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行者)陈恕持剑倚栏听落雪_(陈恕持剑倚栏听落雪)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神灵行者》,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陈恕持剑倚栏听落雪,作者“持剑倚栏听落雪”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天有三宝,日月星
地有三宝,水火风
人有三宝,精气神
上古氏族,以气化术,以神沟通天地,是为巫术,以镇魑魅魍魉
先秦有书名曰《诘》,教万民以驱鬼,子不语怪力乱神
遂自秦皇,巫术禁绝,天下无怪力乱神之说
但暗中仍有十三家,以气为刀,以神为剑,身披道甲,破山伐庙,斩妖邪,断不详,以护四海清明
然自西历一千九百年始,魑魅魍魉剧增,天下妖魔横行,十三方势力出山,伐妖魔,镇不详
但妖魔苏醒已是不可逆转之势力,遂十三方势力,数千年之后,再度联合,收天下之英才,教以巫术灵武,以灵为契,以神为器,讨伐妖邪,是为神灵行者
而自上次神灵行者们出山,至今已过百年,天下妖邪再次暴动,此次大争之世,谁又当为雄?魑魅魍魉?人类?

小说名:神灵行者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持剑倚栏听落雪

主角:陈恕持剑倚栏听落雪

神灵行者

《神灵行者》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青灯使者

凌晨一点,窗外夜色已深,走廊上陪护人员也少了起来,值夜班的护士们,正坐在大厅里,小声的聊起了天。肖爸肖妈也在陈恕的劝说下,回家去休息了。

此刻的陈恕却丝毫没有睡意,十分的紧张。看着躺在病床呼呼大睡的应笑真,陈恕有些无奈。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应笑真如临大敌的样子,再看着现在呼呼大睡的她,陈恕摇摇头。想起才签的合同,小声嘀咕了一句:“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上司,看来往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六月的天气还不算非常热,但医院的空调打的有些冷。陈恕拿起遥控器,重新调高了一些空调的温度,然后给肖瑶和应笑真重新盖好了被子,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开始分析和消化今天所得到的信息。

“师傅被害,原因是应笑真口中的画皮鬼,而小瑶则是因为什么呢?而十四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那场大火,多半就是那些妖魔所为了,只是那时我昏迷最后所听到的,他们口中的‘觉者’,以及那万物的终结与不朽,这些又代表着什么呢?”

此刻陈恕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与不解,但无从下手,应笑真的回答只能说是解开了一部分问题,但是却只是管中窥豹而已。

此刻垂着头沉思的陈恕却没有发现,房间的温度变得阴冷起来,原本陪护病床前,散发出柔和黄光的阅读灯,此刻却变成了诡异的青色,而自己背后的影子,却却在青色的光芒下,开始诡异的跳动了起来。

此时原本呼呼大睡的应笑真,却突然掀开了陈恕盖好的被子,坐了起来,眼神犀利,丝毫没有刚睡醒的样子,直直的看向陈恕背后的影子。

陈恕被吓了一跳,刚准备站起身,却发现自己此刻却已经动弹不得。而应笑真抓起床边的高窄盒子,快步走到陈恕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盯着影子开口道:“怎么,老朋友相见,妖魔界大名鼎鼎的青灯使者青宸,第三魔神手下赫赫有名的红衣大主教,还需要占我手下这新人的便宜吗?”

陈恕被应笑真拍过肩膀后,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立马跑到应笑真的身后,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背后。

只见那影子缓缓变黑,漆黑如墨,如同黑洞一般,而黑洞的中心,却如同水波一般泛起了黑色的涟漪。突然从黑洞中缓缓伸出一只左胳膊,那胳膊苍白无比,如同尸体一般,伸出的手臂上,带起点点黑色,却如同液体,从胳膊蔓延至手上滴落,掉在病房的地板上,发出如同硫酸落地的呲呲腐蚀声。

接着胳膊却是按在了黑洞周围的墙壁上,似乎想把隐藏于黑色影子的身体给撑起来。而此刻,应笑真突然从箱子里掏出长枪,以右手狠狠的向前刺去,伴随刺耳的一声音爆,长枪没入病房的墙壁,将那只左胳膊钉在了墙上,而墙上满是裂缝,诉说着这一枪那恐怖的力道。

然而那只胳膊似乎并未受伤,甚至用手指敲了敲墙壁,似乎是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此刻从黑影中传来一个清澈的男声:“好久不见啊,小丫头,怎么不欢迎老朋友了吗?”

“老朋友?和你们这些肮脏的蛆虫?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应笑真虽是大笑着,眼神中的警惕却是丝毫不减,紧紧的盯着墙面上那诡异的黑洞,没有丝毫放松。

“哎呀呀,小丫头不要紧张嘛,真是的,故人相见,上来就动刀动枪的,真是一点礼数都没有了。”那青灯使者的声音依旧是不急不缓。

“哼,礼数?你所谓的礼数不过是你用来掠夺他人灵魂的工具罢了,怎么,这次连你都来了,那么第三魔神烛龙也在凤城吧。”

“对付你们,还用不着烛九阴大人。”

“狂妄!”应笑真眼眸中厉色闪过,长枪中闪过血色的光芒,突然定住的手臂上开始燃起血色的火焰,手臂此刻却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似乎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红莲业火?真是不错,三十年不见,你进步不小,但只是这点东西,那可还不够。”

而手臂却突然化为黑色液体,落在了地面上,而黑洞却开始慢慢变小,此刻青灯使者的声音从洞中传来:“享受你们那短暂而又可悲的和平吧,而世界必将属于黑夜,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洞口的消失,房间的温度也恢复到了正常,只剩下被黑色液体腐蚀的地板,以及插在病房墙面上的长枪,证明着青灯使者的到来。应笑真,走上前缓缓拔出长枪,提起了枪盒,准备走出病房。

“组长,我……”陈恕走上前,应笑真打断了他:“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不解,但是我很累了,有什么明天再问吧。”说完应笑真走出了病房,只是陈恕却没注意到应笑真那微微颤抖的手,以及脖颈后的点点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