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星辰载盈载缺《穿越之这日子没法过了》_单星辰载盈载缺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之这日子没法过了》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载盈载缺”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在夜市打工赚钱的单星辰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酒瓶子直击脑门,两眼一闭再次醒来,却发现换了个身体,直接被搞到了古代
爹没有娘不爱,原身就是个小可怜……单星辰眼前一黑
刚死了娘就要‘被’嫁人,对象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高龄剩男’大将军……单星辰眼前又一黑
奇葩亲戚来上门,不讲道理撒泼又打滚……单星辰眼前又双一黑
未婚夫、奇葩还没解决,大笔债务突然追上门……单星辰眼前又双叒一黑
本想靠着自身的化学专业知识,发家致富,结果——什么?这里都有了?……单星辰眼前又双叒叕一黑
怀疑自己得罪了穿越大神,单星辰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说名:穿越之这日子没法过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载盈载缺

主角:单星辰载盈载缺

穿越之这日子没法过了

《穿越之这日子没法过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过敏

再次路过胭脂阁,这边比刚才人还多,门前的大街上里里外外的围了好几圈,吵吵闹闹的,好不热闹。

“这是怎么了?”燕子踮起脚八卦。

单星辰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更不想知道,她不看热闹都被砸穿越了,要是瞎看,还不知道怎么样,在现代的时候她连微博都没用过,此时此刻只想快走。

可是她不看,燕子看啊,这小妮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拽着单星辰就往前凑合,等单星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燕子硬拉近了人圈的中心。

一个背对着人群的女人被胭脂阁赶了出来,正在门口一边哭一边骂。

看热闹小能手燕子已经和旁边的大妈搭上话了,搞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热心的给单星辰讲解。

女人自称在胭脂阁买了胭脂,回去用了没几天,脸就开始又红又痒的,最近又开始长小疙瘩,她觉得是这胭脂阁的胭脂有问题,所以来要说法来了。

单星辰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从侧面就能看见女人的脸红的很严重,可以初步确认是过敏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及时止损好好护肤,没几天就好了,不过单星辰可不敢随意插话,毕竟也不关她的事情。

闹来闹去女人也就那么几句话,胭脂阁派了奴仆在门口守着,任由她哭任由她骂,该买东西的照样在买,一点影响没有。胭脂阁做了这么多年,又做的这么大,怎么可能一点底气没有,这种情况多了去了。就算是他家产品的问题,可是这不也没证据么,更何况那么多人都没事儿就她有事,说出去没几个人信,所以根本没影响。

燕子呆不住,左看右看的,突然拉住了单星辰问:“小姐啊,你看她那脸,我怎么瞅着眼熟呐?”

“你认识?”

单星辰仔细看了看,侧面看确实有点眼熟。

燕子说:“不是不是,我说她那个……哎呀就是那个!”

燕子着急了,比比划划说不到重点,单星辰也不催,等着她说。

一着急有点控制不住音量,燕子一把撸起自己的袖子:“她的脸和我胳膊是不是有点像?就是我之前胳膊上那个东西!”

脸和胳膊怎么可能像,换成别人怕是一巴掌把这乱说话的小妮子胡开了,可是单星辰却听懂了。

燕子说的是她胳膊上起疹子的事情,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好了,还多亏了单星辰随手带回来的蛇痢草。也不知道是不是歪打正着,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她之所以认识这个,还是因为这中草药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正好是她很喜欢的一个影视角色,所以她特意了解过,知道这东西可以治疗风湿疹。

没想到回家给燕子煮水洗了几次之后,燕子的胳膊就好了,也不知道刚巧要好了,还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对症了。

“是挺像,可是不一样,那个草可治不了这个。”准确的说不完全一样。

“你说什么?你知道怎么治?”

燕子刚才声音太大了把人吸引过来了。

“不是不是!不一样的!”单星辰赶紧澄清,这人什么耳朵啊,没听见说了治不了么!

“单星辰?”

“梅姨?”

没想到还真的是个熟人,怪不得刚才看着怪眼熟的。

梅姨央求道:“星辰啊,你要是知道怎么治,可以一定要告诉姨啊,不然我可就没法活了”

梅姨说着说着开始哭了起来。

“梅姨!这……哎呀真不是我不帮你,燕子之前是胳膊上起了疹子,虽然看起来有点像,但是和你这个不是一码事。你这个还是要去看大夫,我们也不是大夫……”单星辰着急的解释,语无伦次的,她最受不了别人哭了。

“看了啊,可是这都好几天了,一点都不见好啊,我还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梅姨被戳中伤心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鼻涕眼泪的糊了一脸,看着有点恐怖。

“那你有没有多找找几个大夫啊?”

“怎么没找啊,这边城大大小小的医馆我都跑遍了啊!”

一直站在街上也不是个事儿,周围看热闹的已经把几个人团团围住了,单星辰没办法了,带着人找了家酒楼挑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梅姨,你凑过来一点,让我仔细看看!”

梅姨听话的把脸错过来,还忍不住直哭。

“梅姨,你先别哭了。”单星辰被她哭的头疼。

梅姨总算是委委屈屈的憋住了。

单星辰仔细观察了一下,突然问:“你……是化了妆么?”

梅姨点头,带着哭腔:“是化了啊,我虽然不用出去接客,可我好歹也是我们院里的门面,脸不好怎么行!?现在又这样了那不化妆就更不行了!”

单星辰刚才就觉得奇怪,梅姨的脸上很斑驳,一块白一块红的,原来是眼泪把胭脂给冲掉了一部分。

而且单星辰也算是找到问题所在了,梅姨本就对胭脂里的东西过敏了,现在还雪上加霜继续刺激,能好才怪了。

用化妆品就是这样,过敏了,一定要及时止损,积极修复,不然只会越来越坏,最后没准脸都烂了。

“燕子你去要一盆水,梅姨把妆洗了吧!你这脸是过敏了,之所以吃了药也不见好,就是因为你的皮肤现在很脆弱,这胭脂水粉里有……一些东西,会伤害到它,所以才一直不好。”

“过敏?这是什么病症?我……不曾听说过啊!别是什么绝症啊!?”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这可难为死单星辰了,她要怎么解释:“就是……你的皮肤,和胭脂水粉里边的一些东西不对付,俩家伙打起来了,所以你的脸才这样。”

梅姨还是似懂非懂,不纠结了直接问:“那……你可知道治法?我这脸还有救么?”

“有救有救,你这段时间不要化妆了,一点胭脂水粉都不好用,早晚都好好洗脸,疹子自然就消下去了!”

梅姨虽然是过敏了,但是还好现在还不是很严重,虽然看着有点吓人,但是确实还不到不能治的程度,只不过这里没有药,只能靠自身恢复了。

“真的啊?星辰啊,你可别哄你梅姨啊!”梅姨将信将疑的,要是这么简单怎么那么多大夫都没整好啊!?

单星辰耐心的说:“相信我,自然是真的!我保证……不,我发誓,我没有骗你!”

送走了将信将疑的梅姨,外面太阳都落山了,回家做饭还麻烦,单星辰干脆带着燕子在酒楼吃。

随便吃了两口,单星辰扔了筷子:“不好吃!”

燕子还在不停的吃吃吃,不理解的说:“多好吃啊,小姐,你再吃块肉!”

好吃个鬼,都不如燕子做的好吃,单星辰把肉塞进嘴里,胡乱的嚼了几下就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