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陆凌姝楚易_《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完整版在线阅读

陆凌姝楚易是古代言情小说《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澹月”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端方古板世家小姐×桀骜不羁浪荡小爷
传闻陆长姑娘才貌双绝,日后当为天下主母也
谁敢求娶?
楚易拍桌:“简直放屁!”
楚二爷追姑娘有三宝:死皮赖脸,死缠烂打,死磕到底
相遇前,楚易(不可一世):谁敢挡道?小爷neng死他!
相遇后,楚易(摇尾巴状):陆姑娘,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众人啧啧:天涯何处无芳草,非要吊住这棵树?
楚易死死抱住凌姝大腿,委屈道:“还真是栽了
我这辈子非卿不娶

小说名: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澹月

主角:陆凌姝楚易

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

《纨绔将军今天撩到大小姐了吗》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遍红院(3)

到了后巷,陆凌姝一言不发,准备上陆家马车。

陆止戈拉住她袖摆,没话找话道:“阿姐,我可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找我。其实遍红院真不是那种下流之地,没你想得那么不堪。”

陆凌姝头也不回,身姿挺直,宛若一株秀兰:“浑身酒气,离我远些。”

陆止戈讪讪把手放下,又道:“你迁怒人家楚公子也是不该。他人好着呢。”

“你别的没学会,倒学会捧人臭脚了?”陆凌姝转头,肃声道,“用不着你替他粉饰太平。那人所作所为早已世人皆知,膏粱子弟,仗着家世谋了个好闲职混一混,难道有假?”

陆止戈道:“阿姐,你这是偏见。人家是堂堂扬州护军,掌管一方军务。我和他处好了关系,于咱家大有益处。他能瞧得上我已是不错了。”

“瞧得上你,便带你逛青楼,倒真仗义啊。”陆凌姝冷笑。

陆止戈皱眉,大声道:“便是爹爹知道了,也不会阻止我与楚公子来往的。”

陆凌姝道:“府里就要操办喜事了,我有多少时间管你?你能不能叫爹娘省点心。”

陆止戈气道:“你们总拿我当小孩儿看待,过完年我都十五了!”

“止戈。”陆凌姝迎风而立,嗓音温和沉稳,“阿姐希望你早日明白,凡事只有靠自己,才有改变命运的希望。爹爹虽是扬州守御,说到底管辖职责有限,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咱家还指着你出人头地,你可要走正道才行。”

“你所谓走正道,便是叫我参选安抚使司副使的遴选?”陆止戈烦恼不已,“阿姐,我念书不好,武艺不行,我也不是做官的料,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二人各执一词,谁也不服。

又争执了几句,陆凌姝不想再吵,温柔而又失望地轻轻摇头,在婢女扶持下上了马车。

陆止戈气得与车夫同坐在外,一叠声地喊着“驾”,迎着灌头灌脑的冬风,随陆家的马车驶远了。

不远处。

一株高大杏树后,缓缓转出来一个颀长的身影。

正是尾随而来的楚易。

原来在她眼里,他如此不堪。

难怪方才初见,都吝啬于给个好脸。

也对啊。扬州城内,谁会看得上臭名远扬的楚二公子?大哥楚荣倒是颇得赞誉,年纪轻轻就谋到了从五品扬州知州,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自是前途无量。

他楚易算什么?

人家说起太守之子,只会想起楚荣。

谁会在意区区一个烂名声的次子?

未几。

侍从随风领着李琰走出遍红院后门,朝杏树走去。

光秃秃的枝干萧条冷涩,衬得树下一身清俊的楚易显得分外孤寂。

“咱们楚公子何时伤感起来了?可不像你天不怕地不怕的作风啊。”李琰笑了一句,“府中有事,我来晚了,待会我做东赔罪。陆兄呢?”

“早走了。”楚易踢一脚地面的石子儿。

李琰一愣:“走了?走哪儿去?”

“被他姐姐拎回去了,灰溜溜的,实在有点可笑。”楚易耸耸肩,忽然道,“之前听说你爹托人去守御陆大人家提亲,亲事定下来了?”

李琰一脸震惊,还没从陆止戈被他姐捉拿回去的消息中回神。听到亲事,这才缓缓道:“定了。不过拜堂也得半年之后。成亲之前名堂太多,都靠我娘来张罗。”

李琰是扬州中领军将军李阙之子,自小与楚易交好。

楚易幼时好动,又没亲娘管教,像只猴儿似的调皮捣蛋,只差上房揭瓦,被楚父送去李将军麾下拜师练武,倒因此习了一身好武艺。

不过,李琰翩翩君子,文武双全,不像楚易这般性子散漫。

两人一静一动,颇为互补,很谈得来。

楚易笑道:“陆家姑娘捡了你这个大便宜,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不过老兄你可就惨了。”

“怎么说?”李琰问。

楚易道:“我看你讨的不是媳妇儿,是管天管地的管家老妈子。”

李琰失笑,奇道:“我与那陆小姐有过几面之缘,只觉她活泼可爱,性子烂漫,所以爹娘要给我说这门亲,我也没有意见。怎的跟你所见完全不同?”

楚易“呵”的一声笑。

见他神色古怪,李琰忽然明白了,方才怕是陆家的长姑娘亲自来拿人的吧。他哈哈一乐,抚掌道:“我要娶的是陆家二小姐。那大小姐,可是万万不敢招惹的,只怕平白被人笑话一遭。”

楚易愣了下:“陆家还有位大小姐?”

原来陆家有两个千金。

心头似乎松了不少,平时浑不在意这些闲事,如今也好奇起来了:“为何不敢招惹?她那性子倒是迂腐无趣。若谁娶了,怕是一辈子没好日子过。和尚念经似的在耳边念叨,烦也烦死。”

他这般义愤填膺,李琰觉得好笑:“人家陆长姑娘才貌双全,若放在扬州一众名门贵女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才,那提亲者连陆家门槛都要踏平了。怎被你说得倒似毒蛇猛兽一般?”

楚易更加好奇,又怕被人瞧出端倪,清咳了一下:“说得天上有地下无的。那为何陆二小姐倒先定亲?”

李琰道:“估计陆大人舍不得宝贝女儿吧。”又颇为惋惜道,“陆长姑娘若说亲,定能嫁得不错。只可惜她爹眼光高,白白耽误了女儿。皇上好些年未曾选秀,长姑娘都被留到十八了,再耽搁下去只怕……”

他没接着说,摇了摇头。

似想起什么,李琰问:“对了,你家为何还没给你说亲?听说你大哥也尚未娶妻。”

楚易“嘁”了一声:“我没看上的。他们若想随便给我娶一个,也是妄想。”

李琰道:“这扬州城姑娘千千万,难道就没一个入得了你的眼?”他拍拍好友肩膀,“莫要眼光太高了。男子成家立业是正事,拖不了太久,总要慢慢实现的。”

楚易低头笑了一下,随手摘了片杏树枯叶把玩,没有接话,心思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陆家长姑娘……

十八了。

倒也配得。

就是这故作清高的脾气,该治治。

至于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