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契约:极品女巫的审判之路)许灵越殷止陌_《恶魔契约:极品女巫的审判之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名:恶魔契约:极品女巫的审判之路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朝暮成曦

主角:许灵越殷止陌

恶魔契约:极品女巫的审判之路

《恶魔契约:极品女巫的审判之路》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恐怖的梦

“宝贝,你看我的腿白吗?”

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妩媚的女声。

孔皇顺着声音转头看去。

只见身后的床上坐着一个身上衣服半脱未脱的漂亮女生。

高耸的酥胸将乳白色的上衣衣襟鼓鼓的顶起。

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随罗衣紧贴着上身,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下来。

**娇躯在衣裙遮掩间,惹人遐思。

这女生看到孔皇转过头来,把两只手放在腿上。

两只手缓慢地顺着白皙的双腿往上滑。

丰盈高跷的臀部和柔美修长的玉腿时隐时现。

她娇笑着看向孔皇又问了一句:

“宝贝~你看我腿白吗?”

孔皇看着面前这惹人惹火的尤物,在自己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

“第三次了!”

一连三天,这个奇怪的梦,孔皇已经一连做了三天了!!

每次晚上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会梦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美的不像人间尤物的女生。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梦里的女生身材极好,就是脸上蒙着一层朦胧的薄雾,无论怎么样都看不清真正的样貌。

而且她只会反复不断地和孔皇说一句话:

“宝贝~你看我腿白吗?”

一开始的时候孔皇还想尝试和这梦里的奇怪女生沟通,但是发现她只翻来覆去的说那一句话之后,孔皇也没了和她沟通的兴趣,只想快点等着梦结束。

在这个看不到面庞的女生问完第二遍问题之后,孔皇就开始在自己内心倒数:

3~2~1……

在心底默数三个数之后,孔皇直接闭上眼睛等着自己醒过来。

之前三次同样的梦境里,在那个女生问完第二遍问题之后,梦境就直接结束了,孔皇也就清醒过来了。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孔皇依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什么情况?

难道这次梦境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这时旁边又传来了一阵“嗦嗦嗦”的声音。

孔皇刚睁开眼睛,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凄厉的,好像将死之人求救一样的声音。

“你!看我!腿白吗!!!”

声音凄厉中带着浓厚的怨恨,直接把孔皇惊的一个哆嗦。

他刚转过脸,整个人的脸瞬间煞白。

刚才旁边床上坐着的那个穿着性感内衣的女生,完全变了一副恐怖的模样。

她身体坐在床上,身上本来性感的蕾丝内衣上沾满了红色的血液。

脖子处本来应该顶着脑袋的纤细脖子,从中间齐根而断。

大片大片的血迹从脖子处的断口处喷射出来,洒落在身后的床单上。

孔皇拼命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同时心里还有一个疑惑。

“她的头呢!!!”

正想着,孔皇感觉自己脚边有东西在碰自己的脚面。

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然后小心翼翼的低头看去。

只见一个血肉模糊的脑袋正趴在孔皇的脚上!!

当孔皇低下头来时候,那本来已经血肉模糊的脑袋上的一双眼睛竟然猛的睁开,然后嘴巴猛的发出一阵凄厉的声音:

“我的腿白吗?!!!!”

“我尼玛!!”

这凄厉的喊声,还有死人脑袋竟然能说话的惊恐一幕,把孔皇吓的身后汗毛直立。

他出于本能的抬起右脚,对着那还在不停高喊的脑袋一个抽射。

啪!

血肉模糊的脑袋直接被孔皇抽飞了出去。

梦境的天空中传来一阵模糊的叫喊声:

孔皇……醒醒!

孔皇……醒醒!

下一秒钟——周围的环境犹如镜子碎裂般片片化开。

“我尼玛!!!这什么离谱的梦啊!”

孔皇从办公桌前抬起头,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透过办公桌前放着的一个黑屏的电脑屏幕,隐约可以看到孔皇那一双充血透红的眼睛。

“嘿!”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猛地放在孔皇的肩膀上。

孔皇还沉浸在刚刚梦见那恐怖一幕的余韵之中,身体吓了一个哆嗦。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就要返身抽一巴掌过去。

在转过身看清把手放在自己身后的那人样貌之后,孔皇才猛的停下了想要扇过去的动作。

只见身后是一个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圆脸小姑娘。

这小姑娘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孔皇:

“孔皇你没事吧,刚刚看到你趴在桌子上,身体还在不停的打着颤?”

孔皇勉强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我可能就是太累了,一不小心睡着了。”

把这小姑娘应付过去之后,孔皇孔皇看向周围的环境,脸色更加难看。

这是一间四面环绕着巨大落地玻璃窗的办公室。

温暖的阳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将整片办公室照亮。

“怎么这次白天就开始做这个奇怪的梦了?”

看着周围充满着阳光温暖的环境,孔皇却觉得自己身心有些发冷。

之前做的三次奇怪的梦都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什么这次突然在办公室里面就开始做梦了?

而且为什么这次做的梦,后面的事情和之前三次完全不一样!

孔皇正在思考着,身后又传来了那圆脸小姑娘的声音:

“孔皇,老板刚刚叫你呢,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你快去吧。”

孔皇应了一声,站起身来,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电脑旁边放着的一本书,书上印着名字:

话术手册

手册翻开着,整页上面印满了字。

依稀可以看到上面印着都是一排排的话术。

诸如:

如何让男生花钱?

(老公,我看这个游戏里皮肤好漂亮,你帮我买嘛~)

如果男生不愿意买怎么办?

(切,不就是几百块钱嘛,不买算了,老公你不爱我了~)

……

下面还有一排密密麻麻的话术语句。

这赫然是一个打着游戏陪玩名头的骗子公司。

而孔皇,就是这骗子公司里面的一个员工。

这个游戏陪玩公司就是让一些抠脚大汉扮演成小姑娘,在游戏里面骗男生花钱的那种皮包骗子公司。

孔皇站着正看向桌子上的话术手册。

身后那个圆圆脸蛋的小姑娘又小声的说:

“孔皇,你注意一点,你这一星期都没有骗一个人了,我估计经理这次叫你过去是想找你训话呢。”

“你可得想好理由啊。”

圆脸小姑娘看向孔皇的脸上带着点担忧的神色。

孔皇合上桌子上的话术手册,没有多说,转身朝着前面一个被磨玻璃隔绝的巨大房间走去。

公司的老板平常就待在那个被玻璃隔绝的巨大房间里。

身后,圆脸姑娘在孔皇走后,本来笑眯眯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整张脸上透漏出一种只有死人才会有的灰白色。

脑袋后面没有眼睛的孔皇自然看不到这一幕。

没走两步,孔皇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瞬间倒了下去。

………………

“醒醒!醒醒!!孔皇…………”

宛若从遥远天际传来的声音,把孔皇从黑暗中唤醒。

孔皇莫名的感觉有些熟悉,自己刚刚是不是已经这样醒来过一次了?

一股幽香吸入鼻腔内,这香味淡雅而悠长,闻起来就很贵。

孔皇猛的抬起头。

“嘟~”

他只感觉自己撞到了两个软软的东西。

“好有弹性……”

“哎呦!”

耳边响起一声娇羞的惊叫声。

孔皇瞬间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两片鼓鼓的白色半圆。

“怎么身下也软软的?”

孔皇感觉有些不对劲,脑袋转了一圈,这才看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穿着OL装的大美女的两条白皙的大腿上。

那美女三千黑丝如瀑布一般落在香肩上,洁白如雪的脸蛋上带着点还未散去的红霞,眼睛下散落着几滴眼泪,她伸出手正痴迷的摸着自己的脸。

她身上穿的白色衬衫被高高松起的胸部撑的快要炸开了,孔皇刚刚一抬头就是撞在了这大美女的胸上。

这女生看到孔皇张开眼睛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

“哎呀,孔皇你醒啦!你也太傻了,不就是和女朋友分手吗,至于伤心到昏倒吗?”

“你不会骗人也没事,我就喜欢你诚实的样子。”

“要不我养你吧。”

女生说话间吐气如兰,带着甜味的气息都快喷到孔皇的脸上了。

孔皇实在受不了这种暧昧的对话方式。

他一个懒驴打滚从美艳女经理身上滚落下来:

“那啥,男女授受不亲,你别这样!!”

眼角的余光扫到办公桌上摆着的铭牌:

总经理:吉雨倩

这笑颜生花的大美女就是总经理。

吉雨倩看着孔皇惊慌的样子,妩媚一笑:

“我知道你刚分手,心情不好,所以准备给你放一个星期的假,让你调整一下。”

孔皇现在脑子很乱,刚刚那个恐怖的梦境,还有自己莫名其妙晕倒的事情让他心烦意乱。

只是随意的应付了一下:

“好,好,好,”

然后就倒退着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孔皇有些奇怪:

我刚刚怎么又晕倒了?身体这么差吗?

这时他右手手臂处突然间传来一阵烧灼的痛痛感。

这股疼痛钻心彻骨好像是从灵魂里传来的一样。

接着一个模糊的意识从孔皇的脑海里映出:

“找到一个有镜子的地方!”

这从脑海深处散发出来的声音有些模糊。

孔皇以为只是自己的幻听。

他左手三两下卷起右手手臂外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的皮肤。

孔皇看了一眼右手的手臂,眼神一怔!

右手手臂的皮肤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符号。

此时,这手掌大小的符号表面正犹如呼吸一般一闪一闪的散发着红光。

红光每散发一下,那股灼烧的疼痛感就加重一分。

“这是什么符号?”

孔皇正思考着,突然脑海里又嗡嗡的一下响起了一个巨大的轰鸣声:

“找到一个有镜子的地方!”

这个声音强烈至极,孔皇感觉自己的脑袋胀痛的都要炸开了。

这下他明白刚刚脑海里的声音也不是自己的幻觉了。

没过两秒,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找!!!”

“到!!!!!!”

这次脑海里的声音更加巨大,孔皇仅仅只是听到了两个字,眼眶和鼻腔处就开始喷出血液。

孔皇不敢再耽搁,在他的右手边一米处,就有一个办公室通用的卫生间。

手脚并用,孔皇一步跨到卫生间的门口,左手拧在卫生间的门把手上,用力一推。

脑海中的第三次声音正在响起,孔皇感觉自己全身都在惊悚的颤抖,他有种强烈的预感,真的让这第三句话说完,自己就要死了。

“咔嚓——”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卫生间正对面的镜子照出了孔皇七窍流血的样子。

“……”

脑海里本来已经将要读出来的第3个字的声音瞬间消失了。

空间里寂静的吓人。

孔皇冲到镜子旁,打开下面的水龙头,对着脸上洗了洗。

当眼睛和鼻孔下的血迹被冰凉的清水冲洗干净以后,镜子里露出了孔皇原本被血迹遮盖的面庞。

这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看起来也就刚刚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头发略显凌乱,五官看起来棱角分明,颜值十分抗打,简直赶得上是吴彦祖的分身了。

孔皇摸了摸自己这英俊的脸庞,十分满意:

“难怪刚刚美女老板看到我恨不得要吃掉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我对自己的这个脸感觉这么陌生呢?”

“哗啦啦啦啦……”

不停流淌的清水上面还晕着一丝丝鲜红的血迹。

“刚刚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突然间,卫生间的灯闪了一下,光线一暗,然后又瞬间恢复明亮。

孔皇眼睛直视着前方的镜子,瞳孔微微收缩。

只见前面原本光滑平整的镜子上出现了一行行好像是用鲜红的血液写成的文字:

欢迎加入惊悚竞技场

新的玩家,在这里你会遇见无限的惊悚和恐怖。

你唯一的目的:活下去

等孔皇读完这段话,鲜血开始迅速涌动,又形成了一行新的文字:

记住,惊悚竞技场的存在,不可告知普通人,违者——死

当最后一个死字读完,孔皇模糊感觉自己从镜子里看到了无数张挣扎的脸庞。

其中一张脸庞从那无数张脸庞中挣扎而出越入镜子之中。

镜子上的血字开始变化:

惊悚竞技

第一阶段,第一幕

目标,和新娘生活12个小时。

失败惩罚:死!!

鲜红的死字让人眼前发昏。

虽然刚刚他才做了一个恐怖的梦,但是梦毕竟只是梦,现在现实中竟然也出现了这恐怖的情况!

眼前的这一幕,他也只在以前的那些恐怖小说中看到过,孔皇楞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

孔皇嘴里默念:

“敌不动,我不动!”

就这样站在原地等了一分钟,卫生间也没有再出现新的变化。

镜子上的红色血迹也缓缓消失了。

从墙壁上的卷纸下撕了一段擦了擦手,孔皇一只手推开卫生间的门,他抬脚要往卫生间外走。

当看清卫生间外的景象,孔皇那抬起的脚迟迟的没有落下。

刚刚孔皇冲进卫生间的时候外面的时间还是中午,阳光正好,办公室里一片大亮。

现在只隔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再打开门,外面竟然是一片漆黑!

孔皇抿着嘴没有说话,他默默的收回了脚,从裤子的兜里掏出手机,想要打开手电筒照亮一下。

唰!唰!

基本上满电的手机,现在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

孔皇想到刚刚镜子上出现的血字内容,心中暗暗嘀咕:

“刚刚说的什么惊悚竞技,不会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吧!”

“说是让我生活十二个小时,那我在这卫生间里站12个小时行不行?”

孔皇脑海里刚想到这个问题,就感觉身后的卫生间马桶那边的方向传来阵阵恐怖的气息。

这气息有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孔皇背后的汗毛瞬间根根耸立,感觉下一秒就会有择人而噬的恶鬼从里面扑出来。

孔皇连忙抬起脚,走到了卫生间外的黑暗之中。

外面的黑暗渐渐吞噬孔皇的身体,他在即将被黑暗彻底吞没的一瞬间,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卫生间。

却只看到了一片黑暗!

那个卫生间彻底失踪了!

黑暗无边无际,孔皇感觉自己像是站在虚空之上。

他用手小心翼翼的往后一摸,摸到了一面平整的墙壁。

手指匍匐移动,在前面不远处又摸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冰凉塑料制品。

摸起来像是人的皮肤……

“好像是一个开关?”

手指用力——

开关被按下

身后只有模糊的灯光亮起,只能隐约的照亮孔皇的身影,周围还是一片黑暗。

孔皇刚要再按。

“唰!!”

一个惨白的人脸猛的出现在他面前。

这人脸上七窍流血,瞪着一双像死鱼一样的眼睛。

就紧紧的贴在孔皇的面前,距离他的鼻子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嘭!!嘭!嘭!!”

心脏瞬间暴动,开始狂跳!!

“我尼玛!”

孔皇差点破口大骂,就算他这颗饱经人生历练的大心脏,都差点停摆了。

要是普通人,估计现在已经吓得大叫出声了。

孔皇却依然紧紧地抿着嘴,连呼吸也变得小了起来。

他眼神紧紧的盯着面前这惨白的人脸,右手手指再次用力。

“啪!”

塑料灯开关再次被关上。

暗淡的灯光消失。

周围再次陷入到了死寂般的黑暗之中。

那个惨白的人脸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孔皇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手指再次用力。

“啪!”

开关被按下,昏暗的灯光再次照亮孔皇的脸……

“唰!!!”

刚刚消失的惨白人脸又猛的出现在孔皇的面前。

这一次人脸眼睛上流着血,嘴巴微微张开,好像要说什么~

孔皇就盯着这张人脸,右手手指头继续用力。

“啪!”

灯光消失,浮在半空中的恐怖人脸也随着灯光的消失,而隐没在黑暗中。

过了半秒钟——

“啪!”

开关被再次按下。

灯光显现,恐怖人脸再次出现,它的嘴巴张的更大了,好像想要说话。

“啪!”

开关又被关上,恐怖人脸一句话没说就随着无边的黑暗再次消失。

“啪!”

开关又被打开,恐怖人脸再次出现,它还没张开嘴,开关又被关上。

恐怖人脸再次消失。

“啪”

“啪”

“啪”

“啪”

整个空间里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急促的开关声。

孔皇棱角分明的脸庞在黑暗和灯光的映照中闪烁不停,愈发恐怖。

终于,在孔皇第30次按下灯的开关之后,那个恐怖的鬼脸不见了。

一只温润如玉的纤纤玉手伏在他按在开关的右手上。

“哎呀!老公!你真坏!”

“不玩了,不玩了,人家好不容易想到个好办法吓唬吓唬你!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人家嘛~”

孔皇对面传来了一个吐息如兰的撒娇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