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风应劫青鱼笙_(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青鱼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风应劫青鱼笙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霓虹灯与高楼大厦构成的现代城市下,人们沉浸在科技带来的纸醉金迷中,早已忘了帝禹为何而铸九鼎,忘了帝辛为何而东讨,忘了嬴政为何而北筑长城、南镇百越……
“帝禹,帝辛,嬴政,他们的一生都是在防御,防御,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要是我,我会杀出去,杀出华夏,杀出地球,杀出银河系,杀出星域,杀进无尽星空,做这片黑暗森林最强的猎人!
侵略,是生存的第一准则
面对侵略,是要用火与剑的,而不是盾!”
风应劫坐在公格尔峰顶,看着满目苍痍的世界,任由长风吹打着发丝

小说名: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青鱼笙

主角:风应劫青鱼笙

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

《我在精神病院见证山海神话》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六章:十八年之约

“小兄弟,你夫人刚刚流失大量血气,现在气血亏欠,只是在强撑着,如若不及时调理,恐怕……”

老天师也不生气,转头看向涛,他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显。

“乖,先把丹药吃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带走我们的孩子的。”

涛犹豫片刻,还是接过老天师手里的丹药,他是看着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倒的,一下子流这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

至于丹药有没有问题他压根不担心,像老天师这般存在,想杀他们这种凡人太容易了,根本不需要这般大费周章。

“老天师前辈,您缺徒弟不?我可乖了!”

姞月雪眼珠子一转,一溜烟的窜到老天师身边,她两只手抱着老天师的胳膊左右摇晃,眼睛就没从涛手里的丹药上移开过。

涛是凡人,看不出丹药的好坏,但她可不一样,光丹药上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清香,就比山海司丹房里的那些藏品要高级的多。

连这般宝贝都能随便送给一个凡人,可想这个神秘的老天师有多富有!

要是能拜入这般存在门下……

就算没拜入,从他身上扣下一些宝贝……

嘿嘿……

“师父,徒儿可乖啦,而且徒儿会各种按摩手法,还会泡茶煮咖啡呢……”

想到这,姞月雪彻底不要脸了,在姒月轩四人鄙夷的眼神下可劲的撒着娇。

……

姒月轩几人直接无语了,老天师固然神秘强大,而且出手不凡,但他们好歹是修行中人,而且师从山海司,终归要矜持点的啊。

谁知道这死丫头直接脸都不要了……

不过,这个神秘的老天师确实富得流油啊,这般珍贵的丹药都说送就送,要不……

想到这,姒月轩几人脸颊发烫,有意无意的瞥向老天师另一只胳膊。

“去去去,等我忙完。”

老天师赶紧打开姞月雪的手,紧了紧自己的衣襟,姞月雪的眼睛瞬间亮了,直勾勾的盯着老天师的怀里。

“师父啊,徒儿都卡在海境好久了,就差一丢丢就能突破了,呜呜,老惨了师父……”

姞月雪拉着老天师的手来回晃悠,仰着小脸楚楚可怜的看着老天师的下巴,然后不时的瞥老天师的衣襟。

……

老天师斜视姞月雪,他不知道什么海境,不过也没在意,他沉睡了两千多年,这次醒来明显感觉天地之间的气淡了很多,随之而来的境界划分肯定也在改变。

“刚刚那情形小兄弟你们也看到了,那些妖魔鬼怪都是冲这婴儿来的,让他跟着我修行,方有一线生机,继续跟着你们,唯有一死。”

老天师任由姞月雪甩着他的手,笑眯眯的看着涛把丹药送入玉的口中,丹药一入口,玉的脸色就红润了起来,看的姞月雪眼前一亮,更加坚定了拜师的意愿。

“要不?”

玉的气血变化姒月轩几人也看在眼里,能让一个凡人瞬间恢复血气,这特么简直是神药啊,他们脸颊越来越红,相互对视,蠢蠢欲动。

“可是……”

涛和玉对视一眼,他们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虽然很不舍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但刚刚那一幕他们也都看见了。

这,不是他们这种凡人能应付的,正如老天师所说,强行把孩子留在身边,唯有一死,是害了他。

但毕竟是他们的骨肉啊,而且刚刚出生,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很舍不得。

“爸,妈,我怕!”

这时,两老带着三个闺女走了进来,脸色都不好看,年龄最小的三丫头直接窜进涛的怀里哇哇的哭了起来。

刚刚那恐怖的景象,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乖,没事了,爸爸妈妈在这呢。”

涛刚提起来的气一下子泄了,他轻声安慰着怀里的小女儿和站在旁边满脸恐惧的两个稍大一点的女儿,再次纠结。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唔…”老天师眉头微皱,他轻轻掐指,叹了口气,“我们各退一步,把这个绳子给令公子带上,可保他十八年平安,十八年后,老道再来带他上山,二位意下如何?”

老天师从怀里摸出一根红绳,红绳中间穿着一颗紫色的珠子,珠子里面遍布细小的闪电,一看就不是凡物。

“哇,师父,我也要……”

姞月雪眼都直了,那是雷意,而且至纯至刚,要是长期佩戴,参悟出雷属性元素都不是不可能。

即使是山海司中,她都没有见到过这般宝贝。

而这位神秘的老天师…呸,她师父,居然就这样拿出来送人了!

卧槽!

姒月轩几人眼皮子一跳,相视一眼。

“那个…师父啊,您还缺徒弟不?打杂的也行啊!”

然后,他们直接腆着一张碧莲凑到老天师身边,眼睛一直朝老天师怀里瞅。

……

老天师一扶额头,嫌弃的瞅着这五个小辈。

“多谢老神仙!”

涛接过红绳项链,连对老天师的称呼都变了。

他也不傻,连这五位自称来自山海司的年轻人见到这宝贝都不要碧莲了,自然能猜出这红绳的珍贵。

“哈哈,好,那十八年后,我们再见。”

老天师抚须一笑,又看了眼里屋还在熟睡的婴儿一眼,就转身离开。

“嘿,师父,您等等我呀!”

姞月雪一个激灵,死死拉着老天师的手紧跟着离开。

“师父啊,还有我们啊!”

姒月轩四人也不要碧莲的紧跟其后。

“老神仙您等等!”涛犹豫片刻,还是喊住老天师,见老天师疑惑的看来,赶紧说:“不,不是,老神仙您不要误会,您救了我们一家老小,我就是想让您给犬子取个名字。”

老天师停了下来,涛反而扭捏了。

“哈哈,好。”老天师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他摸着雪白的胡须思索片刻,“此子应劫而生,就叫应劫吧。”

“名应劫,单字一个曦。”老天师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希望这一世,他能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风应劫?”涛面色有些古怪,因为这个名字着实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开心的应允,“感谢老神仙!”语罢,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哈哈,弹指之间,已是新国,误了春秋多少事?也罢也罢,命运终究是回到了原有的轨迹……

那么,十八年后再见!”

等涛父再抬头,老天师一行人已经消失不见,屋外月光皎洁,让他恍如隔世。

“孩子,以后你就叫风应劫了。”

涛父转身走进里屋,把红绳项坠系在婴儿脖子上,看着婴儿熟睡的面孔,眼神复杂。

风泽雨还在做着美梦,梦中他一路逆袭,抢了两马的腾速和阿里爹爹,又创建亿达,产业遍布各行各业,走向人生巅峰。

殊不知,现实中他已经被自己老爸给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