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茉祁礼(女将军和她的修勾男人们)_苏青茉祁礼全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女将军和她的修勾男人们》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苏青茉祁礼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暴走小肥羊”,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是南国第一女将军,英勇善战,弑敌无数
如此猛将,在兜鏊之下面容却是柔美动人
先皇赐婚,本应嫁给三皇子祁弋,却在进皇城途中偶遇四皇子祁礼,两人暗生情愫却各负使命
她一身武艺,一腔热血、皆为南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美丽的英雄,也难过情关
如此不凡之人,注定不能独善其身
有些感情,有缘无份
有些感情,爱而不知
有些感情,生不由己
有些感情,遗憾终身
有些感情终无可能…
与谁能走在一起?不知,不言,不喻
本是独月照苍穹,遥相望,触不及
若是君相悦,又启怕揽月难

小说名:女将军和她的修勾男人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暴走小肥羊

主角:苏青茉祁礼

女将军和她的修勾男人们

《女将军和她的修勾男人们》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皇城大婚

皇城的大树上,皆是系着无数条红色绸带,从南皇宫到南昭王府。沿路高挂着玲珑灯笼,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红色花瓣,马车井然有序,驶向南昭王府。

两旁皆是维持秩序的皇城士兵,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欢呼声此起彼伏,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这盛世婚礼。

陛下隆恩,念苏家宗亲镇守西洲,苏青茉直接由南王宫出嫁。如此看重苏家,众臣也是争先赠上贺礼,担怕结识不上这大将军。

枣红缎彩的喜服,绣着云纹,金色腰封,长长的腰带垂于裙上。尾裙长摆拖曳及地,边缘金丝镶金铃,一举一动簌簌有声。绸丝般的长发挽成朝天髻,发髻两侧插着金玉步摇,发髻下坠着一排玛瑙珠帘,额头点画着淡淡的花钿。

戴上凤冠,盖上喜帕,繁琐的仪式后。苏青茉端坐在王府床榻上。经过几日反复的回忆,南阳城李七极有可能就是南襄王祁礼。虽不敢肯定,但两人长相确实相似。

苏青茉有些头疼…想着,定要找个时机去证实一下此事。

端坐了许久…正当有些坐不住时。只听门吱一声响,是祁弋走了进来…她紧闭着眼,心提到了嗓子眼…

数着…一步,两步,三步…

待他坐到她身旁,均匀的呼吸带着些酒气打在盖头的流苏上,流苏微微晃动着。她僵着身子,有些轻微抖动。

“将军无需担心,本王…不会强迫将军。”

“王爷…此话怎讲?”

祁弋的声音很是温柔。“此婚乃父王所赐,你我皆是因政成婚。”

“臣……臣有些不解?”

祁弋抬手,揭开了喜帕,望着她,他的手在半空顿了顿。今日的她眉梢眼角施以粉黛,额中牡丹花钿,让平时英气十足的脸上显得妩媚动人。。

祁弋内心有愧,未曾见到将军之前。那些流言多少影响到了他。那日祭天,待将军取下兜鏊之时。自己便是被这女将军所震惊。

这容貌如此美艳脱俗,却又英气十足,他从未曾见过,南国里竟然有这般气质的女子,可…回想自己之前所想…是自己狭隘了。

祁弋依旧柔声道:“倘若将军…对本王无意,时机成熟之时将军便可离开。”

一时,苏青茉不知该如何是好!低着头,不敢去看祁弋的脸。

“如王爷所说,时机成熟之时,臣一切听从王爷。”

“凤冠重吗?”

“相比于兜鏊,轻巧许多。”

祁弋意识到自己问得有些多余,继而又笑道:“见将军打扮女儿模样,却忘了将军是将军。”

见她有些不自在。“你我现已是一家人,无需这般拘谨。”

“既然王爷说出口了,臣本就是习武之人…王爷见笑了…”说罢,苏青茉站起身三两下取下凤冠金饰。脱下厚重的喜服,脖子左右两下扭动疏松筋骨。

举着桌上的白玉酒壶。“王爷,可有兴饮酒!?今天也算是大喜的日子。”

祁弋见苏青茉随性起来,心里也宽慰了不少。“将军请。”

“王爷如此豁达心性,是臣没想到的,臣敬王爷。”说罢,一饮而尽。

祁弋往她碗里夹了些菜。“将军的性子跟四弟很像。不愿被约束。”

一颗花生投到嘴里。“臣喜欢吃糖葫芦,南襄王吃糖葫芦吗?”

祁弋忍俊不禁道:“大男人不吃糖葫芦…”

千真万确了,李七就是祁礼。

“这是何典故?”苏青茉甚是好奇。

祁弋嘴角微微上扬,满眼笑意。“兄弟几人孩童时期,喜爱甜食,有次正逢四弟换齿,因换齿有些肿胀,太医便叮嘱,不可食酸甜重口之食。”

祁弋说着,继续给苏青茉碗里添着菜。“那时我三人便偷偷背着四弟吃,却不巧,竟被这小孩瞧见了,那是又哭又闹啊。真是束手无策。”

苏青茉笑出了声忙道:“后来呢,给吃了吗?”

祁弋摆摆手。“定不会妥协的,皇兄当即把手中糖葫芦一扔,说道,现在我们已是大人了。大男人是不会吃糖葫芦的,二哥与我也相继模仿。”

“四弟见了,也就跟风了,硬是再没吃过…”

“那你们也再未吃过了吗?”

“未曾吃过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

昨夜两人畅谈夜深,祁弋后而回了自己的院子。各将士也都已回到各部复命,白羚,董固跟随她一同,皇城上任。

苏青茉心里甚是疑惑,为何?南昭王会这么轻易放她走,毕竟有她这个苏家人在,对陛下来说是最为妥当的。

本就已是先帝赐婚,这婚也成了…为何…见王爷儒雅温润,许是他觉得与自己这介武夫无共鸣之处?但这又何其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回到西洲又能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多好!

这皇城之中看似平静,不知有多少勾心斗角,让自己去杀敌,那自是无所畏惧。要比心思。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以后定要谨慎行事。

还有李七…竟是祁礼,这…嫁给三皇子,竟又先遇到四皇子…这要是被陛下知晓了…战场未死,倒是死在这皇城之中了…苏青茉满脑子都想着这些事,欲睡未睡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姐…别睡了。”

白羚轻轻摇晃着她又道。“王爷在前堂候着了,今日是要进宫谢恩的。”

“现几时了…”苏青茉闭着双眼,还不想睁开。

白羚小声笑道:“辰时了…昨晚小姐…”

苏青茉猛的坐起来,抱怨道;“这王府床榻也不是那么好睡…对了,那青兰剑可别拿出来了。”

白羚不解的看着她。本想拿出来在王府里显摆显摆的,这又是为何?

她轻咳了一声,一副说书模样。“斟茶。”

“别卖关子了…”

“两件事。首先,王爷说之后会让我走,所以没你想的那么多。”

说罢,挽起衣袖,手臂之上猩红的守宫砂依在。

“二是,那个叫李七的是南襄王祁礼。”

“让我捋捋…”白羚睁大了双眼,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苏青茉慢慢的喝着茶。“嗯…捋吧,当时可是我两人一起骗的南襄王…你可得管好嘴了。”

白羚撇了撇嘴,叹了口气。“小姐真是…有难同当…对了,这是王爷让人送过来的衣裳。快试试吧。”

苏青茉用手指勾起这华服锦衣。“这衣裳甚是好看,除了昨日大婚,也许久未着女装,不知是何模样。”

宝蓝色的腰封束着一袭冰蓝锦衣,裙摆拼接着薄纱,领口,袖口皆缝嵌着黄豆大小的珍珠。她穿上这冰蓝锦衣,映着阳光,泛着淡淡的珠光,真是清丽脱俗。

“小姐,这发鬓该如何绾,今日要进宫,这脸上多少得带点妆啊。”白羚嘴上说着,脑袋里许是还在捋刚才的事。

苏青茉托着腮,对着白羚眨着眼。“去找个侍女来…”白羚两手一拍,立马起身就跑出去了。

两人都未曾梳妆绾鬓过。军营里的确也是用不上。大婚时,是皇宫的宫人伺候的。

“这…就这么随意挽。然后涂抹一下。”苏青茉自语道。拿个簪子随意一绾,继而又拍了点胭脂。

也不知这到底弄得如何,自己看着也还行,想着得找个人来看看。

“董固!进来。”扯着嗓子喊道。

董固飞跃而起,从外一脚将房门踢开,一股脑的冲了进来。

苏青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咬牙切齿道。“找死啊…董固…”

仰着脸。“来看看,怎样?”

董固啃着梨,看了半天。

“怎样啊?看半天。”

“将军,恕卑职直言啊…”

“滚!”

“好咧!”

一溜着小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