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那些年的青春》阳夏夏郑子帆_《记那些年的青春》全章节在线阅读

《记那些年的青春》中的人物阳夏夏郑子帆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樱花颖”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记那些年的青春》内容概括:讲述男主郑子帆和女主阳夏夏的青春故事,郑子帆是郑国辉的儿子,由于郑国辉和妻子谢惠两人常年在北京工作,把郑子帆放在弟弟家里
而阳夏夏爸妈小学五年离婚,爸爸出国工作,阳夏夏就跟妈妈王静生活
阳夏夏一直是长辈口中夸赞的乖乖女,甜美系女孩,但她不柔弱她的个性很独立,很坚强
郑子帆则是一个痞帅型男孩子,成绩很优秀,家里的长子,热爱打篮球,朋友和家长眼中阳光的男孩
在他升高中时的第一次家长会上认识了隔壁班的阳夏夏,后来因为阳夏夏数学不好,而郑子帆英语不太好,两个人就互相补功课,因此产生了好感….高中毕业两个人在一起了,直到大学毕业.只可惜最后因为一些变故两个人分手,直到阳夏夏消失一年后回来故事开始反转….

小说名:记那些年的青春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樱花颖

主角:阳夏夏郑子帆

记那些年的青春

《记那些年的青春》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陈丹妮的秘密

阳妈妈坐在位置里裁缝衣服,隔离的李阿姨左看右看,确认主管不在才悄悄的走到阳妈妈旁边。

李阿姨小声:孟姚(阳妈妈),你知道我们这些老员工为什么工资这么低吗?

阳妈妈:这事情我还没了解过,自从那位年轻人来后工资不都一直这么低吗?

李阿姨小声地呸:就她?情人还那么猖狂,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发现。

阳妈妈低头叹了口气:你等会把剩下的也拿给我吧,一会不是还要去医院看你老公吗?

李阿姨没说完,主管就磕着瓜子走过来。

主管:你们上班还有时间闲聊?都不做事啊?啊?

李阿姨连忙走回岗位,继续工作,主管走回仓库抱出一大袋新的衣服料子扔到阳妈妈的桌子上。

主管:看你上班太闲了,把这些都做了,不然扣你工资。

阳妈妈:诶,你怎么这样啊

主管叉腰:怎么样?想造反啊

阳妈妈只好拿着忍气吞声的做自己的工作,每个人都看向阳妈妈,有的在窃窃私语。

郑子帆和阳夏夏边走在公园里。

阳夏夏:郑子帆,你要带我来这干嘛

郑子帆:你会爬树吗?

阳夏夏:会,但是..现在不能

郑子帆:我又没让你现在爬

阳夏夏:那你想干什么?

郑子帆:也没干什么,就是觉得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

阳夏夏:哪里特别了?

郑子帆:哪里都特别

阳夏夏:我说郑子帆,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啊

郑子帆:我们认识多久了?

阳夏夏:也没多久啊,不就是昨天的吗

郑子帆: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阳夏夏:是吗?

郑子帆绕过阳夏夏,走到大石头坐着,阳夏夏目不转睛的看着郑子帆。

阳夏夏独白:为什么认识了郑子帆会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郑子帆看了一眼阳夏夏,发现她在发呆。

郑子帆:阳夏夏,你在发什么呆呢?

阳夏夏没应……郑子帆准备要起来,阳夏夏猛地回神黑着脸看着郑子帆了,然后走到郑子帆的旁边,从郑子帆的手中拿回知识点,转身走了

郑子帆:阳夏夏,你去哪?

阳夏夏:我要回家啊,现在都几点了

郑子帆看了看手表:十点多了

阳夏夏:那我要回家煮饭了

郑子帆:你家在哪?

阳夏夏:就在附近啊

郑子帆:不打算请我去吃饭吗

阳夏夏:喂,你脸皮那么厚啊?

郑子帆跳下来,拍了拍手:你要不要摸一下看看厚不厚?

阳夏夏:流氓

郑子帆:看来忘恩负义啊?

阳夏夏:我怕公子哥吃不惯我做的饭菜

郑子帆:还没尝,怎么知道。

阳夏夏不知道怎么回复,只好向前走,郑子帆跟在身后一直问阳夏夏小学在哪读,初中在哪读,会不会打篮球。两个人就这么一问一答的走在路上,微风吹起阳夏夏的刘海,露出一个洁白的额头,**的脸颊被阳光照射着显得非常纯洁。

两个人上了楼梯,阳夏夏从包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郑子帆跟在后面。郑子帆一进屋子就坐了下来。

郑子帆:可以打开电视吗

阳夏夏:随便你了

郑子帆拿起遥控就点开少儿频道,里面播放着动画片,阳夏夏已经走进厨房洗米煮饭,弄完了走到沙发坐下来,看见郑子帆看得津津有味,她拿起桌上的水果啃了两口,被一边的这边郑子帆看到了。

郑子帆:诶,阳夏夏,不分啊?

阳夏夏:自己要

郑子帆:你就这样对你恩公啊?

阳夏夏把水果推了过去:给你了

郑子帆:这还差不多

阳夏夏的内心:怎么跟在学校不一样了,在学校一副高冷的样子,现在竟然还看动画片。

郑子帆:阳夏夏,你这么喜欢看动画片啊?

阳夏夏:什么..我没有啊,不是你看吗

郑子帆:那为什么电视机打开就是少儿频道?

阳夏夏:我不知道,它自己跳到少儿频道的吧

郑子帆:还狡辩,电视机怎么会自己调

阳夏夏:哎呀,这..我也不清楚我去看看饭好了没有

郑子帆一脸疑惑的看着阳夏夏,又转头继续看动画片。

陆新自己在房间里写作业,起身走向床边的桌子拿起一杯牛奶,突然想到阳夏夏的伤,想问一问她的伤怎么样了,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阳夏夏把头发绑起来,把洗好的菜放到锅里,电话响了,她叫着客厅外的郑子帆帮忙接一下电话。郑子帆拿起电话就到一个男生的声音。

陆新:喂,夏夏,你头上的伤怎么样了?

郑子帆:….她现在不在。

陆新:你是?

郑子帆:郑子帆

陆新:我现在过去

阳夏夏从厨房走出来,擦了擦手,看着郑子帆一脸开心的挂电话。

阳夏夏:刚刚是谁啊?

郑子帆:你的男朋友

阳夏夏:神经病

郑子帆:难道不是吗?

阳夏夏:刚刚是陆新吗?

郑子帆:是啊

阳夏夏:他说什么了

郑子帆:问你怎么样了

阳夏夏:那你怎么说

郑子帆:我说她现在快不行,过来一下吧

阳夏夏拿起抱枕扔向郑子帆扔去:你这人怎么这样

郑子帆:别生气别生气,我就是逗一下他

阳夏夏生气的走到阳台探了探。

陆新跑到阳夏夏家

开门是郑子帆,陆新脸更黑了

陆新走到阳夏夏旁边责问:你怎么可以把他单独带来你家呢,你就不怕他把你怎么样吗?

阳夏夏很惊讶的看着陆新,随后又看向客厅的摄像头

阳夏夏:有摄像头呢

陆新:有摄像又怎么样,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郑子帆一脸不解的看着陆新

开口道:喂,你当我色狼?

陆新:对,我不准你跟夏夏单独接触!

郑子帆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会把她怎么着,倒是你很担心她被人抢走

陆新急了连忙解释:我是怕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阳夏夏连忙出来制止:好了,我没事,是我叫他来的,他也不像是坏人,你放心

就这样屋里两个男孩子互看不对眼。

陈丹妮骑着单车走进书店买了几本笔记本,付了钱走出书店,书店门口人很少,陈丹妮穿着一件超短的裤子,露肚脐,披头散发,只见两个个混混走到她身边。

陈丹妮:你们想干什么

黄色头发混混:小妹妹,还读书吗?

陈丹妮:废话

短头发的混混上前一步抓陈丹妮的肩膀:小妹妹,学生这样穿可惹不少麻烦的。

陈丹妮白了一眼:关你屁事

黄色头发和短头发的男生互相对眼笑了笑,黄头发拿出手里的绳子,陈丹妮惊慌的看着他们。

陈丹妮:你们想干什么?

短头发的混混:去问你家人给我一千

陈丹妮:搞笑吗?一千?做梦吧

黄头发的混混:这嘴皮子够硬,你说我们要怎么把你之前的丑事向你同学说呢

陈丹妮:你们是谁?

短头发混混:先去把钱弄给我们,废话少说!

陈丹妮:给我点时间!

短头发混混:没问题,下周星期六我们学校门口见。

黄头发混混和短头发混混开起摩托车走了,只剩陈丹妮留在原地一直看着前方。

陈丹妮内心独白:怎么可能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事,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