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之曦极与端)秉剑游_(秉剑游)全文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秉剑游》,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吴之曦极与端,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极与端”,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
江湖沉浮,一瓢痛饮
一剑长歌,长望山河
纷纷扰扰世界里,勾心斗角权谋里,以剑独行

小说:秉剑游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极与端

角色:吴之曦极与端

评论专区

无限炼金术师:仙剑卷简直不能忍,颠覆剧情不说,还搞出类似心性流的东西,分身娶老婆什么的也是蛋疼,贞子也写的写的变成了鬼父剧情。。。

宇宙职业选手:没什么新意,还有富少抢女友的恶俗戏码,被人撞一下就一口鲜血喷出来,无力吐槽

半血提督:不愧是港湾姬,好棒好棒的

秉剑游

《秉剑游》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大将军李苍

吴之曦大摇大摆在街上走着,看到街上多了很多生面孔。他嘴里嘟囔着:“什么终南山,名气这么大的吗?”

镇东边有条巷子叫做落花巷。

巷子里有一家开了几十年的烤鸭店在镇上很有名。他家的烤鸭味道醇厚,肥而不腻,因此每日来买烤鸭的人都很多,往往都要排队等候。

虽说老头子平日里很抠门,但给吴之曦的零用还是很大方的。等到吴之曦赶到金记的时候,店门口已经排起长队。。

吴之曦也不着急,靠在墙角,随人流而动。

落花巷道路不算宽厚,所以当一匹马跑在这里时,很难不引起人注意。

马背上的人勒紧了马缰,马嘶鸣了一声。

他朗声道:“掌柜的,给我来一只烤鸭!”

镇上人民大多淳厚朴实,被此人的气势有些震慑到,私语不止。

这人来势狂放,说的话更像是命令,不容许别人拒绝,似乎是一名很有地位的人,习惯了如此与人交谈。

金峰砍鸭的刀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想买鸭的话,去排队吧。”

这人笑道:“我赶时间,可否先给我一只。”

“这是规矩,不能破。大家也都等了很久。

此人点点头,“有道理,罢了。”他下了马,走到吴之曦的身后。

吴之曦后背一紧,他发觉这人不简单,单只站在自己身后,就有一股澎湃猛烈的真气在涌动。

他也是江湖之人!似乎……还有股铁血沧桑的味道。

“李将军!”

“王公公?”

一名似是太监模样的老者跑了过来,声音尖细:“李将军,殿下邀您出城狩猎。”

“胡闹!如今天下风云齐聚此镇,此时出镇殿下若是遭遇危险,此罪你我如何担当得起?”

王公公低垂轻语:“殿下执意如此,他说有将军在,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行刺。”

“那走吧,王公公随我上马。”

吴之曦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什么终南山开山门闹得沸沸扬扬。到镇上来的什么人都有。

他不知道,终南山这次的开山大典意义非凡。南西东的亲传弟子号称尽得他的真传,闭关多年,门派里的同门都不知道此子长得何样。传闻此子剑术出神入化,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姿。这一次开山门就是想让他在全天下人面前露面,各派弟子都可上来领教一番。

当然,终南山最大的目的,就是挑战一剑派。

也不知南西东的徒弟与一剑派年轻一辈是否有悬殊?

吴之曦打了个哈欠,终于排到他了。

“金叔。”

金峰挥着菜刀剁鸭子:“你这小子,整天睡不醒的样子。最近镇上不太平,来了很多人,你小心点别惹事。”

吴之曦笑道:“叔还不了解我吗?”

“确实,你和你家老爷子一样,滑溜的很。总之小心点。”

“叔,听说刚才那人是个将军。”

金峰一刀剁下鸭头,菜刀嵌入了砧板上:“将军又如何,是官就想不排队?官再大了也是人,都是人那就都要排队!咱们镇上的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吴之曦露出崇拜的眼神:“霸气啊,叔!”

“咱除了皇帝亲至需要尊敬一下,别的官都不需要理会!知道咱镇上为什么没有官府衙门吗?这其中的门门道道多着呢!”

金峰把烤鸭包好递给吴之曦,吴之曦意犹未尽:“哎,叔再讲点给我听听。”

“回家问你家老头子去,别耽误下面人排队。”

吴之曦只能悻悻往自己宅子走去。

院子里,只有肥胖的橘猫慵懒的拍在竹椅上,见吴之曦进来,挣扎似的睁睁眼只恨眼皮太重它果断放弃了。

“怪事,老头子今儿不在家。”

吴之曦在饭桌上找到吴青云留下的一张纸:来风雨庙找我。

吴之曦收起嘻嘻哈哈的神色,把纸捏碎成雪花,烤鸭也扔在了一边。

“给你吃。”

小肥无语的喵了一声,心想我啥时候会吃这玩意了?

风雨庙在镇外的一处荒村里,说是庙,但是残垣断壁,连个屋顶也没有,庙中的佛像都破碎不堪,风吹雨打始终如此,再也破烂不到哪去,所以有了风雨庙这个名号。

只有每个月考核的时候吴青云才会把吴之曦叫到这里,可是上次考核才过去两天啊。吴之曦不知是何事,他揣测着走进风雨庙。

吴青云早已立于此处多时,四周树声沙沙。偶有几只老鼠窜过。吴之曦踩着石子过来,吴青云当即就向他袭来。

吴之曦叫道:“不是吧!真来啊!”说着他便仰身滑到吴青云身后,待止住身形抽出背后的桃木剑毫不留情冲吴青云刺去。

吴青云明明就在眼前,吴之曦却刺了个空,他察觉自己的背后传来一股热浪,显然是人的气息。

“太慢了。”

吴之曦哭丧着脸:“行了行了!认输!我承认半夜偷了你一个鸡腿,不至于又来一次考核吧?”

吴青云说道:“这不是考核。”

“那叫我来为何?”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你的时间不多了。”

“能别装神弄鬼吗?”吴之曦翻了个白眼,是不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弄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你应该也知道,镇上来了很多外面的人,都是来参加终南山的开山大典。”

吴之曦点头:“我们也要去吗?”

“并不。”吴青云拍了拍吴之曦的肩膀,少年的身子越发的高大,曾经柔弱的肩膀已经可以扛起成为一个大人所需的责任。

“我指的是你待在镇上的日子不多了,该教给你的你也学得差不多,是时候出去见见世面了。”

吴之曦眼神一亮,终于可以去外面看看了,老实说以前总是从书上了解外面的世界,亲眼所见,总归是不同的。

镇上的私塾先生曾说,天下之大,普通人纵使穷尽一生也走不完。每一处都有各自的风景和姿态,江湖是个染缸,有鲜艳有阴暗,江河湖海既是江湖,而我们在里面沉浮。

吴之曦有些兴奋,“那我们去终南山?”

吴青云说道:“瓜娃子,不是说了不去终南山。”

“开山大典一定很热闹吧。”

“问题来了,咱们没被邀请啊。”

吴之曦已然听不进老头子的话了。

吴青云淡淡说道:“所以。我准备让你去外面闯荡闯荡,凭你的本事自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你要做的,就是闯出自己的名声,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明白了吗!”

“有难度,不过,我就喜欢有难度的事。”

“习武之人,讲究的便是一身正气,只要你不做违反天道人理的事,其他的,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学剑多年,已有小成,算是天下第一了。”

吴之曦一阵腹诽,这死老头,说话没一句正经的,怪不得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当不得当不得,连你也打不过我算什么天下第一,别到时候我前脚才出小镇后脚就被人打死了。”

吴青云微笑道:“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你要一往无前,心中无敌,剑道才会更精进。”

“随我走走吧。”

当吴青云收敛自身的气势后,就和普通老头不无区别,银丝稀疏,肤色还有些黢黑,脸上的皱纹叠在一起,像是树皮的褶皱又像湖水的涟漪。

吴之曦跟在他的身后,也不言语。

小时候需要自己仰望的臂膀降落到了自己的胸膛。

秋意浅薄,地上这些枯薄的落叶一踩即碎,凛冬将至了。

这种天气离开是否有些急迫?

吴青云思索,却看到一只野兔慌乱中撞到了自己的脚上,片刻又起身逃远了。

紧接着是一大串奔跑声。

“爷爷,有人!”

吴青云摆手示意无妨,躬身捡起一根树枝,五指合拢握住,就像握着一把剑。随后,他就把树枝往天上抛出,刺入云层里。

李将军虽说是五皇子邀他来一同打猎,不过更多情况下全是五皇子一人在尽兴。

众人随五皇子追一只野兔而深入林中,所有人都没有听到破空声,随后便是一根树枝入土三分,劲头十足上下晃动。

这位常居宫中的皇子被吓得摔倒在地上,大惊失色。

李将军凝视着树枝飞来的方向沉声道:“保护殿下!”

在远处的吴之曦看着刺入天上的树枝从南边出现飞出,同样不可置信,瞪着眼睛:“还能这样?”

吴青云道:“为何不能?”

“指哪打哪,还能拐弯,这你可没教过我。”

“只要你想就能做到,何须我教。”

“回吧,晚上在家收拾一下,明天就上路吧。”

这么快,我的时间果然不多了。吴之曦心想,只不过这句话听起来哪里怪怪的。

吴之曦难得的把手揽在吴青云的肩上,两人朝北往家中走去。

李将军在周围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能原路返回。

“殿下,偷袭之人应该是一名用箭之人,能让我毫无察觉,此人武力在我之上。”

五皇子已从惊吓中缓过神,他不似二皇子的骄奢跋扈,无理取闹,只是问了一句:“会是……南海箭神?”

李将军说道:“绝无可能,他出不了南海。”

五皇子突然放声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我大周竟有如此藏龙卧虎之人,我有点期待明日的开山大典了,不知那位亲传弟子剑术又如何高深?”

对于这位刚成年的皇子,李将军对他的性格已是见怪不怪,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殿下,为了您的安全,臣建议立刻回城。”

五皇子倒是没什么介意,翻身上马:“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