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飘飘战枭寒(我,真千金,嫁给疯批残疾大少)_(柳飘飘战枭寒)完整版阅读

《我,真千金,嫁给疯批残疾大少》是网络作者“是狐狸啊”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柳飘飘战枭寒,详情概述:听说,战大少在滨城一手遮天,跺跺脚,滨城都要抖三抖
听说,战大少孤僻另人发指,不近女色
等等——
她一回家,“宝贝,我们亲嘴嘴举高高

她一疲倦,“宝贝,原谅我的工作失误,走,老公带你上天带你浪

她一发飙,他就自觉拿起键盘,”宝贝……我去跪

柳飘飘很想问:外面传谣不靠谱吧,战大少明明是又温柔又体贴的十二孝老公呀

小说名:我,真千金,嫁给疯批残疾大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是狐狸啊

主角:柳飘飘战枭寒

我,真千金,嫁给疯批残疾大少

《我,真千金,嫁给疯批残疾大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03章 替嫁戏码

一夜暴富梦想毁灭的柳飘飘,拖着行李,疲惫的回到柳家。

柳家别墅。

大厅欧式水晶灯灼光闪闪,室内氛略显凝滞,大家脸色都很黑沉。

传来女子哭声。

“我不嫁!战二爷又老又丑又扭曲又残疾,说白了,就是死太监,几任前任女友都被他弄死,爸爸,反正,我的幸福不能被毁了呀,这叫守活寡!”

柳如曦哭得梨花带雨,扑倒在妈妈苏玉珍怀里。

柳振虎也很纠结。

“女儿,没有办法呀,这门婚也是早上忽然才订下的,战家门宅A市第一,我们柳家不敢得罪。”

“老爷呀,如曦演艺事业正当红,未来的影后,她才是真正为柳家光宗耀祖,我们家不还有一个女儿没嫁吗?这好事可以轮给她——”

苏玉珍回头,望向站在门口的柳飘飘。

“哎,飘飘回国啦,五年不见,越来越漂亮,还没有男朋友吧?”

目标很明确。

柳飘飘倚在门口,嘴里嚼着口香糖,冷笑。

演呀,你们继续演。

柳如曦楚楚可怜起身,红蔻指甲对着柳飘飘,道:

“二姐,你既然回国了,就该为家里付出了!反正你早就被人糟蹋过了,又混得一穷二白,嫁给战二爷,也算是你福气。

而我,即将在下月成为飞鹰奖影后,我的人生精彩才开始!“

柳振虎也回头,望着五年后回国的二女儿,神情复杂。

对于这个二女儿,他从来就不喜。

”家里有人死了吗,怎么哭丧?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演戏呢?“柳飘飘把行李啪的一声架在桌上,扬起尘灰。

”你们都喝了绿茶吧,难怪都茶里茶气,

”有什么屁事直接说,本小姐没时间跟你们逼逼。“

一家三口人的脸色,各怀心思。

柳振虎故作威严咳嗽几声,”飘飘,不是昨夜下飞机吗?你为什么不回家睡,跑哪里睡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我和你苏姨很担心。“

柳如曦脸顿现精光,严重质疑:

“对哟,二姐,你昨天一夜未归,该不是又会跟别的男人玩嗨了吧,也是,反正你早就不是花大闺女了,又傍上哪个有钱老头?“

她走向柳飘飘,伸手想要拉下她衣领查看有没有狼痕,因为女人看女人,第六感最灵,尤其是看到柳飘飘面若桃花,嘴唇红肿,双腿没并拢。

所以,她猜她昨晚定是被人滋养过的。

显然,她不是柳飘飘对手——

柳飘飘一把抓住她的手,朝沙发一甩。

柳如曦当即甩到沙发上,怒气冲天,刚想要发作,就听到柳飘飘不紧不慢声音。

”继续演,“柳飘飘讥讽,”怎么,骗我回国,想要我给婊妹替嫁,对吧?婊妹,别装什么纯洁,你可是剧组里有名公共厕所,

对了,你还真以为你是真千金呀,按古代说法,你就是个庶,懂?“

柳如曦轰的从沙发上爬起,抓起桌上花瓶准备砸向柳飘飘,‘去死吧你!”

柳飘飘指着头,倨骄而笑,”咂呀,狠狠咂,不咂是孙子!“

“咂坏了,谁替你嫁?婊妹!”她又补了一句。

在场人的呼吸,瞬间又一滞。

柳如曦捏着花瓶的手,紧了紧。

这个该死,她哪里还有5年前傻A样?

只是,她真的答应嫁?

柳飘飘不紧不慢吹着泡泡,甩出条件:

“条件:立即转我100万、别墅是我母亲祖宅,过户给我,你们搬出去,柳如曦跪我,苏文珍跪我妈。

否则,免谈!“

苏文珍脸色一变,恨不得杀人,但表面却是满脸慈爱。

”飘飘呀,战家毕竟是有钱有权有势,宅高门贵,只要你愿意嫁过去,你就是战夫人了,想怎么花钱都要可以,你爸爸和阿姨最想你有个好归宿,你母亲在天之灵,也定满意的。“

苏文珍像藏着獠牙的蛇。

柳飘飘冷笑:

”苏文珍,就你?知三当三,也配提起我母亲!我母亲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想到她当年捐助的发廊妹,原来是白眼狼!如果不答应条件,对不起,那我不嫁!让你宝贝女儿做风风光光战夫人!“

“你痴人说梦!烂拖鞋!”柳如曦面色铁青,站直身,双手叉腰,大骂:

“二姐,我们柳家养了你这么多年,难道你不该报恩吗?就算是养一条狗也懂得报恩,而你才是白眼狼!还妄想要家产,妄想我堂堂影后跪你?

你怎么不去死!”

柳飘飘笑意盈盈,拿起桌上的水杯,滟潋的眸色露着狠,道:

“呵,你的嘴是吃了屎粑粑,这么臭,哟哟哟,那你嫁给战二爷呀,让他发现你柳如曦就是个公交车,你猜他会不会弄死你?”

柳飘飘茶泼柳如曦脸,拍拍她的脸:

“我不是黄花大闺女,5年前,是谁下的药!“

如沉水投石,惊起波澜。

柳如曦:???

柳如曦:!!!

5年前的秘密……

她满脸是茶水,很狼狈,气得要死,心虚得很。

柳振虎到底是更偏爱柳如曦,当即决定,道:”好!成交!飘飘你嫁给战二爷!“

柳飘飘侧过头,向着柳振虎,讥笑:”老头,务必一个时内100万到我账。

还有,这门婚事,我很满意,这么多年,我差点以为我是孤儿呢,呵,

以后,没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忙!“

说完,她头也不回,拖着行李再次走出柳家大门。

这家,至从5年前开始,就没有留恋。

一屋子的人匪夷所思望着她,如同望着个脑残,这婚,明明就是个巨坑好吧,她满意哪门子?

穷疯了吧。

特别是苏玉珍这对母女很质疑。

”妈,难道是5年前把她搞疯了,残疾老头她也愿意嫁?“柳如曦惊悚。

苏玉珍脸色渐白,一把捂住女儿嘴,阻止说下去。

柳飘飘当然是听到了,她脚步一顿,唇角微勾……当她傻白甜?

但是,她现在急需100万给外婆备手术治疗费,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单了,不能再等。

还有,嫁给A市最大豪门战家,她不亏,残疾老头那档废了,不用尽夫妻关系,且他估计也活不长,她好继承家产。

所以呀,这个战二爷,就是她末来的银行**机,她爱呀~

至于,昨夜面具渣男和5年前老头,她一定一定把人给找出来,剁了他们菊花喂狗!

当晚,她查了百度新闻,叶一龙果然人还在英国,前台小姐没有说谎。

那,面具男到底是谁?

她很大冤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