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纨绔子弟》陈及第狗皮道人_老子是纨绔子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老子是纨绔子弟》,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陈及第狗皮道人,也是实力派作者“狗皮道人”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传统玄幻+无系统+庙堂江湖+轻松娱乐】

这个世界,有路见不平拔刀加入的江湖人,有只为五文钱就厚脸折腰的读书人,有怒骂朱门酒肉臭转身便进去吃一顿的庙堂人,还有一个人一把剑,就能醉马高歌逍遥天下的仙人
陈及第从青楼醒来,就注定了这位纨绔子弟的命运

小说名:老子是纨绔子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狗皮道人

主角:陈及第狗皮道人

老子是纨绔子弟

《老子是纨绔子弟》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升平歌舞几时休(一)

就这样,陈及第险之又险地过了武当山的入门考核。

两个道士也在陈青甲的挽留下,半推半就地在陈家宅院中住了下来,陈及第虽说也凉地第一纨绔,可在血脉压制下也无可奈何。

陈青甲已经算是退了一步,只要他在会试上考出成绩,留名千古,也不强求他一定要进入官场。

且说,陈青甲急急忙忙赶回凉地,也并非只为这一件事情,因中秋佳节要到,先前陈及第在凉州城广布美人贴。

邀三郡十四州的公子、英雄、美人,前往凉州城参加诗会,来者皆可分得十两银子待两餐饭,还可在青楼中肆意畅玩一个晚上。

自诩没有青楼就没有江湖的陈及第,小小年纪,就在凉州城重修了青楼风月之地三十多处,干了大多人想干又不敢干的事情。

毫无疑问,他这样的做法,已经将“大方”二字展露得淋漓尽致,不然也不至于挨老爹那一顿打。

三日之后。

西山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凉州城中各条街道上,灯火通明,中秋夜里,城池是不关城门的,热闹与狂欢要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才会勉强散去。

才不过刚过晚宴的时间,西山还残留着西夕阳的一抹红,城中已经人流如织,进城之人,无不是首先去陈家宅院中,领了十两银子,再去城中各处街道游荡。

大街小巷的往流觞阁、延年楼一带最为繁荣的城中心街道蔓延过来,期间,花灯作伴如不灭的流火,杯盏研磨、商贩叫嚷、童叟欢庆、渺渺歌声,皆为凡响。

过往十八个春秋,在凉州城人眼中,都是上敬师长父母,下礼朋友童叟的陈及第,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就将十多位青楼中崭露头角的头牌,带回家中,自己消化陈家少爷,在纨绔之风上,已经稳压了凉地三州六七位纨绔子弟一头。

唯有这位姓苏,名白鱼的女子,是现在的陈及第尚未穿过来之前,就被陈青甲安排在他身边的伴读。

但反而是,这位除了读过圣贤书之外,一不懂风月,二不识歌舞,三聊不到女红,四还处处被陈及第针对的婢女,在陈家宅院中混得是最好的。

什么身份,陈及第还来不及去考究,只知道她自从鹿鸣宴事发后,又见识了陈及第的纨绔之风,就决心再不穿女装,只以男装示人。

陈家宅院中。

张灯结彩,喜庆辉煌,大红灯笼挂了不下三百个,当得上凉州城的门面。

房间里,陈及第睡完午觉,起床时在手下伺候完洗漱后,抬手将屋里的其他人挥退,坐床上伸展了一下筋骨,嬉笑道:

“小白鱼,你是说,当初你进入我家来当书童,是不是觊觎本少爷的美色,怎么我一说要去风月之地,你这小嘴就撅得跟个猪鼻子一样?

看你这小表情可怜的,来,将鞋子捡来,给本少爷船上,少爷带你去流觞阁看你最喜欢的文人雅士。”

苏白鱼无动于衷,倒也不去噘嘴了,改为板着脸,就这么盯着床上这个登徒子。

“少爷,徐公子在流觞阁等着急了,派人来家中传唤你过去。”这时从门外又走进来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小柯,还是由你来伺候本少爷穿鞋更衣吧,城中的情况现在如何了?”

陈及第不再为难苏白鱼,转头对进来的女子一笑,他从来都是以笑脸面对婢女。

“月姐姐传回来的口信上说,已经难找了一个空席了,徐公子已经替少爷敬了十四州英雄客六缸桃花酿,撑住了场子。”

说话间,她已经捡来了鞋子,给陈及第穿上,待他站起来,又为他更衣梳头。

“这个小胖子,倒是够意思,小白鱼,今晚的宴会千古难遇,你当真不去?”陈剑已经顺手搂住了小柯盈盈一握的腰肢。

“不去!”

“去了能领十两银子也不去?据我所知,你手上那点碎银,距离为你自己赎身,还差不少吧,怎么样,卖本少爷一个面子,给你二十两银子,你去不去?”

苏白鱼冷声道:“你的面子就值十两银子啊?”

“那你说值多少?”陈及第目光玩味。

苏白鱼目露狡诈光芒,“起码二,不!五十两银子!”

听到这句话,陈及第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五十两银子?”

苏白鱼吓了一跳,忙补救道:“你若嫌多,就四十五两好了。”

陈及第摇了摇头,感叹果然贫穷就是会限制人的想象力,伸手从小柯的腰间解下一个钱袋,也不看多少,就往苏白羽那边抛了过去。

苏白鱼接住钱袋,毫不客气解开,随后就是满脸懊恼,这一袋子就不下百两银子了,怎么就不懂向他开个更大的价钱呢?

便是如此,一袋银子买了苏白鱼一次随行的机会,主前仆后三人上了马车,还是先前接待老道士的那个仆人赶马。

黄昏已过,暮色笼罩大地。

街道上已经人流如织,马车从城池外围游行到靠近繁华的区域,没法再通行过去,被迫停在路边。

这个时候,花羞月早已安排好的手下,见到了下车的陈及第,忙着迎上前为他们引路进去。

“少爷为月儿姐姐安排了舞曲,姐姐现在应该在准备呢!”小柯站在陈及第身后解析了一句。

大概是怕陈及第心中不悦。

陈及第却是一笑置之,搂着她的纤腰往手下开好的道上走去,气得站在身后的苏白鱼咬着下唇直跺脚。

较之于江南,凉地虽近些年发展日益兴盛,终究还是文风贫瘠之地,加上诗词一道在这个朝代,也尚未兴盛,反倒是歌舞一道甚为流行,至少在陈及第了解到的状况时这样的。

所以城中的节目,多数还是以歌舞、角抵戏曲以及当即风俗民间表演为主,就算因为陈及第的美人贴,招来了成千上万的侠客,也仅是多了一道舞剑的节目罢了。

夜色在热闹的气氛中转浓,月渐行上中天,广阔无垠的夜空中,星罗棋布。

流觞阁中,随着舞台上花羞月为首的十多个妆容姣好的女子,高冠广袖,红鬓齐扬,伴古曲起跳“踩水舞”,中间数位**,将广袖合围,然后躬身撤袖。

待那曲声渐急,水袖四散中蓦地飞起那最为瞩目的红装**,袖带飘飘如仙,反持琵琶,遨游虚空,摇曳顾盼,与台下诸位**和声共舞。

阁中气氛随之渐入**,这一夜她如桃花般绽放,万众目光皆为她所引。

陈及第刚好在这时行至,和同身后的随从,几乎齐齐看呆了眼。

就连跟在后头,踮起脚,探出头来才勉强能窥得那如谪仙般表演的苏白鱼都不禁失声:

“月儿姐姐,今晚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