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峰李诗情《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_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完整版在线阅读

向峰李诗情是悬疑惊悚《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别人的旅程开开心心,我们的旅程奇奇怪怪?
开端
向峰:我只是想去提车……
动物园守则
李诗情:为什么约个会能碰到这?
四角游戏
肖鹤云:真没必要这样
招灵三人组集合完毕,怎么感觉这么诡异……
新人写文多多包涵

小说: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宁王阔以越

角色:向峰李诗情

评论专区

魔法始记:看了40多章,节奏太慢,很多无意义的日常流水账,对于自身的金手指没有什么探索和分析,并且使用方式。。。来段原文感受下“勒斯突然跳到一边,露出了一直刻意遮挡在身后两颗蓝里透红的魔法球。”

神游诸天虚海:成功超越了老书,将老书所有垃圾之处百分之五百发挥。

铁血大民国:看网文基本就是想脱离现实寄托下虚幻,还被政治立场什么的遮住眼睛不累么?更别说完完全全瞎操心,只要有个好故事,立场只要不反人类就行。

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

《开端:不太一样的奇幻旅途》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究极小黑屋

“好了,你看一下吧,就这几个摄像头,等下桥上怎么回事?”

江聪将录像调了出来却发现沿江大桥上,此时一辆公交车燃着熊熊烈火,消防员正在拼死扑救。无数救护车停在边上医护人员却无从下手。只能先抢救因为公交车爆炸间接导致的伤员。

向峰看到这一幕瞳孔微缩,之前的所有理论完全推翻。他之前的推理是如果他们没有整出任何幺蛾子,车辆会平安通过十字路口,最后在桥上爆炸。

反之则会在十字路口因为车祸,但这一次他们中途在公交车上闹了一番,可公交还是在桥上发生了爆炸。

向峰看了看肖鹤云和李诗情,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同样看着自己。

“录像往前拉一些!”

“拉到什么时间?”

“一点四十分这辆公交车所在地点的摄像头!”

这一次李诗情非常果断,一点四十分应该差不多就是车辆过十字路口的地方。如果有端倪那一定在这!

江聪回头看了李诗情一眼,开始将录像往前延伸,果不其然公交车此时刚刚经过十字路口,但却因为他们下车的原因错过了绿灯。

正常情况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司机为了躲避外卖小哥撞上油罐车才对。

可接下去的一幕让他们差点惊掉了下巴,原本应该出现的外卖小哥并没有出现。向峰向前重新拉回一段时间的录像,最后暂停,虽然因为摄像头死角的原因看不太清,但依稀能够看到十字路口的右边,那个外卖小哥在等红绿灯。

“不应该啊……”

“什么不应该,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查这辆车。”

江聪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端倪,包丢了该查的也应该是站点上下车的人,而不是查十字路口的摄像头。

向峰望着江聪,眼神严肃。李诗情则非常仔细的看完接下去的录像,摄像头追踪很快就到了桥上。一点四十五本来还在行驶的公交车忽然在桥上发生了爆炸。

江聪一愣更加警惕起来,倒也不是提防兄弟,只是害怕向峰走错路。

“不瞒你说,我们三个是从这个公交上下来的,车上有炸弹!这事你也不要多管,应该过一会儿**就会来找我们了,你赶快先走,这事不要和任何人说!”

“喂,你搞什么飞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把我当兄弟吗?”

两人各自有理,一个想帮自己的兄弟,另一个不想把兄弟拉下水,肖鹤云和李诗情也完全不敢插嘴。尤其是李诗情据他了解,江聪也是部队退伍,两个退伍军人吵架她哪敢插嘴?

向峰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很明白自己这兄弟的良苦用心,自己要出事宿舍那五个儿子绝对第一个不答应。

但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继续牵连其他人,他不知道江聪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同样进入循环,更不知道最后一次循环会不会就是这一次。

“江聪,我比你大,入伍比你早,我是三年兵,你是两年兵按理说你得叫我声班长,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你,但现在你必须离开。”

向峰微微歪过脑袋瞄了一眼电脑,此时的监控已经有两辆警车朝自己家的方向驶来,到这里最多不会超过五分钟。

“向峰!”

“给老子闭嘴,现在立刻!离开我家!”

收起了自己所有的玩味,格外认真严肃。江聪见此牙关紧咬还是收拾起电脑准备离开,走到大门转头看了一眼,眼神中满是不甘。

“你说话会不会太过分了?他也是好心好意。”

见向峰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怒火还未消散小心翼翼的问道。

“谁又知道循环和意外哪一个先来,这一次循环开始我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可能是循环的副作用。谁猜的准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向峰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平复着心情,**就要来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实话实说?只希望**不要把自己当傻子吧。

肖鹤云的循环次数并不多,他现在还没有任何不适,但李诗情比自己还早进入循环但同样没有反应就很奇怪。

“你们进过局子吗?”

“哈???”

肖鹤云一愣率先转过脑袋,他知道**可能会来,但没想到这么快。

“公交车爆炸这种事,想压也压不住,我们半路下车嫌疑肯定最大,**想查不用一个小时就能抓到我们,现在可是信息时代。”

李诗情也早已料到这种情况了,警局这个地方迟早是要去的。

“警局这件事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刚刚的监控很明显,那个外卖小哥看到了吗?好像在某种程度下,我们打破了这看似固定的循环,本来应该在十字路口出现的车祸莫名化解了。炸弹在车上,没有人搅局,四十五分会在沿江大桥上引爆。这是我们已知的所有线索。”

向峰将自己察觉到的整理了一下,他对于时间的把控要比李诗情,肖鹤云两人更为敏感。

“如果炸弹在车上,那应该是有人带进来的才对,那种单量的炸弹,哪怕是c4极大规模缩小体积安装在公交上也会非常显眼才对。”

肖鹤云率先提出了他的想法,也得到了向峰和李诗情两人的赞同。那么拯救乘客就是耽误至极。

“那我们下次直接告诉乘客车上有炸弹不就行了?”

李诗情的解决办法可谓是非常的简单粗暴,却得到了肖鹤云的赞同。

向峰愣了一下,这个办法虽然欠妥,但值得一试,一些对于炸弹十分了解的人是可以在制作定时炸弹的同时增加手动引爆装置的,但这种人非常少见,向峰自己也做不到这点。

老百姓有机会制作出来的大部分也就是土质炸药和化学炸弹,这么大威力需要的非常大单量的火药,车上没什么人符合条件,更何况土质炸弹不好制作定时炸弹?

而化学炸弹相对来说就是要复杂的多,也要谨慎的多,在定时的情况下制作手动装置危险系数很大,毕竟民间工艺难比军队的制式炸弹。

还未等他们商议完,门外的大彪开始狂吠,向峰无奈摇了摇头,这辈子没有这么不想看到**过。

走出门,门口停着两辆警车。

一个**掏出证件缓缓开口说道:“你好同志,麻烦配合我们的调查!”

…………

嘉临市公安局

审讯室中

向峰摇头晃脑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来审讯他的警官,一个皮肤黝黑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走了进来,长的还挺阳刚,就是看着脾气不太好。

“姓名。”

“向峰。男,22岁,嘉临师范大学大二在校生,身份证号……”

这警官只是问了个姓名,向峰已经一股脑把所有信息告诉他了,反正都是可查资料,他们来之前多少做了些功课,具体做多少看他了解了多少。

这**穿的是便装,在警局有这种权力的大部分都是刑警,也不知道肖鹤云和李诗情能不能顶得住。

“说吧,你和肖鹤云,李诗情的关系。”

“朋友,李诗情是我……同学,肖鹤云嘛,我不认识,是李诗情的朋友。”

向峰也不敢托大,李诗情的确是他同学,但肖鹤云不一样,他和肖鹤云认识还没三个小时,对他的生活没有信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装作不知道。

只能期待还有下一次循环并且能早点来。

“那你们为什么半中间下车,据我所知那里不是站点。”

“李诗情电话里不是说了,车上有炸弹。”

这个警官说话有些直,看来是个急性子,应该入职不久,经验不是很丰富,看来警局对自己的资料还没完全查完先安排他来审讯,尽量拖延一些时间吧。

“你为什么会知道车上有炸弹?”

“你想听假话,还是听着像假话的真话?”

警官选择了后者,随后向峰倒也完全不在意,开始将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一阵叭叭可谓是让这警官脑门青筋暴起。

虽然是真话,但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个如同科幻小说一般的经历。

还没说到一半,警官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骂道:“向峰,你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没功夫陪你胡闹!”

向峰也是眉头一皱,但内心却狂喜,找到这个警官的弱点了,刺激他!

“警官,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在了解过程,不是在审问罪犯!”

向峰双目的直视让警官背后忽然升起一丝凉意,他从向峰的眼神中感到一丝杀气,心中不由给向峰披上了危险分子的标签,但作为人民**他不能害怕。

“这是在**局,现在你关联着一整车的人命!血淋淋的人命!门口那些死者的家属看到了吗!请你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

向峰外表冷笑一声,但内心却已经开始道歉了,**同志,无意冒犯,特殊情况,还请谅解。

“我在保家卫国的时候,你还在警校没毕业呢!”

这可把警官气的够呛,差点就要揍向峰,但一个电话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交涉了两句后,他怒目瞪向向峰转身离开审讯室。

不到一分钟,又一个便装刑警走了进来,年龄要比刚刚大得多,应该是个老资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向峰,这警官要棘手的多。

“向峰,在校学生,入学前在部队当过侦察兵,爷爷是抗美援朝的英雄,叔叔是部队的,父亲嘉临十大慈善企业家之一,母亲在国外大使馆工作,真是根正苗红,军人世家。”

果然,自己的背景还是被查了个遍。

“你的口供我刚刚在李诗情那里也听到过了,听着不像是假话,不出意外的话肖鹤云应该也差不多。”

“不知道怎么称呼?”

向峰笑了笑,也没有慌了阵脚,反正自己也算破釜沉舟了,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张成,嘉临市刑警队的队长。”

“所以你相信我们的话?”

张成盯着向峰试图从他的神情中找到破绽,但可能永远都想不到,向峰所说的科幻小说就是他们所经历的一切。

和之前那位警官不一样,张成要稳重的多,经验也要更加丰富。

不过面对向峰这种身份的群体,张成也十分头疼,按照肖鹤云的情况现在药检估计已经开始了,但向峰不一样退伍军人,家里三代从军,父亲还是嘉临市赫赫有名的慈善企业家。

一旦进行药检,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不管是不是有意透露出去,公安局肯定要承受洪水一般的舆论。这是他赌不起的,至少在有确切证据之前他们是不会对向峰使用药检的,至于原本用来对付向峰的药检工具,现在只能用肖鹤云身上了。

只能安排张成这种刑侦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试图破坏向峰的心理防线,在警方眼里向峰已经带上了反侦察能力,反审讯能力极强嫌疑人的标签。

“但……你们这种一碰就碎的口供,哪怕有一个人说一个正常点的可能已经离开了,但你们三个对于你们口中的循环执念很深。”

张成看着向峰,刚刚在李诗情的审讯室,李诗情一开口便直接指出了自己的姓氏,职务,甚至手臂的伤,这让他对于几人的口供感到好奇。

可惜的是向峰并不能复刻李诗情的操作,因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张成,也是第一次来审讯室。

“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你们肯定也在找公交车爆炸的起因,说说你们调查的线索。”

张成换了个思路,顺着向峰的意思或许能够得到一些不一样的结果。

“我会在一点三十七时在公交站重新进入循环,上了公交车,一分钟左右李诗情和肖鹤云也会醒来,但根据李诗情的说法,她醒来的时间会逐渐提前,炸弹是被人携带上公交车的,并且一点四十五会在沿江大桥引爆,应该是定时的化学炸弹。爆炸前会有卡农的铃声。”

向峰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知的情报,告诉张成。

张成眉头微微锁起,如果把向峰天方夜谭的经历换成常识,他的口供的确没有任何毛病,但直到现在张成都无法相信向峰几人口中的世界观。

“好的,感谢你的配合,不过你们可能得在警局多呆一段时间。”

说完站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而门外的年轻警官看到张成出来迅速上前问道:“师傅,你不会真信了他的鬼话了吧?”

“那还能怎么办?如果他们的所有信息都没有问题,那么他们口中的不可能真的就是可能,真相有的时候就在眼下,看你愿不愿意相信。对了,肖鹤云的药检什么时候出来?”

“还得一段时间……”

“你去看看。”

张成停下脚步让年轻警官去催催药检报告,见年轻警官正要转身却忽然叫住他:“江枫,以后收收你那急性子,向峰以前当过侦察兵,他不吃你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