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第一人)辰龙上官玥_道门第一人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道门第一人》,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辰龙上官玥,文章原创作者为“花无炎”,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命犯天煞孤星,孤星入命之人
克父母,克亲朋
越是亲近之人,越是不得善终
十岁离家,追随师父学习神鬼道术
师父夺我姓氏,赐名辰龙
身有逆龙鳞,天生阴阳道体
若天命不可违
那便逆天!改命!

小说:道门第一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花无炎

角色:辰龙上官玥

评论专区

无敌的我何须亲自动手:哦吼?月入百万的您也开始恰软饭了嘛?

俗世地仙:胖子…

蜂窝网络与无人机战争:MUV世界和AZ世界的互窜很有爱啊,很喜欢伊奈帆这种类型的主角

道门第一人

《道门第一人》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阳火

辰龙一掌拍在,白衣女鬼那虚幻的身体上。

白衣女鬼一声惨嚎,被打飞出七八米远。

之前辰龙所驱散的那些,只是因为有执念存在,灵体没有溃散的游魂野鬼。

那只被他收入摄魂瓶的鬼婴,勉强算是怨灵。

而这只白衣女鬼却是不同,它身上的怨气浓郁,眼神怨毒,是已经触及到恶灵层次的怨灵。

可却还是无法避免的被辰龙一掌打伤,白衣女鬼的身体炸开化成一团黑气,向着松北火葬场的大院飞去。

罗鹏坐在地上,嘴里呼呼呼的喘着粗气,裤子湿乎乎感觉,让他现在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么大人了还被吓的尿裤子,实在是丢人。

刚才的一幕,就算罗鹏再迟钝,也猜测出了面前黑衣面具小哥的身份。

既然能够将鬼打跑,那肯定是专业人士!

“额….小….大佬,你到底是什么人?”罗鹏斟酌着语气问道。

“道士,驱魔人,抓鬼专家,随你怎么理解”

为了之后的行动方便,一些该有的解释还是必要的。

罗鹏站起身,有些不伦不类抱拳行礼。

“额….大佬,之前多有得罪,谢谢你救我,我们快走吧!”

“不用谢我,这不是无偿的,之后你要付我报酬,就你一个月的工资”

辰龙声音给人一种无悲无喜的冷漠感觉。

“啊?这么多!”

听到要收一个月的工资,罗鹏脸色发苦。

这是在给他本就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知道罗鹏接下来会说什么,辰龙一抬手声音坚决的有些不近人情:

“ 不要嫌贵,相信我,你不会愿意欠我的人情!”

罗鹏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下去,心中无语的抱怨道:

“这怎么还开口威胁上了,要是不给钱,就要派小鬼来索我的命吗?

唉…..算了,时运不济,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辰龙因为天煞孤星命格的原因,要避免和任何人产生太多的因果。

说的直白一些,就是谁都不能欠辰龙的人情。

也没有人会愿意,还一个天煞孤星的人情债。

人情债,人命偿…..

所以辰龙去处理那些委托的案子时,他的收费已经到了同行的天花板。

辰龙的收费标准,是根据委托人自身的家当来计算的。

视案子的复杂程度,和牵扯面,收取委托人总资产10%到30%的酬劳。

一个普通人,银行卡里有个几万块,那收取20%的酬劳就要上万了,这足够让当事人感觉到肉疼。

事后不仅不会念及辰龙的好,反而会觉得这是一个黑心的财迷道士,一心只为钱财。

而若是一个资产百亿的富豪,以辰龙的收费标准,那就高的有些吓人了。

哪怕只是10%的酬劳,也要10个亿。

目的就是让每个人委托人,都伤筋动骨。

这样才能规避天煞孤星命格的影响。

因为这点,不少道门中人,都在暗中诟病辰龙和太一门。

觉得他们作为道门正统的魁首,圈钱的吃相实在是太过难看一些。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给了他们截流的机会。

只有遇到他们无法解决的大案子时,才会求到太一门的头上。

而这么算下来,以这种高收费的标准,辰龙这几年也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但事实是,在每一次委托结束后,辰龙都会以委托人的名义,将所得酬劳捐赠给慈善机构,只留下能够维持生活的一小部分。

以这种方式为委托人积累阴德抵消因果,辰龙本身所获得的阴德也能最大化。

“好,等一会儿离开,我就给你微信转账”

罗鹏站起身认命的说道。

“走吧!”

双方谈拢辰龙向着火葬场的方向走去,而另一边的罗鹏则是和他选择了相反的方向。

“唉?不离开吗?”罗鹏转身一脸疑惑的问道。

“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你也不想日后天天有这些脏东西跟着你吧”

“额……”

听到辰龙这么说,罗鹏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他是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必须一次性解决!

他可是要付一个月的工资!

辰龙瞥了眼罗鹏。

此时的罗鹏,身上阳气流失的严重。

人的身上有三缕阳火。

分别是位于头顶的命火和双肩的两缕护身阳火。

有护身阳火在,游魂野鬼无法近身。

而一旦护身阳火熄灭,即使是无法直接骇人的游魂野鬼,也能够附身,俗称鬼上身。

附身期间,它们可以源源不断的汲取阳气,直至头顶的最后一缕阳火熄灭,也就宣布着一个人的彻底死亡。

另外一旦双肩的阳火熄灭,阳气不足,就会自动开启鬼眼的状态。

这也是一种可以让普通人看到那些脏东西的方法之一。

但这么做要冒着鬼上身的风险不说,事后还要卧床不起几天。

罗鹏刚才能够看到那只白衣怨灵,就是因为阳气不足。

“你想不想,看到那些脏东西?”

辰龙突然的发问让罗鹏表情错愕,想到刚才那白衣服,双脚不沾地的阿飘。

罗鹏的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不,…..不想,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辰龙伸手在斜挎的布包之中,拿出一张阳符。

阳符是一种最低级的符箓,可以充当护身符,还能够利用阳火的克制效果,对阴邪鬼物造成伤害,同时它还可以激发阳气不足之人的阳火。

罗鹏现在的脸色青紫,牙齿打颤,身体哆哆嗦嗦,放任不管会因为阳火熄灭死去。

辰龙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阳符:

“太上三清,符咒显灵,燃!”

黄色的符纸在辰龙手中燃起一团红色火焰,不等罗鹏给出惊骇的反应,辰龙用染着火焰的手掌,快速的虚点罗鹏的头顶和肩膀两侧。

头顶那已经随风摇曳的命火和即将熄灭的肩膀两缕护身阳火,火苗猛的燃起。

三缕阳火现在看,更像是三颗小火球。

先是刺骨的冰冷被驱除,之后罗鹏面色从青紫一点点变的红润。

一整天的身体乏累感,也被驱除大半,身体恢复了些力气。

确认了自身的状态后,罗鹏面露喜色。

抛开面前高人的高收费,他确实是真的有本事,让人心服口服。

阳火旺盛之人,胆子也会大。

那些走夜路和去地下室心里会莫名心虚的人,都是因为阳气不足。

有先天体质的原因,也有本身后天的一些原因。

所以阳火旺盛的罗鹏,心中多了些底气。

………

站在火葬场的大铁门前,罗鹏看着那个掉漆的牌子下意识的吞咽唾沫。

“高人!大佬!我们真的要进去吗,万一有陷阱怎么办?”

“你若是觉得,日后出事你自己能扛,我们可以现在就回去”

“额…..那还是进去吧….”

门口的铁栅栏门被人从里面锁住,这对需要24小时营业的火葬场来说,很是反常。

“我们….”

罗鹏正想问怎么进去时,辰龙已经纵身一跃的跳上铁栅栏门,身体轻盈的就像是一只蝴蝶。

从栅栏门上落地,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辰龙从怀中抓出一把白色纸人,将它们全部放在手心,双手合十。

“太一太清,祖师显灵,万物皆法,纸人化形,开你身,开你面,开你耳空听分明,左耳听阴府,右耳听阳间,急如律令,化形!”

双掌分开,七张小纸人缓缓飘落在地,它们挣扎着扭动身体,随后分散跑向了火葬场的各处。

对于这纸人化形之术,太一门之所以不收录,是因为具备更高级别的法术。

撒豆成兵!

以黑豆化形变成天兵天将,可斩厉鬼邪祟!

布匹撕裂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罗鹏依稀记得,上一次他翻墙还是初中的时候。

这么多年没进行过该项活动,导致他有些业务生疏。

裤子一不小心在栅栏门顶端的尖刺上刮了一个大洞。

“高人,我看电视上那些道士,都是用罗盘和寻龙尺来寻找那些脏东西的,你….”

有些紧张的罗鹏浑身不自在,于是他主动的凑到辰龙身边提问。

“带太多东西,不方便”

辰龙的回答,直接把罗鹏刚刚开启的话题聊死。

“跟紧我,不要乱碰周围的东西”

随后辰龙冷冷的丢下一句,向着火葬场停尸间的方向走去。

那边是整个火葬场,阴气最浓的地方。

刚走到停尸间的门口,辰龙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右侧的殡仪馆。

就在刚刚,他失去了和其中一个化形纸人的感应。

辰龙没有因此而改变前进的方向,从火葬场的阴气分布分析,阴气最浓的停尸间里,肯定有着什么东西的。

而那边的殡仪馆,很有是用来声东击西的假象。

“高人,有点奇怪啊,这么大一间火葬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门卫的灯还亮着呢!”

罗鹏紧跟在辰龙的身后,不安的左右张望。

这间火葬场的格局还是很老旧的那种,一看就有些年头。

最高的建筑只是一栋二层的小楼。

焚尸房,停尸房,殡仪馆,全都是单独的建筑。

艺高人胆大,以辰龙的道行和身手,独自降妖除魔都是家常便饭的小事。

但是对罗鹏来说,这就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奇妙历险。

停尸房里面的房间有很多,冷藏室在最里面。

昏黄的灯光微微闪烁,这样的气氛让罗鹏心跳加速,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老旧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在走廊中回荡。

走廊前方右侧的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

“火葬场,闲人勿进,赶紧走!”

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一直保持着微微低头的模样,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喇叭进水的收音机 。

紧接着另一扇房门响起,一名穿着灰色劳保服的中年男子走出,在他的手里还攥着一根长长的铁钩子。

因为长期用来拖尸体,钩子顶端的位置颜色很深,映着灯光微微发亮。

“火葬场,闲人勿进”

两个人用同样嘶哑的嗓子,说着相同的话。

“高人,这两个人看起来有点不正常啊,他们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罗鹏身体贴着墙壁,将声音压抑在喉咙里。

“只是被怨灵上身了而已,你自己小心!”

怨灵虽然比游魂野鬼强一些,但强的也有限,遇到阳火旺盛的人,或者是人流密集地方,它们都只能退避三舍。

不过若是附身到普通人的身上,那暴涨的力量,会让它们具备很强的危险性。

不还手,会被活活打死

还手有可能失误,将被附身之人打死。

身后……

停尸房那扇铁门被一股冷风吹开,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

辰龙侧头看了一眼。

在门口的位置多了一个双脚不沾地的男人。

它身上的衣服一半染血,一双眼睛为纯黑色,散发着一种让人打颤的凶厉之气。

厉鬼!

辰龙推断那幕后之人,是在这间火葬场内利用便利在养鬼。

这些邪魔外道,多都是要利用手下的鬼物,先去害人,然后再以驱鬼道士的身份出现,通过这种方式来骗取金钱。

“是你找死!”

被怨灵附身的保安,嘴里发出尖细的女人声,张牙舞爪的向着辰龙冲来。

那手拿铁钩的工人,怒吼一声紧随其后。

“妈呀!”

罗鹏惊叫一声,面对这种阵仗,他惊慌的推开了距离最近的一扇门冲了进去。

辰龙双脚猛踏地面,脚下隐约有北斗七星浮现。

“游龙七星步!”

在被附身的保安和工人前冲到一半时,辰龙踏着玄妙的步法冲出,身如龙,气如虹。

双手结雷印,冲到二人的面前,躲开刚猛的攻击,辰龙将手掌直接印在二人的天灵处。

“雷法,五雷掌!”

耳边隐有炸雷之声响起。

明明只是看起来没有多大力气的两掌,却是硬生生的将两个虚幻的灵魂体,从保安和工人的体内打出。

辰龙所施展的这雷法专克灵体,和打出的力道没有太大的关系。

以他的道行,随意的一掌,就能将怨灵打的灵体透明接近魂飞魄散。

眼看着两只怨灵重伤想要逃遁,辰龙摸出两张阳符,以自身阳气催发。

两张阳符化作两团火球打在怨灵的身上,在凄厉的惨叫声中灵体消散….

对于害人的鬼物,已经失去了超度的必要。

身后阴风袭来,辰龙身形一侧,一团黑气从他的肩膀飞过,打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