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大庆,是个武夫(温衡煮熟小螃蟹)_(人在大庆,是个武夫)完结版阅读

经典力作《人在大庆,是个武夫》,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温衡煮熟小螃蟹,由作者“煮熟小螃蟹”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有人练气以求长生
有人读书以平天下
有人行巫养蛊,有人望气布阵
小爷我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只有一拳一刀
武夫温衡,请指教!

小说名:人在大庆,是个武夫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煮熟小螃蟹

主角:温衡煮熟小螃蟹

人在大庆,是个武夫

《人在大庆,是个武夫》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被遗忘的地方

入门的院子角落有一处池塘,几条颜色鲜艳的鱼儿在水中游耍,左手边是喝茶落座的石头桌椅,贴住墙边种了一圈花圃,泥土和花朵的芳香弥漫在空气之中。

“你要的人,我已经送到了。”钟齐站在院子里对里屋说。

一个装有几枚半透明水晶的布袋被扔了出来落在他的怀中。

“难怪钟先生能够以寻魂探物的能力闻名于三号街。”

略显苍老的声音从里屋传出。

“也仅此擅长而已。”钟齐谦虚地弯下身子。

“你可以走了,希望日后还可以见到你。”

“现世已经将我这个两百零三岁过五个月的人遗忘干净了。”

“但你依旧站在这里。”

“再见。”钟齐转身从老旧木门离开了深巷木屋的小院。

在旁等待的江有为莫名地感觉到里屋的声音有些亲切,再联想到极为熟悉的狮头门把手,那与老家房屋的门把手别无二致,他的记忆中浮现出爷爷那张和蔼老头的脸庞。

但爷爷不是在几年前寿终正寝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不对,这里就是死者灵魂的国度。

难道说里屋的人真的是他的爷爷?

“爷爷?”江有为试探性地喊出口。

爷爷左手负在背后从里屋走出,右手在呈倒三角状的山羊胡上抚弄。

“我的乖孙子,真不想在这里跟你见面。”他的声音略显哽咽。

任谁见到自己的孙子英年早逝,都会忍不住悲伤落泪。

江有为直扑进了老人的胸怀,但无论怎么样也做不到放声哭泣。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情。

“说来话长,先进里屋。”

走进中式风味的厅室,在正中的屏风前有两张老爷椅,左右侧是来客入座的地方,椅子间的小桌子上摆放有烧制纹理的花瓶,房梁上挂有用于照明的灯笼,地板由石砖堆砌,琉璃色的玻璃嵌在窗户上发光。

爷爷冲泡了一壶安神的茶水坐在老爷椅上,慈祥地给坐在旁边的江有为满上瓷杯。

“想来钟齐已经告诉你,这里是灵魂的国度,被现实世界逐渐遗忘的地方。我们都是死去的人,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具有形状与意识的白雾。”

“为什么会这样子?”江有为打量自己的身体。

“你可以理解为,现实世界用以维持平衡的手段。”爷爷喝了一口茶水说。

“平衡?”他疑惑不解。

“我们暂且称呼站现实世界背后的家伙为上帝。”爷爷解释,“上帝需要保证物质与精神领域之间互不干扰,但大部分死去的灵魂并非化作你我如此的白色雾气,而是迷失在现实世界无法保持清醒且可能造成无法预料的影响。”

“上帝并非三头六臂,也没有几百个脑袋,这些游荡在现世捣乱的灵魂仿佛睡觉时耳边嗡嗡作响的蚊子,尽管解决起来轻而易举但架不住数量多如牛毛,所以它花费了不少力气创造了这片被遗忘的地方,专门负责处理相关的事情,代价是以灵魂的形式继续活在世界上。”

“所以我们是另类的黑白无常?”江有为问。

“这个比喻也不无道理,但游荡的灵魂不会束手就擒。”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爷爷掏出钱袋说,“给你买些能用的东西。”

江有为与爷爷离开了深巷木屋,回到了热闹喧嚣的三号街道,无数家特色各异的店铺依旧在开张营业,门口举牌的家伙扯破了喉咙用力叫卖。

爷爷说,那是一种特制木偶,类似于循环播放录音的扬声喇叭。

“其实我在死后回去探望过你们,还记得路边那个骑在自行车上卖气球的小伙吗?”

“你是说,下午在红绿灯等待时缠住我爸妈胡言乱语的变态?”

“他们就是这样形容我的?”爷爷面色难看地问。

“所以你当时为什么净说些奇怪的东西?”

“上帝会屏蔽掉所有与遗忘地有关的话语。”

江有为摩挲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我们怎么能够看见你?灵魂不应该是隐形的吗?”

“只要你拼凑出躯体,就能够回到现实世界。”爷爷回答。

“那我岂不是可以永远留在那里?”

他摇头说,“你待会就明白了。”

进入那间五折回馈的百年老店,爷爷与坐在柜台后面的店主打起招呼,他的白雾形体是个不修边幅的大胖子,臃肿的肚腩像是几乎要涨破的气球,光溜溜的脑袋还依稀见到反光。

江有为置身于玻璃柜子之间,恍惚间像是走到了现实世界的珠宝店铺,只不过柜台里面摆放的是人的残肢断臂、附带血管神经的眼珠子和各种肮脏的古怪玩意,玻璃柜子的狭小空间完全封闭了它们散发出的腥臭味。

“我要拼凑两具躯体,二十块灵魂水晶的预算。”爷爷对老板说。

“你居然还看得上我这些小玩意?”店主歪起了嘴角。

“买给我的孙子用。”

“那这笔钱可称得上巨款了,他死多久了?”

“没半天。”

“这样的话,他只能承担四个部分。”

店主从抽屉拿出他的货物清单,罗列出了以下组合。

“通灵猫的眼睛、鬼画皮、毛僵的手脚指甲以及黑白孝衣。”

“鬼画皮、哭面人的录音带、饿死鬼的鼻子、断掌。”

“梭形女的裹尸布、溺水鬼的舌头、两只白眼、鬼画皮。”

鬼画皮是保证躯体呈现标准人形。通灵猫的眼睛、饿死鬼的鼻子、两只白眼都拥有洞察鬼物的能力。毛僵的手脚指甲、断掌、溺水鬼的舌头是直接攻击手段。哭面人的录音带、黑白孝衣、梭形女的裹尸布则为使用的武器。

“这都是十块灵魂水晶以内的最好选择。”老板悠闲地拍打胖肚皮。

爷爷手指敲击玻璃柜的同时说,“乖孙子,你自己来决定要选择哪两副躯体。”

江有为陷入了沉思,既然爷爷说是两副躯体,那必然需要在功能上相互补缺。

鼻子与眼睛的作用不同,所以第二个组合绝对是首选项,梭形女的裹尸布在之前听见的广告语中,不仅会随时散发刺鼻恶臭,而且还是不祥之物,使用感受肯定比不上黑白孝衣。

他已经有了想法。

“一、二组合。”

爷爷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表情,似乎在夸赞江有为做出了不错的决定。

店铺老板在收走了装有二十块灵魂水晶的布袋后,吩咐小二从玻璃柜中拿出顾客选定的物品,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动作极为小心谨慎,生怕触碰到其他正在展示的东西。

当江有为拿到所有打包好的牛皮纸后,他起身与爷爷手拎回到了深巷木屋。

爷爷坐在老爷椅上,之前冲泡的茶水还在散发热气。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如何拼凑躯体。”爷爷对江有为说。

江有为松开上面那袋牛皮纸上的麻绳,两只黄褐色的竖瞳猫眼连带后面的神经映入眼帘,一张富有弹性的人皮平整地摊放在地上,二十片灰白的僵尸指甲堆叠在边角,由张纸剪切而成的黑白孝衣叠好成豆腐块的方形。

“你可以理解成穿衣服,但它们给灵魂带来的沉重感会极为强烈,你需要用自身的意志去清除上面附带的执念亦或者怨恨,否则在进入现世时很有可能导致躯体崩溃散作碎片。”

江有为抓起两只猫眼,尽管现在心中无法流淌情绪,但他还是忍不住四肢颤栗,在几次深呼吸后,他将通灵猫的眼睛塞进了灵魂虚无的眼洞之中…

像行走在某条幽暗无光的巷子,墙壁边有个布满污垢的垃圾箱,猫凄厉的尖叫声透过塑料盖子清晰地贯入耳道,似乎不止一只,而是四五成群,高悬在天空的月亮也暗沉下来。

江有为蹑手蹑脚地靠近过去,垃圾的恶臭扑鼻而来,但他依旧向前没有停下脚步,左手捏住鼻子打开绿色塑料盖。

几具被虐待的猫尸体躺在腐烂的网站与肉食之间,各种粘稠物沾在毛发上凝固成条状,也许是口水或者浓痰之类,它们恐怕在死前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对待。

正江有为静止在原地思考所谓的执念与怨恨在哪里的时候,几具已然死去的猫尸体突然睁开发光的眼睛。

遍体鳞伤的躯体迸发出可怕的力量,它们像毒蛇捕食猎物般从垃圾箱中飞射而出,锋利的爪子快速地在他的身上划出了数道流血的伤口。

没有时间感受反馈在大脑的剧烈疼痛。

江有为立刻向右扑去,几条黑影穿过他之前站立的地方,他在猝不及防下险而又险地躲过了第二次袭击。

没有得手的尸体猫落在了地上,它们炸开了毛发,像煮熟的虾一样弓起身体,指甲从肉掌中挤出扎在水泥路留下痕迹,眼神中满是凶恶与残忍。

“它们难道把我当成了施加虐待的人吗?”江有为皱起眉头想。

顾不上冤枉与委屈,在看见尸体猫再次扑来的时候,他捡起脚边的粗壮木棍挥舞起来,它们的神奇只在于那双可以看见异物的眼睛,但身体依旧是正常动物的水平。

“我不是虐待你们的人。”江有为不停击退靠近的尸体猫。

“嘶…”站在垃圾箱盖上的猫发出威胁的嘶吼,不惧生死的尸体猫听到声音后停止了动作。

“你就是通灵猫?”他看向那只被挖去眼睛的黑猫问。

它不断地舔舐沾染了血液的毛发,“咕…”

“你想报仇?”

黑猫的脖颈断裂没有办法点头,它只能上下摆动左肢。

“我可以帮助你找到凶手,但你要给予我眼睛的洞悉能力。”

江有为放下了手中的木棍。

它猫叫了几声,似乎在说:“达成约定。”

模样惨状的尸体猫前后躺回了散发恶臭的垃圾箱当中。

通灵猫在合上塑料箱盖前,张开歪斜的嘴巴吸走了江有为眼睛中附带的大部分怨恨,但还残留下丝缕用来提醒他尽快找到虐待凶手,不过这已经可以保证洞悉能力的正常使用。

江有为的意识回到了深巷木屋的厅室,白色雾气出现了几道裂痕,想来是之前尸体猫划出的伤口,在饮下爷爷递来的安神茶水以后,细小的裂痕正在缓慢愈合。

“看来你有所收获。”

“也许可以乘胜追击。”

江有为将目光投向了鬼画皮,他在披上的瞬间进入到一间挂满各色布料的染坊,在左手边的厢房当中,一个女人躺在木桶中洗澡的影子从窗户纸上透射出来,它在热水中褪去身上精美的人皮,露出青绿色的肤质与满是皱纹的脸庞。

鬼怪扮美人,引公子垂涎。

江有为溜入角落的伙房,取了几根灶台下燃烧的木柴烧了整间染坊,鬼怪连带那张虚假的人皮在大火中化成灰烬,他跳进院子的水井中等待火焰熄灭,再次回到深巷木屋时,鬼画皮上的执念已然烟消云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剥人肉皮画上妆容,却是天道不允。

相继清除掉毛僵指甲与黑白寿衣的执念与怨恨…

江有为在拼凑了身躯的四个部分后,出现了膨胀的感觉,类似于吃饱饭撑坏肚子。

“你需要不断凝实自己的灵魂,才能够承载更多的身躯部件。”爷爷说。

“我明白了。”江有为低头回答。

“等待明天再去清除另一副躯体上面附带的执念或者怨恨,我现在要带你去认识一下在遗忘地中生存的基础:上帝的告示栏。”