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格丧气的小蛇《从美漫开始成神》_薇格丧气的小蛇全文阅读

《从美漫开始成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丧气的小蛇”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薇格丧气的小蛇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从美漫开始成神》内容介绍:坏消息,薇格死了
好消息,她死后穿越了
坏消息,穿越后她依旧是孤儿,一穷二白没势力
好消息,她觉醒了变种能力!
坏消息,她的能力只能让别人无条件坠入爱河
“这破能力除了让我被不断地被表白还有啥用啊?”
薇格望着身后一众姿态万千的美人们,无情地转过了身:
“不,美色只会影响我挥剑的速度,我是要成为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人!”

小说:从美漫开始成神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丧气的小蛇

角色:薇格丧气的小蛇

评论专区

异闻录:诈尸了?上一次看还是几年前太监的时候?。现在变成什么了?年刊,季刊?

召唤我吧:跳着看,异世界感觉很无聊,只想看现实世界,但作者似乎更偏向于异界

仙门走出的男人:后宫还谈真爱,特么耍流氓

从美漫开始成神

《从美漫开始成神》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伏击黑皇肖

“这一杯免费品尝,我帮您去找找铭牌。”

言毕,薇格快步远离了吧台,认真地在众多桌椅间寻找物品。

罗根望着她一丝不苟的细致模样,皱了皱眉,这么找能找到什么时候?

烦躁间,他余光看到了桌面的酒杯,冰蓝色如海洋般的液体中漂浮着几颗浑圆的透明气泡,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令人陶醉的香醇气息。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装作不在意地看了看四周,可两秒后他还是忍不住端起了酒杯,轻轻在鼻下嗅了嗅。

刹那,他的嗜酒灵魂就有种升天的爽感。

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超猛烈酒!

罗根再度环顾了一下四周,偷东西似的确认没人在意自己之后,猛地一大口将酒灌入口中。

辣!

又辣又烈!整个咽喉如火烧了般,仿佛吞入了一颗太阳,五脏六腑都在燃烧。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由于强大的自愈能力,寻常的酒他喝起来跟水没什么两样。

只有这样极度的刺激才能满足他内心强烈的**!

“喂,那女人,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喝酒我就来找——”

最后一个你字还没说出口,罗根突然感到大脑一阵恍惚,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重影。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看见那调酒的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走来,嘴角缓缓勾起微笑。

薇格挑了个酒客们看不见的角度,随手抄起架子上的水果刀,毫不留情地在罗根粗壮的手臂处划开一个口子。

鲜血汩汩冒出,不断地流入她手里的小玻璃瓶中。

足足装满了三个小瓶后,她才停止了血液采集,将那铭牌从抽屉拿出,挂在对方的脖子上。

“祝你好梦,小狼人。”

……

次日,吧台铃声叮当,厅中的酒客沸沸扬扬。

喧闹的人声将沉睡的罗根吵醒,他猛地睁开眼睛,条件反射式地从座上一跃而起,凶狠地瞪着周遭的人。

可刚站起不久,他便因失血而感到一阵眩晕,好似肾虚被掏空了身体,整个人晕乎乎的。

他警惕地望向吧台,却发现昨晚帮自己调酒的女人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长相普通的男酒保。

罗根晃了晃昏沉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些,转头望向男酒保:

“喂,昨晚那个女酒保呢。”

“女酒保?你说薇格吗,她今早已经辞职了,对了,她让我提醒你,铭牌在你身上。”

“在我身上?”

罗根皱着眉低头俯视自身,果真在脖子上看到了丢失的铭牌,同时,他余光也看到了自己手臂上残留的干涸血迹。

‘我受过伤?’

这个念头一起,他的面容便有些暴躁起来,再配上他壮硕的体魄,着实有些骇人。

男酒保一惊,赶忙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白色小纸条,递给罗根。

“你昨晚在这睡了一整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薇格她临走前给你留下了这张纸条。”

罗根一把夺过纸条,粗暴地将其展开,上面是一行龙飞凤舞的黑色小字——

【烈酒伤肝,美人伤肾,下次小心,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帮你找铭牌。】

“薇格是么……我记住你了!”

生气地将纸条撕碎,罗根恨恨地咬咬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吧。

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城市的一个港湾中,薇格打了个寒颤,她不自在地摸了摸大腿外侧的枪套,调整了一下枪身的位置。

“这枪真够冷的。”

今早她从黑市商贩那拿到了柯尔特手枪、两个备用弹夹,以及一柄钢制匕首。

由于是老顾客,对方还附赠了她一些战术腿挂,方便她携带武器。

“听我说,薇格,别发呆。”咖啡桌前,艾瑞克不满地敲了敲桌面。

“我在听,别叫。”

见薇格还嘴硬,艾瑞克直接把桌面的地图推到了她面前。

“那你完整复述一遍计划。”

薇格瞪了他一眼,伸手接过地图,指尖指向上面的一艘豪华游轮:

“游轮卡斯帕迪纳号,上面有个人叫塞巴斯蒂安·肖,我们的目标就是晚上趁着迷雾潜入游轮,我负责控制他的行动,你负责击杀他。”

“呵,漏了很多内容,不过勉强算你过关。”艾瑞克轻咳一声,默默收回了地图。

在这之前他说了一堆内容,不过实际总结下来,有用的只有刚才薇格说的那几点。

“我看你嘴也挺硬的。”

调侃了一句,薇格伸了个懒腰,靠在座椅上闭眼休息。

作为影视迷,她当然知道艾瑞克的计划。

塞巴斯蒂安·肖就是当年在德国战俘营中杀害了艾瑞克母亲的军官,他为了打造一个变种人领导的世界,一直致力于挑起大国战争,诱发核战,是当之无愧的反人类反社会的强大敌人。

艾瑞克的强大变种能力就是被肖开发出来的,只不过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此次艾瑞克就是来复仇的。

就这一点来说,薇格觉得艾瑞克还挺可怜的。

被复仇蒙蔽了双眼的人,看不到人性的美好,更容易坠入黑暗的极端,最终粉身碎骨。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太阳落下帷幕,星月终于降临。

港口,海浪涛涛。

阴影之中,艾瑞克望着港湾中飘扬的游轮,与上午不同,此刻的他眼中闪过无比狠戾的光芒,似一头择人而噬的狂兽。

薇格本想再和他开开玩笑,可见到对方阴冷至极的神情时,也无心再多说了,只提醒道:

“冷静一点,愤怒不是好事。”

艾瑞克没有回话,他深吸一口气,向前一跃冲入了深海。

薇格叹了口气,检查了一遍大腿上挂着的手枪和匕首,也跟着跳入了海中。

一路无话。

不多时,借着夜色的掩护,二人顺利接近了游轮,艾瑞克抬手扒住船边,敏捷地翻身而上,踏上了甲板。

薇格体力稍弱,落在了后方,当她好不容易接近船体时,甲板上的艾瑞克已经自顾自地掏出了短刀。

塞巴斯蒂安·肖就在前甲板上休息,毫无预料,毫无防备。

他只需要冲过去,轻轻挥动手指,锋利的短刀就会割断对方的喉咙。

这一天他等了将近二十年。

“艾瑞克,拉我一把。”

身后,薇格双手挂在了船边,长时间的游泳让她消耗了本身并不多的力气,一时间难以快速上船。

艾瑞克回头望了她一眼,没有理会,而是抄起短刀独自向前甲板走去。

此刻他一秒钟都不想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