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线崖边)无名手握星火挥笔星河_《两线崖边》完整版免费阅读

《两线崖边》,是作者大大“手握星火挥笔星河”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无名手握星火挥笔星河。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调查队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能否上岸,未知的命运纠缠着多少秘密,这一切究竟只是轮回,还是一个局
能否解脱,只在其中
笔者随心,读者随喜

小说:两线崖边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手握星火挥笔星河

角色:无名手握星火挥笔星河

评论专区

异界直播间:直播流!七尺居士出品。名字有点low,爽点还行。粮草+1!推荐!!!

我从战斗余波中提取属性:很难得的逻辑和幽默并存的小说

我们人类真是太棒啦!:刷分是吧?护主是吧?既然好好评论不行,那么一星送上

两线崖边

《两线崖边》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接案

今天又没有案件,已经半年了。这种日子太平静,没啥意思。不过出任务更烦。

阴雨天气,雨水如麻,这个乌云密布的城市只有屋里是干的。

上峰说会给我招几个新人来,我看是吹了这方面还得自己来啊。

半个南部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管,确实忙不过来,难得半年清闲,现在又百无聊赖。

烂尾楼里,唯一一间装修好的几个房间内,hgm78630在档案室里翻阅着前辈留下来的笔记本。笔记本有大概十厘米厚,外皮是褐色的牛皮。

做这行的,每次碰到的事都不一样,诡异程度无法用系统化的逻辑去记录。

每次出任务回来,活着的人,就会靠着记忆把这些无法形容的事情记录下来。

如果在笔记本里看到,逻辑不清晰,用词不当,扯淡,混乱不堪的情况很常见。

人类的文字描述是有极限的,当超出这个极限,就开始进入混沌状态。

有时候,边缘们,连自己在写什么都看不懂。

这个房间里放置着五排书柜,想象不了的可以想象图书馆里放置在中间的书柜。

书柜上的笔记本有多有少,有残缺的,烧过,泡过,粘上不明液体的。

hgm78630在书柜上随意抽取一本来观赏。

一排书柜在左边就会粘有他主人的编号。

有些排架上就只放有一本笔记本,那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的主人无法继续这门行当离去导致的。

当然摆个几十本的也不少见,灰尘也不薄。

他们的主人,要么在任务中永远留在异空间,要么挂了。很少有人能功成身退。

建立了六百年的边缘组织,也就三个人能脱胎换骨,重返人间。

这三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只是不知道前辈叫什么,也没见过。

他们能彻底摆脱边缘,重新在人间过上平凡的日子,现在还活没活着,就不得而知了。

滴滴,办公室里响起催促音。

hgm78630放好手里内容像鬼画符的笔记本。

慢慢走向办公室,刚抱怨完太闲,就来案子,上峰是长在我肚子里的蛔虫?

hgm78630坐到办公椅上,拿起手机。

上面只有稀少的几个字,F市,攰(gui)巷。一民报案,速往,任务:调查。最坏情况,活着。

见怪不怪的hgm78630,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走到窗边。

打开窗户,小雨顺着微风往里吹。

一只紫毛猫,眨巴着两色异瞳,嘴里叼着档案袋,在窗台上盯着hgm78630看。

毛被雨水打湿,紧贴皮肤,hgm78630接过档案袋,顺手把小鱼干放送信员嘴里。

就贴着墙,打开档案袋看起来。

送信员从窗口的开口处钻入房间,一个天女散花试甩水,就跑到沙发上就一顿乱蹭,直到毛发半干,才慢慢吃起小鱼干来。

hgm78630依旧看着档案袋里的几张纸,目不转睛。

老头叫尹农,纺织厂里的主管。59岁,临近退休,妻子早亡,只有一女儿在n京做个体户。

现在在湖州派出所报案,报案内容,家中时有异响,像人在走路,物品不摆放规律,不过几小时,就会自动掉落。

晚上睡觉,天花板渗血,警方调查发现并没此事。

妻子曾最常用的脚踏缝纫机会自己工作,疑似进贼,调查无果,未丢弃财物,未见有人为异常。

老头常在半睡半醒时听到有人在叫他,但开灯后就什么都没见。

情况已经持续半个月,期间请过法师做法,无用。

吃过精神类药物,无用。

老头女儿曾劝他离开这里,去和她住,但尹农会在睡着后自己跑回攰巷,甚至在相隔1000多公里的n京市,也能在一夜之间神奇的回到攰巷房子门口。

有一股神秘力量在牵扯着他,不让他离去。

女儿尹丽曾在晚上偷偷观尹农的举动,被吓半死,尹农独自站在墙角不知在和谁说话,只听见似乎和亡母对话,话语间有感情。

后不知被什么击晕,早上六点醒来,发现尹农已经消失。

在寻求多方帮助后无果,试过自杀,不成。

被害人在精神上已经被折磨得几近崩溃。

后怎么转交案件到边缘的,没有说明。

各方会全力支持他的调查,在任务结束后,做善后工作,保证不会有半点有关空气泄露出去。

hgm78630看完介绍后,从文件袋里倒出一本警官证,名字叫陈黎。

hgm78630熟练的从警官证边缘夹缝处取出一张经费卡。

得,又是一个离奇的任务,无头绪,无线索,无实际。

送信员已经吃完鱼干,舔着自己的爪子。

你们就不能送点简单的勘察案子吗?这种调查起来,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

送信员,瞪着两只一黄一蓝的眼睛,眨巴眨巴,两爪一摊,表示无奈。

送走送信员后,hgm78630整理一下办公室,拿上公文包就走出烂尾楼。

陈黎打车前往动车站的路上,司机很爱聊天,一直在说个不停。

他看向后视镜,陈黎一言不发,目光深邃的望着窗外。

你是**?陈黎有点错愕,但还是点点头。

司机没再说什么,你们辛苦啊。随后就不在说话。

陈黎来到动车站,看下手表,下午五点的天空已经接近灰暗。

他注意着四周的环境,确认没有可疑人员。

提着公文包,就上了动车,坐在靠窗位置,阴暗的天气,加上小雨纷飞,让窗外的场景更难看清。

三个小时后,陈黎来到分属管理攰巷辖区湖州派出所内。

通过简单介绍,直接进入工作状态。

**小林带陈黎进入到警院深处,在一个不起眼角落翻开一块水泥石板,漏出一条刚好够一人通过的阶梯。

陈黎没说什么,跟着小林就下去,霉味迎面而来。

这是个杂物间,文件资料随意摆放,陈黎双指抹过扶手灰尘,有些时日没打扫了。

陈警官,你暂时在这里办公吧,单位不是不想给您安排好的办公室,我们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这种工作不好摆出来。

你就委屈一下吧,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打我电话,我们安排人手配合。

小林边简单收拾边搭话,这里以前是有人专门处理奇异事件的人,只不过出事了,就再也没人来过。

这是给你准备的住所钥匙,在单位后面走大概两百米处的友来旅行社,说完把钥匙放在桌面上。

陈黎点点头,随手拿起一张掉在地上的纸看起来。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小林走上楼梯,回头望向陈黎。

陈黎点点头,嗯,辛苦了。

早点休息陈警官,说完,双手放在脖子后面,扭着脖子走了。

上到地面不忘轻声抱怨几句,这鬼地方,只有这种怪人才会在这里办公吧,真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