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汐夏珩(浮生若梦记)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浮生若梦记》完结版免费阅读

以叶汐夏珩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浮生若梦记》,是由网文大神“舟上一叶”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亲手把自己变成了亡国公主的叶汐,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在禹国开启了新生活……
人生路上虽有艰险,但有人相伴,便是幸事!

小说:浮生若梦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舟上一叶

角色:叶汐夏珩

评论专区

画妖师:文笔并没有很好,开头抄袭长安十二时辰太过明显,情节设计俗套,

魔临:这作者刚开始不这样啊?后面一本比一本神叨,或许有人喜欢吧,大概

哈利波特的防御术课教授:特别脑残,把中国描写成唐朝日本那种贡献妹子来换优质血脉的国家

浮生若梦记

《浮生若梦记》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腐朽的王朝就是要连根拔起(四)

“你说什么?”

“我说跟你一起去禹国啊,我是孤儿,在西宁国也是无亲无故的,飞云寨交给下面那帮臭小子,也没什么问题,你一个人去禹国,我实在不放心。”

孤身和亲,前往禹国,叶汐心中的确有不安,若是有肖凌旭陪着,她的确会安心不少。

“你真的要跟我去禹国?”

“真的,”肖凌旭摸摸叶汐的头,“你是我妹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谁能放心啊。”

叶汐看着肖凌旭,笑了。

“糯糯啊,你还是笑起来好看,”他又捏捏叶汐的脸,“跟个小糯米团子似的,闺名叫糯糯还真是挺贴切的。”

叶汐拍掉肖凌旭的手,“说多少次了,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别叫我糯糯。”

再大,在肖凌旭心里都觉得还是当初那个软萌的小姑娘。

两人初识那几年,一次肖凌旭偶然看到了叶汐随身戴着的金锁上刻了糯糯两个字,这才知道,那金锁片是先皇所赠,而糯糯两个字也是先皇亲手刻上去的,她刚出生的时候,真的像个糯米团子,便有个这个闺名。

先皇年近四十,才有了这么个女儿,他跟苓妃极其疼爱这个女儿,她出生于黄昏,先皇跟苓妃希望她似水一样温柔,便取名汐字,原本是要等到她及笄才会取字的,但先皇也早早的便给她取好了字,予之,寓意上天赐予的礼物。

有时候,肖凌旭觉得,若是先皇跟苓妃还在,那叶汐定会是在极致的宠爱下长大的,而不会像如今这样。

叶汐跟肖凌旭约定,等他安顿好飞云寨的事情之后,便去驿馆找叶汐,只是,叶汐没想到会这么快,第二天肖凌旭就到了驿馆。

“汐汐,我来了。”

被驿馆的护卫带到叶汐面前的肖凌旭,看到叶汐就想扑上去,叶汐一个闪身躲开了。

“阿旭,飞云寨的事情处理完了?”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肖凌旭虽然看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感觉,但是办事绝对是靠谱的。

叶汐拍拍他的肩,“行,走,我带你吃饭去。”

叶汐拉着肖凌旭一路到了厨房,然后将一些准备好的吃食推到了他的面前,“快吃,我跟你说,禹国的厨子做的饭可好吃了。”

肖凌旭拿着筷子尝了一口,的确可口,等他吃得差不多了,叶汐又将剩下的食物分了好几份,放在了食盒里,“吃饱了就干活吧。”

她将几个食盒塞进了肖凌旭的手里,自己又一手拿了一个,然后带着肖凌旭悄悄的溜出了驿馆。

霍佑向夏珩汇报叶汐行踪的时候,夏珩正把一封密信烧了,“她又把食物拿给城外的灾民了?”

“是,殿下,还有,那个叫肖凌旭的……”

“无碍,让暗卫继续跟着便是了。”

“是。”

“另外,这几日,加强驿馆周围的护卫,怕是过几日又要不太平了。”

“殿下,您的内力?”

“无碍,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了。”

霍佑握了握拳,若是殿下不这么操心,要亲自解决西宁国的事情,安心在禹国的府中休养,若不是从禹国到西宁国这一路的几波杀手,怕是殿下的内力早就恢复了。

“殿下,要不要我再调几批暗卫过来?”

“不用了,那个蠢货还不至于掀起什么大的风浪。”

“是。”

霍佑领命刚准备往外走,却又被夏珩叫住了,“给公主那边再加几个暗卫。”

“属下领命。”

等了两个多月,禹国接手西宁国的人终于到了,是禹国天子夏悯的同父异母弟弟,安王夏瑾,也就是夏珩口中所提的那个有些麻烦的人。

随行的还有两位文官,两位武官,文官是处理西宁国政务的,武官是接手西宁国军务的。

夏瑾对于接了这趟差事并不满意,自己的兄长夏悯体弱多病,如今,膝下也只有一个幼子,除了他这个同父异母的二弟,夏悯便只剩下个不问朝堂事的刚满十六的一母同胞的亲弟,他本来觉得这帝位终有一天会到自己手上的,没想到却被派到了西宁国,他也知道,这主意怕是他的小皇叔夏珩提议的。

将他困在这西宁国,即使是禹国朝中有他母妃暗中帮他谋划,他也是鞭长莫及。这位小皇叔,一向对他病弱的皇兄忠心耿耿,在禹国也没少给他使绊子,本来在来西宁国的路上是解决他的一个绝佳机会的,到时候,他死了,再安排其他人来西宁国便是,但没想到,几波杀手都没能要了他的命,这次这位小皇叔把他调来西宁国,对他的皇兄便少了他这么一个威胁,但是,既然他来了西宁国,他就不能这么认命。

所以,在还未入西宁国王都的时候,夏瑾便开始了计划,如今这种局面,他跟他的小皇叔,只能有一个回到禹国,他的小皇叔一死,到时候推给个西宁国不服禹国的大臣,就说是那人暗中派杀手杀了夏珩,便行了。

连着大半个月,驿馆都不太太平。

肖凌旭一直在叶汐的房间里,绷着一根神经,盯着四周的情况,叶汐却跟没事人一样,翻着手上的书。

“阿旭,不用太紧张,不会有事的。”

“这几天这几波杀手感觉像是冲着那个璟王去的,我担心连累到你,要么你还是先别住在驿馆了。”

“放心,驿馆绝对安全的。”若是这几波杀手都对付不了,他就不是夏珩了。

果然,很快,外面便平静了下来,等了一会儿,肖凌旭才推开门,又跟之前一样,夏珩的人已经连尸体都处理得干干净净了,只有少数的人在清理地上的血迹。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这璟王看着也不像什么坏人,到底是得罪谁了?”

叶汐放下手中的书,“这世上,杀人的理由多了去了,并非需要得罪人的,如果有人挡了我的路,也许,我也会下杀手的。”

肖凌旭摸摸叶汐的脑袋,“你不会的,我们家糯糯虽然看着面冷,其实比谁都善良。”

“阿旭,善良是这世上最没用的东西。”

肖凌旭有些心疼,“你想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以后就开开心心的生活吧,想怎样便怎样,我这个当哥哥的定会护着你的。”

叶汐心中一暖,如今这世上愿意这么护着她的,怕是只有肖凌旭一人了。

“走吧,”叶汐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天气越来越冷,虽然大部分灾民都被接到城中安顿了,但还有一部分滞留在城外,听说璟王命人在城外搭了一些简单的帐篷安顿剩下的人,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

别的地方她看不到,也顾不上,起码让她亲眼看到这都城中的百姓温饱无虞,她才能放心的去往禹国。

而夏珩站在院中,看着霍佑收拾完那些尸体,开口道,“是时候见见本王那个不省心的侄儿了,阿佑,让安王来见一面吧。”

“是,王爷。”

驿馆门口,夏瑾刚下马,身边的侍卫就被霍佑带人摁下了。

“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安王殿下得罪了,王爷的意思,让您一人进去。”

夏瑾感觉背后有些寒意,他这个小皇叔看着温温和和,但若论杀人,他能有一百种方法让人死得悄无声息。

天气已入冬,夏瑾独自一人进去的时候,夏珩正披着披风在院中的亭里自己跟自己下棋,见他进来,头也没抬,“坐吧。”

夏瑾没有坐下,“小皇叔找我来所为何事?”

“清和,你母妃跟你舅舅还好吗?”

清和是夏瑾的字,但夏瑾自幼跟夏珩不亲近,也从未听他这么叫过他,如今听他叫起自己的字号,又说起自己的舅舅,夏瑾装不下去了。

他坐了下来,“小皇叔,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你的心思不用本王挑明了,陛下如今膝下有子嗣,虽然只有一个,但陛下必将付诸全部的心思,更何况还有本王在,”夏珩掷下一枚棋子,继续道,“清和,之前有些事情本王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此次让你来西宁国,是给你个机会把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想明白,你最好先把正事做好,不然,本王不介意让你回去给你的母妃还有舅舅收尸。”

“皇叔,你虽然权势滔天,但凭什么动我母妃跟舅舅?”

“清和啊,你以为这么些年本王是怎么做到权势滔天的?凭跟陛下关系亲密?”

夏瑾忽然心中一惊,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小皇叔的厉害之处,但似乎自己还是小看他了。

掷下最后一枚棋子之后,夏珩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夏瑾,“你舅舅这么些年估计捞了不少吧,还有你母妃,暗中帮你收买了不少朝中官员吧,后宫之人插手朝政,你应该知道后果,”他拿起折扇敲了敲夏瑾的脑袋,“清和,本王之前不动你们是因为顾念本王那已经过世的皇兄,你再不济毕竟还是他的亲生儿子,若是再给本王惹事,就别怪本王不念亲情了,听明白了吗?”

夏瑾从夏珩所在的驿馆走出来的时候,浑身还在发抖,他敢保证,若是他再有点动作,怕是不止给自己的母妃跟舅舅收尸,甚至得给自己收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