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章元岫沈江凌)_(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完结版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是以章元岫沈江凌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馒头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贺氏元岫,今你携军凯旋,率三万人马退西关二十万敌军,杨我南楚威名,不坠章门贺氏风骨,今日殿前你有何求,朕皆准奏;
卸兵刃于殿外,她一步一步走的缓慢亦执着
撩衣襟跪地“元岫确有所愿,多年征战,终当卸甲,章家军自幼从军者,有向往卸甲归田园居者众,望陛下开恩,准其还乡”
“准,另按军级军功着军部提报封赏章程”
谢陛下
臣,还有一愿

臣请陛下御赐,准臣出贺氏,还章门,一皆封赏均留在贺家,愿解姻缘于今日,死不入贺氏族谱
满庭哗然
章元岫三拜首,声音振聋发聩
……
可需再思?皇帝伸手示意朝臣不要哗然
章元岫没有抬头,重重的拜了下去
……
准!

小说: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馒头君

角色:章元岫沈江凌

评论专区

明日传奇:老老实实黑你的蜗壳就算了,舔什么鬼佬给香蕉人洗什么地,歪屁股一露出来瞬间没有了任何兴趣。

(HP同人)度假在霍格沃兹:我只能说主角适应新身份非常快,细思恐极。。

我的虚拟游戏:挺合我胃口的小说…属于主神建设流吧但很毒…反派一个比一个二,主角压根就没有长远眼光…还不会保护自己…给个二星吧

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

《我行其野,重生二嫁闲章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十四月重现

她紧紧攥住紫水晶,虽然不知道现在的十四月是何模样,但是她相信老道士,从他传授她本领的那一天,他无数次把闯祸的她从鬼门关拽回的那一天,她就无条件相信老道士,一定是老道士早就推演出她有一天会遇到这些劫难,才为她在铺路。

这一次,一定会有转机。心底里的声音告诉自己。

“从心,我们下山”蓝衣姑娘前脚迈上峰顶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刚刚毫无生机的女子,此时像是迸发出一股刚毅的力量,那信念像是由心底而生。

沈从心点点头,她有很多话想问,但是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

元岫该休息了,自从她十日前从梦魇中醒过来,三天不吃不喝,一个人坐在桌前推演,那神情像是在数次崩溃边缘中苦苦挣扎的人,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什么都不说,当听到章大哥早已领兵出征后,便似疯魔了一样,强迫自己吞了一些食物随后便朝着九峰山赶来,山上坐了七日,师太避而不见,我求了七日,今天终于看到了一个活着的人。

下山路上,章元岫带着沈从心轻功飞了下去。

山脚下,沈从心问,“元岫,我还是要问一句,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章大哥是有危险嘛?”

她眉目紧皱了一下,“从心,你信我嘛?你信,我好像经历过一场漫长而真实的梦境,梦中情境历历在目,醒来却是眼下正在经历的一切”。

什么?这……怎么可能如此光怪陆离,鬼神之说,我向来不信,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是元岫,她这几天像是变了一个人,我们都在好奇这转变是因为什么?

我不能不信

“你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沈从心控制着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章元岫没有说什么,但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有着无尽的痛哭泣。

“是与元信和贺谨有关?而且不是好事”

元岫苦笑一声,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从心,其实也没有想瞒她,因为接下来要做的需要用到沈家皇族的身份,才能行便宜之事,早晚都是要说的。

“大哥和贺谨现在都被牵制住了,北辽和西关合谋,此次,意在覆灭章家军,前有敌外无援军,从沧州入手,渗入泾阳,直捣宝宁。

沈从心不懂军事,可身为皇族,自小也是习过兵法战国策,她明白元岫所说事情严重性,不仅仅是章家,甚至可以动摇南楚国本。

那现在沧州…从心问到?

应该已经被控制了,我们没有收到这两个地方暗部传讯,应该是被切断了联络

“那沧州城暗部成员是都遇害了吗?”二人在山脚下的小溪旁说着。

她肯定的说着“不会,暗部从父亲传到大哥手中,我们又配备了改良过的暗器,身手虽然不至于以一挡百,但关键时刻自保无虞,退一万步,虽有死伤,但不可能被人连根拔起”。

青色的衣袖下,沈从心的手拉住章元岫的手臂,”那我们现在如何做”?

“靠它了,我要召集十四月”章元岫伸出手,手心的攥着那块紫色的水晶。

之前我一直在想,以我们现在能用到的兵马,只能解一地之困,他们围而不灭,一是不确定真的没有外援,二是想降低伤亡,一旦我们择一处而攻,他们便会弃了此地,把所有兵马集中灭了另外一地后,占地而居,以此割裂我们兵力。

那如何调动营地的驻军?

“不行,程刚动不了,现在主将和副将都在外,只有程刚一人领军,如果一旦传出风声,敌军很可能放弃泾阳,直接占领宝宁章家军基地,一旦基地被敌军占领,北辽不用再绕泾阳能直接威胁到南楚,所以宝宁是最后一道屏障,驻军动不了。

“那我们能用的人马是?”

“章家军除了暗部还有一支骑兵,非到关键时刻不会启用,是我们家族留着防备皇室”。

对从心没有必要遮掩,于公,她需要沈从心调动节度使馆的皇族军卫,于私,她们自幼时结交,从心与章元信自小定亲,章家对于亲人,从不设防备,愿以真心换真心。

元岫,我理解,骑兵人数有多少,能抵的过几万兵马嘛?

“骑兵三百,每人可以一当百,但确实不够”元岫看向从心。

“你一定是要这个吧”沈从心从怀里拿出金色的令牌,一个沈字,彰显皇族身份。

知我者,从心也。

我没有客气接过,我确实需要它调动沧州百里外节度使守卫军士,南楚十方节度,各驻兵一万,君令有言,各地可依事态紧急,行便宜职权,后报陈详情即可。

这么大的权利下放,所以每处都是皇族的心腹,沧州外,是一个受从心父亲提拔上来的少将,有从心的令牌,基本可以调用。

“那我们赶紧去…

“不急,跑腿的事找人去就好,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着她朝空中吹了一个口哨,不到半刻钟,天空中飞来一只鹰隼,落在章元岫肩上,她掏出袖中竹筒,里面倒出一只笔和一个卷起来的纸,写了几句话,便将令牌和竹筒绑在了鹰隼的身上,然后拍了拍它的头“小黑,去吧,回竹林”。

鹰隼扭了扭头,扑闪扑闪翅膀,像是打招呼,然后飞走了,章元岫从袖中又拿出两条丝巾,自己蒙了面后示意沈从心。

然后又将紫水晶挂在脖子上,带着沈从心,一路到山下最繁华的集市,而后自东向西逛了一圈,找了一个客栈落脚。

数刻钟的时间,江湖传遍了,十四月的信物出世了,十四月复起,诸如此类的传言,大到江湖有名门派,小至贩夫走卒,都听到了这个小道消息。

“原来你是想以逸待劳”客栈内沈从心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我是愿者上钩”刚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听到响动。

放下茶杯,说了声“瞧,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