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徐甜厌凡生_(徐甜厌凡生)全章节阅读

小说《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徐甜厌凡生,是著名作者“厌凡生”打造的,故事梗概:前世,徐甜在农村插队,为了渣男,她三进三出禁闭室,亲手断送了青春埋葬了人生
重生而来,她只想做两件事:一是报仇,二是暴富
奈何激活的“情绪空间”初始体积太小啊,只够装下1升水
于是乎,她多了第三件事……

小说: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厌凡生

角色:徐甜厌凡生

评论专区

魔潮起时:白瞎了个好开头

主神降临英雄联盟:文笔不错的后宫文

宿主请留步:最大的败笔就是亲自下场~!既然是系统就好好的当系统啊~!自己下场去浪,还鬼个系统啊~!

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

《重回七零,弃女知青有空间》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徐知青真能喝

【获取惊讶值+7】

【获取惊讶值+7】

“这也行?”

徐甜细声嘀咕,为自己欺骗如此淳朴的老乡自责三秒。

守在外面的张大牛没听到里面动静,有些焦促,来回走动,不时朝门口瞟。

他不敢凑近往门缝看,怕被徐甜当成耍流氓,只得大声询问:“徐知青,你……你没事吧?”

忙着擦拭脸上干涸血迹的徐甜应声:“啊,没事没事,就是有点口渴。”

“你等下,我去给你打些水来。”

农具房隔壁就是生产队的牛圈,当时为了耕牛饮水方便,特意在不远处打了口水井。

吊起一桶水,张大牛左右摇晃荡掉上面一些水,觉得干净了才提去给徐甜。

“徐知青水来了,哎呀,我没钥匙啊!”张大牛一时急了眼。

“大哥等等。”

徐甜环顾屋内,发现一面墙上挂着很多葫芦水瓢。

三步当两步取下一个,擦都不擦蹲在门后:“大哥我这里有浇地的水瓢,你从门底下缝里倒,我用瓢接。”

张大牛松了口气:“好好好,还是你们读书人脑瓜子转的快。”

“哗啦~”

“哗啦~”

“滴嗒滴嗒~”

“好了好了,大哥满了。”

徐甜开口制止,端起满是灰尘,还漂着一只蜘蛛蜕壳的水瓢咽了咽喉口水。

喝吧,下不了口。

倒掉吧,对不起老乡的热情。

对了,情绪空间。

要是能装进去就好了。

刚产生这个念头,水瓢就空了,情绪空间被水填满一半。

徐甜吓的一个激灵,赶忙把头埋在水瓢。

仰头做起“吨吨吨”姿势,喉咙伴随着“咕”、“咕”的吞咽声响,有模有样。

原来情绪空间只要凭念头就能收取东西,太给力了。

还好门外大哥是个老实庄稼人,倒完水就没往门缝里瞅。

“ha~”

“喝”完水,徐甜用袖子抹了下嘴角:“大哥,我还想要一瓢。”

【获取惊讶值+1】

喝的这么快?

“好!”

张大牛没多想,提起水桶又是“哗啦”倒。

徐甜依葫芦画瓢,仰头“吨吨吨”,再次把水装入空间,刚好装满,1升整。

随后她又把水瓢怼到门底下:“大哥,请再来一瓢。”

张大牛:……

【获取惊讶值+2】

“哗啦~”

“哗啦~”

“吨吨吨~”

徐甜端着水瓢就是干。

这回是真喝,井水甘甜很抵饱,肚子里“duangduang”作响。

门外张大牛壮着胆子从缝隙偷瞄,瞬间目瞪口呆。

【获取惊讶值+5】

哦滴吖嘞,徐知青真能喝,一口气灌了三大瓢水。

喝完水的徐甜尬笑解释:“谢谢大哥,先前被那个流氓惊吓到了,一紧张就多喝了点。”

“没事没事,能喝是福。”

张大牛挪开眼,这叫多喝了一点?

生产队的牛都没你能喝。

……

梁怀安故意避开社员,偷跑回到知青宿舍。

从床底拉出一个棕褐色的皮箱,找到消炎化瘀药膏,对着日常自恋小镜子给红肿嘴鼻抹药。

“哎哟哟~”

“盖死得爷中(该死的野种),嘶嘶~”

上嘴唇红肿的像根烤熟的香肠,直往上翻翘快堵住鼻孔。

加上徐甜推门时太突然,连同他的上牙龈也被撞伤红肿,导致吐字也不利索。

再看鼻子,啧啧,有点像长残的大鼻子小丑。

大厚唇&小丑鼻,咋瞅咋不像个玩意儿。

甭提多喜气。

上完药梁怀安也不急着出工,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

徐甜居然敢这样对他,要不是农具房只有她一个人关禁闭,梁怀安真怀疑下手的是别人。

该死的野种,等禁闭结束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想着如何教训她的梁怀安突然弹坐起身。

万一她把偷鸡的事情抖出来咋办?

万一她把以前的事情告诉张队长咋办?

不行不行,这事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要是政.审留下点什么,以后就完了。

梁怀安火急火燎冲出宿舍,朝农具房跑去。

他要说服徐甜。

他要找回那个迷恋自己的徐甜。

他要找回那个言听计从,心甘情愿为他背锅的徐甜。

可惜,梁怀安还没到地方,远远便瞧见守在门外转头观望的张大牛。

要不是躲闪及时,他差点就被张大牛发现。

该死的野种!

她一定把事情抖出去了。

躲在远处等了五分钟不见张大牛离去,梁怀安心中泛起浓浓的恐慌。

他还有大好前途,还要回城当干部,绝不能栽在这里。

得想个办法。

梁怀安脑中不断闪过徐甜的画面,最后定格在她磕破红肿的额头上。

有了!

“嘶~”

奸笑的梁怀安扯到肿痛的嘴巴,却丝毫不影响他激动的心情。

不过这计策要找几个人配合,梁怀安避开张大牛视线,急匆匆奔向村东知青出工的山坳沟渠。

半路上正好碰到迎面小跑而来的张队长三人,紧张到心口“扑咚扑咚”直跳

梁怀安假装挠痒,用手遮住嘴鼻,低头与几人错开。

急着赶路的队长张勇起先没在意,过身十多米才问:“刚才过去的是梁知青吗?”

身后的张铁蛋回首看了眼梁怀安消失的背影,肯定道:“是啊,怎么了?”

副队长张二牛明白张勇的意思:“梁知青每次见人都会打招呼,刚才咋捂着脸躲闪吧唧的?”

“可能赶着出工吧,队长咱们快点,徐知青还等着。”

“就你小子急。”

张勇怼完,脚下加快三分。

对于徐甜,张队长是喜恨交加。

喜欢她出工勤快、干活卖力、做事扎实,不像其他知青那样会偷奸耍滑磨洋工。

这点生产队很多社员私底下都夸过她。

至于恨,自然是她的手脚不干净。

一而再再而三偷社员东西,性子比生产队的牛还很犟,比闷葫芦还闷。

问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根本不解释其中缘由。

要是男知青,非得打两顿惨的。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