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那头,海这边)齐青扬八步_《山那头,海这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山那头,海这边》,是作者“八步”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齐青扬八步,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齐青扬在孩子四个月的时候决定移民
一方面来自于自身家庭和留学的经历
而另一方面是因为留学回国之后在家族企业和大学教书的所见,所闻,所想
当他还在一直犹豫不决,走还是留的时候,齐青扬的老婆艾草问他:“在这里,能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吗?” 终于让他做了最后的决定:走!

小说:山那头,海这边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八步

角色:齐青扬八步

评论专区

入侵型月:第一,这作者写的型月根本就不是型月,而是套了型月皮的作者自己乱编的设定,第二,你个中国穿越者竟然敢说自己不会汉语汉字,连逻辑都不通。

鹰掠九天:真的绝望,在起点是真的不能理性讨论吗?指出了几个有bug的地方,差点被喷子骂出翔

法师乔安:土著不看

山那头,海这边

《山那头,海这边》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启程,离开家乡

齐青扬在上铺把行李往里推了推,确认牢固,爬下来已经气喘吁吁,身体靠着梯子,手搭在中铺,俯视看到坐在下铺气喘吁吁的小舅的胖脸光头上已经渗出大颗的汗滴。

齐青扬说:这个硬卧真有意思,跟软卧一样,就是没有门,是个封闭的车厢。我记得以前不是硬卧都是全部开放的,就是横着几个床板子吗?”

“现在有这种硬卧,行李从里面进去,而且是封闭的。外面走路的人摸不到行李,这种设计好,安全。”小舅一边坐在下铺,挪动了胖胖的身体,顶着一个圆圆的光头,脸憋得通红气喘吁吁说到。

“你妈为啥给你准备这个行李箱啊。软的,还是竖的,下面四个跟玩具一样的小破轮子,两天就坏了。现在有那种拉杆箱,拉着走就好了,这玩意还得搬着伺候他。小屁轮子这么小,竖型的还是软的,一拉就倒,底蹭着地。我要不是怕拉坏了,你路上有麻烦,我可不干这事。” 小舅喘气稍微平缓,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擦了一下汗,继续抱怨着那个行李箱。

“哎,我妈不是想着我如果研究生如果过了,就让我回来嘛。我床单,被套就带了一套。”齐青扬看着小舅气喘吁吁,并且从上往下看到小舅胖乎乎大脑袋的一头汗,觉得很搞笑。

接着齐青扬继续替母亲辩解道。“她那个同学曾丽阿姨说,这种行李箱轻,不是托运行李限重嘛,为了能多装点东西,就弄了个这玩意。我的行李还是今天早上才装完,那个曾丽还来帮忙一起装的箱子。她说她给她姑娘装过箱,有经验。”

“我真烦那个曾丽,老娘们一个,就会叽叽喳喳,你妈不知道为啥要让她去公司上班。”小舅一边说,头同时转向了另一边。

“那不是她下岗了,我妈不是原来跟她下乡的时候最要好,后来据说是她谈了个同学男朋友,就是她现在老公,老说我妈的坏话,说我妈跟曾丽好,是为了利用她啥的。我妈很烦她老公,后来关系就不好了。去年同学聚会联系上了,知道她下岗了,她是学财务的,就让她来公司了…..”

小舅不屑的打断齐青扬的话:“反正我很烦她,我从小都烦她。这个女的…….”

“你们俩都安顿好了?” 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跟小舅对面下铺的人礼貌的打了招呼说:“坐一下啊。”得到对方点头认可后,挨着走道坐了下来。

“你咋过来了,你不是说到车厢就睡了嘛。你过来我的行李咋办?”齐青扬继续站着保持着一个手搭在中铺的姿势,低头看着母亲问。

“那边我安顿好了,一起的人不错,他们帮我看着。你们说啥呢?”母亲表现得很轻松,同时头转向看着脸还在泛红的小舅问道。

“姐姐,你咋弄了这个行李箱啊,难弄死了。”小舅脸继续看着一边,说着跟齐青扬同样的话,但是音量略微降低了点。可能小舅不纠结那个行李箱只能等到他气息完全平静,也可能他想到一会下车还得搬行李,还得一头汗,一直纠结行李这个事。

“你该减肥了啊,你看你胖的。你现在这年龄,还好,不会表现出来什么。以后年龄大了,肥胖会引起很多疾病…..”齐青扬看着母亲根本不接小舅的招,而且反守为攻,变成了对小舅的批评教育,噗嗤一声笑出来。并且对着小舅说:“舅,你学着点,领导就是领导。”接着得到了母亲的一个白眼。

小舅听着姐姐的教育也没说话,可能头上的汗没有了,也不喘气了,原来的厌烦情绪有所减轻。另外,小舅家里最小,比母亲小 9 岁,从小跟着母亲。母亲上学也带着他,并且给老师说:“我家没人看他,你要是不让带他来,我就不来了。” 母亲小时候学习很好,据说还代替老师去跟其他班上课。所以老师对母亲格外照顾。再加上母亲上学时,那个特殊年代,老师对于带个人来上学也不管了。

母亲后来说她带着小舅去上学,她同学都逗他,说小舅小时候长得很可爱。所以小舅基本认识母亲所有的同学。所以,小舅说他烦那个曾丽,也是在他的角度一定了解之后做出的判断。同时,母亲在小舅的生意上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再加上从小跟着母亲。小舅对母亲有着天然的敬畏。

接着母亲与小舅聊生意上的事情,齐青扬在旁边听着。虽然母亲给小舅说着话,但是齐青扬能感受到母亲时不时的抬抬眼皮看看他。

火车上的售货餐车走了一个来回之后,车厢的灯忽然熄灭。母亲站起来说:“我回去了,明天早上下了车后,你们在站台上站着别动,我来找你们。”然后就抹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