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我成了哥哥小说里的女二(赵子孜萧黎)_(赵子孜萧黎)全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我成了哥哥小说里的女二》,讲述主角赵子孜萧黎的甜蜜故事,作者“酷狗老粉丝”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赵子孜原是家族企业未来接班人,霸道腹黑女总裁
因为帮哥哥看小说而穿越到哥哥写的小说里面,穿越后实在看不下去女二的原傻白甜设定,于是开启了腹黑模式……

小说:穿书:我成了哥哥小说里的女二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酷狗老粉丝

角色:赵子孜萧黎

评论专区

无上崛起:我就想知道,体质调成0怎么活下来?

变身宿舍:算是搞笑文,但是也很变态,我挺喜欢的。

白银之轮:7.5

穿书:我成了哥哥小说里的女二

《穿书:我成了哥哥小说里的女二》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千万不要谈恋爱

这一日,我正和春暖在练习着行礼,走步,营中的士兵打断了我们,并传来消息,“小姐,二皇子三皇子来了,正和大公子在射箭场比试,将军让您过去一趟。”

我一脸懵的看向春暖,“不是说来的时候要出去迎接吗?怎的此刻已经到射箭场了?”

只见春暖低头回应:“奴婢也不知。”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朝门外的士兵点了点头。一步步走向了射箭场,走向了那个我爱慕的二皇子身边,不过现在不爱慕了。

女子穿越生存攻略第二步:千万不要谈恋爱。

虽然二皇子生的很是好看,也很温柔,但这一路,我都在不停的跟自己说那是女主的男人,别想了。

也许是想的太过入神了,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父亲的身旁,还是父亲的声音将我唤了回来,“丫头,你来了,快见过二皇子、三皇子。”

我回过神来,朝父亲笑了笑,“见过二皇子、三皇子、父亲、两位兄长。”看来这几日我跟着春暖学习的礼仪是派上用场了。

二皇子的言语依旧是那么温柔,“子孜,快免礼。你身子如何?现如今可还有碍?”

“回禀二皇子,子孜已无碍。”我顺着声音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眼前这个男孩,实在是太好看了。

爱情来了,挡是挡不住的。

我看着他,他也正看着我,他的嘴角上扬着,眼神中充满了宠溺。两人四目相对,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不行不行不行,这是女主的男人。

“对了,子孜,这是新开采的矿石场所得来的,是和田玉,我觉得很是适合你,只不过有些小。”

只见他伸手从衣襟处,掏出一块拇指大小的羊脂色和田玉吊坠递到了我面前,吊坠的一端是用蚕丝编织而成的绳子系着。

我看了眼这块玉,眼睛顿时瞪大了。

和田玉!而且还是羊脂白玉,这样的品质可谓罕见啊!

他见我盯着和田玉看,脸上浮起一层淡笑:“怎么?不合心意吗?”

他问完又低头仔细瞧了瞧那和田玉,眉宇间微蹙了一下:“这……颜色是有些素白了,我还以为你会喜欢,下次我再给你寻一些有颜色的吧。”他抬起眼眸看向我。

我愣了愣,然后笑眯眯接过他手中的和田玉,“不!我很喜欢,多谢二皇子。”

我可是个财迷,这么贵重的礼物,不收岂不亏死。

我顺势看了眼三皇子,发现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二皇子和兄长的比试射箭结束后,父亲就带着他们在军走了一遍营,我跟着躲在后面。

我的余光总是忍不住想要偷偷看他两眼,但是每次都撞见他也在不经意的偷瞄我,我尴尬的挠挠头。同时,我总感觉还有谁在盯着我,只是每次我去寻找这目光时,视线就又消失了。

在父亲和二皇子比试骑马时,耳边突然传来冷冷的声响:“你,可还记得我?”

我转过身,发现是三皇子,其实三皇子长得也不差,不过比起二皇子还是稍显逊色,在文、武两方面也是不及二皇子的。

“子孜当然记得,您是三皇子。”我对着他行了个礼,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礼行的实在是太标准了,也不知道春暖这丫头看见了没。

“那你可还记得,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在宫里长大?”

我下意识挠挠头,有些尴尬的说:“是吗?子孜不太记得了。”

他听完我的话后就沉默了,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总感觉特别不爽。这个男人……

其实,是记得的。只不过小说里的他得到了太多人的宠爱,而我本身也不喜欢他,冷得要死。

辛苦陪同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二皇子伫立在马车前,“子孜,我先回宫了,今日见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等你回京后我便去找你。”

我一脸傻笑又带着些娇羞看着他,“那子孜便等着二皇子了。”本来还想看看三皇子的,结果他早就坐上马车了。

看着二皇子的马车越行越远,我轻轻叹了口气,这是女主的男人。

只是我没有注意到一旁父亲的脸色微微暗沉了下来。

军事房内,将军赵晗昱看着眼前的茶杯发愣,“父亲?父亲?”

刚才还在与赵晗昱讨论军事的大公子赵子骞停了下来,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父亲可是为白天的子孜的事担忧?”

赵晗昱回过神来,很是沉重的说,“此次回京,该给丫头找户好人家了。”

“但是大家都看的出来,子孜与二皇子自幼两小无猜,父亲这样做,恐怕……”

赵晗昱顺着身后的椅子坐了下来,在叹气之际闭上双眼,“我的丫头,不能嫁进皇宫。”

“当初若不是她身子不好,说什么我也不会将她放到那深宫之中,如今好不容易把她带了出来,我是不会再让她进去的。相信你娘在天之灵也会体谅我的。”

赵子谦眉宇间微皱了下,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回应着:“子骞知道了。”

原来,父亲也不希望我和二皇子有结果。

我站在门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哥哥说千万不要谈恋爱,父亲不希望我嫁到宫中,可是我觉得爱情来了,不应该压抑自己,顺应它说不定还好一点。

“今晚月色这么美,小姐怎的在这叹起气来了?”春暖缓缓走来,将披风披在了我身上。

“春暖,你有喜欢的人吗?”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春暖愣了愣,“回小姐,奴婢是下人,未曾想过这些。”

我突然才想起她一古代女子,确实不能自由谈恋爱,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现在我也是古代的女子了,我俩一样的命,行吧,女主的男人我不碰,也不谈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