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安宇文熠)白莲花他殉情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蓝安宇文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白莲花他殉情了》,男女主角蓝安宇文熠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阿月玄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原本在不同的时空里,完全不相干的两人,却因为命运的安排,最终联系上了——
他惊讶于她的变化,却在她向他伸出援手之际,将她变为了棋盘上的一颗子;’
可不知何时,二人竟成为互相羁绊;
世事虽无常,人心易善变;
沉浮三年,最终只能一句,人生何其短,何苦互相怨

小说名:白莲花他殉情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阿月玄子

主角:蓝安宇文熠

白莲花他殉情了

《白莲花他殉情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袒护

曹皇后湿润通红的眼里,泛着凌厉斜了蓝安一眼。

他脸上挂着熟络的笑,亲切地看着自己,头上的金冠隐约拨动着流光,却更显得高不可攀。

蓝安愣了愣:“嗯…确实没有什么记忆了。”不过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宇文翎点点头,低低道:“林将军不记得就算了。”

如果蓝安没听错,他这语气里似乎带着…遗憾?

跪在地上的曹皇后故意压低声音,用着黏腻般的口吻想吸引宇文翎的注意,“陛下…”

宇文翎转过头:“林将军方才话语轻蔑,确实很不妥当,应当重罚。”

蓝安想,果然被她猜中了,此刻说不紧张是假的,早知道从陆太后宫中出来就好好回家了。

宇文翎注意到蓝安眼底的慌乱,笑容加深,眼里满是柔光,仿佛会溺死人,蓝安刚巧抬头,便对上这一眼,像是被打了一针镇定剂。

曹欢后心里叫好,看着宇文翎朝自己走来,脸上更是不自禁腾起一抹不正常的红色。

他蹲下了,渐渐与她靠近,曹皇后脑袋一片空白,她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

宇文翎慢悠悠的开口:“朕都听到了,整个花园当属皇后声音最大,最吵。”

曹皇后那抹红迅速降下,惊愕道:“臣妾…”

宇文翎站起身:“纵然林将军有错,皇后也无权亲自动手处置三品大臣,你当吏部是摆设的?”

蓝安没想到事情还有这么大的转机,她不是古人,历史学的也不深,原来皇后是不能处置官员的。蓝安脸上微微露出喜色,心里喊道:就是,就是。

宇文翎接着道:“皇后平日里都带这么大阵仗的宫人吗,比我这个皇帝还威风。”

曹皇后羞愤难耐的低下头,泪水又溢出了:“不是的…”

她总是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面前这个男人,温声细语,温柔体贴,懂事大方…可如今全毁了,思及此,她面色更加苍白。

“臣妾知错。”曹皇后颤巍巍的说,重重的做了一个跪拜。

等她再抬起头,额前已是一块青紫,宇文翎看也没看,继续道:“按照律法,就罚禁闭三月,扣除一年俸禄,摘抄《内训》…一百遍。”

蓝安眼珠子差点没跳出来,一百遍?这也太狠了吧?完了完了,那她会是个什么下场。

“至于林将军。”宇文翎笑了笑:“就罚…”

蓝安双手握紧,等待着……

“朕暂时没想好。”

香榭亭内多少安静了些。

曹皇后面无血色,却恭恭敬敬道:“谢陛下。”

蓝安也学着曹皇后,行了个跪拜大礼,“谢陛下。”

蓝安心有余悸,其实刚才要是没有他及时出手,可能双方都要打的头破血流,她更讨不了好,想想自己,确实是冲动了。只是忘忘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是这样。

她不由又看向宇文翎,他又拾起竹签,勾了点肉,白皙刚毅的脸上似乎很是专注,一身矜贵,让人望而却步。

他说还没想好,不代表没有,哪天,他就想好了,估计惩罚也不轻…但她看着当时曹皇后失魂落魄般的模样,从她面前走过时,还是有些胜利者的喜悦。

她突然看到碗里的东西,“乌龟?”

宇文翎略一勾唇:“怎么啦。”

“没事。”蓝安笑道。

他眼底划过奇异的波澜:“我就说,林将军应该多笑笑嘛。”

蓝安怔住,从喉咙里发出还不算太僵硬的笑声:“哈哈…是吗。”

“林将军不想笑,不要勉强自己。”

蓝安张开的嘴又僵硬的闭上了。

宇文翎默了会,手中的签子也放下了,眉宇间的那份清冷突地又温和下来:“林千卓,你从前总说朕不帮你,你看,现在朕帮你了吧。”宇文翎脸上微有些自得,仿佛在说一件了不起的事。

蓝安不置可否,他确实及时制止了,但大臣和皇后打起来,他作为皇帝,也不能当做没看到啊。

何况她和皇后一样,依旧要受罚。

不过听他这么讲,难道曹皇后的罚的那么重,是为了她?

蓝安弱弱的说了句:“我不记得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一排橘藕色衣裙的宫女提着灯笼,朝他们屈膝颔首,接着为园中的路灯点上火烛。

“天色也不早了,属下就先告退。”蓝安觉得自己多待一秒都有些煎熬,加上这人气场比太后强了不知道几倍,她又不敢随意搭话。

“皇后说的没错。”

看着蓝安不知所谓的眼神,他认真道:“林将军应该把‘属下’换成‘末将’或是‘臣’。”

蓝安身形一顿,那句“皇后说的没错”指什么?

该不会是那句话…蓝安原本对他还算有些好感,这会全碎了。

宇文翎微微挑眉。

蓝安才做辑道:“臣,告退。”

马车上,绾绾看着蓝安布满乌云的脸,一时间也不好多说什么,任凭马车颠簸…

清晨,门外的侍女通报,安王世子来了。

蓝安闻言,手中的葡萄掉在了桌上,他怎么来了?

“快让他进来吧。”

宇文熠进门时,蓝安是站着的,她双手放在身后,微侧着头看着他,一件水蓝色的长裙,白皙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

她从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坐在主位上,这次醒来不知道对他笑了多少次,还是这般纯然的笑。

他收回目光,边走边说:“昨日我的猫抓伤了你,特来赔罪。”

“没事的,其实你不说我都忘了。”

蓝安是真没在意,此刻才抬起手看了看。

宇文熠拿出一瓶黄色的瓶子,递了过去:“拿去吧,对你伤口有好处。”

蓝安打开盖子,有一股清凉的气息,像薄荷叶,她突然想起从前在福利院,山坡上也种了很多薄荷叶。

小时候她经常喉咙痛,林姨就用它泡水给她喝。可如今…也不知道林姨怎么样了,她快七十身体又不好,身边连个子女都没有,以前她在的时候每个月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去看她。

她知道自己死去的消息,一定会伤心,这样就对身体不好了。

宇文熠看着眼圈微红的蓝安,狐疑的问道:“你…怎么了?”

蓝安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就是谢谢你。”

她说着,摸了摸手中的瓶子,仿佛爱若珍宝。

宇文熠勉强淡笑:“你太客气了。”

一瓶药膏竟会让她这般感动,从前的林千卓喜怒不形于色,更是不可能哭的。

“对了,你说你不住在林府的任何一个院子,那你住外面吗?”蓝安忘了问思遨和绾绾了,这会才想起。

“林将军,我就住林府,一间庙里。”

“啊?”蓝安又重复道:“庙?”

林府还有什么庙吗,庙怎么住人。

“对呀,你忘了,那是你亲自给我选的。”宇文熠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蓝安心里颤了颤,她明白,这话是撞枪口上了;可她确实没想到,原主居然给他安排在一间庙里。

蓝安有些不敢抬头看他:“忘了…记不太清。”她说完,向后走去。

宇文熠黑眸轻眯,嘴角突兀地绽开笑容,道:“林将军贵人多忘事,我懂。”

蓝安抿了抿唇,她这是失忆好吧。

“既然来了,坐吧。”

宇文熠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看了眼墙上挂着的弓箭,道:“将军如今骑马拉弓都还上手吧。”

蓝安愣了会,被他那双似能穿透一切的目光盯着,本该心安理得点头的她,这会居然硬着头皮道:“当然。”

她的脚向后退了一小步,正好碰上桌腿,低头一看,青瓷盘里几块通黄的糕饼。

“宇文熠,你来的正是时候…”

蓝安端起瓷碗笑道:“这是我让厨房刚做的,味道可好了,我正准备吃,你就来了,尝尝吧。”

宇文熠看着烹香软糕并没伸出手,而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蓝安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