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屑宝苍井《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全章节阅读_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完整版阅读

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这是“homo羊”写的,人物杨屑宝苍井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名: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homo羊

主角:杨屑宝苍井

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

《野兽仙贝的王道征途》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破坏好事

“起立!”

班长時枝小雅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

这是一位十五岁的小女孩,一米五个头,瓜子脸,长相清纯,发育良好,几年后妥妥的是一位大美人。

全体学员听到口令后,同时起身弯腰,异口同声地开口,“山长好~”

“学员们好,请坐!”

“今天咱们来学习第二课‘在承担责任中成长’,让我们把书翻到………”

“哎呀,终于下课了!”

上完两节课的杨屑宝伸展了一下筋骨走出了教室。

初三有两个班,思想品德课也基本上是一班上完然后去二班,等于连上两节,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

此时已经快到十一点了,杨屑宝在考虑是回宿舍自己做饭吃还是去外面快餐店吃。

他的家在县城里,这所学院就是在距离县城十几公里的地方。

为什么他不去县城里的学院当山长呢?这样不是离家更近一些吗?

原因很简单,因为县城里不需要山长了,就是满员的意思。

没办法,他只能跑来这里了。

其实不止他一个,还有很多山长都是如此。

说实话,杨屑宝是不想当老师的,但不当山长又能干嘛?

要技术没技术,要力气没力气,不当山长,他连吃饭都成问题!

杨屑宝决定中午自己煮面条吃,原因就是不想送钱给快餐店。

他严重怀疑外面那家快餐店是缓院长的亲戚开的,上次他去吃饭,竟然看到缓院长和那快餐店老板在角落里勾肩搭背,两人满脸猥琐,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管这两人有没有关系,杨屑宝是不会再去吃了,还是自己煮面条好吃。

一般情况下,杨屑宝只有在周末放假的时候回家一趟,其余的时候都是睡在学校宿舍里。

这宿舍是平房,墙不是墙,房不是房,只能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住一下,如果碰上台风冰雹什么的,指不定就得塌了!

反观学员宿舍,缓院长还是舍得花钱的,三层楼,结实得很。

这可不能出问题,不然缓院长也就不用当院长了,估计还得进大牢。

杨屑宝走出了教学楼,就看到猪头缓院长正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山长在说话。

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那女山长穿的山长服是短袖,十分清凉。

缓校长一脸和蔼,十分正经地和女山长说话。

可能是怕女山长没听清楚,他就把那张猪头脸往对方的耳朵靠,同时那对羊粪蛋大小的眼睛偷瞄对方高耸的山峰。

“尼玛的,这猪头竟然这么猥琐,大白天的敢做这事,真是败类人渣!”杨屑宝心中暗骂。

他本就看不惯这缓院长,现在看到了这一幕,一定要去破坏对方的好事。

“你以后上课要打起精神,不要让学员偷吃零食,做小动作。”

杨屑宝在经过两人的旁边时,听到缓院长亲切的对女山长说。

“院长,对…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的。”

女山长低着头,有点慌张,毕竟上课上得不好,还给院长抓到,这是很丢人的事情。

她是刚分配来这学院不久的,可以说是一个新人,很多学院里的事情都不是很懂。

况且她听说这个院长最喜欢抓别人的小辫子,还会扣工资,这使得她现在十分紧张。

缓院长看女山长有点害怕,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嘿嘿地说:“你也不要太紧张,我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上课有学员吃零食做小动作在所难免。

你是一位年轻漂亮能干的女山长,一定会改过来,我是很看好你哟,如果你把自己的课上好,各方面的素质提高,我就会给你加一加工资。”

那缓院长的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恨不得直接跳进女山长的衣服里看个明白。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多,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他想透过女山长的衣领,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只可惜,这缓院长是个矮子,根本没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他觉得很有必要重新设计一套山长服给这些女山长穿,这样的话,应该就能看到想看的东西了。

女山长听到可以加工资,小脸露出笑容,“谢谢院长,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看到女山长朝自己笑,缓院长心里痒痒的,要是可以和眼前这美人去床上探讨一下人生哲理,那该多好。

“欸,说什么谢谢啊,我身为院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杨屑宝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他站在缓院长的旁边微笑着说:“院长,中午好,你吃饭了吗?”

缓院长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女山长身上,根本就没发现杨屑宝站在自己的旁边。

听闻声音,他只好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打扰自己的好事。

转头一看,竟然是杨屑宝!

当下心中升起了一股怒火,想把这不懂事的杨屑宝大骂一顿。

不过,这里还有一位女山长,他只好强压怒火,说:“噢,原来是杨山长啊,我已经吃过了,看你似乎刚上完课吧,还是赶紧去吃饭吧,可别饿着了。”

缓院长想快点把这个碍事的杨屑宝赶走,自己好继续和漂亮的女山长说话。

“呵呵,多谢院长关心,这吃饭不着急,我呢有件事想问一下院长你啊!”

杨屑宝怎么会走呢?他的目的就是不让缓院长和女山长说话,目的不达到,他就不走。

缓院长都不耐烦了,但依旧耐着性子问:“杨山长,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作为院长,是很有必要解决你们这些山长的问题的。”

杨屑宝嘿嘿一笑,搓着手,“这不马上就要过山长节了嘛,到时候你要给我们这些山长发多少**啊?”

这个问题并非他一人想知道,几乎所有的山长都想知道。

“这个…这个嘛…”

缓院长挠了挠自己的猪头,这个问题真不好说,发多了他腰包就空了,发少了,手底下那些山长就不乐意。

“奥,这个问题我会在山长节之前开一次大会,到时候大家好好讨论一下此事,我知道你们都不容易,其实我也不容易,大家都是出来赚钱的嘛,你说是不是,松岛山长!”缓院长转头看向松岛山长。

“院长说的是,没有钱真的不好过日子!”松岛山长点头,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所以也想多赚点钱。

杨屑宝心中暗骂这臭院长真是狡猾,发**根本就不需要开什么会,发多少全由他这个院长说了算。

缓院长见自己回答了杨屑宝的问题,对方竟然还赖在这里不走。

他知道没办法再继续和松岛山长说话了,心里对杨屑宝越加不爽,假装看了看手表,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