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欢喜三天夜来)吾乃陈欢喜最新章节阅读_(吾乃陈欢喜)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吾乃陈欢喜》,超级好看的军事历史小说,主角是陈欢喜三天夜来,是著名作者“三天夜来”打造的,故事梗概:(无女主+爽文)
陈欢喜,地主家傻儿子,无忧镇的福星,头牌爱他,县官老爷的千金非他不嫁,邻国的公主为了他要死要活
可他偏偏喜欢当乞丐,他认为要饭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然而,这还不算,他真正的身份更让人震惊

小说名:吾乃陈欢喜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三天夜来

主角:陈欢喜三天夜来

吾乃陈欢喜

《吾乃陈欢喜》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闹市求生遇秦寿,俯首不削犟骨头

桑源到了,马车还未停稳,就感受到了一阵猛烈的冲击。

一群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少把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面黄肌瘦,他们双眼下凹,他们饥饿难耐。

陈欢喜问:“这是乞丐?”

范九袋回答:“不,这是难民。”

陈欢喜将马车里所有的干粮都分给了难民们,但他们好像还不满足,几个年轻一些的冲进马车里,将陈欢喜所带的财物抢去。

有个女人没有拿到东西,但她眼睛盯准了陈欢喜身上那件用金丝线缝制的衣裳。她上去,用力的拉扯着陈欢喜,其他女人见状也都上前去了。

三两下的功夫就将陈欢喜的衣服扒了下来,剩下里衣,陈欢喜恳求她们给自己留一件遮体的,她们才散去。

陈欢喜又问:“这是难民?”

范九袋回答道:“不,这是强盗。”

难民因天灾人祸而成,强盗因人心不古而就。

范九袋带着衣衫褴褛的陈欢喜走开了,那马车华服与陈欢喜的缘分也算是了结了。

范九袋喝着他的酒摇摇晃晃的走在前头,一路上提着竹竿的乞丐都在向他行礼。

日上三竿,陈欢喜感觉肚子饿了。闻着街边传来的阵阵美食香,他感觉自己的胃都快从咽喉里跳出来了。

这就是饥饿,陈欢喜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感觉。他身无一物可换食物,两眼发昏,走路都轻飘飘的。

范九袋领他在闹市中后,给他一个碗,对他说饿了就自己要饭呗,接着转身走了。

半个月前,他也要过饭,而且是自己嚷着要去要饭的。

可是那个时候,他酒足饭饱,全身力气,喊的声音也洪亮无比。无忧镇的百姓都在发挥自己的才能,用尽力气去配合他的闹剧。

如今他**交加,喉咙里干涩无比,发出的声音细若蚊音,无人能听见。没有人为他送来西瓜和凉棚,没有那足两的金子扔进他的破碗中。

太阳越来越大,陈欢喜只觉街上的人都在晃动,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终于,他中暑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以为会在柔软的床上,仆人们会端来解暑的甜汤。

然而现实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他还在闹市之中,看热闹的人们见他醒来,又纷纷散去。想来这样的事情在这闹市之中是见怪不怪的,人们很忙,忙着营生,忙着享乐;忙着欺负弱小,忙着强颜欢笑。因此,他们没空理会一个乞丐的死活。

所幸,那只肮脏的破碗中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窝窝头。

此时陈欢喜只觉那窝窝头在发着光亮,仿佛在说,来啊,快来一口将我吃掉。

全身无力的陈欢喜慢慢爬向窝窝头,手快触到时,一个有力的脚将窝窝头踢开了。

陈欢喜抬头一看,见一个胖得能挡半边太阳的男子正呲牙咧嘴的对着他笑。

“小五,这人面生得紧,这是这条街新来的乞丐吧?”

一旁那个叫小五的仆人过来看了看陈欢喜,点头说好像是新来的。

这下那胖男人更是不得了,他问陈欢喜来自家的街道要饭,怎么不经过他同意。

这下陈欢喜真的懵了,他不知道要饭在哪里要也得经过别人的允许。

人群中看热闹的人说这新来的乞丐长得像个白面书生,一定是家道中落才迫于无奈来要饭的。

人们讨论这乞丐也是运气不好,怎么偏偏撞上了这个混霸王。

秦大寿是当地富翁秦占独子,年过二十,不学无术,整天仗着自家老爹是桑源首富,横行霸道。

在桑源,连县太爷见了秦家这祸害也要礼让三分。若夜半之时,你想起夜尿尿,就会发现秦家会用马车运来一箱箱珠宝,从衙门的后堂抬进县太爷的屋里去。

只要有钱收,县太爷就可坐视不管,秦大寿做起事来也是可把自己的混蛋痞气尽情发挥出来。

秦大寿说得没错,这条街是他家的。百姓本来不愿来此处营生开店,因为此处赋税极高,百姓苦不堪言。

然而无论百姓们去哪条街营生,都被秦大寿这混蛋带着打手追赶,一直要把他们追到自家这条街上来营生。

因此,这条秦寿街,是被迫成为闹市的。

陈欢喜此时无暇去听百姓们的讨论,因为饿得乏力的他只想拿回那个窝窝头。

秦大寿见陈欢喜奋力去够窝窝头,快速走过去,一脚踩在陈欢喜覆盖住窝窝头的手上。

“老子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你来这条街要饭怎么不向我提出申请?”

“我要吃窝窝头!”

“我是问你没经过我的允许怎么就来这条街要饭了?”

“我要吃窝窝头!”

“这是个傻子吧?老子问他话他咋不懂得回答?呵呵!”秦大寿的脚上又加重了力度。

“我——要吃——窝窝头!”

秦大寿与一旁的人都被陈欢喜的这股子倔劲震撼了。

秦大寿在桑源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不敢听他的话。他从来不讲重复的话,而今天他重复很多遍,但陈欢喜好像都不在乎。

人群中有人开始小声说:“秦爷,一个窝窝头而已,你就让他吃吧。”

接着,有人开始附和,更多的人附和,在场的百姓都开口说了话。

这是他们这么多年第一次站出来说话,他们被打得遍体鳞伤时不敢说话,他们的女儿被抢去**时他们不敢说话,他们的摊位被砸烂时他们不敢说话。

今天,他们为一个陌生的乞丐站出来,不为别的,只为陈欢喜身上有他们期待的光。

他敢争取自己想要的,哪怕只是一个窝窝头。不敢争取,不敢反抗,低头顺受。这是这条街的百姓们一直以来都是默默承受着秦家给的苦难。

陈欢喜的争取和反抗击中了他们内心,他们站出来为陈欢喜说话,又像是为自己说话。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一瞬的事,秦大寿一句:“反了反了,我看你们都想反了,不想活是吧,我有的是办法对你们。”

此话一出,百姓们纷纷散去。毕竟秦大寿才是桑源的主宰,地上这个不知名的乞丐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他们没必要为一个乞丐赌上身家性命。

陈欢喜眼睛盯着窝窝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将秦大寿的脚移开。

接着,睁着大眼与秦大寿对视,在秦大寿的注视下,他一口一口将手中的脏窝窝头吃了下去。

这一幕被转角处的范九袋看到后,他喝了一口酒自言自语道:“不错,是个犟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