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碧血黄沙《月光传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张宗碧血黄沙全集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月光传说》,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张宗碧血黄沙,作者“碧血黄沙”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前世地球小伙张宗升职摆酒宴后酒架带家人回家,造成妻子当场死亡,女儿截肢后被被丈母娘家带走,努力十来年的张宗期望得到女儿的原谅无果,最终在女儿结婚当天在妻子的坟前喝酒,随后酒架而死,穿越到月界
穿越后的张宗得到一个患有白化病的女儿,由于女儿的白化病,邨中传言女儿为妖邪,乘张宗不在家绑架女儿,从而引发冲突
且看张宗如何找到女儿并了解到世界的真相

小说:月光传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碧血黄沙

角色:张宗碧血黄沙

评论专区

我不当明星:量大管饱 干草带毒 实在是慌得不行了再去看吧

夜行骇客:什么二十章之后就好了看了三十多章一点变化都无浪费时间无趣碰瓷赛博朋克题材根本就没那个感觉剧情弱智的一比

艾泽拉斯的铁与火:恭喜出宫,看过的最好看的LM向WOW同人文,祝愿作者早日签约。

月光传说

《月光传说》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梦(标题为什么要5个字?)

两巴掌拍醒张富贵,张宗又拿下胖地瓜,见地瓜已被张富贵的牙齿刮得不怎么圆润,张宗嫌弃地把地瓜扔在墙角,然后拍着张富贵的脸说: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知道吗?”

见张富贵点头,张宗把手从张富贵脸上挪开,

“你们今天去搜过后山的密林没有?”

“没有,没有。”张富贵急忙摇头。

“那你可知道谁今天去了后山密林?”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都在忙活你家门口的尸体。”

“好,最后一个问题。”

“邨里究竟是谁传出来说我女儿是雪妖的?”问完这个问题,张宗的脸更黑了。

见到张宗阴沉的脸,张富贵不由有些害怕,眼见着张宗的眼神越来越凌厉,手里的刀离自己越来越近,张富贵急忙回答:

“是邨东头的谭瘸子,是他告诉我你女儿是雪妖,需要请烈火宗的仙人过来,封禁雪妖的魂魄,再用仙人修炼的烈火焚烧,方可解除这连年雪灾。”

“一派胡言!你们这些没文化的原始人!月奴的白眉白发是因为疾病,是罕见的白化病,不是妖邪!”听完这些话,张宗愤怒到了极点。手起刀落,张富贵的手肘从桌子上滑落。

“啊~~”,被砍断手掌的张富贵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没有去管痛得打翻椅子的张富贵,张宗翻窗就向村东头跑。气喘吁吁地来到谭瘸子家,张宗也顾不得歇气,卯足劲儿一脚踢开谭瘸子的房门。然而张宗在谭瘸子家来来回回找了好几圈,愣是找不到人。

大约一个时辰后,天边已经铺满红霞。

找了几圈都没有找到谭瘸子的张宗提着刀走向张富贵家,刚到门口,本还聚在张富贵家里的邨民一哄而散。

见到邨民逃散,张宗顺手捞一个邨民在手里问道:

“你今天见过谭瘸子没?”张宗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没、没有,你刚才已经问过我了。”

“走吧!”

放开手里的邨民,张宗颓然地坐在张富贵家的门槛上。

在门槛上呆坐半晌,张宗回头看见罗仙师的尸体,又是一股愤怒流向心头。

“妈的,线索都断了,都怪罗仙师,都怪张富贵!既然你们喜欢火,老子就烧了你们!”

张宗离开了张家邨,背后的晒坝的木架上挂着张富贵和罗仙师的尸体。木架上用鲜血写着几个大字:张大力死于此处。木架底下堆放着高高的干柴,一切与昨晚的场景相似。不同的是木架上挂着两个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在张富贵的嘴里,塞了一个细口大肚的陶瓷瓶,这个陶瓷瓶有点像张宗前世见过的白炽灯泡。而瓶子里填满的,全是火药。而瓶塞上,连接一根麻绳,麻绳和捆绑张富贵的绳子连在一起。要是有人用刀砍断这些绳子,就会发现在编制这些绳子的细麻绳中,掺杂了不少火药的引线。害怕这个瓶子炸不死张大力,张宗更是在张富贵脚下的木柴里,藏了足足二十斤火药。

料想张大力回来了,一定会急不可耐的用火焰烧断绳子解救自己老爹吧?

回到密林深处的山洞,张宗再也撑不起疲惫的心神和身躯,重重地晕倒在小木床之上。

穿过一片空寂如遗世的黑暗,张宗前世的一幕幕在脑海浮现。

【1980年,你出生了在农村,家里排行老二,爸妈给你取名张宗。】

【1986年,你在石墩溪上学前班,被大哥张光从阶沿石上推下来,额头缝了八针,因为处理不当,留下一道两厘米长的伤疤。】

【1987年,你去乡上上小学,成绩优异。】

【1993年,你小学毕业,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落榜市一中。在镇上上初中,成绩优异,班级名列前茅。】

【1994年,你喜欢上班上的女同学,你给女同学取外号叫“喳闹”,你给女同学补课。】

【1996年,你初中毕业,“喳闹”考去了市一中,你落榜去了市二中。】

【1997年,你和“喳闹”第一次约会,你们相约考同一所大学。】

【1998年,你考去雾都大学,“喳闹”落榜。】

【1999年,你在雾都进修,“喳闹”在广东打工。】

【2000年,你趁暑假去找“喳闹”,你们偷尝了禁果,两个月后“喳闹”发现怀孕,你放弃进修,与“喳闹”结婚。】

【2001年,“喳闹”为你生下一个女儿,你给取名张悦,希望女儿一生快快乐乐,并为女儿窖藏了一坛女儿红。】

【2005年,你升职了,带着妻女在红门居大酒店宴请亲朋。当晚,飘飘然的你开车带着家人回家,发生车祸。“喳闹”当场身亡,张悦少了一条腿。】

【2006年,张悦被接到丈母娘家,丈母娘三天两头打车来骂你,你陷入深深的自责。】

【2007年,你发奋图强,希望能够赚到足够的金钱,弥补女儿的人生。】

【2008年,你努力赚钱,并带着礼物去看女儿,女儿不肯见你。】

【2008-2015年,你努力赚钱,并带着礼物去看女儿,女儿不肯见你。】

【2020年4月初6,女儿和同街道男朋友结婚,没有邀请你。你托人给女儿带去全世界最高科技的义肢。你取出当年窖藏的女儿红,驱车去到“喳闹”的坟前。你对着墓碑倾述这些年女儿的点点滴滴,你对着墓碑上的相片敬了一杯酒,和亡妻一起庆祝女儿得到幸福。黄昏时刻,你驱车回家,然后又发生车祸,你身受重伤,你感叹死都没有得到女儿的原谅,你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穿过黑暗,张宗茫然地在山洞中醒来,一时间竟辨不清现在所处的世界到底是不是梦境。

回想自己穿越过来是三个月前,当时前身把家里所有吃食都给了女儿,自己忍饥挨饿去打猎,却又淋了一场大雨,前身就此一觉睡去。第二天醒来的张宗便多出了关于前世的记忆。

当时看着天生白化病的张月奴,听着女儿声音甜糯地叫自己阿爹,张宗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女儿头上那如雪般白的朝天辫,仿佛在张宗幽暗的内心世界照亮了一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