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愿欢容淮(诱摘野玫瑰)_《诱摘野玫瑰》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诱摘野玫瑰》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一剪月”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叶愿欢容淮,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病娇+高糖+苏欲互撩+极限拉扯+势均力敌】
华国娱乐圈有一朵野玫瑰,摇曳生姿,媚骨天成,蛊众生倾慕
云京医学圈有位神医圣手,清冷疏离,斯文禁欲,引女眷追捧
所有人都觉得,千娇百媚的女明星和高岭之花这辈子都不会相交,却不曾想两人早就谈过恋爱,哪怕分手后也仍然爱意汹涌
一日在医院重逢,叶愿欢看着容淮白大褂上的胸牌,“心血管外科医生跑来急诊,给我这个伤了骨的病人做主治?”
她甩出九条火红的狐狸尾,慵懒地缠住他的腰,“我就知道,容医生还是对我贼心不死


后来,有狗仔拍到容医生频繁出入叶愿欢的家
粉丝还以为他禁欲至极,永远不会做美人的裙下之臣,可惜就连他也没能免俗
叶愿欢柔若无骨地躺在他怀里,用毛茸茸的红尾尖挠着他的掌心,“容医生,你该不会真是禁欲太久想找人解闷,才求着跟我复合吧?”
容淮摘掉金丝边眼镜,卸去斯文的伪装,露出那双蛊惑迷人又野性十足的桃花眼
他用舌尖轻舔着獠牙,冷白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脖颈,“愿愿,欲望只是我用于接近你的冠冕堂皇的借口,事实上,在这段感情里,我沉溺得很清醒


疯批病娇黑莲花吸血鬼医生vs明艳娇贵万人迷狐狸精影后
以我之手,摘彼玫瑰,不胜荣幸

小说:诱摘野玫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剪月

角色:叶愿欢容淮

评论专区

造化之门:其实现在分辨一本网文是否小白很快很简单,只要看第一章主角是否:大学生、宅男、屌丝,基本可以知道文中打后情节……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远古的变装流作品,很多人耿耿于怀第一女主凤雅玲的死,但是我要说,第一女主难道不是隆娜娜吗。虽然本书是纯粹的后宫向作品,但是一直到全文结束,男主依然是个可怜的处男。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青蛙的完本作品,主角到中国后就掀历史桌子的剧情特别的爽,不择手段暗杀投毒发展宗教祸害其他国家的内容也是挺爽的。**挺污的,什么玩法都有。

诱摘野玫瑰

《诱摘野玫瑰》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给我贼心不死的机会吗?

云京医院腾出一间高级病房。

娇贵得受不了急诊临时病房的小娇花,被护士推着轮椅搬了进去。

容淮走进病房时,便见叶愿欢千娇百媚地坐在病床上,扭着小腰,眨着狐狸眼,努力寻找着好看的自拍角度。

然后行云流水地修图后发到微博。

叶愿欢V:「宝贝们勿念。」

微博刚刚发出,转评赞就疯涨起来,话题也爬上热搜榜——

#叶愿欢报平安#

「啊啊啊她居然叫我宝贝耶!」

「今天也是大美人颜值在线的一天!」

「呜呜呜女鹅照顾好自己,听说你出车祸的时候心疼死我了!」

「用我姐妹胖十斤换老婆不要留疤!」

「小仙女一定要早日康复鸭。」

「老婆贴贴!换药的时候会不会痛?让我来给你呼呼就不痛痛了!」

叶愿欢的眼睛里潋滟着波光笑意。

她点开最后那条评论,积极回复道,“贴贴!送花花.jpg”

容淮在病房门口站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以敲门打断她的沉浸式自我欣赏。

“笃笃笃——”

叶愿欢不高兴地抬眼,便见那让她感觉更痛的、罪魁祸首前男友站在门外,她差点就要表演一个玫瑰花打蔫……

但却忽然意识到仙女不能认怂!

于是她支棱起来!

她精致地整理起发型,“原来是前男友,你又来我这儿做什么?”

但有些人表面骄矜傲慢,内心却在暗暗嘟囔着:他是来看她笑话的?额头上贴着绷带会变丑耶!这样的狗男人看到前女友变丑会开心到放鞭炮吧?

可容淮只是波澜不惊地走进病房。

如山涧水般清冽低迷的嗓音,勾着她耳朵似的缓缓响起,“主治医生查房。”

叶愿欢:?

她扭头看向贴在病床边的标签,果然发现主治医生的名字被更换。

从之前的隋主任换成了……

容淮。

叶愿欢眼尾轻撩,恰好这时容淮倾身靠近,一股清冽好闻的气息袭来,绵密缠绵地包裹了她的感官。

容淮正想查看她额头的伤口。

但叶愿欢却抬手,莹白的指尖点在他的胸口,“等等——”

她注意到容淮白大褂上的胸牌,写着他的姓名和所属科室。

叶愿欢忽然意识到什么,眼眸里闪过一抹狡黠,“心血管外科医生跑来急诊,给我这个伤了骨的病人做主治?”

清冷寂静的高级病房私密无比,她用手指散漫地拨弄他的胸牌。

“我就知道……”

九条漂亮的火红狐狸尾倏然从白色的被子里钻出,尾尖轻勾着,随后慵懒地缠住他白大褂下劲瘦的腰——

“容医生还是对我贼心不死。”

冷肃的病房内。

火焰似的尾巴攀缠着男人的腰,细软漂亮的狐狸毛,在禁欲系白大褂上轻轻扫过,像泼染在白色宣纸上的红墨。

容淮凉淡的眼眸微凝暗色。

他眼帘微垂,看着毛茸茸的狐狸尾,那勾着的尾尖还时不时轻抬,狡黠地向他小腹的位置攀去……

叶愿欢玩儿得恣意散漫。

却没想到,下一秒就传来颤栗感。

容淮冰凉的指尖抚过她的尾,然后漫不经心地握住,“我,贼心不死?”

叶愿欢的狐狸毛瞬间炸了起来!

强烈的**感直抵心尖。

她几乎立刻马上,就想将她的尾巴藏匿起来,但却只顺利收起了八根,剩下的那根被容淮把玩在手里。

“难道不是?”她不服气地抬眸。

容淮仍然波澜不惊,金丝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冷白的肌肤将薄唇衬得更加绯红,他完美地诠释着一个词——

冷欲感。

即便镜片已经藏住大多情绪。

但叶愿欢还是被他看似淡薄、实则侵略性极强的眼睛盯得心虚。

她尝试着扯回那第九条尾巴。

却见容淮慢条斯理地俯身,野性十足的桃花眸,隔着能过滤情绪似的镜片,与她对视,“如果我说……是呢?”

闻言,叶愿欢的心尖颤了下。

跟着发颤的尾巴,将她的心虚与心悸暴露得一览无余,像是被发现怀春的少女,好像毛色都变得更红了些。

偏偏容淮的肌肤似羊脂玉般白。

玉雕似的窄长手指,被柔软蓬松的狐狸毛半遮半掩,他正漫不经心地揉捏着她极为敏感的狐狸尾——

微凉的指尖顺着尾尖下滑。

让她心尖颤抖。

叶愿欢的腿软得厉害,但她绝不可能在前男友面前表露出丝毫的心悸。

于是她红唇轻翘,狐狸眸里潋滟起春光水色,“对我贼心不死的男人很多,容医生有这种心思的话,我能理解。”

“嗯。”容淮的声线磁性悦耳。

他指尖微微轻抚,又在叶愿欢最怕痒的尾尖儿扫过,“那叶影后给机会吗?”

“什么?”叶愿欢差点没反应过来。

容淮低迷的声线里,涌动着侵占欲十足的蛊惑,“给我贼心不死的机会吗?”

叶愿欢的狐狸眸微微一闪。

她似乎没料到,三百年前主动与她分手并绝情至极的吸血鬼大人,竟再次跟她提出复合的请求。

可当初他甚至连分手原因都没留。

叶愿欢弯唇,冷艳轻笑,“不给,九尾狐一族,绝不可能吃回头草。”

“睡过了也不给?”

“不给。”

闻言,容淮长睫轻颤。

在那斯文禁欲的金丝边眼镜下,还极少有人见过他失落的模样,窸窸窣窣的小片阴影,落在漂亮的桃花眸底。

甚至眼尾都泛了圈浅浅的红。

“好。”他喉结轻滚。

脖颈上那颗娇艳欲滴的朱砂痣,与眼尾泛起的那圈红交相辉映。

容淮修长白皙的长指散漫一卷。

漂亮的火焰色泽,像戒指般缠绕在他的手指上,他躬身捧起她明艳的脸蛋,指腹轻轻摩挲过她的唇——

嗓音低哑委屈得厉害,“好难过啊,我的愿愿……还是那么心狠。”

叶愿欢的尾尖轻轻地颤抖了下。

这时,一道火急火燎的怒骂声在走廊响起,“现在的狗仔都是顶级脑残吧!简直是左边不要脸!右边厚脸皮!”

黎昕踩着高跟鞋逼近病房门口。

闻声,叶愿欢的小心脏一紧,她眸光微闪,“我经纪人回来了。”

容淮漫不经心地撩了下眼皮。

他仍保持着方才的动作,微凉如玉的指腹还在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她嫣红的唇,像玩弄玩具般描摹着她的唇形。

“所以?”他低首凝视着她。

叶愿欢试图偏头躲过去,但容淮却指尖下落捏住她的下巴,“怕被捉奸?”

某狐狸:“……”

她潋滟着眼尾,看着那还在外面招摇、被捏在容淮手里的大尾巴。

“蹬蹬蹬——”

高跟鞋的声音逼得越来越近。

黎昕不知道她的身份,叶愿欢生怕秘密被发现,紧张地狐狸毛都炸了起来。

悦耳低迷的笑音在耳畔响起,容淮挑了下唇,忽然低首咬住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