人的风姿。

黎雾正想开口问:仙人也会生病吗?

“叩叩——”

却被突然的敲门声打断。

顾庭松轻轻挥动衣袖,竹屋的房门立刻打开。

一只白色的纸鹤小心翼翼地从门口探出头来,脖子上挂着一个方正的竹编食盒,两边的翅膀上各写了一个“膳”字。

“珍馐阁的早膳已送达,请享用。”

纸鹤低头将食盒平稳地放置在门边,转身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黎雾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脱口而出:“莫非这是修真版外卖?”

顾庭松也一愣:“外卖是何物?”

“呃,外卖就是凡间酒楼打包好餐食派人直接送到雇主的家里。”

黎雾自觉有掉马甲的风险,还欲盖弥彰地添了一句:“……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然后无辜猫猫头战术性歪头一笑:“嘿嘿。”

顾庭松牵起唇角,眉梢流泻出浅浅笑意:“哦,原来如此。”

这小东西肯定没说实话,罢了,看破不说破。

“不过,这纸鹤传送符尚未在修真界流行,此乃三长老魏季所创,近来才被珍馐阁的卫掌司用于昆仑传膳。”

黎雾想到现代生活发展日趋成熟的庞大外卖产业,不禁啧啧称奇:“魏长老和卫掌司都是人才啊!”

看来有空可以找他们聊聊如何壮大修真界的外卖产业……

黎雾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商机,越想越开心,仿佛看见巨大的财富在向自己招手。

“好了,快去用膳吧,吃完就开始修炼了。”

顾庭松不理解自家徒弟又在独自开朗什么,只好撸了一把正在走神的猫猫头。

绵密的绒毛,松松软软,手感果然很好呢!

黎雾赶紧回神,拯救自己被蹂躏的小圆脸:“嗷呜,确实有些饿了!”

顾庭松如玉的长指掀开食盒的盖子,热腾腾的早餐香味扑鼻而来,勾得人黎雾的心痒痒的。

食盒共有三层,第一层放着一大碗火腿丝灵米粥,第二层是四个青瓷碟盛的小菜,最后一层是码地整整齐齐的云团糕。

黎雾迫不及待地把脸埋进碗里,软糯的灵米粥清香四溢;凉拌山珍,鲜美诱人;白灼青菜,清新爽口,还有她最爱的云团糕,清甜香软。

这仿佛是按自己的喜好量身定做的食谱吧,太好吃了,好感动!流泪猫猫头!

黎雾很快就把食盒里的食物扫荡完毕,心满意足地眯着眼打着饱嗝:“嗝……师父,我们……嗝,开始修炼吧!”

顾庭松揉了揉她的小肚子,细长的桃花眼含着浅淡的促狭,揶揄道:“好啊,阿雾快努力修炼,筑基后就能像师父一样辟谷,不会有打嗝的烦恼了。”

黎雾:……

喵喵喵?辟谷是不可能辟谷的!

————

清阳曜灵,和风容与。

逍遥峰上云雾缭绕,时隐时现,如缥缈仙境,蒸腾着一股氤氲之气。

顾庭松领着黎雾走出竹屋,绕过后山的寒池,来到一座庄严古朴的八角亭内。

翠玉的栏杆上雕刻着云纹,彩绘的飞檐拱角翘向天际,顶端上还挂着铜铃,微风拂过发出清脆的响声。

“昆仑十三座主峰,逍遥峰不是最高的那座,却是昆仑灵气最充沛之地,你可知为何?”

黎雾摇摇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等着顾庭松解惑。

却见他挥指一弹,启动亭内阵法,一道金色的大门突然凭空出现,数万层石阶堆积成一座山峰映入眼帘。

“此亭唤作璧玺亭,隐藏着聚灵法阵,而石阶之上的最顶峰正是昆仑的灵源阵眼。”

顾庭松弯下身子,轻柔地摸了摸黎雾的头,眼神温和却坚定,清润的声音透着鼓励:

“阿雾,这次你要靠自己一步步爬上去了,越往后走,阻力会越大,但只要坚持走到峰顶,往后就轻松了。”

黎雾探出毛茸茸的脑袋无声蹭了蹭他的胳膊,末了还不忘伸出**的肉垫轻触他的手掌心。

顾庭松用大手包裹住她的爪子,低下头一脸疑惑。

“这个叫击掌,我一定会成功的!”

黎雾扬着小脑袋神气十足,大步迈向第一层石阶。

突然,一股难以抗拒的压力直冲而下,身上仿佛背着一座小山般的包裹。

一步,二步,三步……每一步都艰难无比,她只能慢慢地一步步挪动,持续机械地重复这个动作。

渐渐地,她甚至看不清前面还有多少层石阶,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否则功亏一篑。她只能不断地走下去,直到终点。

黎雾的神识开始涣散,她仿佛看见了前世北漂独自打拼的自己:

大学刚毕业时,因为贫穷她只能住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在这样恶劣的居住环境下,无良房东居然还要涨房租,导致她被迫拎着大包小包流落街头。

寒风刺骨,凛冽的冬夜突然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黎雾的脸上、身上,刹那间就融化了,冰冷湿润的触感,令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凉气铺天盖地,她裸露在外的手指已经冻僵了,沉重的行李压得她疲惫的身躯愈发无力。

黎雾艰难地拖着疲乏的步子在雪地上前行,忽然脚步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行李散落在地上,沉重的压力也随之消失。

“不如就地躺平?”心中突然冒起这样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